第六百二十一章 铁桶/校花的全能保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621

车子在山道上开了两个多小时,最终开进了一个叫做景遂的小县城。

陈一桶轻车熟路的将车开进了某个小区之中,然后把车停进了地下停车场。

“下车!”陈一桶从车上下来,对许太平说道。

许太平从车上下来,将繁花给背了下来。

“跟我走吧,天亮就出发!”陈一桶一边哼着歌,一边带着许太平在地下停车场里转悠了几圈,最终来到了一个车库的面前。

陈一桶蹲在地上,费劲的将车库的锁给打开,然后把卷帘门往上一推。

灰尘从卷帘门上散落,一看这个车库就是很久没有开过的。

“进来!”陈一桶走进车库,对许太平说道。

许太平跟着走进了车库,随后陈一桶拿起旁边一根钩子,蹦了几下,勾住了卷帘门,而后将卷帘门给往下拉了下来。

轰的一声,车库的门被再一次的关上,整个车库里一片漆黑。

“妈蛋,忘了先开灯了!”陈一桶尴尬的说道。

许太平一阵无语,凭借着强大的夜视能力,他走到一个开关前头,将车库里的灯给打开。

“真羡慕你这双眼睛,在晚上竟然什么都能够看的到!”陈一桶感慨的说道。

许太平没有理会陈一桶,而是环顾了一下整个车库。

这车库里摆放着很多器材,最中间的位置是一张金属台子。

“把人放到台子上。”陈一桶说道。

许太平将繁花给放到了台子上,随后,陈一桶走到台子的边上,看了一下繁花,说道,“你给她治疗过了么?”

“嗯,我一个朋友试图让她苏醒,但是没成功。”许太平说道。

“我来看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陈一桶一边说着,一边从旁边的机器里拉过来一条条的线。

“把这两条贴在她的胸口上,正中央的位置。”陈一桶递给许太平两条线,对许太平说道。

“贴在正胸口?多正?”许太平问道。

“就是那个地方,你知道的!”陈一桶暧昧的对许太平眨了眨眼睛。

“让我?”许太平问道。

“我倒是想自己来,不过你愿意么?”陈一桶问道。

“那还是我来吧。”许太平摇了摇头,随后看了一下自己手上的两条线,这两条线看着像是电线,在头部的位置是两个圆形的小吸盘。

许太平看着台子上的繁花,繁花依旧在昏迷,没有什么动静。

“抱歉了!”许太平道了个歉,随后将手从繁花的袖子口伸了进去。

当许太平的手触碰到那柔软之地的时候,许太平的手微微的颤抖了一下。

说句实话,这可真软。

许太平赶紧将收拢自己的情绪,然后继续往前,把手从内衣里伸了进去,然后将圆形的小吸盘放在了不可描述的地方上。

昏迷中的繁花身体微微颤抖了一下,似乎有所感觉。

许太平赶紧将手给缩了回来。

“还有另外一边。”陈一桶说道。

许太平深吸了一口气,他不是初哥,自然不会觉得有多害羞,只是眼下这种情况让他有一种趁人之危的感觉,所以许太平多少有些心虚。

在陈一桶的催促之下,许太平将另外一个小吸盘也给放在了繁花的胸口上,随后,陈一桶走到了旁边机器的前头,按下了机器的开关。

那些机器开始运作了起来,好几台液晶显示器上出现了一条条诡异的线。

许太平看不懂这些线,不过陈一桶看的懂。

他看了许久,然后微微皱眉说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个妹子应该是中了一种叫做日落沉香的迷魂剂,这东西可不得了啊,能够让人昏迷,但是意识是清醒的!”

“什么意思?”许太平问道。

“也就是说,这个姑娘现在是昏迷的,但是她可以听到我们说的话,身体也是有感觉的,只不过意识无法控制她的身体,所以她就进入了一种类似于活死人的状态,这种药剂,如你所说,如果久了之后,身体的机能就会彻底退化,最终导致意识永远的被禁锢在身体里,渐冻人知道么?就是跟渐冻人的状态差不多,意识是清楚的,但是身体却完全不受控制。非常痛苦,这种药剂在三十多年前被发明出来,不过后来很快就被禁止了,因为太不人道了。”陈一桶说道。

“也就是说,刚才我把东西放在她胸口上,她是能够给感觉得到的?”许太平脸色怪异的问道。

“当然能感觉得到,而且身体还会出现某种反应,这是不受控制的反应。”陈一桶说道。

“好吧。”许太平有些尴尬的说道,“你应该能够让他苏醒吧?”

“当然可以!”陈一桶笑嘻嘻的说道,“不过,在让她苏醒之前,你是不是先把你的身体交给我?”

“先让她苏醒,我再给你做实验。”许太平说道。

“不不不,许乖乖,我又不是没被你骗过,这一次我不会被你骗的!”陈一桶摇头道。

“我可以对天发誓!”许太平说道。

“你的誓言,就如同男人跟女人说我只在外面蹭蹭不进去一样,你骗我的那几次,哪次不是发誓?”陈一桶问道。

“那好吧。”许太平无奈的说道,“那我先给你做实验,不过实验做好了之后,你必须马上帮她苏醒。”

“没有问题,我这人说话算话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可比你有信用多了!”陈一桶说道。

“那好,什么时候可以开始?”许太平问道。

“马上,老规矩,进那个桶里!”陈一桶指着旁边的一个铁桶说道。

那个铁桶大概有一人高,铁桶的外头插满了电线。

许太平看着那铁桶,想到了第一次跟陈一桶见面的画面。

“你好,我叫陈一桶,桶是铁桶的桶。”

许太平至今还忘不了第一次被陈一桶给放进铁桶里的感觉,那种感觉,许太平不好形容,痛苦吧,说不上非常痛苦,但是会让你难受的怀疑人生。

许太平深吸了一口气,将身上的衣服全部脱光。

“你的身体是我见过的最完美的身体!”陈一桶眯着眼从上往下的看许太平,一边看还一边舔嘴唇,十分的猥琐。

许太平是见过陈一桶这副模样 的,所以并不觉得尴尬,他光着身体走到铁桶边上,随后一个翻身跳了进去。

陈一桶走到许太平的身边,铁桶的两侧有两块铁板,陈一桶将两块铁板盖在了铁桶上,铁板中间的圆孔,刚好绕过了许太平的脖子。

许太平整个人的身体被闷在了铁桶里,随后,陈一桶按下了铁桶边上的一个开关。

一股不知名的液体从铁桶旁边的管子里涌入了铁桶里,慢慢的将许太平的身体给浸泡了起来。

许太平不断的调整自己的呼吸,让自己保持一种十分好的状态。

“距离上次实验,过去了三年两个月零八天,这是针对你的第四次实验,许乖乖,祝你好运!”陈一桶说着,走到旁边的一个电闸边上,然后伸手将电闸给拉了下来。

车库里的所有机器的灯,全部亮了起来。

许太平整个人猛地颤抖了一下,随后脖子上 的青筋全部曝起。

“呵!”许太平忍不住吐了一口气出来,随后开始不受控制的喘息了起来。

虽然已经有所准备,但是当那种不舒服的感觉传来的时候,许太平还是觉得自己的准备太弱了。

许太平可以从容的面对没有打麻药的手术,但是却完全无法忍受眼下的这种感觉,他的身体就如同是被无数的蚂蚁叮咬一样,那桶里的液体不断的在翻滚着,似乎要腐蚀掉他的身体。

许太平并不能看到自己身体的情况,但是许太平相信,自己的身体此时应该已经被腐蚀了,不然的话绝对不可能这么难受。

“啊!!”许太平终于忍不住叫了出来,对于许太平这么强硬的人来说,能够让他忍不住叫出来,足以见得这种感觉的难忍。

一片片的数据出现在了陈一桶面前的LED显示器上,陈一桶此时再也没有了之前吊儿郎当的猥琐样子,他盯着显示器上的数据,目不转睛。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许太平的头发开始掉落。

这是十分恐怖的一幕,许太平头上的头发就如同是被摸了去毛膏一样,自动的脱落了下来,然后这些头发落下来之后,竟然全部化作了灰!

“啊!!”许太平不断的惨叫着,而陈一桶却是一点停下实验的想法都没有。

“这才只是开始,许乖乖。”陈一桶看了一眼许太平,笑嘻嘻的说道,“接下去还有更刺激的,你可得忍住!”

许太平脖子上跟脸上的肌肉不断的颤抖着,他看着陈一桶,咬牙切齿的说道,“陈一桶,你特么就是个变态。”

“哈哈哈,那可不,我不是变态的话,怎么能够制造出这么变态的你呢!”陈一桶笑道。

许太平痛苦的闭上了眼睛,汗水早已经湿透了他的脸颊。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

许太平的脸色已经苍白到了极点,他的视线也已经变得模糊了起来,整个人的意识开始出现涣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