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二章 岳兔兔暴露/校花的全能保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622

“坚持住,再一个小时就好了!”陈一桶的声音传入了许太平的耳朵里,许太平听见了,但是却无法做出任何的回应。

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许太平身上的那种难受的感觉,忽然一下子全部消失不见。

随后,许太平艰难的睁开了眼睛。

“实验完成。”陈一桶站在铁桶面前,看着许太平,笑道,“这一次的时间比三年前那一次长了一些,持续了一天一夜,很不错,实验的数据让我很满意。”

“你吗个比的。”许太平忍不住骂道。

“每次做完实验你都要骂我,这是何必呢,就我这种人,你骂我,对我不会有任何的影响。”陈一桶说道。

“放我出去。”许太平说道。

“好!”陈一桶点了点头,随后将铁桶上的铁片打开。

许太平这时候已经恢复了不少力气,他直接一个翻身,从铁桶里爬了出来,然后重重的摔倒在了地上。

此时的许太平身上满是绿色的粘稠的液体,而且很恐怖的是,他身上的皮肤竟然有一大半都已经被腐蚀掉了,除此之外,许太平身上的所有毛发也全部掉光,整个人看着光溜溜一片。

陈一桶走到一旁,拿过来一条毯子,直接扔在了许太平的身上,然后转身走开,竟然不打算管地上的许太平。

许太平倒在地上,地上很冷,但是他却一点感觉都没有,他就那样躺在那里,也不知道躺了多久。

“我先帮你的朋友苏醒。你好好躺着,恢复体力。”陈一桶的声音从一旁传来。

许太平微微点了点头,大概过了十几分钟,许太平忽然听到了繁花的声音。

“啊!”繁花长叹一声,随后睁开了眼睛。

“为了你,许乖乖可真是受了大苦头了,这种苦头搁在一般人身上,估计早就自杀了。”陈一桶对躺在台子上的繁花说道。

繁花其实挺到了许太平的惨叫声,而且这惨叫声一听就是一天一夜。

她不知道许太平承受了怎样的痛苦,但是,能够让许太平这样的人惨叫一天一夜,那种痛苦绝对不是一般人能够忍受的。

繁花赶紧爬了起来,然后往旁边看去,看到了躺在地上的许太平。

许太平依旧倒在地上,陈一桶也没有将许太平扶起来的意思,繁花赶紧从台子上跳下来,结果却因为已经昏迷了几天的关系,手脚发软,直接摔倒在了地上。

繁花挣扎着从地上爬了起来,然后跑到许太平的身边,一把将许太平给抱了起来。

“你没事吧?”繁花紧张的看着许太平问道。

此时的许太平已经恢复了许多,他扯了扯嘴角,笑着说道,“我能有什么事。”

“可是你的头发,全部掉光了。”繁花说道。

“每一次做实验,头发都得掉光,正常的。”许太平摇头说道。

“都是我不好,是我害了你。”繁花红着眼睛说道,“我不该在岳兔兔的房间里装窃听器的。”

“窃听器?”许太平微微一愣,问道,“你是被谁抓的?”

“我被岳兔兔抓的,我在她的房间里装了一个窃听器,后来我趁着她出门的时候,去把窃听器给拿了回来,没想到她在窃听器上做了手脚,我拿到窃听器后就昏了过去,等我醒过来的时候就已经被抓了,虽然我没有看到抓我那个人的样子,但是肯定是她抓的我,不然还有谁有可能在窃听器上动手脚?”繁花问道。

“还真的是她。我就觉得这个人有些古怪。”许太平无力的笑了笑说道。

“我带你去医院吧?”繁花问道。

“不用了,给我一天的时间,我就能恢复过来。”许太平摇头道。

“你要是真为他好,就把他放到你的那个台子上,让他自己恢复,他的恢复能力很强的。”陈一桶一边写着什么东西一边说道。

“你怎么能这么狠心,他可是你的朋友啊!”繁花愤怒的对陈一桶说道。

“朋友?”陈一桶愣了一下,随即看着许太平笑道,“我是你的朋友么?”

“我特么,没你这样的朋友。”许太平说道。

“你看吧,我跟他不算是朋友,他只是我的小白鼠而已,当然,要真的说的话,是一只不听话的小白鼠。”陈一桶说道。

“咱们离开这里,不要在这里呆着了!”繁花说道。

“没事的,他不至于会害我,把我放到台子上,让我休息一下,就可以了!”许太平说道。

繁花点了点头,用力的将许太平给抱了起来。

许太平身上的毯子滑到了地上,许太平的身体就这么赤果果的出现在繁花的面前。

繁花多少有些羞涩,但是此时却不是羞涩的时候,所以她还是将许太平给放到了台子上,然后有拿起地上的毯子盖在了许太平的身上。

许太平躺在台子上,看着天花板上的日光灯,开始努力的调整自己的呼吸。

繁花站在一旁,看着许太平,不知道该干什么,只能站在那等着。

陈一桶全身心投入到了实验数据的记录和分析之中,似乎已经忘了许太平跟繁花的存在。

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许太平慢慢的从台子上坐了起来,他的体力已经恢复了许多,足以支撑他完成一些正常的动作。

“感觉怎么样了?”繁花赶紧问道。

“还行吧。”许太平点了点头,问到,“你呢?”

“我?我没什么感觉,就是身体有些疲乏而已。”繁花说道。

“那就好!”许太平点了点头,随后说道,“咱们可以离开这里了。”

“不多呆一段时间么,许乖乖?”陈一桶的声音从一旁传来。

“我不想多看你一眼。”许太平说道。

“别撒娇嘛,这一次的实验结果很让人满意,你的身体强度已经达到了一个匪夷所思的地步,相信很快我就可以得出我想要的结果了!”陈一桶笑道。

“这是最后一次。”许太平说道,“我不会再给你做实验。”

“世事无常,指不定下次你其他什么朋友也昏迷了呢?这都是又可能的!”陈一桶笑嘻嘻的说道。

“繁花,咱们走。”许太平对繁花说道。

繁花点了点头,赶紧将许太平给从台子上扶了下来,这一扶,许太平身上的毯子又掉到了地上。

繁花手足无措的看着光着身子的许太平说道,“这个,你是不是要先换一套衣服?”

“嗯!”许太平点了点头,随后走到自己的衣服旁边,换上了自己的衣服。

看许太平换好了衣服,繁花将卷帘门给拉开,随后扶着许太平走出了车库。

“许乖乖,我很期待我们下一次的相遇哦!对了,晚上要注意排异反应哦。”陈一桶笑着说道。

繁花原地一蹦,抓在卷帘门上,直接将卷帘门给拉了下来。

“咱们现在去哪里?”繁花问道。

“回江源市!”许太平说道。

“好!”繁花点了点头,扶着许太平走出了地下停车场,然后在小区外拦了一辆车,直接往阳市开。

此时已经是晚上,许太平从出租车司机的嘴里知道,今天已经是初三了。

几个小时后,许太平跟繁花一起抵达了阳市的机场,因为是晚上的关系,所以许太平只能买第二天回去的机票,然后又带着繁花去了附近的航空酒店。

“不好意思先生,我们只剩一个大床房了。”前台的小姐歉意的对许太平说道。

“那就大床房吧。”许太平说道。

一旁的繁花多少有些害羞,但是却没有多说什么。

两个人开了个大床房,这酒店的大床房还是很大的,毕竟是一家五星级的酒店。

许太平跟繁花一起走进房间,随后许太平对繁花说道,“你睡床,我睡沙发,将就一个晚上。”

“还是你睡床吧,你身体不行,我睡沙发就可以了!”繁花说道。

“让你睡床你就睡床,进房间之后把门关上,不管外面发生什么,你都不要出来。”许太平说道。

“为什么?”繁花问道。

“晚上会有排异反应。”许太平说道,“你只要记住,不管外面怎么样,你都不要出来。”

“那好吧!”繁花点了点头,随后跟许太平道了个晚安,走进了一旁的房间,将房间门关上。

许太平走进了一旁的洗手间,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镜子里的他,跟之前完全是两个模样,他的头发已经掉光了,整个头在灯光 的照耀下散发出微光,他的眉毛也都没有了,整个脑袋看起来就如同是一个卤蛋一样。

这是每次实验过后都会出现的情况,许太平并不担心,只要三两天的时间,他的眉毛,头发,包括身体其他地方的体毛就都会全部重新生长出来。

简单的洗漱了一下之后,许太平走回到了客厅,然后盘腿坐在了客厅的沙滩上。

窗外的月光很微弱,许太平将房间的灯关了一大半,只开了一盏乳黄色的台灯,随后,许太平的呼吸开始一点点变得平缓了起来。

房间里,繁花躺在床上,辗转反侧,难以入眠。

(已经出院了,目前正在吃中西药,需要吃一个月左右,不知道为什么,每天身体乏力,呼吸无力,体检了也没说有其他的病,整天都没什么精神,人真的不能生病,一生病就人不像人鬼不像鬼,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