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三章 兽性爆发/校花的全能保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623

说实话,繁花十分担心许太平,一方面是因为她很崇拜许太平,另一方面也是因为许太平现在的状况,他的脸色苍白,整个人就跟化疗过一样,再加上许太平所说的排异反应,所以,繁花整颗心都是提着的。

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许太平忽然听到房间外传来了一阵低沉的嘶吼声。

这嘶吼声很奇怪,是从喉咙里发出来的,声音很浑浊。

繁花一个激灵,赶紧从床上爬了起来,然后跑到了门边,把耳朵贴在门上。

嘶吼的声音变得更加的明显了,而且繁花还挺到了有些东西被打翻的声音。

繁花紧张的听着门外的一切,她不知道门外发生了什么,对许太平的担心,让她整个人坐立难安。

嘶吼声持续了得有十几分钟,随后又变成了低声的呢喃,就好像是许太平在自言自语一样,而在自言自语几分钟后,繁花忽然听到了痛苦的惨叫声。

这惨叫声似乎被人给压抑住了,所以并不大声,但是繁花还是能够听的出来,这声音里是带着痛苦的。

繁花整个人都乱了,她的手抓着门把手,在颤抖着。

就在这时,房间外忽然传来了一声闷响。

随后一切归于平静。

繁花以为许太平的排异反应已经结束,赶紧打开门走了出去。

这一开门,繁花愣住了。

只见许太平坐在地上,一双眼睛瞪得巨大,就如同是两个灯笼一样,而且最恐怖的是,他的眼睛里没有一点人类的情绪,满满的都是兽性。

似乎是听到开门的动静,许太平一点点的转过头,看向了繁花。

繁花站在门口,颤抖着声音说道,“你,你没事吧?”

许太平忽然咧嘴一笑,繁花可以清楚的看到,许太平那的双眼似乎绽放出了一道精光,随后,许太平猛地从地上蹦了起来,直接扑向了繁花。

繁花赶紧后退,但是她的速度哪里有许太平的快,一个呼吸不到的时间,许太平就已经来到了繁花的身前,然后双手按住繁花的肩膀,直接将繁花往前推。

繁花此时刚好退到床边,被许太平这么一推,她整个人直接倒在了床上,而后,许太平直接扑在了繁花的身上。

“你,你干什么,不要啊!”繁花激动的想要推开许太平,但是许太平的力量太大了,他将繁花给压在身下,让繁花整个人无法动弹,随后,许太平狞笑一声,一把抓在了繁花的衣领上,然后用力的一拉。

撕拉一声,繁花的衣服被直接撕碎,整个上半身只剩下了一件黑色的内衣。

“啊!”繁花激动的捂住胸口,对许太平喊道,“你别这样,不要!”

许太平置若罔闻,就如同一头猛兽一样将繁花死死的按在床上,随后,许太平的手直接一把抓在了繁花的内衣上,用力的一扯。

繁花的内衣被许太平给扯了下来,她试图抵抗,但是她的力量在许太平的力量面前实在是太渺小了。

看着许太平脸上那满是兽性的表情,繁花终于放弃了抵抗,她任由许太平将她的双手压在床上,任由许太平俯在她的身上,用牙齿一下一下的咬着她的皮肤。

许太平就像是在找什么吃的一样,他每一次咬下去并不用力,只是稍微的把繁花的肉咬在嘴里,然后留下一个浅浅的印记,而后又移到了另外的地方。

没多久,繁花的身上就留下了十几个许太平的牙印,许太平的虎牙很长,所以在牙印的两侧,会有两个比较深的凹痕,不过,许太平将力度控制的十分好,所以繁花的身上并没有出现任何的破皮,更没有看到任何的血液。

“吼!”许太平的喉咙里发出了一阵阵的低吼声。

繁花紧紧的咬着自己的嘴唇,不让自己发出声音,许太平每一下咬在她的身上,都会让她的身体不受控制的颤抖,这种颤抖,一方面是害怕,因为繁花不确定许太平哪一口会用力的咬下去,一方面也是因为某种刺激,那种牙齿压在身体某些敏感部位的触感,让繁花的身体一点点变得不受控制。

忽然,许太平猛地挺直了身体,他双眼里的兽性,一点点的消失,几秒钟之后,许太平忽然双手一软,整个人直接压在了繁花的身上,然后就这样昏迷了过去。

这下繁花傻眼了,她本来还以为自己今天晚上在劫难逃了,没想到在这样的时刻,许太平竟然昏过去了!

繁花试图将许太平从她的身上推开,但是却根本无法做到,因为她昏迷了好多天,本来力气就不多,而刚才在反抗的时候,她的双手已经用尽了力气,所以,她只能任由许太平将她给压在身下。

两个人就这样保持着这个姿势,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强烈的倦意,让繁花慢慢的睡了过去。

凌晨的时候,许太平从昏迷中清醒了过来,他觉得自己的头很疼,不过,他似乎躺在了沙发上,因为身下十分的柔软。

许太平双手撑在身下,打算将身体撑起来,结果这一撑,许太平猛然感觉到,自己的双手似乎压在了什么柔软的东西上。

许太平赶紧低头一看,这一看,许太平惊骇的发现,繁花正在自己的身下,而且还睁着眼睛看着自己。

“不好意思!”许太平一个激灵,赶紧站直身体,随后左右看了看,发现自己竟然身处于繁花的房间之中。

“这是怎么回事?我怎么会在这里。”许太平问道。

“昨天晚上我担心你,所以出去外头看了你一下,然后,就变成这样了!”繁花拿过被子盖在自己的身上,随后坐直了起来,看着许太平说道。

“我不是让你不管怎么样都别出去么?”许太平无奈的捂着脑门说道。

“我担心你,所以没忍住,都是我不好。”繁花一边说着,眼泪止不住的从眼眶里涌了出来。

“你别哭啊!”许太平一看到繁花哭,立马慌了,他赶紧走到繁花的身边说道,“昨晚我都对你做了什么?”

“你就把我压在身下,然后咬我。”繁花抽泣着说道。

“除此之外,还有没有更进一步的事情?”许太平问道。

“没有了,你忽然间晕倒了,我想把你推开,但是没有力气。”繁花说道。

一听繁花说自己没有更进一步,许太平多少松了口气,他歉意的看着繁花说道,“不好意思,我身体的排异反应出现的时候,我是无法控制我的行为的。我不知道昨晚都对你做了什么,但是,我诚恳的向你道歉。”

“你也不用自责,你是无意识的状态下那么做的,那不是你的本意。”繁花说道。

繁花的善解人意让许太平内心的愧疚变得更浓了,虽说他已经 警告了繁花不管怎么样都不要来管自己,但是毕竟人家是担心自己,而且还吃了亏,许太平不是那种不认账的人,所以,许太平坐到了繁花的身边,然后说道,“给我看看你的伤口,我都咬你哪了?”

许太平问这话的本意是关心一下繁花,他哪里想的到自己昨天晚上都咬在了繁花的身体上,眼下让繁花给他看伤口,那可不就是让繁花脱光么?

繁花脸一红,说道,“没事的,你没咬伤我,只是咬了几下而已,都没破皮。”

“没关系的,给我看看,如果有伤口还是要尽快处理,不然的话有可能会感染破伤风。”许太平关切的说道。

“真不用了,咱们就当昨晚没发生着个事情吧,不然我真的不知道以后该怎么面对你,这件事情,就算过去了!”繁花哀求的看着许太平说道。

“好吧。”许太平点了点头,既然人家不愿意再提起这个事情,那他也就不会多说了。

两个人简单的收拾了一下之后就退了房离开了酒店前往了机场。

中午十一点多,飞机安全的降落在了江源市机场。

“你先别回学校,岳兔兔那边的事情我尽快处理掉,等处理妥当了你再回去。”许太平说道。

“嗯…对了,我在昏迷的时候隐约记得岳兔兔跟人打电话的时候提到过一些东西。”繁花说道。

“什么东西?”许太平问道。

“昆仑。”繁花说道。

“昆仑?”许太平瞳孔一缩,随后看着繁花说道,“岳兔兔知道你的身份么?她知道你是夜痕的徒弟么?”

“应该不知道吧。”繁花说道。

“岳兔兔,兔子?昆仑的人是以十二生肖为自己的代号,难道这岳兔兔就是十二生肖里的卯兔?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这岳兔兔,或许还有用处!”许太平沉声说道。

“如果他们真的是昆仑的人,还请拜托你,杀了他们,为我师父报仇!”繁花激动的说道。

“我会查清楚岳兔兔的真实身份的。”许太平点了点头,随后,许太平给周小雨打了个电话,让周小雨安排了几个人将繁花给接走。

等繁花离去之后,许太平返回了江源大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