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八章 喝醉的许主任/校花的全能保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628

“许主任,我再敬您一杯酒!”岳兔兔给酒杯加满了酒,随后看着许太平,笑吟吟的说道。

不得不说,这岳兔兔长得是真心美,而且身材好到了不行,今天穿着一件紧身的毛衣,将她丰满的上围给完美的衬托了出来,那是让人看了之后就会流口水的身材,这样的女人拿出去卖的话,起价都是一万起的,包夜肯定更贵。

许太平带着迷离的笑容,拿着酒杯说道,“再喝老子要醉了!”

“许主任,这大过年的不喝醉,那还有什么意思呢?正所谓,把人灌醉,就会有机会啊!”岳兔兔笑吟吟的问道



岳兔兔的话,让许太平的眼睛微微一亮,他眯着眼看了一下岳兔兔,发现岳兔兔竟然在挑逗的看着他。

虽然岳兔兔并没有说什么过火的话,但是那眼神却好像是要把许太平给吃了一样。

许太咽了口口水,看了一下陈文,发现陈文正在吃东西,没有注意到这边。

许太平赶紧对岳兔兔眨了一下眼睛,岳兔兔伸出舌头,舔了舔自己的嘴唇,随后将酒杯递到了许太平的面前,说道,“许主任,你可得跟我喝一杯,不然的话我会不开心的哦!”

“喝喝喝!”许太平笑吟吟的拿着酒杯,跟岳兔兔碰了一下,说道,“干了!”

“干了。”岳兔兔神色暧昧的将干了两个字给微微用力的读了一下,许太平了然的点了点头,随后将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岳兔兔也同样把杯子里的酒喝完。

这一杯酒喝下去,就如同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许太平整个人看着已经是有点醉懵逼了的感觉,他的眼神迷离,嘴角带着傻笑,手里拿着筷子想要夹东西,但是却夹了好几次也没夹起来。

岳兔兔赶紧看了陈文一眼,陈文了然的点了点头,拿起酒瓶子给许太平跟他自己加满酒,然后说道,“许主任,咱们再来喝一杯,感谢您这一学期对我一直的照顾,没有你就没有现在的我!”

“我,我喝不了了!”许太平口音含糊的摇了摇头,一双眼睛不停的上翻,似乎随时可能昏睡过去一样。

“许主任,就这一杯嘛,喝完了您就去休息!”陈文说道。

“不行了,不行了!”许太平不停的摇头。

“许主任,您就喝了吧,陈文晚上可是吐了好几次了,就为了陪好您,您就给个面子嘛!”岳兔兔搬着椅子走到了许太平的身边,帮许太平拿起了酒杯。

许太平眼神迷离的看着岳兔兔,摇了摇头,说道,“兔兔,我真不喝了。”

“是么?”岳兔兔侧过头,背对着陈文,,面对着许太平,伸出舌头对许太平做了一个舔的动作,与此同时,岳兔兔另外一只放在桌子下的手,轻轻的放在了许太平的大腿根上。

许太平整个人猛地哆嗦了一下,清醒了许多。

“许主任,我拿着喂您喝,好么?”岳兔兔一边将手往里挪动,一边说道。

“这个,这是最后一杯了啊,不准再喝了啊!”许太平口干舌燥的说道。

“嗯嗯,干了这一杯,咱们就先休息!”岳兔兔说道。

许太平点了点头,从岳兔兔的手上将酒杯拿了过来,随后看了一眼陈文说道,“陈文啊,你找的这个女朋友,可真会劝酒啊!”

“没啥劝酒不劝酒的,咱们出来玩,喝开心最重要了!”陈文笑着说道。

许太平点了点头,随后将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

眼看着许太平喝完了酒,岳兔兔笑了笑,搬着椅子坐到了陈文的身边。

“我,我要去那边休息一下!”许太平打了几个嗝,随后站起身,踉踉跄跄的往旁边的沙发走去。

“我扶您!”岳兔兔赶紧起身走到了许太平的身边,将许太平给扶住。

“兔兔,带许主任去那边沙发上躺一会儿。”陈文说着,对岳兔兔稍微眨了下眼睛,岳兔兔了然的点了点头,扶着许太平走到了旁边的沙发上躺了下来。

许太平整个人看着已经完全喝蒙圈了,他躺在沙发上,一只手放在肚子上,另外一只手随意的搭在沙发的外侧。

岳兔兔眯着眼,看着许太平左手上的金戒指,随后转头看了一下不远处的陈文。

陈文拿起酒杯,对赵比干说道,“老赵,既然许主任睡了,那咱们来喝!”

“好好好,咱们慢慢喝!”赵比干笑着点了点头。

眼看着陈文已经吸引了赵比干的注意力,岳兔兔小心翼翼的蹲到了许太平的身前,随后试探性的问道,“许主任,我要给您拿件被子么?”

许太平闭着眼睛,没有说话。

岳兔兔转头看了一下赵比干,此时赵比干正背对着她跟陈文在喝酒。

岳兔兔伸出手去,轻轻的抓住了许太平那戴着金戒指的手。

许太平似乎是真的喝多了,就这么任由岳兔兔抓着手,不过,岳兔兔并没有第一时间把许太平手上的戒指给拿出来,因为她并不确定许太平到底是真的醉蒙圈了,还是只是一般醉。

考虑到许太平是一个高手的关系,反应神经比普通人都要强,岳兔兔也就不着急取戒指了,她拿着许太平的手来到了自己的身前,随后将自己的毛衣的下摆从裙子里给抽了出来。

做完这些,岳兔兔看了一下许太平,轻轻的吹了一口气在许太平的脸上。

许太平没有任何动静,岳兔兔抓着许太平的手,从自己的毛衣里伸了进去,然后一直往上,一直来到了自己的胸口,随后,岳兔兔伸出另外一只手,将自己的内衣扣子给解开。

当整个内衣松开的时候,岳兔兔将许太平的手直接抓着按在了她的胸口上。

她的胸那可是妥妥的真胸,柔软细腻,手感好到不行,没有任何男人可以拒绝抚摸这一对绝世的尤物,可是,许太平的手却依旧无意识的任由岳兔兔抓着压在胸口上。

岳兔兔盯着许太平的身体,发现许太平的身体并没有出现任何的反应,不管是上半身还是下半身。

岳兔兔终于可以确定,许太平是真的完全醉了,如果许太平只是半醉半醒的话,一定不会不对她的胸下手的,至不济也得抓几把不是?

岳兔兔将内衣扣好,随后把许太平的手给从衣服里拿了出来。

许太平的手指头关节很大,戒指戴在中指上面,岳兔兔小心翼翼的将手抓在许太平的戒指上,然后一点点的往外拔,一边拔岳兔兔还要一边关注着许太平跟赵比干,防止两人注意到她。

终于,岳兔兔成功的将许太平手里的戒指给取了下来。

她深吸一口气,将戒指给放进了自己的口袋里,随后看了一眼陈文。

陈文眼神的余光瞄到了岳兔兔,看到岳兔兔拿到戒指之后,他的嘴角微微泛起一股笑容,然后脑袋微不可查的点了一下。

岳兔兔看了一下陈文,又看了一下赵比干。

眼下这里有两个人,以她的能力当然可以轻易的杀死这两个人,但是,两个人和一个人最大的不同是,她不可能同时杀死两个人,就算杀死两个人的时间只间隔一秒,那也足以让另外一个人发出呼喊声。

如果有人发出呼喊声,尽管许太平已经喝醉睡着了,但是保不准他体内的反射神经就会让他在这时候自然醒来,到时候可就麻烦了,岳兔兔可不觉得自己能够打的过许太平。

岳兔兔转身看了一下许太平,或许可以在这里先杀死许太平,然后再杀死陈文跟赵比干?

这倒是一个好方法,许太平已经睡着了,或许自己可以很容易的就杀死他。

就在这时,睡梦中的许太平忽然微微皱了皱眉头,整个身体可以看的出来紧绷了起来。

岳兔兔大惊失色,她没想到,许太平对杀意竟然这么敏感,自己只是稍微的流露出一些杀意,这许太平的身体竟然就自动做出了反应,如果自己真的在这里强杀许太平,那或许,许太平会在自己杀死他之前就清醒过来!

这世界上有太多神奇的高手,岳兔兔见过太多,有一些高手就算是失去了意识,身体也会自动的做出反应,保不准许太平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岳兔兔放下了杀心,她觉得眼下最重要的还是赶紧带着这枚戒指离开这里,回到组织里,避免节外生枝。

这么多的想法,在岳兔兔心里其实就是一闪而过,总共的时间也用不到一分钟,岳兔兔忽然捂住了脑门,一边往外走一边说道,“我喝多了,不行了,我得先撤了!”

“那你先回去吧,我跟老赵再喝点!”陈文说道。

“嗯,你们慢慢喝,陈文,晚上记得来找我!”岳兔兔对陈文说道。

“我送送你吧?”陈文问道。

“不用了,你陪老赵吧!”岳兔兔一边说着,一边走到了包房门口,随后跟赵比干道了个别,然后就推开门走了出去。

陈文看了赵比干一眼,随后两人一同起身走到了许太平的身前。

“许主任!”陈文喊道。

许太平的眼睛陡然睁开,这一双眼睛里看不到任何的醉意。

“老赵,你保护好陈文,我去追踪岳兔兔!”许太平说着,从口袋里拿出了一枚药丸扔进了嘴里。

霎那间,许太平身上的酒气就完全消失了,随后,许太平起身走出了包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