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九章 一路追踪/校花的全能保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629

岳兔兔离开了福隆饭店。

此时是晚上的十点多,路上的行人很少。

岳兔兔站在福隆饭店的门口,机敏的左右看了看,并没有发现有什么尾巴。

没过多久,一辆黑色的轿车停在了岳兔兔的面前。

岳兔兔坐进了车子的副驾驶座,然后说道,“开车。”

“是!”驾驶座的一个女人点了点头,随后发动汽车离开了福隆饭店。

车子急速的往江源市外开去。

岳兔兔坐在车内,手里拿着许太平的那枚戒指。

“怎么会有血迹。”岳兔兔忽然发现戒指的外圈上有一块血色的斑点,这斑点已经凝固在了戒指上。

“或许是那个许太平杀人的时候粘上去的吧。”驾驶座的人说道。

“应该是。”岳兔兔点了点头,随后从身前的抽屉里拿出了一个四方形的盒子。

这个盒子大概也就有巴掌大,通体黑色,上面有很多的显示灯。

岳兔兔将戒指给放进了盒子里,随后按下了盒子上的开关。

几道亮光忽然打在了戒指上,随后,显示灯开始闪烁。

几秒钟后,岳兔兔的脸上露出欣喜的表情,“这是真的!”

“恭喜老大!”驾驶座上的女人笑着说道。

岳兔兔激动的将戒指给从盒子里拿了出来,放进自己的口袋里说道,“拿到这枚戒指,戌狗的死,也算是值得了,只不过,无法让那许太平付出代价,太可惜了!”

“老大一定有一天会杀死那许太平的!”驾驶座上的女人说道。

岳兔兔点了点头,只要组织忙完最近的事情,有足够多的空余人手之后,戌狗的仇,组织内就一定会安排人来报。

戌狗并非是组织内最强的人,组织内部最强的几个人,战斗力可是戌狗的好几倍不止,戌狗跟她的战斗力在组织内部是属于垫底的那种。

对于昆仑这样的一个组织来说,组织内部的每一个人都有各自的长处,像是岳兔兔,卯兔,她擅长的是逃跑,正所谓狡兔三窟,说的就是她,而戌狗是擅长追踪,就跟真的狗一样,还有其他人,诸如子鼠,机敏灵活,丑牛,力大无穷,每一个人的代号都跟他擅长的能力是有关联的。

车子急速的往前开,没多久,一个隧道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

这辆黑色的丰田开进了隧道里,等从隧道开出来之后,这辆车已经变成了白色,而且车型竟然变成了本田车的车型。

狡兔三窟,对于岳兔兔来说是再贴切不过的了,她是卯兔,她最擅长逃跑,这种逃跑的路上变换车型车牌,对于岳兔兔来说是属于基本功。

大概在晚上十二点左右,这辆白色的丰田车开入了一座县城里。

车子停在了县城的火车站,随后,岳兔兔跟她的手下从车上走了下来,两个人一同走进了火车站旁边的一个厕所。

厕所里空无一人,岳兔兔看了一眼自己的手下,说道,“一会儿你伪装成我先出去。”

“是,老大!”岳兔兔的手下点了点头,随后从随身的包里拿出了假发,衣服之类的东西。

没多久,岳兔兔的这个手下就完成了伪装,从外表上看跟岳兔兔没有什么两样,同样的短裙,同样高挑丰满的身材,还有一头长发,特别是那一对胸,完全一模一样。

而此时的岳兔兔也变成了另外的一副模样,她披肩的长发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头短发,她本来白皙的皮肤此时变得有些黑,大大的眼睛也变成了小小的桃花眼,身上的衣服更是已经全部换了,换成了普通的衣物。

之前那巨大的一对胸,此时看着竟然缩小了许多,只有一般人的正常大小。

此时的岳兔兔看起来就是一个普通到极点的半夜赶火车去出差的打工者。

“出去吧。”岳兔兔对手下说道。

岳兔兔的手下点了点头,率先走出了厕所。

几分钟后,岳兔兔也走出了厕所,随后,岳兔兔走进了火车站。

火车站立人头攒动,岳兔兔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

没有人会注意到岳兔兔,此时的岳兔兔跟之前的岳兔兔完全就是两个人,之前的岳兔兔风姿绰约,此时的岳兔兔泯然众人。

岳兔兔不仅外表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就连说话的口音也变了,变成了很浓的带着地方腔调的口音。

大概在凌晨两点的时候,岳兔兔要搭乘的火车到站了。

岳兔兔跟随着人群穿过了检票口,而后上了车。

这是一趟开往云省昆市的动车,从这里到云省,估计得十个小时左右。

岳兔兔买了卧铺票,上了车后就找到了自己的床位。

10A,这是岳兔兔提早买好的卧铺票,还是上铺。

此时这个车厢里并没有人,岳兔兔一个翻身上了上铺,然后躺了下去。

“10B是这里么?”一个有点怯弱的声音在门口响起。

岳兔兔转头看了一眼门口的人。

那是一个看着二十七八的年轻人,长得还很俊秀,身上穿着一套普通到极点的衣服,手里提着个绝对不超过一百块钱的行李箱。

“是。”岳兔兔回答道。

“哦,总算是找到了!”年轻人长长的呼出一口气,随后拿着行李箱走进了车厢里,将行李箱给塞到下铺下面。

做完这些,年轻人爬到了岳兔兔对面的上铺。

岳兔兔眯着眼多看了几眼这个年轻人,发现自己从没有见过这个人,而且对方身上的气息也是那种十分普通的气息。

岳兔兔稍微放松了一点警惕,而后闭上了眼睛。

坐在岳兔兔对面的年轻人笑吟吟的看着岳兔兔。

这个年轻人不是别人,正是许太平,而且是易容化妆过的许太平。

对于许太平而言,今天晚上他跟着岳兔兔一直到了这里,中间经历了好几个过程,其中一个是定位追踪,许太平并没有在岳兔兔身上装什么跟踪器,他靠着戒指上自己流下的血液,足以全程紧跟着岳兔兔,第二个是分辨,许太平一路跟踪岳兔兔到了厕所外,而后十分清楚的分辨出了易容过后的岳兔兔,第三个是自己的易容化妆,许太平自从上次看到了华白鹭的正骨易容的手法之后,就把她的手下记了下来,对于许太平来说,要记住这些手法简单到不行,然后平时再稍微锻炼一下,许太平就完全掌握了这一门易容的手法,于是,许太平就变成了现在的模样。第四个就是伪装了,易容化妆跟伪装其实不同,易容化妆是在外表上做出改变,而伪装更多的是从气质上做出改变。

以上这四个过程几乎可以算作是许太平的看家本领了,作为一个杀手,他既要会定位追踪,又要回分辨敌我,还得会易容化妆,更要会伪装。

岳兔兔是很厉害,狡兔三窟,这一路走来完全没有任何的毛病,但是无奈他遇上的是血狼。

兔子,从来都是狼的食谱里的一道菜,再狡猾的兔子,也斗不过一匹猎狼。

许太平躺到了床上,打了个哈欠,然后说道,“大姐,你也是要去云省的么?”

岳兔兔没有理会许太平,事实上,岳兔兔这样的人,除非是有任务,不然的话,她对一般人根本就连理会也懒得理会。

许太平并没有恼羞成怒,他笑着说道,“我也是去云省,昆市,我要去那干活。”

岳兔兔还是没有说话。

“听说昆市是一个四季如春的城市,不知道现在会不会太冷!”许太平自顾自的说道。

“我想睡觉,拜托你别说话了。”岳兔兔背着许太平说道。

“好,不好意思了。”许太平说道。

没多久,车厢里又多了几个人,这几个人是睡在下中铺的,似乎也都是打工者。

这几个人是一伙的,坐好后没多久就在打牌,然后还把酒什么的给搬了出来,一边打牌一边喝酒,整个车厢里都是这几个人的声音,吵到了极点。

“我说你们,难道不知道现在已经是凌晨了么?”岳兔兔转过身子,看着下铺的几个人皱眉说道。

她今晚也喝了不少酒,眼下正是需要休息的时候,这几个人的吵闹着实让他火大。

“哟呵,我们打我们的牌,喝我们的酒,碍着你什么事了?还是说你要下来跟我们喝一杯?只要你下来跟我们喝一杯,那我们可以考虑喝完就休息。”一个平头男戏谑的问道。

“跟你们喝一杯?”岳兔兔的眼里闪过一丝杀机,随后从上铺直接翻身下到地上,说道,“你们敢跟我喝么?”

“哈哈哈,喝酒还有敢不敢的?来来来!”平头男将一瓶啤酒递给了岳兔兔。

岳兔兔拿过酒瓶,看了一下桌子上的酒杯,眼里闪过一丝冷意,随后她拿着酒瓶子给那些酒杯倒上了酒。

“我可不喜欢拿瓶喝,咱们拿杯子喝!”岳兔兔说着,拿起了一个酒杯。

周围的这几个男的眼见着岳兔兔真要喝酒,心思一下子就活络了起来,几个人对视一眼,随后纷纷拿起桌子上的酒杯说道,“来,喝一杯!”

说完,几个人正想把杯子里的酒喝掉,就在这时,许太平忽然从上铺蹦了下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