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三章 艾玛的老子来了/校花的全能保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633

“搦管操觚?”许太平诧异的看着艾玛。

艾玛笑嘻嘻的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纸递给许太平说道,“就是这四个字。”

许太平低头看了一下纸上的搦管操觚四个字,沉吟片刻后说道,“这肯定不是 字面上的意思,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个的意思是提笔写文章,出自南朝周弘让。”

“哇,你怎么知道?!”艾玛惊讶的看着许太平,她问了这么多人,许太平是唯一一个知道搦管操觚这个词真正意思的人。

艾玛没事就喜欢翻华夏的词典,这个词还是之前翻到的,她觉得很有意思,然后拿出来跟夏瑾萱他们打赌,最后都赢了,却没想到,许太平竟然一口就说出了这个词真正的意思。

“我在高三的时候就能够记下整本成语词典。”许太平笑着说道。

“真的?”艾玛惊讶的问道。

“不仅成语词典,还有唐诗三千,宋词不知道多少,基本上都记住了。”许太平说道。

艾玛的双眼放光看着许太平,她对华夏的文化是十分喜欢的,所以,当许太平说他能够记下唐诗宋词那么多的时候,艾玛对许太平的崇拜之情已经无法言喻了,这可比许太平在她面前表现出多能打来的更加让她激动。

“太平,你别这样,不然艾玛得成你迷妹了,她之前跟我们说过,她喜欢那些会念古诗古词的人。”夏瑾萱笑道。

“哈哈,艾玛,你已经输给我一次了,那我问你一个词,你要能猜出来意思,就算我们扯平!”许太平说道。

“你说说看。”艾玛说道。

“我们也能猜么?”夏瑾萱问道。

“当然,谁猜对的话,今天晚上我就陪睡谁!”许太平认真说道。

“切,谁稀得让你陪睡啊,你这不是占我们便宜么!”宋佳伶鄙夷的说道。

“就是,占便宜,不行,我们要是回答上来了,你得奖励我们!”夏瑾萱说道。

“行,那我先说了啊,上根大器,猜一下,什么意思。”许太平笑道。

“上根大器?!”一众妹子面面相觑了一下,随后宋佳伶忍不住说道,“太平,你这词,可真有点猥琐了,你别告诉我,这词的意思跟他的字面没什么关系啊!”

“你们猜呗!”许太平笑嘻嘻的说道。

“我先猜,是不是说,某个地方很大?”艾玛直言不讳的问道。

“可以这么理解!”许太平笑了笑,说道,“但是不是你说的这个意思。”

“又是根,又是大器的,不是艾玛说的那个意思是什么?你倒是给我们解释一下!”宋佳伶说道。

“这上根大器的意思呢,就是指的那些才能出众,天赋很高的人,出自宋代的江公望,没文化了吧你们?”许太平得意的说道。

“你牛逼!”宋佳伶竖起拇指说道,“我以前一直以为你只是一个坏人,没想到你竟然还是一个有文化的坏人。”

“再来给你们猜一个,最后一个,谁能猜对,还是有奖励!”许太平说道。

“别又是这一类让人想入非非的词吧?”夏瑾萱问道。

“差不多吧。”许太平笑着说道,“大含细入。猜一下。”

“太污了,我听不下去了!”宋佳伶摇着头走到了一旁。

夏瑾萱俏脸微红,对许太平说道,“你怎么能当着我们的面说这么污的东西,不怕教坏我们么?”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个词,跟我们现在所想到的应该是没关系的!”关荷说道。

“我也觉得应该跟我们现在想的没关系!”艾玛点头道。

“聪明,确实是没什么关系,你们想想看,根据字面意思猜一下!”许太平说道。

“不管这个词到底是什么意思,反正以后我是没有办法直视这个词了!”夏瑾萱说道。

“是不是深入浅出的意思?”关荷问道。

“深入浅出?关姐,你这想的东西,也不是很纯洁啊!”许太平笑道。

“那我来猜猜看,是不是说细水长流的意思?就是大口的含进去,然后再一点点的吞进肚子!”艾玛问道。

“大口含进去什么?把什么吞进肚子?”许太平暧昧的笑问道。

“真流氓,我去跟佳伶看电视了!”夏瑾萱听不下去了转身走到了宋佳伶的身边坐下。

“我也去看电视去!”关荷笑着走开,只留下了对成语十分有兴趣的艾玛。

“如果不是这个意思,那到底是什么意思呢!”艾玛紧皱眉头说道。

“别猜了,其实就是说的文章博大精深的意思。”许太平笑道。

“竟然是博大精深的意思?”艾玛惊讶的问道。

“话说,这博大精深,给人的感觉好像也不纯洁,汉语言果然是厉害啊!”许太平由衷的感叹道,随后,许太平笑眯眯的说道,“你们现在得给我奖励了!”

“确实厉害!”艾玛点了点头,就在这时候,艾玛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艾玛拿起手机看了一眼,说道,“是我爸爸打来的电话,我去接电话!”

说完,艾玛转身走到了一旁。

许太平走到客厅,坐在了夏瑾萱跟宋佳伶两人的中间,随后张开手将两人给搂住,说道,“你们俩以后就住在同一个屋檐下了,要相亲相爱,不要太分彼此,明白么?”

“必要的时候可以跟你大被同眠,你的意思是这样么?”宋佳伶用洞察一切的眼神看着许太平。

“咳咳!”许太平有些尴尬的干咳了两声,说道,“我不是那么猥琐的人。”

“要不就今晚吧!”宋佳伶笑眯眯的看着许太平跟夏瑾萱,说道,“今天晚上咱们三个睡一起!刚好当做给你的奖励。”

“真的?!”许太平惊喜的问道。

“想的美啊你!”宋佳伶伸手在许太平的腰上掐了一下,说道,“你把我跟瑾萱当什么人了?还睡在一起呢,你怎么不说我们两个女的一个跟你亲嘴一个跟你那啥呢?”

“佳伶,你好像对这方面也挺了解嘛,还知道一个亲嘴一个那啥啊?!”许太平暧昧的笑道。

“没见过猪肉也见过猪跑,没跟男的睡过觉,也看过毛片不是?”宋佳伶无所谓的说道。

三个人这正聊着天呢,艾玛急匆匆的从一旁跑了过来。

“太平,不好了,我爸受伤了,现在在医院里!”艾玛激动的对许太平说道。

“什么?你爸受伤?在医院?在哪个国家的医院?”许太平惊讶的问道。

“就在江源市医院,他今天回国,想来找我,要给我一个惊喜的,但是在路上被好像出了事情受伤了!”艾玛激动的说道。

“走,去江源市医院!”许太平直接起身往外走去,几个女人赶紧跟在许太平的旁边一起往外走。

没多久,许太平一行人就抵达了江源市医院,然后在病房里见到了艾玛的爸爸。

艾玛的爸爸,是一个华夏人,叫做艾瑞克。

据说本来的名字是叫艾什么,但是后来长期在国外,就给自己改了这么一个听起来有点像外国人的名字。

艾瑞克今年四十多岁,正值壮年,长得十分帅气,跟艾玛有几分像,但是因为是纯正华夏人的关系,所以五官没有艾玛的立体。

“爸,你没事吧?!”艾玛站在床边,激动的问道。

“没事,就是头破了!”艾瑞克摇了摇头,随后看向许太平说道,“这位就是许太平吧?老夏的女婿?”

“是我!”许太平点了点头,说道,“听说您跟夏江是朋友,那我就喊您艾叔叔了。”

“叫我艾瑞克就可以了,各交各的。”艾瑞克说道。

“我刚才查了一下,你是在机场出来的路上,出了车祸?”许太平问道。

“嗯,你调查的还真快,确实出了车祸!”艾瑞克脸色严肃的点了点头,随后又摇了摇头,说道,“不过没什么大事,就是普通车祸而已。”

许太平最擅长察言观色,所以看到艾瑞克的表情的时候,他直觉这车祸应该不是普通车祸,不过艾瑞克没说什么,他也就没多问。

“艾玛,咱们得有几个月没见了,你想爸爸没?”艾瑞克笑着对艾玛说道。

“想!”艾玛点了点头,紧紧抓着艾瑞克的手说道,“爸,你回来也不跟我说一声!吓死我了。”

“这不是打算给你一个惊喜么,没想到变成了惊吓,都是爸爸的错!”艾瑞克歉意的说道。

“爸你没事就好了。”艾玛说道。

“艾玛,你跟几个姐姐去买点吃的喝的上来好么?爸爸我今天一大早就坐飞机回国,也没吃什么东西,现在好饿。”艾瑞克说道。

“嗯,好!”艾玛点了点头。

“瑾萱,佳伶,你们带艾玛去买吃的,关姐,他们三个人交给你了。”许太平对身边的几个女人说道。

“没事,有我跟着,不会有事的!”关荷点了点头,随后带着夏瑾萱,宋佳伶和艾玛一起下了楼。

“坐吧!”艾瑞克对许太平说道。

许太平搬了张椅子,坐到了艾瑞克的身边说道,“着急把你女儿支走,想来,应该是有什么话要跟我说吧?”

“我听说…我女儿最近一段时间都跟你住在一块儿?”艾瑞克问道。

许太平挑了挑眉毛,他还以为艾瑞克要说什么重要的事情呢,结果竟然是这么个事情,不过一想到女儿都是父亲的掌上明珠,许太平也就有点理解了,他点了点头说道,“都住一块儿。”

“这样啊…那你们记得戴套,我不想我女儿这么早就做妈妈,这女孩子如果太早做妈妈,老的也快!”艾瑞克说道。

许太平脸色微微变得有些僵,他说道,“我跟艾玛,只是普通朋友。”

“我也是年轻过来的,我都懂,我不反对年轻人婚前多尝试一些人,所以,你不用担心。”艾瑞克十分大度的摆了摆手。

许太平尴尬的扯了扯嘴角,不知道该怎么说。

(更正一个BUG,之前写艾玛的父亲是香水国人,母亲是华夏人,现在修正一下,艾玛的父亲是 华夏人,母亲是香水国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