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四章 许太平的野心(6更)/校花的全能保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644

“这是爆炒鸭胗,下酒的好东西,我送你们的。”老板端着一盆冒着热气的菜走到许太平这桌的旁边,将菜放在了桌子上。

“谢了!”许太平笑道。

老板笑了笑,没多说什么,转身离去。

“你这次把我捞出来,应该是为了军火走私的事情吧?”老狼吃了一口鸭胗,问道。

许太平愣了一下,说道,“你怎么知道这个事情?”

“夏江走私军火,以为他做的很隐秘,但是,这整个江源市对外的走私生意都在我的监控之下,他就搞了几家空壳公司,就算伪装的很好,也别想骗过我,只不过我一直没说,因为这生意牵扯的面太广,涉及的人太多。”老狼说道。

“你还真是夏江手底下最聪明的一个!”许太平忍不住赞叹道。

“你要是想做走私军火的生意,我劝你别做。”老狼说道。

“为什么?”许太平问道。

“就像我之前说的,牵扯的面太广,步步惊心,一个不小心就是粉身碎骨,这已经超出了一个江湖大哥能做的事情的极限,夏江的野心,就是被走私军火的生意给撑大的,他自以为已经与上层人物联系上了,其实在我看来,他只不过是人家手里一个可有可无的小兵而已。”老狼说道。

“这生意不是我要做的,而是他们找到我的。”许太平说道。

“你可以拒绝。”老狼说道。

“我想让太亚集团成为一个血魂堂一样的存在。”许太平说道。

“为什么?”老狼皱眉问道。

“因为这是我老丈人生平最大的愿望,我跟夏瑾萱在一起了,夏江不管怎么说都是我的老丈人,他被野心撑死了,所以他的野心只能有我继承下去。”许太平说道。

“你也想被野心撑死么?”老狼问道。

“夏江的能力不够,所以对于他而言,让太亚集团成为血魂堂一样的存在,是遥不可及的,所以他最终才被野心给害死了,而对于我而言,让太亚集团成为血魂堂一样的存在,并不难,至少在我看来是这样的。”许太平说道。

“并不难?血魂堂解散上百年到现在,华夏大地上出现了多少人杰,多少枭雄?可有任何一个人能够再打造出一个血魂堂么?没有,你凭什么说这件事情并不难?”老狼问道。

“凭我是许太平。”许太平从容的说道。

“凭你是许太平?”老狼眉头紧皱的看着许太平,他发现许太平的脸上并没有任何病态的光彩。

所谓的病态的光彩,老狼之前在夏江的身上见过很多次,每当夏江构思他未来的宏伟蓝图的时候,脸上都会是这种病态的光彩,这种光彩里面蕴含着yuwang,执着,野心以及杀意,可是,眼前的许太平却一点都没有,他从容,淡定,甚至于给人有些慵懒的感觉。

老狼想到了之前许太平所说的那些话,于是,老狼忽然有些相信许太平所说的了,因为眼前的这个许太平,真的不是夏江,他身上有着远超过夏江的个人魅力,他没有被野心吞噬,他轻而易举的掌控着他的野心,并且用正确的方法一点点的实现着他的野心。

人最恐怖的不是野心,而是被野心蒙蔽了心智,让野心完全占领了自己的人生,而对于许太平而言,老狼有一种感觉,似乎,将太亚集团打造成新的血魂堂,对于许太平来说只是一件挺有意思,但是却无关紧要的事情。

“介绍个人给你认识。”许太平说着,拿起手机给艾瑞克打了个电话。

没多久,头上绑着绷带的艾瑞克就出现在了许太平他们的餐桌上。

“老狼,这是艾瑞克,之前夏江在欧洲市场的主要军火商。”许太平对老狼说完,看向艾瑞克说道,“这是老狼,之前夏江的走私生意都是他在做。”

“你好!”老狼跟艾瑞克握了个手,随后问道,“艾先生的头是怎么了?”

“出了一点小事情!”艾瑞克摇了摇头,随后说道,“你们大下午的就开始喝酒了?”

“你受伤了,就别喝吧?”许太平问道。

“喝,这谈事情怎么可能没酒呢,而且还是年份很长的茅台,我更得喝了!”艾瑞克认真说道。

“那就倒上吧!”许太平说道。

周小雨赶紧给艾瑞克倒了杯酒,艾瑞克拿起酒杯跟许太平喝老狼碰了一下,然后一口就把酒给喝了。

“我就喜欢喝酒一口闷的人。”许太平笑道。

“一口闷,感情深。”艾瑞克说道。

“你对华夏的俗语看来还挺了解的啊。”许太平说道。

“我也是华夏人,只不过出国出的早,然后取了个外国的老婆。”艾瑞克说道。

“你们可以多聊聊,以后你们会有很多合作的地方。”许太平说道。

“我还没答应你帮你做这事。”老狼说道。

“你的眼神已经出卖了你,我知道你会答应的。”许太平笑道。

老狼摸了摸自己的眼睛,问道,“你看出来了?”

“人的眼睛是最诚实的,就好像你现在的眼里就写着我要为许太平卖命,我已经看出来了。”许太平自信的说道。

“扯几把蛋吧你。”老狼摇了摇头,说道,“我确实可以帮你做事,不过卖命就算了,你知道的,我不会为任何人卖命。”

“这就足够了,大家一起赚钱,这才是最基本的,不过现在咱们先喝酒吃东西,生意的事情,晚上去了夜场再说,今天老狼从里头出来,得给老狼接风洗尘一下!”许太平笑道。

“是嘛?那确实得好好的接风洗尘一下!”艾瑞克说道。

三个人坐在这小店的外头,从中午坐到了傍晚,当太阳要下山的时候,店门口已经多了很多吃晚饭的人。

“小雨,去买单。”许太平说道。

周小雨点了点头,走到店铺里,对老板问道,“老板,外面那桌多少钱?”

“不用了,今天就算我请你们的。”老板笑道。

周小雨愣了一下,问道,“不用钱?”

“嗯,你们请我喝的那一杯酒就值那一桌东西的钱了!所以今天这一顿我请了。”老板说道。

“那谢谢老板了!”周小雨笑了笑,转身走出店铺,然后将这件事情告诉给了许太平。

许太平站起身,对老板喊道,“老板,谢啦,回头有机会咱们得好好喝一个。”

“好嘞!”老板拿着大铁锅,对许太平点头道。

“喝喝喝,喝什么喝,你也不看看你现在什么身体,能喝酒么?!”一个彪悍的中年妇女一把揪住了老板的耳朵说道。

“别别别,小点力气,疼,疼!我不喝了,我不喝了。”老板赶紧求饶道。

长河落日,老树昏鸦。

许太平笑着看着这充满烟火气的一幕,随后转身跟老狼艾瑞克往外走去。

刚走没两步,忽然一辆挂着城市执法的一辆皮卡车停在了许太平他们的面前,随后,从车上走下来了一群城管,乌泱泱的往小炒店走去。

许太平站住脚,回头看了一眼,只见这一群城管直接穿过了小店外的桌椅,来到了店门口。

“李哥,这是下班了啊,吃饭么?”老板笑着对其中一个城管问道。

那被叫做李哥的人皱着眉头说道,“老林,有人举报你这里占地经营,咱们好歹认识挺久了,外头的那些客人,你让他们都走吧,那些桌椅我们得收走。”

“这文明城市检查不是刚过么?”老板疑惑的问道。

“刚过你也不能占道经营啊!”李哥黑着脸说道。

“可这么多年来,我不都这样么,每个月我也交不少的管理费跟清洁费,这外头没有马路,也没消防通道,就是一块空地啊!”老板说道。

“这么多年下来都这样,为什么这次不能这样,你自己心里没点数么?赶紧的啊,看在老相识一场的份上,我给你面子,你让外头的客人赶紧走,桌椅我都得收走。”李哥说道。

“是有人要搞我?”老板低声问道。

李哥微微点了点头,但是并没有多说什么。

“是上次开法拉利那小子?!”老板问道,他最近要说得罪人,也就那个开法拉利的小子了,那小子仗着自己有钱要插队,结果被自己给怼了,不过那已经是一个多月前的事情了,所以老板也有些疑惑,正常人要报仇,哪里会等这么久。

“别管什么开法拉利的了,赶紧的吧,别让我难做。”李哥说道。

“我明白了!”老板点了点头,这年头做生意的人最不能得罪的就是城管,眼下人家都把话说到这份上了,老板也不是滚刀的,自然得点头认怂,然后跟自家的婆娘一起出去外头给人道歉去。

没多久,那些坐在店外的客人就都走了,因为是老板让人家走的,有的已经上菜了的客人的账,那自然不可能要人结了。

等人都走的差不多了,几个城管直接就将老板的桌椅给收了,然后全部装上了皮卡车。

“老林,跟你说句违反纪律的话,你呢,得罪人了,而且还是了不起的人,我们走了之后还会有卫生检查,消防检查的过来,你自己看着办吧,我劝你还是关门吧,换地方也没用,人家惦记着你,你换地方,照样弄你。”李哥说着,拍了拍老板的肩膀,随后转身离去。

老板这下傻眼了,做了几十年的小炒店,就这样没了,而且以后还不能再开店,这就意味着以后就没有任何的生活来源了,这不是要他老命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