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一章 攻心!/校花的全能保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681

这年头嘴上说不怕死的人很多,但是真的不怕死的人很少,而陈珂这样的,许太平可以感受的到,他是真的不怕死,因为如果只是眼下死他一个人,那他的武馆,他的妻儿都会安然无恙,甚至于有可能会因此得到武当派的特殊照顾,对于他来说,就算是死,他也是死得其所了。

如果陈珂不出来指证武当派,那许太平就算真的逼迫武当派的掌门用出不属于武当派的绝学,那也没有多大的说服力,人家完全可以说这是别人送给武当派的嘛。

武当派家大业大的,人家送上绝学,以此来获取武当派的友谊,这也是情有可原的事情不是么?

许太平沉思了良久,随后忽然将陈珂身上的绳子给解开了。

“你要干什么?”陈珂问道。

“既然你都不怕死了,那我也没啥办法,出来喝杯茶吧。”许太平说完,转身走出了浴室。

这下换陈珂有点蒙圈了,眼前这人是想干啥?竟然要跟自己喝茶?

虽然不知道许太平到底是为了什么,陈珂还是从浴缸里站起身,然后跟着许太平走出了浴室。

不怕死的人,并不一定真的 就想死,陈珂就是这样,他不怕死,但是他想活着,所以他不会在这时候激怒许太平。

许太平走到客厅,然后对陈珂说道,“其实我跟你没什么深仇大恨。”

“我也知道,我根本就不认识你!”陈珂说道。

“我只是受人之托!”许太平走到沙发边上,拿起桌子上的水壶,走到了饮水机的边上,然后装了一些水。

“是江源市的那个人么?”陈珂问道。

“是!”许太平点了点头,他一点都不瞒着陈珂。

“果真是那个人,我其实之前就在猜测,应该就是那个人,因为最近几个月,我们也只对那个人出过手!”陈珂说道。

许太平笑了笑,拿着水壶走到沙发旁边坐下,将水壶放在烧水的台子上,然后对陈珂说道,“坐吧!”

陈珂坐在了许太平的对面。

“你既然连死都不怕,那我也不可能再威逼你,不过,这解药,我是不可能给你的。”许太平说道。

陈珂身体微微颤抖了一下,随后说道,“其实,你可以把解药给我。”

“为什么?给我个理由!”许太平笑着问道。

“因为你在我这里达不到你的目的,既然这样,你还杀了我,那就平白无故的多了一个杀人的罪名,之前你只是打伤了李威他们,所以华夏武术协会这边虽然也在查你,但是不会查的太凶,可如果你杀了我,作为一个武馆的馆主,我被杀,华夏武术协会一定会倾尽全力追查你,我看你住的这个地方是酒店,酒店就有监控,你就算再厉害也不可能躲过所有的监控,前台还会有入住登记啥的,只要有心查你,一定能够查得到,到时候你无端的还要面对华夏武术协会的追杀,得不偿失啊!”陈珂说道。

“你们家的武馆,延续多少年了?”许太平问道。

“我们家武馆?那时间可有点久,从我祖上算下来到现在得有两百多年了吧!”陈珂说道。

“我查过你的资料,你们陈家武馆,是在广省的汕市,以十三路猛虎拳为主,学员有两百多人,都是你一个人在教授,想来平日里应该挺辛苦的吧?”许太平问道。

“辛苦倒还好,毕竟我自己本人就是习武的 ,传授他们的同事,我自己也能够温故而知新!”陈珂说道。

“那你是怎么跟武当派的人勾结在一起的呢?我的意思是说,武当派的人是怎么找到你,还有其他那些人的呢?”许太平问道。

“这个我也不是很清楚。”陈珂摇了摇头,说道,“当时武当派发出了邀请函,邀请我们四个人进入武当派之中,然后其实也算是一半威逼一半利诱吧,他们让我们四家,在华夏大地上注意那些掌握绝学的,又没有加入华夏武术协会的人,只要找到这样的人,就威逼他们将绝学传授出来,这其中武当派会暗地里帮助我们,只要那些人敢反抗,我们就可以反过来污蔑他们挑衅我们,然后武当派就会派遣华夏武术协会的人出来为我们主持公道,基本上就是这么个路数。”

“那这么些年,武当派应该收集到了不少绝学吧?”许太平问道。

“这个就不好说了。”陈珂笑了笑,说道,“除非你给我解药,不然我是不会告诉你这些核心的东西的。”

“那算了!”许太平无所谓的耸了耸肩,然后说道,“武当派让你们帮着抢到的绝学,你们应该都没人学过吧?”

“我们是不能学那些绝学的。”陈珂摇头道。

“武当派还真不要脸,让你们帮着抢绝学,还不让你们学,不过,那些绝学的口诀啊,技巧啊之类的,你们去抢的,其实应该都很清楚吧,只是你们不会去修习而已!”许太平问道。

“多少会记下来一些,不过,如果长时间不去修习,自然而然的,就忘了。”陈珂说道。

“我可不这么觉得。”许太平似笑非笑的说道,“我这人,很贪,而我也相信这个世界上其他人也很贪,我就不信,你在接触那些绝学的拥有者,抢夺他们绝学的时候,你会不记下那些绝学的口诀技巧招式!”

陈珂脸色不变,摇了摇头说道,“你这么诈我没用,我说了,那些绝学,我一样都没有学,也没打算去学,我帮武当派做事,他们给我们很多的钱,并且帮我们在华夏武术协会里提升我们的地位,就这样。”

“话是这么说没错,但是我可不信!”许太平说道。

“我也没指望你能信。”陈珂说道。

“我不信,武当派的人有可能,也不会信哦!”许太平笑眯眯的说道。

“什么意思?”陈珂问道。

“如果,武当派的人怀疑你私藏了绝学,你说他们会怎么样?”许太平问道。

“不可能,武当派的人不会怀疑我的,如果怀疑我的话,他们就不会让我帮他们做这么久的事情。”陈珂说道。

“信任这种东西,说不准的!”许太平摇了摇头,说道,“其实我现在什么都不用做,只要把你给放了,武当派的人就不会放过你的,你相信么?”

“怎么可能!”陈珂不信的摇了摇头。

“你想啊,你们四个帮武当派做事的人,三个被我打断了手脚,一个被我抓了,结果隔一段时间安然无恙的被我放了,那武当派的人就会想,凭啥我会放了你,你说是不是这样?”许太平问道。

陈珂紧皱眉头,看着许太平,诚如许太平所说,如果他真的安然无恙的从这里离开,那武当派的人确实会这么想,换做是他也会这么想。

“到时候我在泄露消息出去,说是你把你私藏的绝学给了我,我才放了你,那你觉得,武当派的人会怎么做?”许太平问道。

陈珂脸色微微一变,说道,“你觉得武当派的人都是傻子么,他们会信你的话么?”

“信不信的,根本不重要!”许太平摇了摇头,说道,“对于武当派这样的庞然大物而言,你安然无恙的从我这里离开了,必然是有问题的,然后眼下从我这里又透露出你有可能是私藏了绝学,那他们不会花太大的力气去调查这件事情的真相,他们只会以强大的力量,将你,还有你的武馆给灭了,这样就能够省去所有的麻烦,你觉得我说的对么?”

陈珂脸色变得异常的难看了起来,因为他觉得许太平说的很有道理。

就好像一只蚊子在我们旁边飞,就算这只蚊子没有叮我们的想法,可是,你绝对会随手一巴掌将这蚊子给拍死,因为这样可以省去接下去有可能的蚊子的叮咬。

同样的道理,如果武当派觉得自己不靠谱了,哪怕这是许太平说的,对于他们而言,不安全感已经产生了,而要抹除这种不安全感,最简单的方法,就是把自己的一切印记都给抹除了!

“你再想想看,到时候武当灭了你的武馆,杀了你的妻儿,他们还可以把这个事情给推到我的身上,他们又省去了很多的麻烦,你说是么?”许太平问道。

陈珂脸色一阵阵的阴晴不定,他的心已经彻底的乱了。

“我知道你不怕死,而我呢,是一个有节操的人,我是不会拿你的妻儿来威胁你的,因为这样会显得我很无能,但是,保不准武当派的人不会这么做,想想看你那漂亮的老婆,想想看你可爱的儿子,武当派如果要灭掉你的武馆,你,你的老婆孩子,还有你的亲传弟子,这些人都是跑不了的,估计一下至少得有七八个人因你而死吧?你觉得这些人,会跟你一样不怕死么?你那孩子,会那么从容的面对着砍向他的屠刀么?”许太平问道。

陈珂脸色难看的看着许太平,说道,“你…到底想干什么?!”

许太平的脸上露出一个得意的笑容,说道,“我想把武当派,干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