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二章 计划!/校花的全能保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682

“干倒武当派?!”陈珂惊恐的看着许太平,问道,“你知道你在说什么么?你知道武当派从成立到现在有多少年了吗?你知道他们帮派里有多少高手么?”

“我不知道,但是这跟我要干倒他有什么关系吗?只要你明天去指证武当派不就可以了么?”许太平问道。

“但是这也是死路一条!”陈珂盯着许太平说道,“只要我去指证了武当派,我同样难逃一死,还有我的妻儿!”

“得了吧,你当现在还是古代呢?”许太平拿起一旁已经冒着水蒸气的水壶,然后又从抽屉里拿出了一包茶叶,直接将茶叶给扔进了水壶里。

“酒店没啥好茶,也没茶壶,就这么着吧!”许太平笑道。

“你什么意思?”陈珂问道。

“现在是什么时代?法治时代!你站出去指证武当派,全天下的武林豪杰都看着呢,武当派就算真的想灭了你,他们敢么?不说会被全天下的英雄好汉唾弃,警察这边也绝对不会容许他们这么干的啊,你可是陈家武馆的馆主,你不是一个人两个人,你手底下几十号人,在大家都知道你得罪了武当派的情况下,武当派怎么敢灭了你?”许太平问道。

陈珂眼睛一亮,这许太平说的,还真的有那么点道理,如果他是直接站出来指证武当派,那武当派的人反而不敢对他怎么样了,因为大家都看着呢,如果他怎么样了,那大家立马就会知道是武当派下的手,到时候,天下豪杰唾弃武当派,警察这边也会找武当派的麻烦!

“你自己想想看,如果你站出来指证武当派,我明天就给你解药,到时候你就不会有事,我知道你不怕死,但是能活着的话,我们为什么要死呢对吧?你再想想看,你不站出来指证武当派,然后我把你给放了,这样大家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武当派就可以悄无声息的让人做了你,然后把锅推给我,那你说,你死的冤不冤!”许太平问道。

“你真的,会把解药给我么?”陈珂问道。

“当然,除此之外,我还会给你一笔钱,我这人,只要你真心实意的跟我做 买卖,我一定不会让你亏,武当派可以给你钱,我同样也可以,当然,我给的可能没有武当派那么多,毕竟我只是孤家寡人一个,但是,也绝对会让你满意的!”许太平说道。

“让我帮你,可以,但是除了你说的这个,我还有一点要求!”陈珂说道。

“什么要求你尽管说!”许太平说道。

“我要你保护我的安全,至少在华山上,你必须确保,武当派不会派人来偷偷的把我给杀了,虽然武当派这么做的可能性不高,但是谁也不知道,恼羞成怒的武当派会做出什么事情来,而且,他们大可以随便找个人杀我,完全不用他们自己动手,要知道,武当派在华夏武术协会里的势力根深蒂固,有很多小的门派武馆都在帮他们做事!”陈珂说道。

“这个你放心!”许太平点头道,“在华山上,我会保护你的安全的,而如果我们离开了华山,武当派要再对你怎么样,那就困难了,你只要自己平时多注意就可以了!”

“好!”陈珂点了点头,随后说道,“你先告诉我,明天具体要怎么做?”

“明天,天地双榜争夺,我会去参加地榜的比赛!”许太平说道。

“然后呢?”陈珂问道。

“到时候我会拿个前二十,这样我就有资格与那些所谓江湖前辈高手交手!”许太平说道。

“再然后呢?”陈珂问道。

“再然后,我就会选择跟武当派的掌门张元德交手,到时候,我会把张元德的屎都打出来,让张元德不得不使用绝学,而武当派的绝学,说真的,对我没什么多大的用处,因为我对武当派还是比较熟悉的,我知道什么功夫可以克制武当派的那些绝学,张元德到时候也会发现这样一个情况,所以,如果他不想输,他就只能用出他所学到的其他的绝学,而只要他用出这些绝学,那你就站出来指正他,到时候需要你跟天下群雄说一下,他所使用的那个绝学是从哪里来的!到时候武当派就会身败名裂!”许太平说道。

“你先等会儿。”陈珂皱眉看着许太平说道,“你刚才说什么?我没听错的话,你是说,你要把张元德的屎都打出来?”

“是啊,有什么不可以的么?”许太平问道。

“你知道,张元德,是什么人吗?”陈珂问道。

“张元德是武当派掌门啊。”许太平说道。

“然后呢?”陈珂问道。

“然后?我记得好像他是天榜的第三名吧?”许太平说道。

“你还知道他是天榜的第三名啊?!”陈珂一脸你在开玩笑的表情看着许太平说道,“天榜第三,知道什么意思么?就是说,他是整个华夏武林之中,还行走在江湖上的,排名第四的高手!仅次于赵青衫,以及天榜第一第二第三。”

“那又怎么样?”许太平问道。

“什么那又怎么样?这样的人物,已经站在华夏武林的巅峰了,你竟然说你要把他屎打出来,你这不是开玩笑呢么?”陈珂说道。

“谁告诉你的,站在华夏武林巅峰的人就是无敌了?至不济人家他头顶上还有四个人呢不是?而且你也说了,他只不过是还行走在江湖上的排名第四的高手,有多少高手是不行走在江湖上的?他这个第四也就吓唬一下你们这些人,真要整个华夏排个名,他前二百都不见得进得去,华夏高手何其多?不说张元德,就说张元德之前的武当派掌门,现在不还没死么?只是隐退在武当山之中,那个人的实力就比张元德强多了!”许太平说道。

“你怎么知道武当派前掌门比张元德强得多?”陈珂问道。

“那是因为老子…”许太平话刚说到一半,忽然戛然而止。

“怎么了?”陈珂问道。

“没什么!”许太平摇了摇头,他自然不可能告诉陈珂,自己好多年前跟武当派的上一个掌门交过手,而那时候的张元德,还只是武当派的一个普通高层而已。

许太平之所以一直相信自己能够把张元德的屎给打出来,并不是因为他有盲目的自信,而是因为多年前,他真的跟张元德交过手。

那时候的张元德还没当上掌门呢,但是已经是下一任掌门的候选人了,当时许太平假装拜入了武当派门下,想要偷学人家的绝学,然后学了一些东西之后就跑路了。

当时武当派还专门派人追杀过许太平,而张元德就是当时追杀队伍的队长。

许太平跟张元德短暂的交过手,那时候的许太平打不过张元德,但是其实实力相差没多少,所以许太平逃命还是妥妥的,而现在好几年过去,许太平的实力早就翻了倍,而张元德再怎么成长,那也绝对不可能超过许太平,所以,对付张元德,那真的不难。

整个华夏武术协会真正让许太平忌惮的也就只有一个人,那就是赵青衫。

当然,排在第一的那个老秃驴,或许也能算半个吧。

除去这一个半,许太平其他人还真不怂。

当然,这并非是说许太平就真的傲视武林了,像是少林古刹里扫了几十年地的那些僧人,还有武当山上那些隐世不出的老道士,随便出来一个,许太平都觉得有够呛,那些人虽然还处于门派之中,但是其实已经不在江湖行走,也不问江湖事了,所以他们算不得华夏武术协会的一员。

“你可得考虑清楚,咱们是不是可以换一种方式,没必要去跟张元德硬拼,你是不可能打的过他的!”陈珂说道。

“你不用担心我,我有我的打算!”许太平摇了摇头,说道,“你只要记住,我在将张元德其他绝学逼出来之后,你一定要站出来指证他!当然,如果你能够有一些你们之间交易的证据什么的,那就更好了。”

“我有一段录音。”陈珂沉声说道,“这是我与他们第一次交易的录音,当时我录下这么一段话,其实为的就是日后防止他们杀我灭口。”

“你可真狡猾!”许太平拿起茶壶,给陈珂倒了一杯茶,然后说道,“不过,如果武当派真的要杀你,悄无声息的就会让你跟你的家人消失在这个世界上,你所谓的录音,没什么用。”

“我知道,所以后来我就没录了,不过,如果眼下要指证他们的话,那这个录音还是有点用处的。”陈珂说着,拿起茶喝了一口。

“对的!”许太平点头道,“只有在指证他们的时候,这个录音才有用。”

“不过,我还有一个问题。”陈珂说道。

“什么问题?”许太平问道。

“我们与武当派的合作,从来都只有张元瑞出面,如果,张元德从头到尾都没有参与到这件事情之中呢?”陈珂问道。

“这不太可能,张元瑞一个人要那么多绝学干什么?而且,如果张元德没有参与其中,张元瑞是没有办法调用武当派的力量来协助你们的的,当然,还有最关键的一点就是,明天的比试,如果张元德真的没有参与到这件事情之中,那他就不会用出其他武馆门派的绝学,到时候你就不用指证了,如果他用出来了,那就是不打自招了,明白么?”许太平说道。

“那我知道了!”陈珂点了点头。

“眼下距离天亮还早,你就先睡一觉吧!”许太平笑着说道。

陈珂愣了一下,就在这时,一股倦意袭来。

“这茶,有问题!”陈珂惊讶的说道。

许太平微笑着点了点头,陈珂的眼睛一点点的闭合,随后直接倒在了沙发上,睡了过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