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三章 请开始你们的表演/校花的全能保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693

许太平等人站在中央大殿的前方,周围聚集着至少上千的人。

地榜的排榜比天榜的排榜更早,精彩程度也不如天榜,之所以这样安排,就是为了让大家不至于过早看完天榜排榜之后就直接离场了。

一会儿天榜的排榜也要在这个地方进行,眼下大家过来看地榜的排榜,顺便占个好位置,一会儿地榜排榜结束之后,天榜排榜开始,那才是重头戏。

在今天早上的时候,天榜已经进行了表演赛,眼下只剩下了十个天榜的挑战者以及原来天榜的前十名。

“你们说一会儿赵青衫会出现么?”许太平旁边一人小声的嘀咕道。

“不可能的,赵青衫从来不会出现在地榜的排榜比赛上,他只有在天榜排榜的时候才会出现!”有人说道。

“那真是可惜了,我还想在他面前好好的表现一番呢!”有人叹气道。

就在这时,忽然有人指着前方惊叫道,“快看,赵青衫!”

众人循声望去,只见在中央大殿里头,一个看着有些清高,有些淡漠的身影从中央大殿内走了出来。

这人身负一柄长剑,身着一身青衫,五官很清秀,虽然不 是传统意义上的帅哥,但是看着还是让人十分舒服的。

这人,就是赵青衫!

许太平曾经见过一次,甚至于跟赵青衫短暂的交过手,所以对于赵青衫印象十分深刻。

这 是许太平自出道以来第一个内心里会有一种对方无法战胜的感觉的男人。

对于一个杀手而言,这样的感觉是十分恐怖的,因为这就意味着你要杀死那个人需要付出更大的努力,但是许太平完全无法控制自己内心的那种无力感。

就算是现在,许太平看到赵青衫,依旧有一种高山仰止的感觉。

五大常任理事的掌门人,跟在赵青衫的身后往外走。

“为什么这一次,会长会想要看地榜的排榜?”张元德一边走,一边低声问身边崆峒派的掌门人余观洪。

“我怎么知道,他以前可是从未看过地榜排榜的!”余观洪摇了摇头。

张元德微微皱眉,这一次他们武当派的目标就是让张白首成为第一,为此已经布置了许久,眼下赵青衫忽然说要看地榜排榜,这可有点出乎他们的意料之外,如果赵青衫看排榜,那他们要操作榜单,可就有些难度了,外行人或许不知道实战之中的一些微妙情况,但是赵青衫一定看的出来。

不过,一想到赵青衫从来不都不怎么过问华夏武术协会的事情,张元德多少又有些安心,就算赵青衫看出有猫腻,应该也不会说出来吧,毕竟,赵青衫是一个超然于世外的人。

因为赵青衫的出现,那一排椅子中间又加了一张椅子。

赵青衫等人走到椅子的前头,赵青衫坐在最中间的位置,在赵青衫的左手边是少林寺的住持无尘,坐在赵青衫右手边的是武当派的掌门张元德,然后再往外一次是峨眉派的丹心师太,崆峒派的余观洪,以及陈式太极拳的掌门人陈凌云。

这五个人坐下后,其他委员才过来坐下,而后,肖武华走到了演武场的正中央位置,高声说道,“经过今天一上午跟中午的比赛,我们从上千人之中决选出了二十名青年才俊,这二十名青年才俊,将按照分数的多少,由高到低挑战现在坐在大家面前的六位前辈高手,现在我们有请武当派掌门人张元德张真人讲话!”

现场响起一阵掌声。

“切,跟开什么大会似的!”柳絮不屑的冷哼了一声,此时的柳絮依旧保持着浑身粗壮的模样,看起来十分的彪悍。

“三年一次的群雄大会,可是华夏武术协会的盛典,自然要重视,你这种第一次来的人,肯定不懂吧!”张白首站在一旁,冷笑着说道。

柳絮狞笑着看向张白首,说道,“昨天你还没吃够苦头么?”

“呵呵!”张白首冷笑了一声,没有再多说什么,他是知道柳絮的厉害的,犯不着在这里跟柳絮起冲突,反正等一下他一定会成为这次地榜的第一名。

张元德仙风道骨的站在众人面前,然后说了一大堆的废话,无外乎就是三年一次的群雄大会,在国家跟领导的关心关怀下,一次比一次好,一次比一次隆重,然后他希望所有参加地榜排榜的人都能够取得一个好的成绩,反正都是一些没有多大实际意义的话。

张元德讲完话,肖武华再一次开口道,“这一次前十名排榜,将采取默录分数的方法,所有进行实战的选手的分数,将会被记录,但是并不公开,等所有人比赛结束之后再公开!”

说完这些,肖武华拿起一张表格,说道,“接下来,有请我们这一次地榜排榜表演赛得分第一的张白首上场,张白首,来自于武当派,一套梯云纵绝技,在表演赛的时候技惊四座,我个人十分期待张白首接下去的表现!”

张白首等肖武华说完话之后,面带着微笑走上了场。

“这是你的侄子吧?”赵青衫忽然开口说道。

虽然赵青衫并没有看着周围的人说话,但是他这话一出口,张元德就知道赵青衫在问他。

“是,这是我的侄子,我四弟的孩子!”张元德说道。

赵青衫没有说话,而是平静的看着场上的张白首。

张白首走上场,环顾了一下在场的众人,最后将目光落在了赵青衫的身上。

“赵会长,您是我的偶像!”张白首对赵青衫抱拳说道。

赵青衫微微笑了笑,颔首表示自己听到了张白首的话。

“张白首,选择你要挑战的对手吧!”肖武华说道。

“我要挑战的对手,是崆峒派的余观洪掌门!”张白首说道。

“哈哈哈,小子,你很有眼光嘛,选了我,不会让你后悔的!”余观洪大笑着站了起来,随后眼神不露痕迹的看了张元德一眼。

张元德微微点了点头,余观洪笑着走上了演武场。

这余观洪不愧是五大常任理事之一,整个人气度非凡,走上场之后,那种特属于高手的气机,就让在场的很多人为之侧目。

余观洪看着张白首,说道,“虽然我跟你的那些长辈都很熟,但是,我是不会放水的!”

“我希望能够让余掌门您用出全力!”张白首笑着说道,他同样气度不凡,一点都没有被余观洪的气机所影响。

“哈哈哈,让我用出全力,那可难!”余观洪笑着说道。

“张白首,你有五分钟的时间,请开始你的战斗吧!”肖武华说着,转身走出了演武场。

“好的!”张白首点了点头,随后面对着余观洪,深鞠一躬,说道,“余掌门,请多多指教!”

“请!”余观洪单脚往后微微一移,一只手掌心朝上,面对着张白首。

张白首双手自然的上提,然后再微微下压,而后屏气凝神,看着余观洪。

嘣的一声,张白首猛地一跺地,整个人冲向了余观洪,与此同时,余观洪也冲向了张白首。

两个人的速度不相上下,但是张白首的身影却更加的飘忽,因为他用处了梯云纵!

啪啪啪!

肉与肉碰撞的声音不断的响起,张白首跟余观洪两个人在演武场上你来我往,打的十分的热闹,也十分的好看。

场下的人都震惊的看着两人,他们都没想到,这张白首,竟然如此的强,竟然能够在一开始就跟余观洪打个不相上下!

时间一点点的推移,张白首除了用出了梯云纵,还用出了八卦掌,然后还有武当另外一个绝学,两仪四象拳。

两个人的战斗那叫一个赏心悦目,看的下面的人如痴如醉。

“啧啧啧,这戏可做的真好!”许太平忍不住赞叹道,虽然很多人看来余观洪跟张白首两人打的十分激烈也十分的好看,但是在许太平看来,他们根本就是在演戏,两个人的手法套路,应该已经一起演练过很多遍了,所以他们对彼此接下去的出拳出脚什么的,都了如指掌,也正因为这样,张白首完全不用去想着怎么见招拆招,他只需要配合着余观洪把套路表演好就可以了!

许太平忽然想到了一首很多年轻很火的歌。

“该配合你演出的我演视而不见,在逼一个最爱你的人即兴表演…”

时间转眼间就过去了两分钟!

能够在五大常任理事之一的进攻之下硬扛住两分钟,这已经是地榜排榜战之中极少见的了,而且从场上的形势上来看,虽然张白首多少落了一些下风,但是,要从下风变成败势,那估计还得一段时间。

两个人的战斗不断的持续着,在接近四分钟的时候,张白首终于不支落败,被余观洪一掌击中了胸口,整个人倒飞而出,落到了场外。

张白首一个鲤鱼打挺从地上跳了起来,随后对着余观洪 的方向抱拳说道,“余掌门果然不愧是武林前辈,白首认输!”

“哈哈哈,张白首,你可真了不得啊,就算是天榜的一些人,在我手上也不见得能够支撑这么久,你却支撑了四分钟,你这实力着实吓人,在四十岁以下的年轻一代当中,你算的了第一人了!”余观洪大声的说道。

场下响起一阵子的欢呼声跟叫好声,对于现场的观众而言,他们确实看到了一场别开生面的较量,张白首虽然输了,但是输的一点都不丢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