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章 撕逼大战即将开始/校花的全能保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700

武当跟少林其实没有什么仇怨,但是,少林寺的人都是虔诚的佛教徒,要跟他们打招呼说给张白首多打一点分数那是不可能的,所以张元德并没有跟无尘打招呼,在他看来,无尘怎么着也得打个五六分吧,毕竟张白首的表现还是很不错的,没想到无尘竟然只给了三分,看来,以无尘的眼光,应该是看出来张白首跟余观洪是已经提前演练好了套路,不然的话,是绝对不可能说什么只给三分的。

一想到这,张元德就恼怒无比,如果无尘多给一分,只要一分,那在分数上,张白首就是第一了,虽然这个第一会惹来非议,但是,规则毕竟是规则,地榜排榜就是要两个分数相加,谁让你李寻欢之前不多拿一点分数呢?

张元德看了一眼无尘,发现无尘正闭着眼睛拿着佛珠默念着什么。

张元德忽然间想起来,刚才评分的时候,许太平的分数毋庸置疑是一百分满分,这没有任何人有异议,加上之前许太平的表现分,一百九十一分的总分,其实很早就已经出来了,然后在给张白首评分的时候,无尘好死不死的,刚好就给了个三分,让张白首的实战分刚好是九十二分,总分也是一百九十一分,这是不是无尘故意这么做的?

如果真是无尘故意做的,那这无尘可就太恶心了,他多给或者少给张白首一分,都不会出现两个人同分的情况,而他偏巧就给了个三分,这样让张白首拿到一个并列第一的分数,却只能屈居第二,这对张白首的心境绝对是会有所影响的。

一个武者的心境,对武者本人是非常重要的,所谓心境,差不多就是心态,心态好,练武才能够顺利,才能够破除一个个的难关,如果心境不好了,那就有可能会滋生出心魔,心魔是很玄乎的东西,但是确实存在,就好像有的人,一个招式练不好,之后心态爆炸了,滋生出了心魔,那他有可能这辈子那个招式都练不好,再好比有一个人,第一次跟女人啪啪啪的时候秒射了,结果产生了心理阴影,也就是心魔,那以后每次都秒射,慢慢的就成了早X男。

习武之人不仅要修炼武技,也要修炼心境,没有一个好的心境,就算武技练得再好,将来的成就也十分有限。

如果张白首这时候心态爆炸,那武当派,就相当于损失了一个未来的栋梁之才!

张元德的眉头紧皱了起来,这无尘老秃驴,看来还真不像面上表现的那么云淡风轻啊,这人平日里跟人和和气气的,在关键时刻,还真桶的出这一刀。

地榜的排榜,总算是圆满的落幕了。

许太平拿到了地榜第一,当然,是以李寻欢的身份拿的,未来三年内,李寻欢这三个字应该会被很多人所熟知,所传颂,只不过,等许太平离开这里之后,这世界上就再也不会出现一个叫做李寻欢的人了,这个李寻欢,估计也会成为最神秘的一个地榜第一了,而且,三年后的天下群雄大会,李寻欢应该也不会再出现了。

估计没有人能够想的到,竟然会有人在这样长脸的盛事里用假名字,然后还易了容。

地榜的排榜结束之后就是天榜的排榜。

往年,天榜的排榜都是重头好戏,但是今年,地榜的排榜却抢了天榜排榜的风头。

很多人对天榜排榜已经兴趣缺缺了,甚至于有人巴不得天榜的排榜赶紧结束,因为,天榜排榜结束之后,就是李寻欢跟武当派的撕逼大战!

这撕逼大战可比比武什么的来的好看的多了。

许太平等人并没有离去,而是留在原地等天榜排榜结束。

天榜的排榜比地榜的排榜方式简单,就是二十个人轮流跟赵青衫打。

许太平没有看过几次赵青衫出手,虽然跟赵青衫没有什么深仇大恨,但是许太平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头已经隐隐的将赵青衫当成了自己未来人生里必须打败的一个人。

既然未来要打败他,那现在就必须多了解一下赵青衫。

随着肖武华宣布天榜排榜开始,赵青衫空着手走进了演武场的中央。

接下去,他要先面对的,是今年新晋的十个天榜前十的候选人。

这十个人按照之前的表演分站成一排,赵青衫站在他们的对面,然后分数低的人先上场。

“估计又是一招就赢了!”

“往届都是这样,新晋的人,很少有人能够撑的了赵会长几招!还得是前十的那几个人有看头!”人群里传来了议论声,许太平也听到了这声音,他并不觉得惊讶,因为以赵青衫的实力来说,对付这些人,还真的只要一招就够了,换做是他,应该也就是一招就解决的。

排榜很快就开始了,十个人,每个人理论上有五分钟的时间,不过,正如大家所预测的,很多人上场之后,一招,就被赵青衫打败了。

十个人,总共用时大概三十分钟,其中真正的实战也就十分钟不到,另外的二十分钟时间都是肖武华在那宣布比赛开始比赛结束,同时还顺带着说一下这些人的身份啥的。

三十分钟时间过去,新晋的十人全部完成了挑战,随后,赵青衫转身回到了自己的位置前头,拿起了桌子上的剑。

这一次,他要对阵的是天榜的前十高手,拿上剑,以示尊重。

天榜前十里头,五大常任理事均在列,其中,排行第一的无尘,来自于少林寺,第三的张元德,来自于武当,第五的丹心师太,来自于峨眉派,第六的陈凌云,来自于陈式太极拳,第八的余观洪,来自于崆峒派。

五大常任理事虽然是华夏武术协会最强的五个门派,但是他们的掌门人并非是华夏武林中最强的五个人,华夏武林之中人才济济,各种各样的人都有,这些人占据了整个天榜前十的半壁江山,也算是一个正常现象。

许太平对其他人都没什么兴趣,他也就对无尘比较感兴趣一些。

说真的,许太平对无尘还是比较愧疚的,当初自己为了学习少林寺的绝学,偷偷的进入到了少林寺之中,没想到却被无尘给看中了,收为了关门弟子。

当时的许太平一心只想要让自己变得更强,也没什么节操,既然人家愿意传授他绝学,那他就拜师呗,反正也没啥。

等后来许太平学的差不多的时候,发现无尘真的是打算将他培养成未来的少林寺住持,许太平这才溜之大吉。

当时无尘派了不少人在华夏搜寻许太平,许太平听人说过,后来找了许久都没有找到许太平,这事儿才不了了之。

现在重新看到无尘,许太平发现无尘身上的气息似乎比以前自己见到他的时候要强了许多,想来应该是佛法精进了不少。

许太平并不知道无尘到底有多厉害,但是就现在的许太平的眼光来看,这无尘大概跟他现在差不多,或许比他弱一些,不过,少林寺的绝学太多,当初许太平并没有学全,而无尘在少林寺之中呆了几十年,少林寺的绝学早就融会贯通,要真打起来,胜负还真不一定好说。

天榜前十的战斗明显比之前的好看的多,至少没有再出现什么一招把人打败的事情了。

赵青衫十分认真的跟每一个人都打满了五分钟,有很多人的实力其实在许太平看来并不强,如果换许太平去打,估计一两分钟就能解决战斗,但是赵青衫并没有,他将自己的实力压制在跟对方差不多的层面上,然后与对方较量,将对方的潜力最大程度的给逼了出来,与其说这是一场对战,倒不如说是教学,赵青衫虽然没有说什么,也没有传授什么,但是在他的压力之下,很多人或多或少都能够有所收益。

转眼间,赵青衫就已经跟第五到第十的人交过了手,而这时候,天色已经暗了下来。

现在是初春,天暗的非常的快,虽然才六点多,但是已经看不到任何的阳光了,只有天上的一轮明月。

今天是正月十五,月亮十分的圆。

许太平看着天上的月亮,他身体里的血液随着月亮的升起而变的有些温热了起来,许太平整个人的体温在这时候至少提升了一度。

这是每一次月圆之夜都会产生的变化,所以许太平并不担心。

许太平依旧将注意力集中在演武场上,而演武场的另外一头,已经在广场上搜寻了一天的血狼杀手小队,彻底的绝望了。

他们从头到尾都没有看到许太平的影子,等到天黑的时候,血狼带着人回到了演武场这边。

“怎么办?目标消失了!”红玫瑰问道。

“消失了就算了,这一次来华山,咱们不能空手而归!”血狼眼里闪着寒光说道,“咱们到处看看,看有没有什么落单的人,抓几个,抢点东西!”

“老大,那咱们不成强盗了么?”强森问道。

“咱们以前不就是当强盗的么?”铁锤说道。

“那倒也是!”强森点了点头,随后说道,“那咱们到处逛逛吧,抢点东西回江源市等着,那许太平肯定得回去吧!”

“走!”血狼说道。

一行人转身往旁边走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