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二章 单挑/校花的全能保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702

陈珂的身体不停的颤抖着,血液从七窍之中流出,他颤抖着手抓住了许太平的手,张着嘴,但是却始终说不出话来。

许太平不管三七二十一,赶紧将赵青衫给的瓶子打开,然后将瓶子里的药一股脑的倒进了陈珂的嘴里。

陈珂的嘴里不停的往外涌血,这药根本就吃不进去。

忽然,陈珂的身体猛烈的抽搐了一下,随后,陈珂的双眼陡然瞪大。

下一刻,陈珂身体一软,直接倒在了许太平的身上,没有了任何生机。

“混蛋!!”许太平紧紧握着拳头,看向不远处的张元德。

武当以炼制丹药出名,丹药有治病救人的,自然也有害人的,眼下陈珂中毒身亡,最大的嫌疑人,自然就是武当派的人。

“啧啧啧,这人死的可真不是时候啊!”张元德冷笑着说道,“刚打算说话就死了,这果然是多行不义必自毙!”

“全蛋,过来把人带下去!!”许太平对张全蛋喊道。

张全蛋走到了许太平的身边,将已经死了的陈珂给抱了起来,然后带到了旁边。

许太平的身上还沾着陈珂的血液,十分的臭,一看就知道这血液里蕴含着很多的毒素。

“现在你的证人死了,你还有什么证据证明你所说的话么?”赵青衫问道。

许太平紧握着拳头,陈珂死了,他还真的就没有人能够给他作证了,李威等人估计没有那个胆子指证武当派的人,如果现在把他们带上来的话,他们要是直接跟武当派的人反咬自己一口,那事情就会变得更麻烦,所以,在没有确定李威等人能够帮自己说话的情况下,许太平是不会让他们上来的。

没有了陈珂,没有了李威这些人,许太平就完全失去了指证张元德的证据。

“看来你是拿不出什么证据了!”赵青衫说道。

“赵会长,此人居心叵测,竟然当众如此污蔑我,你可得为我出气啊!”张元德义愤填膺的说道。

赵青衫点了点头,看向许太平,说道,“武当派,贵为我华夏武术协会五大常任理事之一,其所代表的已经不仅仅只是一门一派,更是我华夏武林的标志之一,你如此污蔑武当派,就是污蔑我华夏武术协会,也是污蔑我华夏武林,今天,我说什么,也不能任由你安然离去。”

“我现在算是看明白了,你…跟这张元德,特么就是一伙儿的!”许太平盯着赵青衫说道,“中午的时候,陈珂还没事,你非得把事情拖到晚上,结果到了晚上,陈珂就中毒死了,这其中几个小时的时间,足够你们给陈珂下毒,这周围围观的人里面,有多少是你们的人?想来,毒死陈珂的人,应该也就在其中吧?废话不多说了,赵青衫,我本来还觉得你是一条英雄好汉,现在看来,你跟武当派不过也就是一丘之貉,老子今天认栽,老子没能保护好陈珂,你们想怎么样,尽管放马过来,老子要是认怂一声,老子就特么不叫李寻欢。”

“断你手脚,权当给你个教训!”赵青衫说着,手持着那一把青铜古剑,走向了许太平。

张全蛋此时也顾不得照顾陈珂的尸体了,直接冲上前去,站在了许太平的身边,说道,“这件事情的起因在我,有什么事情咱们一起扛!”

“算我一个!!”已经变成小女人模样的柳絮也冲上前来,站在了许太平的身边。

一看到这两人站在自己这边,许太平感动之余,也觉得有些蛋疼。

如果这两人没站在自己这边,那自己大可以拍拍屁股走人,许太平可是深谙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的道理,眼下是在赵青衫的主场,这周围这么多人,先不说他打不过赵青衫,就算打的过他也绝对不会在这里打,因为你打赢了也绝对走不了,许太平本来都打算跑了,结果张全蛋跟柳絮蹦出来,那他就彻底跑不了了。

硬刚?这很明显刚不赢啊,算上一个张全蛋,算上一个柳絮,那都没用,对于赵青衫这个级别的人,除非多几个许太平这样的,那或许还能够拼一把。

既然不能硬刚,那就只能智取了。

许太平必须得确保,自己如果倒下了,有人能够保护他离开这里,这个人必须得有足够的实力!

许太平看了一眼柳絮,随后看向赵青衫,说道,“赵青衫,老子也不欺负你,咱们来单挑!”

许太平这话一出,现场的人都忍不住笑了出来。

这年头,竟然有人敢跟赵青衫说,我不欺负你,我们来单挑?

这可真是老鼠舔猫逼,找死啊!

赵青衫那是什么人啊,华夏武林第一人,就算是无尘大师都不是赵青衫的对手,眼前这人虽然实力超过了张元德,但是张元德也不过就是天榜第四,跟天榜第一的无尘大师没有可比性,跟赵青衫就更没有可比性了!

“是男人就单挑,江湖传闻你有多厉害多厉害,老子就不信,你跟武当派狼狈为奸这件事情老子就不多说了,咱们手上见真章!”许太平大声的喊道。

“这人真是找死!”坐在张元德身边的余观洪说道。

张元德脸色阴沉的看着许太平,他何其聪明,许太平一说单挑,他就知道了许太平的意图。

许太平这是打算弃帅保车啊,如果他们三个人都跟赵青衫打,那赵青衫杀倒是不至于会杀了他们,但是绝对会重创他们,如果他们三个人都被重创,那就算赵青衫放他们下山,他们也只能成为鱼肉,任人宰割,而现在,许太平主动提出单挑,就确保了另外两个人的安全,只要另外两个人安全,那许太平被打伤的话,另外两人也足以保护许太平下山留得一命!

这一招非常的狠,很多人都听说过弃车保帅,这弃帅保车,简直就可以理解为置之死地而后生。

“单挑,可以。”赵青衫笑了笑,将长剑往地上一甩,尖峰朝着地面,说道,“我跟你单挑,你在我手上走过十招,我让你走,走不过十招,死了,也别怪我。”

“十招?哈哈,可以,十招而已,老子就不信,老子站在正义这边,还打不过你这跟武当派狼狈为奸的家伙。”许太平说道。

说完这些,许太平看向张全蛋跟柳絮,说道,“我跟赵青衫,要公平的单挑,你们两个下去等我凯旋!”

“你跟他单挑,你傻了吧,你怎么可能打的过他!”张全蛋激动的说道。

“我们下去!”柳絮对张全蛋说道,她也很聪明,看出了许太平的意图。

张全蛋还有些不理解,不过,看到柳絮对他打眼色,他明白柳絮跟许太平似乎已经达成了什么默契,所以就跟着柳絮一起走下了演武场。

许太平看着赵青衫,说道,“既然你拿武器,那我也只能拿武器了!”

说着,许太平从腰间拔出了两把刀。

这两把刀跟他之前的飞刀不同,这两把刀是有刀柄的,这是许太平用来近战用的武器,刀锋比较厚,虽然锋利度会差一点,但是这刀可以承受更多的压力。

赵青衫单手持剑,尖峰斜对着地面,对许太平说道,“十招,记住了。”

“十招就十招!”许太平傲然道,“老子不怕你,尽管放马过来吧!”

“嗯!”赵青衫点了点头,脚尖一点,化作一道虚影直接飞向了许太平。

一剑东来!

许太平看到赵青衫刺出了一剑!

这一剑,映照着天上的月光,在许太平的面前形成了一道诡异的反光。

许太平屏气凝神,在这一剑到来之际,双手的匕首朝着这一剑刺了过去。

一道寒芒,伴随着月光,在许太平的面前一闪而过。

许太平的双手直接刺空!

噗呲一声,青铜长剑,刺穿了许太平的肩膀。

鲜血,从长剑的尖峰出滴落。

赵青衫将剑往外一拔,一个飘逸的后空翻,双脚平稳落地。

“一招!”赵青衫说道。

许太平面色难看的看着自己肩膀上 的伤口。

刚才这一剑,他根本就没有看清楚发生了什么就被赵青衫一件刺穿了肩膀,这赵青衫的剑招太恐怖了,许太平自问见过不少所谓的剑道宗师,但是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做到赵青衫这样。

难怪这个人可以长期霸占华夏武林第一人的位置。

“接下去是第二招。”赵青衫说着,将长剑一抖,长剑尽上残留的许太平的鲜血直接被甩在了地上。

许太平凝神看着赵青衫,抬手说道,“等一下!”

“现在想要认输,恐怕来不及了吧?!”张元德冷声说道。

“我想学点东西!”许太平对赵青衫说道。

“学东西?”赵青衫愣了一下,问道,“学什么?”

“学一门绝学,给我几分钟的时间!”许太平说道。

“几分钟,学一门绝学?你当绝学是什么?是你游戏里的技能书嘛?”有人大声的叫道。

现场响起了一阵阵的嘲笑声,这世界上可从来没有任何人敢说自己几分钟可以学会一门绝学。

许太平认真的看着赵青衫,说道,“我的身体扛不住你的剑,十剑过来我就差不多死了,没的打!”

“好,我给你五分钟的时间!”赵青衫笑着说道,“我倒是想看看,你能学出什么东西来。”

许太平大喜,赶紧对张全蛋招手道,“上来,把你的铁布衫传授给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