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二章 又死一个/校花的全能保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712

许太平一直都在压抑自己。

虽然他现在看起来并没有什么不同,但是,他的血液却是时时刻刻的在体内沸腾着。

许太平一直在忍着,忍着,不让自己有什么其他的表现,因为他怕别人把他当做怪物,而眼下,他终于不用忍了,因为不管是血狼杀手团的人,还是柳絮,还是张全蛋,都不在这里,在他面前的,只有几个可怜的武当派的人。

所以,他可以释放出他的天性,在这样一个月圆之夜。

一场杀戮游戏,就这样开始了。

几分钟后。

当张元瑞带着几个亲信抵达这棵歪脖子树下的时候,树下的场景,让他面无血色。

七个武当弟子,惨死在了树下。

张元瑞赶紧将这件事情汇报给了武当掌门张元德。

张元德盛怒,立马给许太平打去了电话。

这电话,自然是不可能打通的。

“李寻欢,血狼杀手团,我对天发誓,我张元德,一定会让你们付出代价的!”张元德仰天长啸。

血狼估计怎么也没想到,许太平杀死了那几个武当派的弟子,让他们彻底的与武当派撕破了脸,成为了死敌。

接下去的日子里,武当派将会动用他们的全部力量来追踪追杀血狼杀手团,对于血狼杀手团的人来说,他们的日子将会变得无比艰难。

许太平来到了须水镇的东北出口。

血狼等人早已经开着车在这里等他们。

“你怎么去了这么久?”血狼看到许太平,问道。

“送他们去远一点的地方,这样的话武当派的人要追咱们也追不上。”许太平笑着说道。

“没想到你还是挺机敏的!”血狼笑着说道。

“那是!”许太平笑着点了点头。

“对了,把你的账号给我!”血狼说道,“我给你打钱,咱们八个人,一亿,一个人分一千万,然后剩下两千万作为咱们杀手团的经费,怎么样?”

经费?

许太平暗暗笑了笑,这所谓的经费恐怕最终都会落入血狼自己的口袋,不过嘛,一千万对于许太平来说已经算是可以了,而对于张全蛋跟柳絮来说,一千万那也相当多,所以三个人都没有什么意见。

似乎是为了让许太平他们更加死心塌地的跟着他,血狼很快的就把钱转给了许太平他们。

“没想到,这钱竟然这么好赚啊!”张全蛋忍不住说道。

“那是肯定的。”血狼笑着说道,“杀手这一行,高风险,高收入。”

“咱们接下去要干什么?”许太平问道。

“去江源市,把那个什么许太平给做了。”血狼说道。

“那好,那就一起去江源市吧!”许太平点头道。

一行人很快离开了须水镇。

对于须水镇来说,这个夜晚,跟以往其他时候的夜晚没什么区别,只不过听说在镇上东南边的歪脖子树下,出现了好多血迹。

第二天一大早,武当派的人就集合起来,准备离开华山,回到他们帮派的所在地。

“监控视频都已经提取了么?”张元德问一旁的张元瑞。

“都已经提取了,目前正在进行研究。”张元瑞说着,往左右两边看了看,似乎在等什么人。

“怎么了?”张元德问道。

“白首昨天晚上出去后,都没有回来,我打电话也没接,他知道今天咱们八点要离开的,这都快八点了,。怎么还没出现?”张元瑞疑惑的问道。

“一直没接电话?”张元德皱眉说道。

“是啊!”张元瑞皱眉说道,“一般情况下他不会不接电话的。”

“让人出去找了没有?”张元德问道。

“已经着人出去找了,但是还没找到!”张元瑞说道。

两个人正说着话呢,忽然一个道士急匆匆的走了过来。

“师父,不好了,不好了!”道士跑到了张元瑞的面前,气喘吁吁的说道。

“怎么了?”张元瑞心里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问道。

“我们,我们在行来客栈,找,找到了张师弟。”道士紧张的说道。

“然后呢?”张元瑞问道。

“张,张师弟他,他…他死了。”道士艰难的咽了口口水,说道。

“什么?!”张元瑞猛地瞪大眼睛,说道,“你说什么?白首,死,死了?”

“是啊,从现场的情况来看应该是被人杀了,我们现在已经控制了客栈的老板,师弟的尸体我们不敢动,等师父您过去看。”道士说道。

“带路!”张元德脸色阴沉的说道。

“赶紧带我去!”张元瑞叫道。

那道士赶紧带着张元德张元瑞以及他们的徒弟亲信往行来客栈的方向二去。

没多久,一群人来到了行来客栈。

此时,客栈的楼下早已经聚集了许多看热闹的人,现场警察也已经拉起了警戒线。

这里发生了凶杀案,消息早已经传播了出去,而且有传闻说死的人还是武当派的白字辈的人,所以来这里的很多都是武林中人,大家都想来看看,到底死了谁。

“让开让开!”武当派的弟子强行的推开了人群。

张元德跟张元瑞两人带着一群弟子从人群外走了进来。

现场负责勘察的警察一看是武当派的人来了,犹豫了一下,并没有拦着他们,因为他们已经调查清楚了死者的身份,死者,正是武当派白字辈的人。

张元瑞加快脚步,超过了张元德,冲到了楼上。

张元德并没有跟张元瑞计较,毕竟,死的是张元瑞的儿子。

没多久,二楼传来一声惨呼声。

“白首,我的儿子啊!!!”

这一声惨叫,很多人都听到了,也坐实了之前的传闻,只不过,现场的人依旧十分的震惊,因为死的人是张白首,这次地榜第二的人物!

这人本应该在接下去的日子里名扬华夏,但是却死在了这里,这如何不让人震惊?到底是谁杀了他?是私人仇杀还是与武当派的仇怨?

没有人知道,大家都围在这里,他们迫切的想要知道一些内幕。

客栈二楼。

之前胡一菲与张白首两人私会的房间里。

张白首面无血色的倒在地上,在他的身下是一滩血迹,血迹已经凝固,可以看的出来,张白首已经死了很久了,因为身体已经完全僵硬了。

张元瑞将张白首抱在怀里,痛哭流涕。

张元德站在旁边,沉着脸,说道,“这个房间是谁开的。”

“禀告掌门,是一个叫做胡一菲的女子开的。”一个道士说道。

“胡一菲?!”张元德愣了一下,随后说道,“就是那个用萧的胡一菲?”

“不清楚,目前只在客栈老板那查到这个名字,警方应该查到了什么吧。”道士说道。

张元德没有说话,朝着一旁一个警察走去。

这警察一看就是领导,因为周围的人都在围着他。

“我是张元德。”张元德看着对方说道。

“哦,张掌门,我是须水镇派出所的,我叫林猛。”警察主动对张元德伸手道。

张元德身份摆在那,而且现在心情也不好,所以他没有跟林猛握手的打算,直接开口说道,“我现在想要知道,杀死我武当派弟子的人,是谁?”

林猛把手收了回来,随后淡淡的说道,“这个,我们目前也在调查中,还没有结果。”

“还没结果?调查一个人的身份而已,这都多久了,还没结果?”张元德黑着脸问道。

“你知道调查取证一个案子的难度有多大么?那胡一菲,用了假的身份证,本人肯定不叫胡一菲,具体叫什么,我们也不清楚,目前正在筛查,另外,我告诉你一声,案子的进程,我们在必要的时候会公布给媒体,但是,没有义务特别说给你们武当派的人。”林猛说道。

“你怎么说话的?”张元德恼火的问道。

林猛耸了耸肩,随后转身走开,根本就不想多理会张元德。

张元德虽然恼火非常,但是也知道这时候并不是跟警方吵架的时候,他走到了正在哀嚎的张元瑞身边,说道,“把白首带走。”

“带走?带去哪里?我就这一个儿子啊,师兄,如今他死在了这里,你可一定要帮我报仇啊 !”张元瑞惨叫道。

“我知道。”张元德点了点头,说道,“白首被杀,这是我们整个武当的巨大损失,我绝对不会让那个女人逍遥法外的!人先带走,入土为安。”

“好。”张元瑞点了点头,随后将张白首从地上给抱了起来。

咣当一声,一个金属的叶子从张白首的身上掉落,落到了地上。

张元德听到声音,看向这金属叶子,这一看,张元德脸色微微一变。

他弯腰将金属叶子给拿了起来,随后看了一眼张元瑞。

张元瑞也看到了这金属叶子,他震惊的看着张元德。

“此事事关重大,我必须去禀告会长了,你先带白首回去。”张元德说着,转身离去。

张元瑞脸色严肃的抱着张白首离去,此时他的心里除了悲痛之外,更多了一分震惊,因为他知道那金属叶子的来历,那代表着一段整个武林的黑暗历史,只不过这一段历史已经被淹没超过了五十年,很多人已经不知道了这一段历史。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