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五章 我特么做了什么/校花的全能保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715

这一等,半个多小时过去了。

“老大,是不是他们路上堵车了?”强森忍不住问道。

“应该不会吧,这会儿又不是什么高峰期,而且咱们上车后没多久他们就上了出租车,怎么这么久了还没到呢?!”血狼疑惑的看了一下手表,然后拿起手机给许太平打去了电话。

“您所呼叫的用户已关机,请稍后再把,sorry,your ....”

血狼脸色惊疑不定的把手机给放了下来,然后说道,“电话关机了!”

“什么?关机?该不会他们被武当派的人给抓了吧?!”强森惊骇的问道。

“被武当派的人给抓了?这么快?!”血狼震惊的问道。

“武当派,那可是华夏五大门派之一啊,要找人那不是简单的很,哎,我就说嘛,不能敲诈武当派的人,现在好了吧,他们被武当派的人抓了!咱们可怎么办啊!”强森激动的说道。

“那李寻欢,实力非比寻常,武当派要是真的抓了他们,那必然是武当派内非常强大的高手亲自出手了!不行,咱们不能在这里等着了,咱们必须转移,如果真的是武当派的人抓了他们,那武当派的那些人应该也已经掌握了咱们的信息,留在这里,只能死路一条!”血狼说着,转头就走。

强森赶紧跟在了血狼的身后,往旁边走去。

血狼一边走,一边给铁锤还有红玫瑰打去了电话,叮嘱了他们一番后就把电话给挂了。

在血狼看来,许太平他们肯定是出事了,不然不可能就这样消失不见。

他们估计再怎么想也绝对想不到,许太平他们只是单纯的跑了而已,毕竟,对于他们来说,许太平完全没有跑的理由啊,因为他们可是强大的血狼杀手团,许太平要向武当派报仇,那必然得借用血狼杀手团的力量,他除非傻,才会自己跑路,不然的话,他怎么可能会自己脱离血狼杀手团?

这边血狼杀手团风声鹤唳,另外一边,许太平也回到了家里。

此时是早上的六点多,家里的人还都在睡觉。

许太平在一楼就把鞋子给脱了,然后示意家里的佣人不要说话。

他悄无声息的上了楼,而后偷偷摸摸的来到了夏瑾萱的房间外,将夏瑾萱房间的门给轻轻的打开。

房间里挺暖和的,因为开了暖气。

房间的窗帘全部拉上,所有窗户都挡的很严实,所以房间里的光线几乎没有。

当然,这难不倒许太平,对于许太平来说,他能够清楚的看到黑夜里的东西,就如同夜视镜一样。

许太平悄然的来到了夏瑾萱的床边。

床上躺着的女人,她的头上戴着一个头套,眼睛上还蒙着一个眼罩,整个人侧身躺着,背对着许太平。

她的身上盖着被子,似乎还在沉睡。

许太平迫不及待的将身上的衣服给脱了去,随后悄然拉开了被子,钻了进去。

床上的那个女人睡的很沉,似乎没有察觉到背后多了一个人。

许太平侧着身子,将自己的身体紧紧的贴在了对方的后背上。

这女人身上穿着薄薄的丝质睡裙,许太平轻轻的将自己睡裙拉开,然后将自己的手从睡裙的底下伸了进去。

许太平的手稍微的触碰到了对方的皮肤,那细腻的感觉让许太平浑身都变得燥热了起来。

他将手继续往前,长驱直入,最终来到了对方胸前的位置。

当许太平 的手放在那不可描述的东西之上的时候,许太平有些惊讶。

“这一段时间不见,瑾萱似乎变大了不少啊!”

许太平不由暗暗感慨了一下。

那女人睡的很沉,许太平隐约闻到了酒味。

昨天是江源大学新生入学的日子,也是元宵晚会,江源大学据说举办了盛大的排队,夏瑾萱等人都去参加了,喝酒也是正常的事情。

或许是因为酒精的关系,那女人并没有因为许太平的动作而醒来,不过,她的身体却不安分的扭动了起来。

许太平早已经迫不及待,他的身体紧密的与对方贴在了一起,而后,随着一声来源于灵魂深处的低吼,许太平与面前的女人,融为了一体。

在这融合的过程中,许太平似乎感觉到了一些异常,不过,此时的他早已经精虫上脑,自然没有将这异常当回事。

躺在许太平前面的女人似乎还在沉睡,她的喉咙发出一阵低沉的,难以抑制的声音,而一只手则是伸到了后面,抓在了许太平的腰上。

“不,不要。”

女人的嘴里忽然说出了这么几个字。

许太平的动作猛地停了下来。

这声音,伴随着喘息声,虽然有些许的变化,但是许太平还是清楚的听出来,这并不是夏瑾萱的声音,而是…艾玛的声音!

许太平身体瞬间紧绷了起来,整个人僵在那,完全不敢动弹。

“艾,艾玛?”许太平小声问道。

“唔…”前面女人的嘴里发出了一阵迷糊不去的呢喃,随后她的手指忽然猛地掐在了许太平的肉上。

“不要…停。”前面的女人说道。

这到底是不要停,还是不要,停,许太平已经分不清楚了,他昨天刚被压下去的兽性,在这一刻彻底的爆发了!

许久过后,当一切风平浪静。

许太平看着床上头发散乱,双眼迷离的艾玛,陷入了沉思。

我这特么做了什么?!

此时房间里的灯已经打开了。

艾玛的身上散发着一阵诡异的红色,这是极度兴奋过后身体自然而然的一种表现。

艾玛身上的睡衣早已经被扔到了地上,她不着片缕,躺在床上,整个人已经陷入了一种神游的状态。

爆发出兽性的许太平,其强大,足以让任何一个女人迷失自己。

许太平很想说这真的只是一个意外,但是,床上的一抹鲜红,让许太平不得不正视眼前的问题。

自己把艾玛吃了,而艾玛,还是个雏儿。

这年头,雏儿怎么会那么多?!

许太平忍不住想问,那些富二代官二代什么的,都干什么去了?

艾玛的呼吸慢慢的变得平缓了起来,她的眼神,也不再迷离。

她看着许太平,许太平看着她。

两个人四目相对。

忽然,艾玛笑了出来。

“你特么还笑的出来?”许太平问道。

“我以前小时候曾经不止一次的幻想过,我的第一次会是什么样的,没想到竟然是这样,我昨晚喝的很多,我跟瑾萱他们回家了还在喝,喝到了凌晨,然后瑾萱就在我房间睡着了,我就跑来瑾萱的房间睡,没想到,你会回来。”艾玛说道。

“所以呢?这个事情要怎么办?”许太平问道。

“什么怎么办?”艾玛疑惑的问道。

“我拿了你的第一次,我总得为你负责吧?”许太平说道。

艾玛惊讶的看着许太平,那眼神看的许太平都觉得不好意思了。

“我说错了么?”许太平问道。

“在香水国,从来就没有所谓的,为第一次负责的说法,对于香水国的人,或者对于他们的思想观念而言,每一个人都会有第一次,而我们唯一要正确对待的就是,在自己第一次的时候,一定要让自己足够享受,一定要有一个美好的第一次,仅此而已。”艾玛说道。

“是嘛?!”许太平惊讶的问道。

“当然了!”艾玛点了点头说道,“你不是故意的,你只是把我当做了瑾萱而已,所以,就把这当成一个误会,而我,第一次感受到了当一个女人的乐趣,这就足够了,当然,对于华夏而言,这种事情并不好,我不会告诉瑾萱,也不会告诉佳伶的。你放心吧,我希望我们还能是好朋友,狼狈为奸的那种。”

“狼狈为奸…这不是褒义词。”许太平说道。

“是啊,为了不让她们伤心,我们要瞒着他们,这不就是做不好的事情么,不就要用贬义词么?”艾玛问道。

许太平无奈的捂住了自己的脑门,说道,“瞒着别人,不一定就是不好的事情,不过你说的倒也没错,咱们俩真的狼狈为奸了,我连佳伶都还没吃,却把你给吃了,这可真没处说去了。”

“我会不会怀孕啊?”艾玛忽然问道。

“这不会,我控制的了我自己。”许太平说道。

“那就好!”艾玛松了口气,说道,“我还没有做母亲的打算。”

“那这个事情,就当没发生过么?”许太平问道,虽然外国人开放,但是对于他而言,要将这件事情就这么过去,他还是有点难。

“这件事情不能当没发生过。”艾玛说道。

许太平心微微一抖。

“这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为什么要当没发生过?”艾玛笑着将身体撑了起来,随后伸出手去,环住了许太平的脖子,然后微微用力凑到许太平的面前,亲吻了一下许太平的嘴唇,说道,“这是我这辈子经历过的最美好的事情之一,我会一直记在心里的。”

看着艾玛这充满异域风情的样貌与身材,许太平很可耻的有了反应。

艾玛笑着将许太平推开,摇了摇头说道,“刚才是意外,现在不能做了,不然我会觉得愧对他们的。”

听了艾玛的话,许太平立马觉得自己太可耻了,赶紧默念了一遍圆周率,这才将内心的邪念给压了下去。

就在这时候,许太平忽然听到房间外传来了脚步声,随着脚步声而来的,是宋佳伶的声音。

“艾玛,起床了,准备去上课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