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六十五章 夜莺的电话(18更)/校花的全能保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765

长夜漫漫,无人有心睡眠。

天色渐渐的明朗。

当公鸡在鸣叫的时候,周芝芸才从许太平的故事之中清醒过来。

这个晚上,周芝芸听到太多许太平的过往,而这些过往,每一件事情,都让她震撼无比。

她已经不知道该说点什么了。

世界第一杀手,炼狱式的训练,杀人。

一个曾经沉默寡言内向的男子,十年时光过去,成为了一个真正的屹立在这个世界巅峰的男人。

“好了,故事讲完了,牛逼也吹够了!”许太平从床边站起身,伸了个懒腰,说道,“有没有被我的故事给吓到。”

“这些事情,到底,都是真的,还是你编的?”周芝芸问道,她直觉这事儿不可能是许太平编的,但是,她又宁愿这些事情是许太平编的。

“当然是编的。”许太平笑着说道,“哪有那么多神奇的事情,我以前的心愿就是当一个网络小说家,怎么样,我编故事的能力还不错吧?”

周芝芸沉默了片刻,虽然许太平嘴上说的是编的,但是,许太平所说的那些,她知道,没有亲身经历过,是绝对不可能说的出那些东西的。

不知道为什么,周芝芸忽然觉得许太平很可怜。

这十年时光,她忙于学业,也忙于恋爱,生活虽然过的不算非常好,但是却也很不错,而许太平,却几乎每日每夜都生活在杀人与被杀之中。

只有这样的生活,才会将当年的那个许太平给彻底的改造成现在这样。

虽然现在的许太平有花不完的钱,也被无数人尊重,但是,周芝芸觉得,当年那个让她春心萌动的许太平,远比现在这个许太平来的更加的真实,也更加的温暖。

“我要回去了。下一次见,估计就是学校的开学典礼了。”许太平对周芝芸说道。

“一路顺风。”周芝芸说道。

许太平点了点头,转身下了楼。

从始至终,许太平都没有跟周芝芸说要保密之类的话,因为许太平知道,周芝芸不会把她所听到的东西说出去,这是一种无法言喻的信任。

许太平起身不介意有人知道他的过去,但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知道她的过去。

许太平开着车返回了江源市,而与此同时,楚景峰那边,也拿到了林秘书提供的许太平的资料。

“只有这些东西么?”楚景峰拿着林秘书给的资料,一边看一边问道。

“目前能够查到的就只有这些了。”林秘书说道。

“东南亚…”楚景峰紧皱眉头,说道,“这一份资料一看就知道是糊弄人的,再去查,一定要把许太平的所有底子都给挖出来!”

“我已经动用了所有能够动用的资源,楚书记,实在是查不出其他的东西了!”林秘书无奈的说道。

“看来,这许太平的背景,可远比我们想象的要复杂啊,你竟然都只能查到这么点东西!”楚景峰把手里的资料扔到了桌子上,随后闭上眼睛,仔细的思索了起来。

江源大学。

许太平开着车回到了江源大学。

今天是周末,学校里的人依旧不怎么多。

许太平把车停好,随后走进自己的办公室,换上了一身保安制服。

刚休息没一会儿,许太平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一看来电,许太平就有些惊讶,他接起了电话。

“血狼,许久不见,想我了么?”电话那头传来了夜莺的声音。

“我还以为你死了呢。”许太平说道。

“你没死,我怎么可能死在你前头呢。”夜莺笑着说道。

“你从没有这个时候打过电话给我,这时候打电话给我,是出什么事了么?”许太平问道。

“没,就是打个电话给你。”夜莺说道。

“我还不知道你么?没事你会给我打电话?”许太平问道。

“哈哈哈,真聪明,其实我来是像你道别的。”夜莺说道。

“道别?”许太平的心咯噔了一下,一般来说,杀手之间的告别,就意味着其中一方有可能面临着生死的劫难。

“嗯!”夜莺说道,“组织已经找到了昆仑的所在,目前组织已经发布了动员令,所有组织的成员,必须在三天内集结,这一次组织的目标,是将昆仑,完全消灭,但是你知道的,昆仑实力非同寻常,所以这一次,组织方面保守估计,至少得死三分之一的人。”

许太平眉头紧皱,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不能劝夜莺别去,因为夜莺还是组织的人,只要一日是组织的人,就必须无条件的服从组织的安排,除非你脱离组织,但是脱离组织的代价实在是太大了,也就只有许太平这样的变态才能够付出这样的代价,其他人根本不可能。

这是非常残酷的现实,但是许太平却没有办法改变,血杀殿堂是一个杀手组织,不是善堂,他培养一个杀手,要花费巨大的代价,每一个血杀殿堂出来的杀手都有义务完成血杀殿堂交与的任务,就算是当初的许太平也是这样,所以,这一场战争,夜莺必须要去。

“祝你好运。”许太平沉默了良久后说道。

“如果我死了,记得给我找一处风水好的地方。”夜莺说道。

“告诉我你们战场的位置,或许,我可以去给你收尸。”许太平说道。

“如果一星期之内我没有联系你,那就证明我死了,到时候我预存的一个邮箱会给你发这一次战场的位置。你放心,现在是冬天,我就算死了,尸体也不会那么快就烂,所以到时候你去找我的话,应该能够找的到。”夜莺说道。

“你现在也可以给我位置。”许太平说道。

“那不行,要是你受不了跑来找我怎么办?我可不能祸害你,你现在的生活来之不易,好好珍惜,别再参合到这些事情里面!”夜莺说道。

“我知道了!记住我以前跟你说过的话,遇到敌人,往后躲,活下来才是最重要的,杀敌的事情,交给隐龙那些人。”许太平说道。

“嗯…对了,如果我死了,记得,照顾一下我家的那只猫。”夜莺说道。

“那只英短么?”许太平问道。

“嗯。”

“你不会死的,放心!”许太平说道。

“但愿如此吧!”

挂了电话,许太平的心情有些沉重,昆仑跟血杀殿堂,都是非常强大的组织,这两个组织的战争一定非常恐怖,而在这样的战争里,除非达到许太平这一个层级,不然真的不敢说能够安然无恙的活下来。

这是每一个杀手的宿命,为了自己的组织,哪怕付出生命也是理所应得的事情。

周一。

新的一周又来临了。

许太平一如往常一样,站在学校的门口,看着一bobo的学生来学校上课。

“许太平!早”楚恬从校门外走进来,跟许太平打了个招呼。

“早!”许太平笑着点了点头。

楚恬走到许太平的面前,低声说道,“前几天我爸的事情,实在不好意思,也不知道哪个神经病传的谣言,气死我了!”

“清者自清!”许太平认真说道,“咱们俩只要知道咱们是清清白白的就成,其他人说什么,与咱们无关!”

“对,清者自清!”楚恬点了点头,随后说道,“对了,那天我的衣服呢?”

“我放在车上了!”许太平说道。

“那你看什么时候还我吧,老放在你那也不好!”楚恬说道。

“嗯,好!”许太平点头道,“回头我就把那些衣服拿给你!”

“对了!”楚恬忽然说道,“我问你个事儿。”

“什么事?”许太平问道。

“你说你让人帮我换的衣服,那个人是谁?我想感谢一下她。”楚恬说道。

“这个,就是我们酒吧里一个普通的女员工而已,我也不知道叫什么名字!”许太平说道。

“那没事,你可以带我去你的那个酒吧,她是里面的员工,总不可能这几天就辞职了吧?”楚恬说道。

“这个倒是可以!”许太平点了点头,只要楚恬不马上去他的那个酒吧,他回头随便让人安排一个都行。

“既然这样,那咱们现在就去吧,赶早不如赶巧,我早上也没啥事!”楚恬说道。

“啊?!”许太平错愕的说道,“早上去?”

“是啊,这个点你酒吧的人应该都在睡觉,刚好人都在,你带我去,免得那个人不在!”楚恬说道。

“这个,这时候去找,不太好吧。”许太平尴尬的说道,“你也说了,人家都在睡觉。”

“没什么不好的,我是去给人道谢去了不是?而且你是老板,你带我去,还怕人家说啥么?”楚恬说道。

“话是这么说,可是…”许太平犹豫的看着楚恬,如果这时候去酒吧,那肯定会露陷的,眼下楚恬之所以一大早就来搞这么一出,很明显是已经有了怀疑,自己要是想在中途给酒吧里的人打个招呼估计也不太可能。

“没什么可是的,咱们赶紧走吧!”楚恬说道。

“我手头上还有不少事情呢,要不咱们中午再去?”许太平问道。

楚恬看着许太平,忽然冷笑了一声,说道,“中午再去?中午再去的话,是不是你就安排好人了?”

许太平愣了一下,随即把脸一板,说道,“你说什么呢楚恬,你这话什么意思?!”

“我什么意思?我什么意思你不知道么?!”楚恬咬牙切齿的看着许太平,低声说道,“给我换衣服的就是你,你还给我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