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零四章 人生如戏,全靠演技/校花的全能保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804

这突然的变故,让很多人都傻眼了,其中最傻眼的就是陈壕杰了。

他可是连一点力气都没出啊,难不成他的力气已经大到那种随便一摸别人就能把人摸残的地步了?难道他真的是什么万中无一的练武奇才?只是抓了人家一下手就领悟了什么绝世武功?

“陈壕杰,你特么找死么!”一阵怒骂声陡然从一旁的厨房传来,随后,就看到江晴拿着一把菜刀直接朝着陈壕杰冲了过来,看江晴的样子,竟然是打算砍陈壕杰。

“我…你听我解释,江晴!”陈壕杰一边说着,一边打算松开抓着郭云鹏的手的自己的手,结果却发现,郭云鹏竟然死死的抓住了他的手,然后一边抓着他的手还一边痛苦的叫道,“疼,疼死我了,你,你快松开啊,混蛋!”

这下陈壕杰哪里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他激动的叫道,“你这个混蛋,你要不要脸,明明是你抓着我的手的,我操,江晴,你听我解释!”

江晴三两步冲到了陈壕杰的面前,直接一刀朝着陈壕杰的脸就砍了过去。

此时此刻,江晴身上的那种彪悍气息彻底爆发了出来。

陈壕杰还是有点身手的,他猛地用力一甩,终于将郭云鹏给甩开,然后往后退了一步,躲过了江晴的这一刀,刚想说话呢,就听到旁边传来刚当啪啦一阵响,定睛一看,竟然是那郭云鹏整个人如同被车给撞了一样,连退几步,倒在地上连着还翻滚了几圈,然后重重的撞在了不远处的茶几上,把茶几上的茶具都给撞的掉到了地上。

陈壕杰可以对天发誓,他绝对没有用那么大的力去甩郭云鹏,他可以百分百的肯定,这郭云鹏特么就 是在演戏!

可是,就在陈壕杰打算开口说话的时候,那江宏图却是开口了。

“陈壕杰,虽然你是老陈的儿子,但是你在我家,当着我的面,打我女儿的朋友,这是不是太过分了?!”江宏图黑着脸说道。

“江叔叔,这,这都是误会啊,这家伙在演,他在演啊!”陈壕杰指着郭云鹏叫道。

此时的郭云鹏似乎因为撞了茶几,整个人还有点晕乎,他挣扎着从地上要站起来,但是却东倒西歪的,根本就站不起来,得亏是许太平上前扶助了他,他才总算能够站起身来。

“人都被你摔成这样了你还说他是演的,你特么演一个给老娘看!”江晴怒吼一声,再一次挥刀砍向了陈壕杰。

陈壕杰那叫一个恨啊,他没想到,郭云鹏的演技竟然会好到这种程度,演的那么的行云流水,不着痕迹的,这种演技,就算拿去参评奥斯卡那都绝对够格啊。

江晴的刀,每一刀都砍向陈壕杰的要害,可见江晴是真的怒了,而陈壕杰只能一边躲闪,一边求救的看向一旁的江英雄。

“好了妹妹,这只是个意外,别这样!”江英雄果断的站出来拦住了江晴。

“意外?他明摆着就是仗着自己是练泰拳的欺负我男朋友,我男朋友是一个文人,知道么?知道什么是文人么?人家是动笔杆子的,不像你们成天动拳头的,你想打你特么找我,你要是再敢碰我男朋友一下,我分分钟让你知道,得罪我们江家女人的后果!!”江晴黑着脸对陈壕杰说道。

“晴儿,不要这样,大家都是朋友,这位豪杰兄弟,或许也只是想要试一试我的斤两,但是没办法,我就是这么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所以才被人这么欺负。”郭云鹏惭愧的低下了头去。

“老郭,虽然你手无缚鸡之力,但是,我相信,只要嫂子遇到危险,老郭就算是拼了命也一定会保护好嫂子的,老郭你说是嘛?”许太平看着郭云鹏,沉声问道

“没错!”郭云鹏猛然抬起头,直视着江晴说道,“晴儿,只要我有一口气在,我就绝对不会让任何人欺负你,谁想欺负你,哪怕他是什么武林高手,我也一定会挡在你的面前,除非我死了,不然的话,谁也不准欺负你!”

郭云鹏这一番话说的掷地有声,就如同是演话剧一样,虽然在许太平看来有点太过了,但是对于身处其中的江晴来说,这一番话却是振聋发聩,让她整个人都忍不住颤抖了起来,她没想到,一向软弱的郭云鹏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再配合着郭云鹏那视死如归的表情,江晴觉得,自己这辈子,非郭云鹏不嫁了。

一旁的江宏图忍不住捂住了眼睛,心里暗骂一声戏精。

一旁的江英雄跟陈壕杰气的咬牙切齿,但是却无可奈何。

一旁的许太平忍不住赞叹,这老郭的演技跟脸皮,果真不同常人!

“云鹏!”江晴走到郭云鹏的面前,拉起郭云鹏的手说道,“有我在,谁也欺负不了咱们俩,不说了,我带你去擦点药去!”

“嗯嗯,好!”郭云鹏点了点头,随后看了许太平一眼,眼中闪过只有两人能够看得懂的光芒。

“你们去吧。老郭。”许太平拍了拍郭云鹏的肩膀,随后,郭云鹏跟江晴一起走进了旁边的一个房间。

“嘛的,气死我了!”陈壕杰愤恨的说道。

“这郭云鹏是娱乐圈的人,演技肯定没的说,这亏你就吃了吧。”江英雄拍了拍陈壕杰的肩膀说道。

“你们两个别在那站着了,过来泡茶。”江宏图说道。

“是!”

“好的!”

两人一起走到了沙发边上坐下,许太平也回到了自己的位置坐下,他有些惊讶,这陈壕杰当着江宏图的面欺负了郭云鹏,他竟然只是骂了一声,这未免有些奇怪,虽然郭云鹏演的成分大家一眼就看出来了,但是毕竟面上郭云鹏还是被人给欺负了嘛。

看来,这陈壕杰的身份不简单啊。

许太平不由为郭云鹏捏了一把汗,有这么一个强劲的对手,郭云鹏要想抱得美人归,那估计还真得多花点功夫。

几个人在那泡茶,江宏图并没有跟自己的儿子介绍许太平,事实上,许太平的身份地位有些尴尬,江宏图也不知道该怎么介绍,按照江湖地位,许太平跟他是差不多的,而如果按照她女儿的关系算,许太平又是他的晚辈,那到底要怎么介绍许太平?

既然不懂介绍,那就不如不介绍。

一旁的陈壕杰本来对许太平还有点好奇的,结果看到江宏图连介绍都没介绍许太平,立马就猜测这许太平应该就是郭云鹏带来的一个普通朋友。

郭云鹏对于陈壕杰而言都不算什么,更何况郭云鹏的一个普通朋友,于是,陈壕杰也就放下了对许太平的好奇,专心的讨好起了面前的江宏图。

江英雄跟陈壕杰也差不多,对许太平也没什么多大的兴趣,还以为许太平是被郭云鹏带来的。

几个人泡了一会儿茶,晚饭就基本上做好了。

郭云鹏跟江晴两人也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看郭云鹏满脸春风得意的样子,许太平估摸着,刚才在房间里郭云鹏估计没少爽。

果不其然,等郭云鹏走到了许太平身边的时候,郭云鹏用只有两人听的到的声音说道,“太平,太谢谢你了,我今天,总算是第一次摸了我媳妇儿!”

按道理来说这是一件可喜可贺的事情,不过,许太平一想到郭云鹏已经跟江晴谈了这么久恋爱,竟然才第一次摸,心里又觉得十分悲哀。

因为是家宴,所以座位也没有什么特别的讲究,许太平跟郭云鹏坐在一起,郭云鹏坐在江晴的边上,而江晴则是坐在江宏图的边上,这几个人坐在了桌子的一边,桌子的另外一边坐着江英雄,陈壕杰以及那个凤栖。

至于另外的几个人,则是在晚宴开始之前就提前离去了。

桌上的饭菜倒是都挺不错的,是标准的东北菜,什么杀猪菜,猪肉炖粉条之类的。

许太平对东北菜有一种天然的好感,一个是因为东北菜的味道真的好,还有一个就是量足。

许太平走遍全国,吃过各大菜馆饭店,唯一吃撑的地方就是在东北。

东北人的实在在饭桌上是完完全全的体现出来了,所以每次到东北,许太平就要做好胖个一两斤的准备。

凤栖虽然是上桌吃饭,但是也算是半个服务生了,她拿着白酒给每个人倒了一杯,然后才坐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今天这一顿饭呢,主要是欢迎一下我女儿的朋友,这个郭云鹏,小郭,还有太平,我呢,是个粗人,也不会讲什么讲究的话,反正,今天晚上,吃饭不是主要的,喝酒才是主要的,晚上只有白酒,没有啤酒,也没有葡萄酒,大家放开了喝,白酒管够。来,走一个。”江宏图说道。

“爸,你血压有点高,少喝点。”一旁的江晴赶紧说道。

“喝个酒都那么多事儿,那活着还干什么?一口闷了哥几个!”江宏图说着,一口将一大杯二两左右的白酒给喝了。

在座的其他人也都拿起酒杯,将杯子里的白酒给干了,随后,凤栖再一次给众人倒上了酒。

“太平,这么个喝法,我得死,一会儿要罩着我啊!”郭云鹏小声的对许太平哀求道。

许太平微笑着点了点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