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一十二章 藏刀高手/校花的全能保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812

门外,江宏图带着人已经离去了。

夜店再一次的恢复了营业,只不过,很多人都没有选择继续留下,而是纷纷离开。

许太平搂着夜莺的腰,回到了卡座边上,结果就看到了一脸怒意盯着自己的小黑。

嘿,把这茬忘了!

许太平嘴角露出一个调侃的笑容,看着小黑说道,“小黑,这是谁招你惹你了,怎么黑着张脸呢?本来人就黑了,这脸色一摆,更黑了。”

“你个浪催的…”小黑忍不住骂道,“你就不能多忍一会儿,我马上就下班了,你非得弄这么个人来膈应我!”

“这不影响啊不是么?今晚你们二对一也可以嘛,我吃得消!”许太平笑道。

“谁跟你二对一了,你们玩吧,我走了。”小黑说着,起身离去。

“这小丫头挺有性格的。”坐在一旁的郭云鹏说着,看了一眼许太平旁边的夜莺,说道,“不过你还真是猛,刚才那种情况下你竟然还敢这么搞!”

“有什么不敢的?咱们赚钱是为啥,还不是 为了想怎么搞就怎么搞,想什么时候搞就什么时候搞么?不然的话赚钱干啥?”许太平笑着说道。

“那倒也是,不过咱们现在还是走吧,一会儿警察就来了,死了人了,我听说,那个王总死了。”江英雄低声说道。

“我说怎么这么大动静呢,原来是那人死了啊,果然啊,位高权重的人,死的都快。”许太平叹气道。

“走吧!”江英雄站起身说道。

一群人跟着江英雄一起站了起来,随后离开了夜总会。

没多久,警察就来了,他们把现场一封锁,开始勘测了起来,不过,他们注定勘测不出什么东西了,因为凶手是一个职业杀手,她是不可能留下任何蛛丝马迹的。

许太平一路跟夜莺腻歪着回到了江宏图的家。

江宏图并不在家,似乎是在主持今天晚上全城搜捕大事,据说整个沈市的酒店宾馆招待所都会查过去,而且,整个沈市的三教九流也都被派到了街上,只要有什么奇怪的人就要第一时间汇报。

相较于许太平在江源市,这江宏图在沈市,貌似能量更大,毕竟,江宏图是绿旗的执旗人,而许太平只是一个江湖大哥而已,身份上还是有所差别的。

回到江宏图家已经是凌晨两点半了,众人也没多说什么,互相道了个别之后就各回各的房间了。

许太平带着夜莺走进客房里,然后四处检查一下,在客房的床的下面发现了一个十分隐秘的窃听器。

许太平也不含糊,直接就把窃听器给拿了下来踩成了碎片。

毕竟他是江源市的江湖大哥,正常的警惕性还是有的,江宏图也不至于会为了这个事情就来怀疑许太平什么。

夜莺不客气的坐到了床边,她并没有卸下身上的妆容,毕竟这是在江宏图的家,她必须随时做好面对外人的准备。

“现在组织跟昆仑的战争打的怎么样了?”许太平问道。

“目前组织仍清理昆仑的外围,昆仑明面上是一个十二人的组织,但是,他的外围围绕着一个数量庞大的群体,这个群体负责很多昆仑的杂事,比如情报收集,比如资金这些七七八八的东西,这些数量庞大的外围清理干净之后,昆仑的整体实力会下降百分之三十左右,到时候,我们就可以对昆仑的核心进行攻击。”夜莺解释道。

“这跟以前的每一场战争一样,没什么新意。”许太平笑道。

“不然呢,现在都这样,不过就算只是清理外围,也会有风险,比如今天,当然,就算没有你,我也可以轻松的离开这里,只不过多了你之后我少做了很多事情。”夜莺说道。

“是是是,你夜莺那可也是顶尖杀手,这些小喽啰怎么可能抓的到你!”许太平竖起拇指说道。

“别以为我听不出你是在说反话,不过,说真的,没跟你搭档之后,我的整体水平下降了不少!”夜莺说道。

“那是肯定的,毕竟我是世界第一杀手,就算你是世界第一百杀手,我们平均排名也有五十名。”许太平说道。

“不说这些了,来吧,赶紧办事吧。”夜莺说着,一把将身上的大衣给脱了下来,露出了里面紧身的毛衣,随后,夜莺又把身下的裙子给褪了下来,露出了里头的打底裤。

“真要办事?”许太平问道。

“不然呢?我有一个晚上的时间,咱们可以好好开心一下!”夜莺说着,又把身上的毛衣给脱了去,露出了里头的保暖内衣。

“这个,不太好吧,毕竟大家这么熟了,我有点起不来的感觉。”许太平尴尬的摸了摸后脑勺。

“我可记得你刚才顶我的时候,可一点没有起不来的意思。”夜莺似笑非笑的说道。

“咳咳,那种情况下会有别样的刺激感,你不懂的。”许太平说道。

“你确定不来么?”夜莺抓着自己保暖内衣的衣角,作势要往上掀。

“你真当老子傻啊!”许太平走到一旁,坐到沙发上,笑着说道,“多少当年想要上你床的人,都成了你床上的冤魂,你知道组织内部流传过一句什么话么?宁可进阎王的地府,也不上夜莺的床,老子还想多活几年。”

“那随你吧,我还以为你胆子比别人大呢!”夜莺叹了口气,摇了摇头,随后也不脱衣服了,直接往床上一躺,拉起被子盖在了身上。

做完这些,夜莺伸手在自己的衣服里跟打底裤里摸索了一下,然后把手从被子里伸了出来。

咣当几声。

几把刀被夜莺给放到了床头柜上。

许太平一脸老子果然没看错的表情看着夜莺,说道,“藏刀的技术不错,我都没发现你把这些东西藏哪儿了。”

“在藏东西这件事情上,女人比男人有天赋,而且也更有条件。”夜莺神秘的笑道。

“什么条件?”许太平诧异的问道。

“男人,只能把东西藏在体外,而女人,可以把东西,藏在体内。”夜莺暧昧的说道。

“我操!你牛逼!”许太平忍不住竖起了拇指。

夜莺笑了笑,侧了个身子看着许太平,说道,“你真的只是来沈市玩的?还是说你从老Z那里知道了我的行踪?特地赶过来看 我的?”

“听实话么?”许太平问道。

“那还是别说实话吧,让我心里头留点美好。”夜莺说道。

“早点睡吧,天一亮,我也要离开沈市了,到时候一起走。”许太平说道。

“嗯!”夜莺点了点头,随后掀开被子,对许太平说道,“真不上来一起滚滚床单么?”

“我怕你裤裆藏雷。”许太平说道。

“尼玛…”

一夜无话。

整个沈市在江宏图的授意下,几乎被翻了个底朝天,但是却始终没有能够找到凶手的任何踪迹,似乎这个凶手人间蒸发了一样。

当江宏图一夜没睡拖着疲惫的身躯在早上十点回到家的时候,他看到了餐厅里正在吃早饭的许太平,还有许太平昨晚带回来的夜莺。

江宏图跟许太平打了个招呼,随后就回了自己的房间。

估计江宏图这辈子都不会想到,他努力的抓了一个晚上的人,就在自己的家里睡了一个晚上,然后第二天早上还吃了他们家的早饭。

睡了一觉的郭云鹏整个人神采飞扬。

他脚下生风的来到了许太平的身边,一屁股坐在了许太平的边上,然后喜笑颜开的对许太平说了一声早。

“看你这副做了新郎官的模样,你该不会是把江晴给办了吧?”许太平问道。

“没错!”郭云鹏得意的说道,“今天凌晨回来的时候,她让我去她房间,我偷摸着去了,然后借着酒劲就…哈哈,这事儿还得感谢你啊,太平,没有你的话,我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够一亲芳泽啊。”

“你也真是够悲催的。忍了这么多年。”许太平感叹道。

“一切都是值得的!”郭云鹏对许太平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没多久,江晴,江英雄,陈壕杰等人也都来到了餐厅吃早饭。

江晴今天看起来也同样是神采飞扬的,估计是因为受到了雨露的滋润。

陈壕杰跟江英雄两人的脸色则不是很好看,毕竟他们俩昨天晚上也是喝了吐吐了喝好几次,今天胃难受的不行,而且整个人还有宿醉的感觉。

吃完早饭,就差不多得走了,不过,郭云鹏跟江晴刚吃了禁果,郭云鹏暂时就决定先不走了,要留下来一段时间,所以最终离开沈市的,只有许太平一人。

这让许太平颇为伤感,来的时候一起来的,走的时候自己走,这年头,见色忘义的人太多,不是谁都能像他许太平一样。

夜莺跟着许太平一起离开了江家,在江家人看来,夜莺就是一个出来卖的女人,并没有任何值得关注的地方。

眼看着许太平离去,江英雄忍不住问出了从昨天晚上到今天一直存在的一个疑惑。

“郭云鹏,这许太平到底是什么人?”江英雄问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