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一十四章 父亲的呵斥/校花的全能保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814

苏俊宝打电话过来的时候,许太平正在晒太阳。

苏俊宝是用苏念慈的手机打电话过来的,所以,许太平在看到电话 号码的时候,有些诧异。

他眯着眼睛,将电话接了起来。

“喂!”许太平说道。

“太平啊,你在干嘛呢你?”电话那头传来了苏俊宝带着讨好味道的声音。

许太平愣了一下,说道,“你怎么用念慈的手机给我打电话?”

“瞧你这话说的,我是念慈的爸爸,也是你未来的老丈人,我用她的电话打电话给你怎么了?”苏俊宝笑道。

“有什么事么?”许太平问道。

“是这样的,你现在有没有空啊?”苏俊宝问道。

“还行吧,有事说事。”许太平说道。

“嗯嗯,那我就直说了,我们家念慈呢,这两天太累了,所以昏倒了,现在在医院里呢,你要是有空呢,现在过来看她一下,要是你生意忙,那也不要紧,有空的话过来一趟就可以了,哎,我们家念慈,有一点不好就是太努力了,不过,她还年轻不是么?年轻人可不得努力上进么,总比那些每天待在家里不思进取的人强,你说是吧?”苏俊宝问道。

“念慈昏倒了?”许太平惊讶的问道。

“是啊,现在在江源市医院这边呢。”苏俊宝说道。

“哪个病房?”许太平问道。

“505病房,你要是生意忙可以不用过来,我在这照顾着她呢!”苏俊宝说道。

啪嗒一声,许太平挂断了电话。

“哎,我这女婿,对我女儿还真是好啊,一听说我女儿昏迷了,就赶紧过来了!”苏俊宝笑着放下了手机,对一旁目瞪口呆的小陈说道。

小陈也算是见过世面了,但是却没有见过像苏俊宝这样厚颜无耻的人,前一秒拿着手机还恨不得吃了许太平的样子,后一秒竟然就直接女婿长女婿短的喊了起来,而且,刚才这人还说要发飙的,但是为什么电话里的他却那么的谦卑?

“哎,我这女儿啊,打小命就不好,跟了我这样的爸爸,没怎么享过福,好不容易长大了,有了太平这样的好男朋友,可不能就这样错过啊!”苏俊宝看着床上的苏念慈喃喃自语道,这话他像是说给自己听的,又像是说给床上的苏念慈听的,就是不知道苏念慈听不听的到了。

十几分钟后,许太平从病房外走了进来。

“女婿啊,你可算来了!”苏俊宝赶紧走到许太平的面前,说道,“你可得给我劝劝我们家念慈,别太拼命了,这身体终归来说还是自己的啊。”

“现在什么情况了?”许太平问道。

“医生说是因为过度劳累所引起的昏迷,一段时间后就会自己苏醒的,对身体不会有什么危害。不过医生说,念慈以后不能再这么辛苦了,这一次得亏是在车上昏迷了,下次要是在路上昏迷了呢?被车撞了怎么办?被人欺负了怎么办?我都不敢想啊,太平啊,我觉得不如你们俩趁早把事情给办了,这样给念慈一个家,以后呢,她就不会再这么拼了,毕竟你是这么大能耐的人不是?她随便上上班,也不可能饿着自己不是。”苏俊宝说道。

许太平没有说话,他走到了苏念慈的面前。

床上的苏念慈闭着眼睛,打着点滴。

许太平看了一下点滴上挂的药,是普通的葡萄糖跟生理盐水。

许太平松了口气,随后看向一旁的小陈,说道,“她怎么会过度劳累?”

“是这样的,最近大姐大在追查一个案子,没日没夜的查,这两天好不容易有了点头绪了,所以她更不肯轻易的去休息,她已经好几天没有睡觉了,我怎么说也没用,今天也是在盯梢,结果大姐大就昏迷了!”小陈解释道。

“这个傻逼。”许太平气恼的说道。

“你说谁是傻逼呢!?”昏迷中的苏念慈忽然睁开了眼睛,恼火的看着许太平。

“你真把自己当烈士了,非得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么?”许太平恼火的说道。

“查案子,最重要的就是跟时间赛跑,我不多付出时间,怎么能够找到线索?”苏念慈瞪着许太平问道。

“念慈,怎么跟你男朋友说话的?!”一盘的苏俊宝瞪着苏念慈说道。

“他不是我男朋友,我没他这样的男朋友。”苏念慈翻了个白眼说道。

“小两口吵架了这是?哎,正所谓打是情骂是爱,吵吵闹闹是情侣之间正常的事情,但是千万别动不动说分手,这分手说出来伤人心知道不?当年我就是一激动之下才跟你妈分的手离的婚,现在想想都非常的后悔,你们可不能走我的老路!”苏俊宝一边叹着气一边说道。

“爸,我跟他从来都没有在一起过,你就别乱说了!”苏念慈恼火的说道。

“什么从来没在一起过?这话怎么能说呢?!”苏俊宝瞪了苏念慈一眼,随后看向许太平,陪着笑脸说道,“女婿啊,你别生气,我这女儿就这性格,发起火来六亲就不认了,我一定好好管教他。”

“或许你自己觉得,当警察,过度劳累倒在岗位上是一件很值得骄傲的事情,但是在我看来,这很愚蠢,而且也很不负责任,你在三两年的时间里,透支了你未来几年的体力,早早的就倒下了,结果本来你可以干三十年的警察,最后只干了十年,这少去的二十年,就是你少掉的为人民服务的二十年,你说你这么拼,值得么?”许太平问道。

“你不懂。”苏念慈摇了摇头,说道,“如果我不抓紧时间去查,不在一个月内有成果,这个案子,我们江源市警方就不会再插手,我这么做,不是想证明我有多么了不起,多么努力,我只是想要让人看到,我们警察,有能力做好任何事情!”

“是上次的案子?”许太平皱眉问道。

“嗯!”苏念慈点了点头。

“你查到线索了?”许太平皱眉看着苏念慈,要知道,他手底下的巨大情报网最近一段时间也在重点关注创世者这个组织,但是直到现在也没有获得什么有价值的情报。

“有!”苏念慈说道,“我已经找到了他们埋在江源市的钉子了,我相信,只要盯紧这个钉子,我一定可以挖出更多创世者的情报!”

“钉子?谁?”许太平问道。

“我不会告诉你的。”苏念慈摇头道,“这个案子,我会依靠我自己的能力来做。”

“随你吧。”许太平看着苏念慈,说道,“身体是自己的,如果连你自己都不懂的珍惜,那别人说再多也没有异议。”

“路也是自己走的,如果自己不把握好,同样的,别人说再多,也没有意义。”苏念慈说道。

许太平站在苏念慈的身前,看着苏念慈,沉默了片刻后,说道,“我不是你想的那样。”

“但是你做的就是我想的这样。”苏念慈说道。

看着苏念慈脸上那严肃的表情,许太平忽然露出一个带着暖意的笑容,他伸出手去,拍了拍苏念慈的脑袋,说道,“总有一天,我会证明给你看,你想的,是错的。”

说完,许太平也不等苏念慈说话,转身直接离去。

“你干嘛拍我的头啊,你这个混蛋!”苏念慈恼火的叫道,只可惜,此时的许太平已经走出了病房,根本就没有理会苏念慈。

“你可给我收敛点脾气,我的祖宗耶!”苏俊宝气恼的捂住了苏念慈的嘴,说道,“你这是要把你未来的锦衣玉食给赶走么?”

“爸,你干嘛呢你!”苏念慈一把将苏俊宝的手推开,气愤的叫道,“你瞧你这样,你女儿我就那么没用么?就得靠着男人么?没有男人我就活不下去了么?”

一旁的小陈果断的走出了病房。

“你懂个屁,就你现在这样,你能够拼几年?你打小就嚷嚷着要当警察当警察,当警察有什么前途?你说你要能收点黑钱,那也好,至少可以买车买房,你能收嘛?你什么都不收,就靠着那点工资,你能买车吗,你能买房吗?你能养你老子我吗?我辛辛苦苦把你养这么大,好不容易见着盼头了,你就是这么掐灭我那一点点的希望吗?”苏俊宝恼怒的说道。

“爸,我就算不找他,我以后就找不到好老公么?你把我当成那种没人要的女人了么?”苏念慈问道。

“话不是这么说的,但是你要知道,这年头,好男人很多,但是有钱的好男人太少了,好不容易出现了这么一个,就不能轻易的放过,你现在一心扑在事业上,你还不能理解你老子我说的,等你再过十年,当你每天要为了支付保那三两块的红包而让别人不断刷你二维码的时候,你就会知道,那不是你想要的生活!什么是诗和远方?只有你口袋里有钱,你才能够有诗和远方,不然的话,你就只有苟且,只有卑微,只有一辈子的柴米油盐酱醋茶,就像我跟你妈一样,你知道么?”苏俊宝红着眼睛呵斥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