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四十五章 英雄救美永不过时/校花的全能保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845

入夜。

许太平换掉了保安制服,然后悄然离开了贝克恩大学,前往了西西里饭店。

西西里饭店是一家充满着欧洲西西里岛情调的饭店,位于贝克恩市的西北边,紧挨着日落大道,环境优雅。

饭店的正对门就是希尔顿五星级酒店,如果在饭店吃饭吃的好的话,可以直接进酒店啪啪啪,省去了找酒店的时间。

许太平打了个车来到了饭店外头,然后整理了一下身上这还算得体的衣服,走进了饭店。

当许太平走进饭店的时候,一辆黑色的轿车也停在了饭店的对面。

两个负责监视许太平的特工坐在车里,看着饭店里的方向。

许太平坐在了靠窗的位置,所以两人都可以清楚的看到许太平的一举一动。

特工A放下了车窗,手里拿出一把小巧的弩弓,对准了许太平那个位置的下方草丛,扣下了扳机。

咻的一声,弩弓上那绑着窃听器的箭飞到了许太平正下方的草丛里。

随后,车里的特工B打开了接收装置。

酒店里的所有声音,都清楚的通过窃听器传入了接收装置之中,然后传到了两个特工的耳朵里。

“这个华夏人还真是好运,竟然能跟詹妮弗吃饭!”特工A感叹的说道。

“詹妮弗是一个擅长挖掘新闻的高手,而这个华夏人身上有不少的新闻点可以挖掘。”特工B说道。

“这个华夏人不知道会不会有那个艳福,能够跟詹妮弗共度春宵呢?”特工A调侃的说道。

“应该不至于吧,不过也说不准。”特工B摇了摇头,随后说道,“先盯着他们吧。”

“好!”

许太平早早的来到了饭店,然后找到了詹妮弗预定的位置。

没多久,穿着一身深V长裙的詹妮弗,手拿着一个香奈儿限定手包,出现在了许太平的面前。

退去了职业的色彩,眼下的詹妮弗看起来更加的光彩照人,虽然皮肤是棕色的,但是这种颜色在这昏暗的灯光下,散发出了与众不同的光泽。

詹妮弗整个人就如同 是珠宝一样,散发出微光,再配合着她脖子上的项链,整个人给人的感觉不能再好了。

“不好意思,我们的主编让我赶一篇关于你的报道,所以迟到了!”詹妮弗歉意的说道。

“没事,我也刚到!”许太平笑道。

“点菜了么?”詹妮弗问道。

“没呢,我也不知道你吃什么,有什么忌口,还是你点吧,我随便吃什么都行!”许太平温文尔雅的说道。

看着许太平的这副模样,詹妮弗觉得比早上看到的时候顺眼许多了,因为早上的许太平穿着保安制服,再帅的外貌,配合着那衣服,也会减分许多,而晚上许太平穿着一套半休闲的服装,头发还稍微的打理了一下,配合着那张帅气的面孔,整个人给人的感觉就像是某个社会精英一样。

“那就我来了!”詹妮弗笑着叫来了服务生,然后点了几样菜,然后再要了一瓶红酒。

“我今天下午才知道,许先生原来是昨天才到的我们贝克恩市?”詹妮弗笑着说道。

“是的,跟着我们学校的交流生过来的!”许太平点头道。

“我稍微的调查过许先生,希望许先生您不要介意,我这毕竟是工作使然。”詹妮弗歉意的说道。

“没事,这些事情都是公开的,对我没什么影响!”许太平说道。

“我听说,许先生在江源大学的时候,就曾经做过舍身救人的事情,看来,许先生在你们华夏,也是一个英雄啊!”詹妮弗笑道。

“英雄算不上吧,我当过兵!很多当兵的人在面对同样的情况的时候,都会选择跟我一样的决定。”许太平说道。

“我非常崇敬军人。”詹妮弗笑道,“我父亲就是一位军人,他曾经在海军陆战队服役过!”

“是么?那可不是一般人能够进的去的!”许太平说道。

“是啊,我非常崇拜我的父亲!”詹妮弗笑着跟许太平说了一下她父亲的 事情,许太平也顺便跟詹妮弗聊了一下自己在军营里的事情,两个人聊的都是很普通的东西。

让许太平有些意外的是,他本来以为詹妮弗是打算趁着吃饭喝酒的时候顺便给自己做点采访,从自己身上挖点独家资料的,没想到詹妮弗却是绝口不提采访的事情。

等酒菜上来之后,詹妮弗更是将话题直接转移到了食物跟酒上面,跟许太平聊了不少与食物 和酒有关的话题。

这记者的知识面让许太平颇为惊叹,许太平虽然有过目不忘的本领,但是他一般也只看自己有兴趣,或者有用的书籍,而这詹妮弗的知识面竟然包罗万象,基本上许太平能够说的上的东西,她都能够说那么一两句,这着实有些厉害。

两个人这边聊着天,另外一边,饭店对面的车上,两个特工有些无聊的在听着许太平跟詹妮弗聊天。

“你说佩奇让咱们来监视这个许太平,是不是有点多余?”特工A问道。

“我也这么觉得,这人根本没有任何问题。”特工B说道。

“那回头咱们打个报告吧,看是不是取消对这人的监视!”特工A说道。

“嗯,好!”特工B点了点头。

饭店里,许太平跟詹妮弗两人相谈甚欢。

就在这时,两个一身酒气的男人忽然走到了许太平他们这一桌的边上。

“嘿,看看,这位美女是谁?这不是大记者,詹妮弗小姐么?!”其中一个一头卷发的男人盯着詹妮弗,大声的说道。

这人的声音吸引了周围的人的注意,大家都看向了这边,一看到果然是詹妮弗,整个饭店登时就有点喧哗了起来。

“埃尔斯,你干什么?!”詹妮弗皱眉说道,听詹妮弗的语气,她是认识这个说话的卷毛的。

“我只是刚好路过看到了你,所以进来看看你这个大记者,这一次又是在采访谁。”说完这话,叫做埃尔斯的男人转头看了一下许太平,随即摇了摇头,说道,“原来是找的一个华夏人啊,华夏人有什么好呢?他能满足你么?”

“埃尔斯,你的嘴巴最好放干净一些!”詹妮弗恼火的说道。

“放干净?呵呵,你现在嫌我的嘴脏了么?可你在跟我做的时候,让我舔你的身体的时候,你怎么就不觉得我嘴脏了?!”埃尔斯大声的说道。

一听埃尔斯这话,在场的所有人的八卦之心瞬间都起来了。

这詹妮弗大记者,竟然喜欢别人舔她的身体?

“你这个混蛋!”詹妮弗拿起桌子上的杯子,就要将杯子里的酒泼向埃尔斯,没想到却是被许太平一把给抓住了手。

詹妮弗愣了一下,不知道许太平为什么阻止她。

许太平摇了摇头,把詹妮弗手里的酒杯子拿了过来,说道,“你是公众人物,这么多人看着,不能做这种事。”

“对,你是公众人物,你是大记者,你敢泼我酒?信不信明天我就让你身败名裂?!”埃尔斯狂妄的大叫道。

就在这时,忽然一片血红色,出现在了埃尔斯的面前。

哗啦一声,埃尔斯整张脸被淋了个通透。

红酒味,从埃尔斯的鼻子里钻了进去,让埃尔斯整个人猛地打了个寒战,随后,埃尔斯愤怒的看向了许太平。

此时的许太平,刚好把空杯放到了桌子上,然后笑着对詹妮弗说道,“泼酒这种事情,交给我这样的粗人来做,就可以了。”

詹妮弗瞬间笑颜如花。

“你这个混蛋!”埃尔斯怒吼着一拳砸向了许太平。

许太平也不反击,猛地将桌子的是叉子拿了起来,然后就放在自己的脑袋边上。

噗的一声。

埃尔斯的拳头竟然直接轰在了叉子上,整个叉子直接插进埃尔斯的拳头半公分深。

埃尔斯惨叫一声,连忙把手缩了回去,然后后退了几步。

“你这个混蛋,你敢伤害我,你知道我是谁嘛?!”埃尔斯愤怒的咆哮道。

“我不知道你是谁,我只知道,你是一个失败者,彻头彻尾的失败者。”许太平调侃的笑道。

“确实,他就是一个失败者!”詹妮弗冷傲的一笑,站起身对许太平说道,“我们走吧!”

“好!”许太平点了点头,也站起身。

詹妮弗直接挽过了许太平的手,然后将身子紧贴着许太平。

周围的人一看到这场面,登时都后悔不已,刚才他们只顾着看戏了,没想到英雄救美啥的,如果当时他们抢先泼了那个埃尔斯酒,那是不是这时候就是詹妮弗挽着他们的手了?

许太平微微笑了笑,随后跟着詹妮弗一起往酒店外走去。

“你们这两个混蛋,詹妮弗,你这个臭…”埃尔斯嘴里的表子两个字还没骂出口,刚好走到他身边的许太平一个直拳过去。

砰的一声,埃尔斯嘴里的两个字被许太平直接给打进了肚子里。

“记住,你是一个男人。”许太平冷冷的留下这么一句话,随后跟詹妮弗一起走出了酒店。

埃尔斯痛苦的捂着嘴蹲到了地上,久久没缓过劲儿来。

酒店外。

詹妮弗挽着许太平走出了酒店,随后,许太平笑着说道,“好了,差不多了,我想他应该不会再纠缠你了,我也要回去了。”

“去我家里喝一杯,怎么样?算我感谢你?”詹妮弗挽着许太平的手,笑着说道。

“可以么?”许太平问道。

“嗯!”詹妮弗点了点头,随后抬手拦下一辆计程车,离开了饭店。

饭店对面的车上,两个特工彼此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里看到了Fxck这个单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