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六十七章 哥们要做背影了/校花的全能保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867

埃尔斯一只手拿着话筒,一只手捧着花,脸上满是深情。

伴随着悠扬的音乐,埃尔斯来到了许太平跟詹妮弗的面前。

“你干什么?!”詹妮弗脸色僵硬的看着埃尔斯问道。

“詹妮弗,你还在生我的气么?我给你打了无数的电话,发了无数的信息,你都没有回我,你知道我有多么的想你么?”埃尔斯深情的看着詹妮弗问道。

“想我?是你已经对你的新欢失去了兴趣了么?”詹妮弗调侃的问道。

“我跟她,只不过是逢场作戏而已,你知道的,我的身份摆在那里,可我对你,却一直都是真心的,只不过你始终不给我解释的机会,詹妮弗,我真心诚意的恳求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好么?”埃尔斯说着话,走到了詹妮弗的面前,然后看着詹妮弗,忽然单膝跪在了地上,然后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个戒指盒。

“如果你愿意原谅我,就请接受的我戒指,我们相爱了那么多年,我始终没有能够给你一个答案,一直到我失去了你,我才知道,其实,在我的心里早已经有了答案,我爱你,詹妮弗,我希望你能够嫁给我。”埃尔斯说道。

许太平可以清楚的看到,詹妮弗看埃尔斯的眼神变了。

她的眼里出现了泪光,一看到这泪光,许太平就有预感事情要遭,哥们这是要做背影了!

“我承认之前我做了错事,但是,我希望你能够原谅我,真的,毕竟我们这么多年的感情了!”埃尔斯激动的说道。

“那你那天对我的侮辱,你忘了么?”詹妮弗问道。

“那是因为我看到了你跟别的男人在一起…”埃尔斯激动的说道,“我以为你又有了新欢,我非常的难受,再加上那天我喝了酒,所以,我才失态说出了那样的话,做出了那样的事情。后来我酒醒了,我终于明白自己到底有多么的愚蠢,如果你愿意与我和好,那我…愿意在这里向你诚恳的道歉!”

詹妮弗面色为难的看了一下许太平。

“我想这时候我应该是不适合再待在这里了!”许太平笑着站起身,说道,“回头再联系。”

说完,许太平看了一眼埃尔斯,笑了笑,转身离去。

许太平走的这么干脆,让周围看戏的人多少有些惊讶,毕竟,许太平看样子是出来跟詹妮弗约会的,而詹妮弗的身边还放着之前许太平送的花呢,眼下竟然这么干脆就退出战场,这等于就是未战就认输了,这未免有些太怂了吧?

许太平可不管别人的看法,他这辈子最烦的一件事情就是争女人。

许太平是一个要面子的人,也是一个大男子主义的人,所以,当一个女人在他面前表现出不坚定,表现出需要许太平跟别的男人争夺她的意思的时候,许太平就会拍拍屁股走人,哪怕这个女人再耐操,许太平也不会多看一眼。

在许太平看来,一旦争女人,那他的地位就不再跟那个女人平等了,许太平做不到为了跟别的男人争女人而让自己变得卑微,这种事情很恶心。

当然,这并不是说许太平一旦碰到情敌就会自动退让,许太平不喜欢争女人,是在女人摇摆不定的情况下,一旦让许太平知道那个女人对他已经非常的坚定,那不管是谁,都无法让许太平做出任何退让,比如夏瑾萱,比如宋佳伶,比如苏念慈,而这样的女人,是绝对不会出现需要别的男人去争夺他们的情况的,因为他们对许太平的感情从未动摇过,她们只认准了许太平,许太平面对他们,要做的不是争,而是把所有情敌打退,这跟今天这样的情况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

一旦开始争,就意味着已经失败了,因为一个足够优秀强大的男人,是不用跟任何人争女人的,只有当我们得不到一样东西,但是又很想要得到的时候才会去争,如果这件东西本来就属于你了,那你还用跟别人争么?

许太平站在酒店外头,一点也不觉得难过,本来就是逢场作戏,詹妮弗是带有目的性的接近她,而他同样也带有目的性的接近詹妮弗,毕竟,接下去许太平要做的事情有些惊天动地,他需要有人站在他这边为他说话,帮他洗清任何可能的嫌疑,而作为知名公众人物的詹妮弗,很明显就是这样一个人。

许太平从一踏上米国,所做的一切就是为了接下去要做的那件事情,他的任何一个看似无意的举动,都包含有他们的意义。

可以这么说,踏上米国的许太平,已经重新化作了一头血狼,虽然不再残忍冷血,但是,他的头脑,他的布置,分析能力,在此时已经完全回归到了巅峰的水准。

许太平在餐厅门口点了根烟,看似无意的扫视了一下街面。

FBI的两个特工依旧坚定的跟着。

许太平刚打算走,在他的身后忽然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许!”

詹妮弗从饭店里跑了出来,对着许太平喊道。

“我想你今天晚上应该是没时间对我做专访了吧?”许太平笑着问道。

“我很抱歉。”詹妮弗歉意的说道,“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我很纠结。”

“这有什么好纠结的?谁年轻不犯点错呢对吧?只要能够善终,那就好了。”许太平笑道。

“我跟他,从大学时候就在一起了,到现在,接近十年了。”詹妮弗叹了口气,说道,“我并没有打算就这么原谅他,我也没有利用你的意思。”

许太平笑了笑,瞄了一眼詹妮弗的身后,发现那个埃尔斯正盯着他,然后从饭店内走出来。

许太平嘴角微微带起一个戏谑的笑容,然后说道,“你忘了那天早上从你家离开之后你说的话了么?那只是一段回忆。”

詹妮弗愣了一下,随后笑了笑,说道,“确实,那只是一段回忆,很美好的回忆,关于你的专访,我希望明天能够跟你约个时间。”

“好的,也希望你们今天晚上用餐愉快。”许太平笑了笑,随后无视那埃尔斯带着杀意的目光,转身离去。

许太平虽然不屑于跟人争女人,但是却十分热衷于恶心那些人,比如眼下的埃尔斯。

詹妮弗看着许太平潇洒的离去,内心里觉得许太平这样的男人真的是太难得了,大气,大方,有责任心不说,床上的活儿还那么好,一整个晚上都搞得她*的,这可是埃尔斯绝对比不了的。

“詹妮弗,你跟他,你们上床了?”埃尔斯的声音从詹妮弗的背后传来。

詹妮弗愣了一下,随后转头看向埃尔斯,说道,“你跟那个女人不也上了床?”

“我跟她只不过是逢场作戏而已,詹妮弗,你,你怎么能跟那个男人上床呢,你跟他才认识多久!”埃尔斯恼怒的说道。

“所以说,你要跟我计较这个,是么?”詹妮弗冷冷的问道。

看到詹妮弗的样子,埃尔斯赶紧压下了心中的怒火,脸上露出一个温暖的笑容说道,“我怎么可能跟你计较这个,谁没有过去呢是吧?只要我们能够好好的在一起就可以了,詹妮弗,咱们离开这里吧,我已经在来登酒店开好了总统套房,准备了你最喜欢的红酒,我们可以在里面狂欢一个晚上!”

“狂欢一个晚上?”詹妮弗看了一下埃尔斯,想到了埃尔斯这么多年下来没有一次能够坚持的了十分钟,她莫名的又想到了许太平。

“狂欢还是算了吧,我明天要对许做一个专访,这是我们头儿下的命令。”

“刚才那个人?你还要去跟他纠缠不清么?你别忘了,你现在已经是我的未婚妻了!”埃尔斯问道。

“我没有答应你的求婚,我只是不愿意让我们的感情就这样消失了,所以给你一个机会,我有我的工作,你对自己,对我,就这么没有信心么?”詹妮弗问道。

“有信心。”埃尔斯赶紧说道,“我对你有信心,没事的,亲爱的,你尽管去采访他吧,我相信你一定不会跟他再有任何关系的!”

詹妮弗点了点头,随后温柔的说道,“走吧,进去吧,我点了东西,他走了,你刚好可以吃。”

他走了,你刚好可以吃?

埃尔斯听到这话,心微微抽搐了一下,有些心塞,不过很快还是露出一个笑容说道,“嗯,好的!”

两个人一起走进了饭店。

许太平嘴里叼着烟,往学校 的方向走去。

这个酒店距离学校也就只有两公里的距离左右,刚好适合走一走路,如果路上可以找到点好吃的东西,那许太平觉得自己这一趟出来就算赚到了。

贝克恩市的夜晚,路上人并不多。

西方城市跟华夏城市最大的区别就在于此,华夏人夜生活丰富,出门逛街,跳广场舞什么的,到处都是人,而贝克恩市就不会,一到晚上,除了酒吧夜总会,其他地方的店铺基本是关门的,人也看不到几个。

许太平正溜达着呢,一辆黑色的轿车忽然从正前方开来,然后猛地停在了许太平的身边。

几个手持棒球棍的壮汉,从车上冲了下来,朝着许太平直冲了过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