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二十一章 有力气外,牵扯其中/校花的全能保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921

其实在楚恬跟许太平说他的包是许云之外的人送的时候,许太平就已经预感到了不好。

有些事情,许太平其实心里跟明镜似的,但是他不说,比如楚恬收人包的事情。

他本身就不是干什么正经事的人,哪里 有那资格去说别人,而且,楚恬生在那样的家庭里,利害关系啥的自己还分不清么,用得着许太平去说么?

所以当时楚恬说她包是许云之外的人送的的时候,许太平保持了沉默。

江湖人最怕的就是牵扯到官场之中去,因为这样很容易把自己搭进去,最安全的做法就是游离在其外,但是却又不飘的太远。

许太平想到了之前曾经试图拉拢过自己的人,当时许太平就是不想牵扯其中,所以才拒绝了对方的拉拢,虽然投靠对方很有可能对许太平有更多的便利,但是变数也同样变多,眼下的许太平还有足够的能力应对太亚集团的任何变数,可是如果牵扯进政治,那许太平觉得十个自己都不顶用。

许太平拿着手机,沉默了良久后说道,“楚恬有消息么?”

“据说已经放出来了。”关荷说道。

“那行吧,我给她打个电话。”许太平说着,挂断了电话,然后给楚恬打了个电话。

按道理来说这时候许太平是不应该打电话的,因为需要避嫌,而且保不准楚恬的电话还会有人监听,但是这时候打电话的好处也是显而易见的,那就是能够在楚恬最需要安慰的时候,多少安慰楚恬几句。

这样做可以让许太平在楚恬那里落得一个好名,如果楚恬跟楚景峰提起,那许太平在楚景峰这边还是能够多少得到加分的。

游离其外,但是不飘太远。

这其中的力道拿捏,非常需要火候,一不注意,可能就飘没影了,一不注意,可能就已经深陷其中。

许太平虽然没有涉足过政治场,但是他对一些事情的分寸的拿捏,还是挺有自信的。

电话响了很久才接了起来,电话那头的楚恬似乎已经哭过了,语气有些沙哑。

“怎么了你?没死吧??”许太平问道。

他这话说的很不客气,但是许太平相信这时候楚恬需要的正是这种不客气的话,因为太多人打电话来就是一通虚假的问好关心,说的都是好听的话,楚恬必然已经听腻了。

“你这人说话怎么这么不好听啊!”楚恬恼火的说道。

一听楚恬这么说话,许太平心里就有底了,他笑了笑,说道,“我听说你出了点事情,你也知道,我在江源市还是有点能耐的,所以打个电话关心你一下,你没死就好。”

“你咒我呢吧 你?要不是看在你救过我的份上,我现在就挂你电话了!”楚恬气恼的说道。

“好吧,他们没怎么样你吧?”许太平问道。

“你打电话给我,应该是想打听我爸的消息吧?”楚恬问道。

“真聪明,其实我还真的想知道一下楚书记的情况,毕竟现在只知道是内部警告处分,其他的还不知道。”许太平笑道。

“你怎么这么没心没肺的啊,你打我电话打听我爸的消息,你还是我同事么你!”楚恬气恼的说道。

“跟你开个玩笑,缓解一下你现在紧张的情绪呗。说实话,这种事情谁碰到谁都得吓半死,不过,我还真没想到,楚书记竟然真的是两袖清风啊!”许太平感叹道。

“当然,我爸可是个清官,都是我害了他,要不是我…呜呜呜呜…”楚恬拿着电话说着说着竟然直接哭了出来。

“哭吧,尽情的哭,这次确实是你连累了你爸,你爸本来行情多好啊,三年后妥妥进省里,至少是前三的人物,被你这么一搞,得,前途渺茫了,这内部警告处分,虽然只是警告,但是那也是履历上的污点啊,这辈子是洗不白了!”许太平认真的说道。

许太平这么一说,楚恬更是哇哇的大哭了起来。

许太平拿着电话,也没劝楚恬,就在那听着。

“都是我的错,我不该收那个人的包的,但是我实在是太喜欢那个包的,我哪里能想到,那个人是故意设套的啊!”楚恬一边说话一边哭。

许太平一听到这话,眉头登时一挑 ,这可真是这一通电话的意外之喜了。

“怎么个情况?”许太平问道。

“我不想跟你说,我想继续哭会儿!”楚恬说着,啪的一下就挂了电话。

许太平有些无奈,这楚书记的千金还是很有脾气 的人,眼下被自己把伤疤给掀开了,不挂自己电话那是不正常的。

许太平也没多想什么,给关荷打了个电话,让关荷要多让人注意江源市的官场情况,随后,许太平就带着人去学校巡逻去了。

因为出了内衣大盗的事情,整个学校的女生寝室人人自危,大家都不敢把自己的内衣裤挂在走廊上了,转而将内衣裤挂在了窗户上,不过,窗户毕竟不是正儿八经挂东西的地方,一个不注意,衣架就会往下掉,然后落到宿舍楼下。

保卫部这边已经收到了很多学生的反馈,所以许太平赶紧着急忙慌的跑去了女生宿舍楼区。

这不去不知道,一去吓一跳,每个宿舍楼下,竟然是哗啦啦的一大堆的内衣裤,各种颜色的都有,红黄蓝绿紫,各种款式的都有,丁字的,C字的,还有老款式的。

这些都是挂在窗户上晒的,神奇的是今天学校里刮着一阵阵的邪风,所以就把这些内衣裤给从窗户那吹下来了。

这可苦了许太平了,因为谁也不知道这些东西是哪个寝室吹下来的啊,风这么大,保不准是从其他地方吹来的呢?

此时学生们都在上课,许太平站在那花里胡哨的内衣裤面前,说道,“咱们现在要怎么处理?”

“许主任,这事儿您看着办,您是咱们保卫部的主心骨啊!”一旁的陈文赶紧说道。

“捡起来?这肯定不行啊,这可是女生私密的东西,让他们自己来捡?要是这里只有那么三两件,那倒是会有人来捡,眼下这么这么多,大家都关注着这里,谁特么敢当着一整幢楼的人的面来捡自己的内衣裤啊,而且这里还有好多款式重复的,怎么捡。”许太平皱眉说道。

“要不,咱们捡回保卫部,然后让学生自己过来认领?”陈文低声问道。

“你捡?”许太平问道。

“咱们可以让后勤的保洁大妈他们来捡啊!”陈文说道。

“然后都送回咱们保卫部?你觉得哪个女生会去保卫部领自己这画着草莓的内裤?”许太平问道。

“那要不不管他们?让风把他们吹走?”陈文问道。

“吹啊吹啊我的骄傲放纵么?你能想象这些内衣裤干了之后被风吹的满学校飞的场景么?考察团的人可都还在,别到时候他们回去之后给咱们的考评总结里写上这么一句:此学校内衣裤到处乱飞?咱们学校还要脸呢!”许太平翻了个白眼说道。

“那咱们怎么办啊!”陈文疑惑的问道。

“我特么也不知道怎么办啊!”许太平眉头紧皱的说道,他这辈子碰到很多难题,但是从来没有碰到这样的难题,这满地的内衣裤至少得好几十件呢,怎么处理,许太平死活没想出个方法,可就这么放着不管也不恰当。

最后,许太平只得找老保洁大妈,然后让保洁大妈收拾好这些东西,给直接送去舍管那。

“哟,这小骚蹄子,你看看这内裤的布料!”

“嘿,现在的年轻人咋想的,这一条绳子怎么做内裤呢?!”

那些保洁大妈一边收拾着地上的内衣裤一边发出各种各样的惊叹声,引得路过的人纷纷驻足围观。

“都给老子闭嘴,东西收拾好了全部送去女生一号宿舍楼的舍管那里!”许太平说道。

“得嘞。”一群大妈一边答应着,一边将这些东西都给收拾了起来,然后往一号宿舍楼那里送。

“许主任,我忽然有个想法!”陈文突然说道。

“什么想法?”许太平问道。

“咱们学校不是出了个内衣大盗么?内衣大盗,那肯定是对内衣裤有着特殊嗜好的,所以才会去偷这些东西,眼下这些内衣裤,说真的,我不觉得有谁会去舍管那里领,因为太多了,如果领错了咋办对吧?都是贴身的物件,既然这样的话,那咱们不如把这些内衣裤当诱饵,你不是觉得朴金轩是内衣大盗么?那咱们就把这些内衣裤扔到距离朴金轩他们住的酒店最近的垃圾站,垃圾站旁边是没有监控的,如果我对内衣裤有特殊的嗜好,如果我知道在距离我很近的地方有这么一堆刚洗好,还冒着阵阵香味的内衣裤,那我一定会抵挡不住诱惑,怎么着我也得去拿个三五件吧,反正也没监控,到时候咱们再在附近蹲点守候,等内衣大盗出现,咱们就可以蜂拥而上,将他拿下!”陈文激动的说道。

“哟呵,陈文,一段时间不见,你变聪明了啊!”许太平笑道。

“哪里哪里,都是跟许主任学的!”陈文赶紧说道。

“我可没教过你拿别人的内衣裤当诱饵,你这法子听着不错,但是有一个致命BUG!”许太平说道。

“什么致命bug?”陈文问道。

“那就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