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二十六章 得寸进尺/校花的全能保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926

所谓的因是果,果是因,其实很好理解,就是逻辑的一个死循环。

你要证明这个事情,你必须得有某个证据,而你要拿到这个证据,就必须你先证明这个事情。

因可以是果,果也可以是因,逻辑就彻底的陷入了死循环。

一旁的许太平之前一直没有说话,因为按照他们的约定,必须得是陈文一再要求要进入朴金轩的房间,这样的话,就算在朴金轩的房间里什么都没有搜出来,那也是陈文的锅。

让陈文背锅,许太平一点都不心疼,毕竟陈文是他的手下,手下可不就得为老大背锅么?如果什么锅都老大自己来,那还要手下有什么用?

不过,眼下陈文被带进了这样的一个逻辑死循环,许太平不出手,那这个事情就只能这么一直无意义的扯下去了。

许太平淡淡的看了道格拉斯一眼,说道,“道格拉斯先生,我知道你的考虑是什么,如果朴金轩被认定了是内衣大盗,那你们整个考察团的声誉就会受到影响,所以你不让我们搜查朴金轩的房间,这在情理之中,换做是我,我也会这么做的。”

“我并没有考虑什么,我只是基于人的一个基本权利在考虑!”道格拉斯说道。

“人的基本权利?那道格拉斯先生,你考虑到了那些女生的基本权利么?她们晚上睡觉的时候,有一个变态,潜入了宿舍楼,就在与他们一房之隔的地方,这个变态拿走了他们的私密物品,你觉得,这会给那些女生造成多大的心理阴影?这些女生都还年轻,他们对这世界还都充满着美好的想象,可是,那个变态却给他们制造了如此大的心理阴影,如果不抓住那个变态,可能这 个心理阴影会伴随他们一生,你说,他们的基本权利,谁来保证?”许太平问道。

“这得问你们学校的保安,问你们 ,为什么在监控系统如此完整的情况下,你们会让一个变态进入到女生宿舍,让一个变态偷走了女生的内衣裤,这是你们的失职,是么?”道格拉斯问道。

不得不说,这个道格拉斯还真的是一个很厉害的人物,一下子就抓到了许太平他们这边的痛处。

内衣裤被偷,最大的责任,就在于保卫部没有能够实时的监控好整个学区,才给了变态可乘之机。

一想到这,当晚值班的几个保安羞愧的低下了头,都是因为他们在值班的时候睡觉了,所以才被变态得逞,才有眼下这么多的事情出来。

“所以,现在我们保卫部的人就想要弥补我们的过错,我们已经抓到了一个变态,大家都知道,一群人里面出一个变态的概率是非常低的,我不信在你们考察团里还有第二个变态,我们现在最应该做的就是把这个变态绳之于法,然后让我们学校的女生得以安心入睡,而不是继续惶惶不可终日。”许太平说道。

“那你就拿出你的证据,足够的证据!只要你有足够的证据,我就让你们去检查朴金轩的房间。”道格拉斯说道。

“道格拉斯先生,可能你不知道我们江源大学的情况。”许太平笑着看着道格拉斯,说道,“在江源大学,我说干什么,就得干什么。”

“哦?”道格拉斯挑了挑眉毛,说道,“你不过是一个学校的保卫部主任,在你上面,还有各院系的领导,还有学校的领导,你说你想干什么就能干什么?你置你们学校的领导于何处?如果一个学校的保卫部主任真的能够一手遮天,那我想,这所学校,或许本身也有问题吧?”

听到道格拉斯把话头转移到了学校上,许太平冷笑了一声,说道,“有问题的从来不会是学校,而是人。就好像朴金轩一样,来自于世界顶级学府泡菜国的首府大学,结果却干出了偷盗人内衣的事情,难道你就因此就说首府大学有问题么?”

“你是在偷换概念,许主任。”道格拉斯说道。

“你也在偷换概念,道格拉斯先生。”许太平说道。

就在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时候,徐有道等人,终于姗姗来迟。

徐有道是接到了酒店的人的电话,才从家里赶来的,连同着徐有道一起来的,还有连天火,还有学校的不少领导。

这凌晨四点多钟,让这些平均年纪五十多以上的人赶来学校酒店,着实是有些不人道,不过,在大家知道是保卫部跟考察团的人干起来之后,大家还是都着急忙慌的赶过来了,没有任何的犹豫。

“这是怎么回事?!”徐有道带着一票人来到了许太平等人的面前问道。

“我们抓到了内衣大盗,但是考察团的人却不让我们搜查内衣大盗的房间。”许太平简单的解释了一下。

“并非是我们不愿意让他们搜查朴金轩的房间,而是他们先入为主认定朴金轩就是内衣大盗,但是,他们并没有任何证据证明朴金轩是内衣大盗,所以,我不能让他们进朴金轩的房间,因为每一个人的隐私都值得被尊重!”道格拉斯解释道。

徐有道觉得头有点大,考察团的人为了面子,肯定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让保卫部的人搜查朴金轩的房间,而许太平这边,为了破案,他们必然是要搜朴金轩的房间。

两边都不会有半步的退让,那这件事情,要怎么解决呢?

徐有道沉默了片刻后,说道,“太平,道格拉斯先生,请你们跟我来一下。”

说完,徐有道转身往旁边的楼梯口走去。

许太平跟道格拉斯一起跟着徐有道走到了楼梯口。

徐有道带着两人走进楼梯口,然后将安全通道的门给关上。

“咱们就打开天窗说亮话了吧,今天晚上的这个事情,道格拉斯先生,朴金轩是不是内衣大盗,你自己心里头肯定清楚,太平,考察团的人是要脸面的,所以,如果就这样让你确定了朴金轩是内衣大盗,那考察团的脸面也就算是丢光了,所以,这个事情,我建议,你们双方各退一步,太平你呢,就不要非得搜人房间了,而道格拉斯先生,你回去让朴金轩公开道个歉,就说他不应该大晚上的不睡觉去垃圾堆那边捡女生不要的内衣裤,这么一说,大家其实心里都心知肚明了,而你们考察团也依旧保留了颜面,这是不是就是最好的结果呢?”徐有道说道。

许太平跟道格拉斯两人都没有说话,他们都在考虑。

“那就按着徐校长说的做吧。”许太平说道,虽说在学校里的影响力已经超越了徐有道,但是许太平很多时候还是愿意尊重徐有道的,既然徐有道都这么说了,那他也就打算顺着徐有道说的去做,反正只要朴金轩公开道歉,那大家心里头就都知道他是内衣大盗了,并不差那么一点所谓的证据。

听到许太平这么一说,道格拉斯知道,许太平让步了,或者说,江源大学的人让步了。

在道格拉斯看来,许太平跟江源大学这边对他们考察团是已经束手无策了。

既然束手无策,那就好办了。

很多人都喜欢得寸进尺,只不过有些人会在恰当的时候得寸进尺,而有些人,却总喜欢在不恰当的时候得寸进尺。

比如眼下的道格拉斯,他觉得江源大学对他们束手无策,那他就想再进一步,看一看能不能再将这件事情进一步的缩小,所以,道格拉斯沉默了片刻后说道,“徐校长,我不觉得朴金轩应该道歉,原因很简单,垃圾堆的东西,是大家不要的东西,大家不要的东西,那谁都有拾趣的权力不是么?朴金轩只是去拾取了别人不要的东西,那他为什么要道歉呢?这不公平。”

听到道格拉斯的话,徐有道无奈的捂住了脸,而一旁的许太平直接笑了出来。

“道格拉斯先生,你…你这是何苦呢!”徐有道无奈的说道。

道格拉斯愣了一下,不知道为什么徐有道会这么说。

就在这时,一旁的许太平笑着说道,“得了,道格拉斯先生,我知道你的意思了,不好意思,刚才我竟然让步了,这可真不是我的做事风格,既然道格拉斯先生不打算接受我的让步,那咱们就没有必要多说什么了,还是刚才那句老话,这江源大学,我要做的事情,谁也挡不住。”

说完,许太平直接推开一旁安全出口的门,走了出去。

道格拉斯惊讶的看着许太平,又看了一下徐有道,说道,“徐校长,他这是怎么回事,他不就是一个保卫部主任,他怎么能说这种话。

“道格拉斯先生,你不知道,在我们学校,许太平真的是,想做什么,谁也挡不住,他刚才难得让步了,你干什么还要得寸进尺呢?得,现在事态超出我的控制了,我无能为力了,道格拉斯先生,你,还要你们考察团的人,自求多福吧。”

徐有道说着,也从安全出口离去。

道格拉斯愣住了,在他看来,许太平肯定是迫于徐有道的压力才要让步,而徐有道这人偏软弱,他适当的得寸进尺一下,也没什么错吗,怎么一下子许太平跟徐有道就一副事情谈崩了而且还不愿意再谈的样子?

就在这时,一阵惊呼声,从安全出口外传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