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四十五章 残酷的江湖/校花的全能保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945

华夏五旗,分散在华夏的五个地区,至于金旗,自然是在天子脚下。

当年的赵家执金旗的时候,他们的根基就在京城,如今,能够在京城的江湖之中一枝独秀,并且屹立不倒的,或许才有资格成为金旗的执旗人。

许太平唯一有兴趣的,就是金旗,除此之外,其他的,也就那样吧。

车子开往江源市,估计没有人想到,许太平来的突然,走的也很突然,甚至于没有让手下的人准备车,而是直接叫了一辆滴滴。

对于许太平而言,任何没有准备的事情都好过有准备的事情,比如坐车,比如开房。

如果你出去找小三,找姘头,那你提前预定了房间,这个房间就有可能会被你的媳妇查到,到时候给你来一个瓮中捉鳖,那你就绝对死翘翘,如果没有提前预定,走到哪个酒店就在哪个酒店开,这样就很难被人查到。

这些都是很简单的道理,所以许太平到现在也不怎么想要买车,因为车很容易会成为自己一个弱点。

路上,许太平打了个电话给周小雨。

“下海市的所有事情,都交给你处置,有什么事情,你可以先斩后奏。”许太平按着电话,淡淡的 说道。

“许哥,我怀疑一个事情。”周小雨说道。

“什么事情?”许太平问道。

“似乎我们的所有行动,王爷那边早就已经了如指掌了一般,我怀疑我们出了内鬼。”周小雨说道。

“你想做什么就去做吧,不用问我。”许太平说道。

“我知道了。”

夜色深沉,许太平坐着车往江源市而去。

下海市。

针对王爷死忠手下的清剿,正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在清剿的大军里,老狗跟他的手下表现的异常突出,他们战斗力彪悍,轻而易举的就将王爷的死忠打跑,打残。

晚上十点,老狗刚清理掉王爷手底下一员大将,忽然接到了周小雨的电话。

“许哥让我拿一笔钱给你。我现在在云岭路这边,你在哪?”周小雨说道。

“是嘛?我马上去!你在那等我吧,到了给你电话。”老狗说着,挂了电话,也不带手下,直接开车离去。

云岭路,是一条没什么车流量的路,这里因为位于老城区的关系,所以基础建设很差,到了晚上八九点之后,路上基本上就没什么东西了。

周小雨站在街边,靠着一辆黑色的奥迪A6.

几个手下跟在周小雨的身边。

周小雨嘴里叼着烟,路边的街灯时明时暗。

老狗的车停在了周小雨的旁边,老狗从车上走了下来,笑着走向了周小雨,一边走一边说道,“许哥还真是大气,又给我发工资了。”

周小雨看着老狗,笑了笑,从地上拿起一个行李箱放到了自己奥迪车的车前盖上,随后啪嗒一下将行李箱的盖子打开。

老狗刚打算看一眼行李箱里到底装了多少钱,就在这时,周小雨忽然从行李箱里拿出了一把装了消声器的手枪对准了老狗。

没有任何言语。

两声清脆的枪响。

老狗身中两枪,直接倒在了地上。

“你…你干什么!”老狗痛苦的抽搐着,看着周小雨说道。

“你背叛了许哥。”周小雨说道。

“我…我没有。”老狗激动的说道。

“许哥需要的是手下人的忠诚,而不是一条只认钱的狗,你背叛不背叛,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对许哥来说,已经没有了利用价值。所以,感谢你这段时间的保护,逢年过节,我都会给你烧香的。”周小雨说着,将枪口对准了老狗,再一次扣下了扳机。

彪悍无比的老狗,就此死在了周小雨的枪下。

周小雨坐进车内,几个手下也跟着一起进车,然后一起离开了现场。

周小雨坐在车内,面无表情的 看着窗外。

他的身边有内鬼,但是他不确定这个人是不是老狗,不过,这并不妨碍周小雨杀了老狗。

早在周小雨知道老狗是拿许太平的钱办事的时候,他就对老狗有了杀心,对于周小雨而言,这样一个因为钱而留在身边的人,其实是一枚*,因为这意味着,未来如果有人开的起足够的酬劳,老狗可以随时背叛许太平,这是周小雨所不能允许的。

周小雨给了老狗最后一次机会,如果周小雨在给老狗打电话说许太平要给老狗钱的时候,老狗能推辞一下,那周小雨就放过老狗,只可惜,老狗迫不及待的就来了,而且为了独吞大头,连手下都没有带。

这是一个极度自私的人,所以这个人该死。

至于老狗的手下,那自然是全部收归己用,他们永远不会知道老狗是怎么死的,而他们,也将慢慢的成为无数的太亚集团的精锐中的一员。

这,就是残忍的江湖,江湖上,从来都只有你死我活,哪怕上一课还是兄弟相城,下一秒,就有可能刀兵相向。

许太平在抵达下海市的时候知道了老狗身死的消息。

对此许太平并没有任何反应,因为早在他拿钱收买老狗的时候,就注定了老狗只能有这么一个下场,拿钱收买,那只是权宜之计,当许太平越走越高,老狗的作用越来越小的时候,老狗,就是时候该死了。

“残酷的江湖啊!”许太平忍不住感叹了一声。

老狗的死讯也很快在下海市传播开来,周小雨这边给出的解释就是,老狗是被王爷的死忠手下给暗杀的,这样的一个说法谁都没有办法去考证,毕竟王爷的死忠手下现在确实在对太亚集团的人不断的实施各种暗杀行动,老狗阴沟里翻船,那也是有可能的。

许太平回到了家里,关荷正等着他。

“要不要吃点东西?”关荷问道。

“给我做碗面吧。”许太平说道。

“嗯!”关荷点了点头,走进了厨房,而许太平则是上楼进了浴室洗了个澡。

洗的白白净净之后,许太平来到了楼下,刚好一碗面做好了。

“接下去怎么打算?”关荷将筷子放在面的旁边,问道。

许太平坐到餐桌边上,拿起面闻了一下,说道,“这碗面真香。”

关荷笑了笑,说道,“要蒜么?”

“不用了。”许太平摇了摇头,大口的吃起了面。

一碗肉丝面一会儿就被许太平给干掉了。

许太平心满意足的拍了拍肚子,说道,“接下去自然就是跨过长江了,不过这应该是周小雨操心的事情,我不想管那么多,这一次让他吸取了不少的经验,如果这样的他还对付不了一个四分五裂的江北江湖,那我就得考虑放弃他了。”

关荷走到许太平的身后,抬手轻轻按在许太平的肩膀上,一般揉捏一边说道,“虽然出了不少纰漏,不过好在都是可以原谅的。”

“嗯!”许太平点了点头,说道,“这年头,要找一个像我这么全才的,毕竟太难。”

“那是,下海市那边,你都打点好了么?”关荷问道。

“嗯。”许太平点头道,“付出了不小的代价,不过总算是让他们答应放弃了王爷。不然的话,这些人没有打点好,周小雨永远不可能在下海市站稳脚跟的。”

“他毕竟道行还浅,就算他想接触这些人,他也没那个条件。”关荷说道。

“所以我才出面帮他打点。”许太平说道。

“明天上班么?”关荷问道。

“怎么了?”许太平问道。

“如果不上班的话,今晚,通宵么?”关荷凑到许太平的耳朵边,轻声的问道。

许太平咧嘴一笑,站起身,一把将关荷给拦腰抱起,然后直接上了楼。

不多久,这一幢别墅里,再一次的充满了春天的气息。

转眼间,日子就过去了好些天。

这一天,原蓝旗执旗人雷震虎向另外四旗推荐许太平成为蓝旗执旗人。

黑白黄绿四旗开了个简短 的会议后,决定接受雷震虎的提议,任命许太平为新的蓝旗执旗人。

就这样,在夏江之后,江源市,又一次出现了执旗人,而且还都是蓝旗执旗人。

对于江源市的江湖来说,这是一件好事,而对于许太平来说,这件事很普通,普通到许太平觉得吃一碗关荷做的面,都比这件事情来的有意义。

日子并不会随着王爷的死,随着老狗的死就停下来,日子还在继续,谁死了对这个世界的影响都不大,哪怕是许太平也是如此。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许太平又沉浸在了他保安的身份之中,忘记了这个世界的纷纷扰扰。

转眼间,又是一个美妙的周末到来。

许太平一如上一周一样,跟关荷一起拉着二蛋去了一趟人民公园。

今天的阳光格外的明媚,人民公园里来了很多人,而且有不少人都牵着狗出来。

许太平跟上一次一样,解了二蛋的狗绳,让二蛋自个儿去溜达去,而他则是和关荷两人在地上铺了一块毯子,坐在了上面。

关荷为了这一次出门,特地早起准备了不少东西,两人坐下之后,关荷就从随身的篮子里将那些东西一样样拿了出来,有零食,便当,还有啤酒,看着就是野餐的标准配置。

(推荐一本书,《生死聚焦》,质量有保证,作者是个萌妹子,萌妹子写都市书,牛的一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