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四十七章 打狗不看主人/校花的全能保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947

树林里的狗叫声,吸引了不少人过来。

这些人都看到了许太平手中的二蛋,也看到了许太平面前几个人手中的撬棍,哪里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

眼看着周围的人都恶狠狠的盯着自己,那年轻人大叫道,“这狗咬我在先,你们别误会,你们看我的脚!”

所有人看向了那个年轻人的脚,结果跟许太平一样,都看到了一排咬痕,这一下,大家心里的怒火一下子小了许多,毕竟,狗咬人那是不对的。

许太平此时已经把二蛋交给了关荷,而关荷也已经离去。

“这年头,难道只准狗咬人,不准人打狗么?还有没有人权了,我们可是人,知道什么是人么?人是万灵之主!”年轻人大声的说道。

许太平并没有说什么,而是看向了一旁的吴丽梅,说道,“你先带包子走吧。”

吴丽梅激动的看着许太平,说道,“那个人在说谎,二蛋不可能先咬人的,刚才我都跟它玩的很开心。”

“二蛋不会说话,所以,有人可以随便的捏造事实,不过没有关系,很多时候,所谓的事实,并没有用。”许太平认真的说道。

“你难不成还真打算打我们?呵呵,别以为我们会怕你!”那年轻人冷笑着说道,今天他可是带着两个保镖在身边,这两人可都是华夏武术协会的 会员,都是会功夫的,他可不怕许太平。

“你往那边走,去找关荷,你们一起去医院。”许太平指着关荷离去的方向说道。

“那…那你自己保重。”吴丽梅关切的说道。

“嗯!”许太平点了点头,随后目送着吴丽梅拉着包子离去。

许太平看向了面前的年轻人,说道,“你知道华夏有一句话,叫做打狗看主人么?”

“我劝你还是别想不开,你的狗咬人在先,你不占理,你打我们,你更不占理,而且你还打不过!别到时候被人揍了,还得被拘留!”年轻人冷笑着说道。

“妈妈,我刚才看到,那个大哥哥拿脚踹刚才受伤的那只狗狗,那只狗狗才咬了他的!”一旁的一个小女孩忽然指着拿撬棍的年轻人说道。

小女孩这话一出,拿撬棍的那个年轻人登时就慌了,他赶紧说道,“小孩,你别乱讲话,我什么时候踢过那只狗了!”

“你就是踢了啊,很用力踢那只受伤的狗狗,然后狗狗才咬了你,我都看到了!”小女孩认真的说道。

“你这人怎么这样,踢人家的狗,还把人的狗打成这样!”

“就是,你这人有没有人性了!”

周围的人一听到小女孩的话,怒火再一次上来了,纷纷谴责起了那个年轻人。

“狗屁人性,老子只是想跟他玩一玩,结果哪里知道他会咬人,杂种狗就是杂种狗,动不动就咬人,回头老子还得去打狗针,你们知道个屁!”年轻人大声的叫道。

周围的人一听这年轻人在那大叫,怒火更胜,要不是那个年轻人手上拿着撬棍,周围的人怕是早已经按耐不住自己的拳头了。

“好了,不用多说了。”许太平一边走向年轻人,一边说道,“上周我没跟你较真,结果没想到这周给了你机会,打了我家的狗,这个事情跟谁都没关系,就我跟你,所以,事情很简单,不在你脑袋上开两个窟窿,今天这事儿,没完了。”

“哈哈哈,你在开玩笑么?有种你来!”年轻人拿着撬棍,指着就在他前方的许太平叫道。

啪的一声,许太平忽然抬手一把抓在了撬棍上,然后一推一拉。

就只是两个简单的动作,这个年轻人直接摔倒在了地上。

周围两个看着像是保镖的人物赶紧攻向了许太平,其中一人将手中的撬棍用力的砸向了许太平的手腕,试图将许太平手中的撬棍砸落。

啪的一声,许太平另外一只手接住了这一根撬棍。

那撬棍被许太平抓在手中,纹丝不动。

拿撬棍那人脸色一变,用力的想要把撬棍从许太平的手上拔出来,结果发现自己竟然完全无法撼动许太平手中的撬棍!

许太平猛地将手往上一掀。

强大的力量,竟然直接将撬棍的主人给先飞了出去。

许太平没有停顿,将撬棍反手一挥。

砰的一声,旁边那个试图偷袭许太平的人,脸上直接被重重的砸了一棍,整个人登时惨叫着后退了好几部。

转眼间,许太平的面前就只剩下了上周见到的那一对男女,这两人都完全吓蒙蔽了,他们怎么也没想到,他们从华夏武术协会那雇来的人,竟然这么没用!

为了这周能够一雪前耻,他们花了几千块钱,雇佣了两个华夏武术协会的高手,然后早早的来公园里等,好不容易在小树林里看到了二蛋,然后故意激怒二蛋,在被二蛋咬一口后,他们直接就把二蛋往死里打,后来许太平来了,他们俩还寻思着能够顺便把许太平给教训一顿,没成想,两个华夏武术协会的高手就这么被打退了,这几千块钱他们算是白花了。

“你想打我老公,就从我身上跨过去,我可是女人,你有种的话就打我吧!” 那年轻人的女朋友挡在了年轻人的面前,大声的叫道。

许太平抬起手中的撬棍,照着那女人的脸直接扫了过去。

啪的一声,这一棍子打在了女人的侧脸上,直接将对方的一颗牙给从嘴里打了出来,而撬棍上那强大的力量,更是让这女人整个人往旁边趔趄了一下。

许太平继续往前走,那年轻人来不及管自己的女朋友,转头就跑。

嗖的一声。

许太平的撬棍飞向了年轻人的后脑勺。

砰的一声,撬棍正面命中年轻人的后脑勺,带起了一阵血光。

年轻人惨叫一声,倒在了地上。

许太平走上前,拿起撬棍,对着年轻人的身体就砸了下去。

砰,砰,砰!

许太平的动作很慢,很有节奏,每一下都很沉重。

这六七斤重的撬棍,一下下的砸在那个年轻人的身上,他试图用手挡,结果手咔擦一下就折了,他要用脚去踹开撬棍,结果咔擦一下,脚也折了。

许太平就好像是一个打糯米糍吧的匠人一样,而那个年轻人,就是那一团的糯米。

撬棍抬起,落下,抬起,落下。

周围的人看的心惊肉跳,这许太平每一次落下,都没有留力,每一棍打在身上,周围的人似乎都能够听到咔擦的声音,好像那年轻人身上的骨头都被打碎了一样。

“行了行了,小伙子,再打下去出人命了!”一旁一个人看不下去了,赶紧说道。

许太平没有说话,而是停下手,走向了一旁坐在地上正惊恐的不停抽泣的那个女人,然后同样的重复刚才的动作,举起撬棍,落下,举起,落下。

啪擦擦,这女人的下场,跟她的男朋友没有任何区别。

这残暴的一面,让周围的人都为之色变,那两个被请来的华夏武术协会的高手此时也都缓了过来,赶紧冲向了许太平。

许太平一脚一个,将两人踹倒在地后,走到刚才拿着撬棍的男人的面前,一脚踩在了地上的手上,然后将手中的撬棍举了起来。

“不要啊,你这一棍子下去,他就废了!”旁边的那个同样来自华夏武术协会的人大叫道。

许太平自然知道健全的骨头对一个武者的重要性,不过,他却没有任何的迟疑,将手中的撬棍落下。

咔擦一声。

这人的手骨,被许太平直接敲断。

周围的人听到那清脆的断骨的声音,全部都打了个哆嗦。

这时候,救护车的声音跟警车的声音陡然从远处传来。

许太平扔掉了手中的撬棍,看着地上几个已经不成人样的人,说道,“打狗看主人,老子的狗如果死了,回头再要你们几个的命。”

说完,许太平转身离去。

周围没有任何一个人拦着许太平,一方面是因为那几个打狗的人太可恶,而另一方面,自然是因为许太平身上那恐怖的杀意。

警察很快赶到,救护车也很快赶到,这四个人被赶紧送去了医院,随后警方对现场进行了走访调查。

宠物医院里。

关荷正坐在手术室外头等着。

那与许太平他们只有一面之缘的吴丽梅跟包子,也都在这里。

包子趴在地上,眼睛看着手术室的方向,似乎也在挂念着二蛋。

许太平从楼梯口走了过来,问道,“情况怎么样了?”

“医生正在手术,具体还不知道。”关荷摇头道。

许太平坐到了关荷的身边,叹了口气。

他怎么也没想到,二蛋竟然会有如此的横祸,这都怪他太心慈手软了,如果在上周的时候,他就让那两个年轻人彻底的怕了自己,那估计就没有尽头这样的事情了。

悠闲的生活,让许太平变得不再如以往冷血残暴,而这一次的事情,狠狠的给了许太平一个耳光,他让许太平明白,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面对任何敌人,只有以摧枯拉朽之势将其摧毁,才能够让自己变得最安全!

许太平将这些牢牢的记在了心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