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四十八章 原来你就是许总/校花的全能保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948

二蛋福大命大,最终成功的转危为安。

手术室外的关荷跟吴丽梅紧紧的抱在一起,吴丽梅激动的泣不成声,而关荷的眼角也同样带着泪光。

许太平还是第一次看到关荷哭。

许太平可以理解关荷的感受,毕竟,在他不在的这段时间里,二蛋跟关荷几乎可以说是朝夕相处的。

不过,二蛋虽然转危为安,但是按照医生的说法,他还得在医院里头继续观察疗养一段时间。

许太平只得将二蛋留在了宠物医院。

吴丽梅自告奋勇每天来照顾陪伴二蛋,可以看的出来,她跟包子都十分的喜欢二蛋。

这让许太平颇为感动,毕竟他每天要上班,而关荷每天也有很多的事情要做,有吴丽梅陪伴二蛋,那许太平跟关荷也算是比较放心。

“要不我给你开工资吧,你不是说你还没找着工作么?”许太平对吴丽梅说道。

“不用不用,反正我每天闲着也是闲着,我喜欢二蛋,所以才来陪它,你给我开工资的话,这就变味了!”吴丽梅摇头道。

许太平听吴丽梅这么说,也就不再强求,毕竟有些事情谈钱的话,还真的容易变得俗气。

许太平正打算跟吴丽梅再聊几句,结果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许太平一看,是欧阳靖宇打来的。

“你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把四个人送进了医院…许太平,难道你觉得你最近的风头还不够盛么?先是摆平了王爷,后是拿下了蓝旗,这会儿,竟然还找两个小纨绔的麻烦,你真的不知道现在有多少双眼睛在盯着你么?”电话那头的欧阳靖宇十分不客气的说道。

“这不是当时忍不住么。”许太平露出一个谄媚的笑容,随后转身走出了病房,来到了走廊上,说道,“欧阳局长,那几个人实在是太可恨了,把我的狗给几乎打死了你知道么!”

“…你好歹也是蓝旗的执旗人,你竟然因为一条狗,当着几十号人的面把人给打断了不知道多少根骨头?你如果不说你是许太平,我特么都要以为你是许太平手底下的哪个最底层的小混混了!”欧阳靖宇说道。

可以听的出来欧阳靖宇很生气,因为他连粗话都说出来了。

“欧阳局长别生气,别生气嘛,我下手虽然狠,但是绝对没有伤到脏器,顶天了算轻伤,您别以为我不懂。”许太平说道。

“要放在平时,那确实没事,但是我刚才说的你没听到么,你最近风头有多盛?这时候你不懂要低调一些?而且这次被你打的其中两个人还是华夏武术协会的,有一个的手被你给打折了,这件事情,你觉得华夏武术协会的人会善罢甘休么?”欧阳靖宇问道。

“这个,我也是华夏武术协会的人,我们会内部解决的!”许太平说道。

“你出去避几天风头吧。”欧阳靖宇沉声说道,“别让我难做,另外,在你走之前,把那些人安抚好,要钱给钱,要道歉给道歉,反正,把他们摆平,别让苦主找我,不然的话,我只能办了你。”

“多谢欧阳局长开恩。”许太平感激的说道。

欧阳靖宇没有多说什么,直接挂了电话。

许太平走进病房里,将关荷喊了出来。

“欧阳靖宇刚给我打电话了,字里行间说的很清楚,最近我风头猛,让我避避风头,刚好不是赵老爷子做寿么,我就去一趟京城算了。”许太平对关荷说道。

“你最近风头确实有点猛,这时候去京城挺好的,其实之前我就打算跟你说了。”关荷说道。

“那行吧,医院里的那几个人,一会儿我去摆平。”许太平说道。

“嗯。”关荷点了点头,说道,“什么时候去京城?”

“等事情摆平之后再去吧,好歹我也是蓝旗的执旗人,就算避风头,也得从容点。”许太平笑着说道。

“那行,一会儿我回去给你准备行李!”关荷说道。

“嗯!”许太平点了点头,随后跟关荷一起走回了病房,跟吴丽梅简单的聊了两句之后,两人就一起离开了。

关荷回家给许太平准备行李,而许太平则是前往了江源市医院。

在江源市医院外头,许太平犹豫了一下,给手下人打了个电话。

没多久,大概二十多个太亚集团的中高层干部,来到了医院外头。

“跟我上去见几个人。”许太平说着,带头进了医院。

太亚集团的这些中高层干部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还是恭敬的跟着许太平一起进了医院。

在江源市医院的骨科病房里,许太平见到了被自己送来这里的几个人。

唯一一个能够站着的,就是那个没有拿撬棍打狗的华夏武术协会的成员,另外的三个人全部躺在床上,身上打着各种石膏。

除了这三个人之外,许太平还见到了不少其他人,估摸着应该是那一对男女的父母,看身上穿的都是名牌,应该也是有钱人。

病房里在许太平来之前大概有十个人左右,因为这是特护病房,所以还算是比较宽敞,不过,在许太平带着二十多号人走进病房的时候,病房一下子就显得拥挤了起来。

“就是这个人!”那还能站着,并且还能顺利说话的华夏武术协会的成员指着许太平叫道,“就是这个人把于正打成了这样!”

原来那个小年轻人叫于正!许太平也是到现在才知道。

随着那个华夏武术协会的人的话,整个病房里的所有人都看向了许太平,随后,许太平就看到一个四十多岁的女的咆哮着朝他冲了过来。

一看这女人的架势,许太平就知道,这女的肯定是那个什么于正的娘,不然的话也不至于一副死了儿子的样子。

“我要跟你拼了,你竟然把我儿子打成这样!你这个狗日的!”那中年女人大喊道。

许太平觉得自己真是聪明,猜得一点都没有错,随后,他对着那冲向他的女人抬起就是一脚。

砰的一声,这女人被许太平一脚踹中肚子,惨叫一声往后退了好几步,噗通一声直接跪在了地上。

如果她刚才没有骂最后一句脏话,许太平还不至于一脚把她踹飞,现在许太平最听不得的,就是带狗的脏字,一听就想起可怜的二蛋。

“我是来跟你们和解的。”许太平再把人家踹飞之后,开口说道。

许太平这话让在场的人都傻眼了。

哪有这么和解的啊?一见面就把人家的老娘打趴下,然后跟人说我是来和解的?逗呢吧?

“报警,给我报警!”一个长得跟那个于正有几分相像的男人咬牙切齿的叫道。

这男人穿的西装革履的,算的上是在场的人里头看着最有牌面的一个了,一看就应该是于正的老子。

许太平眉头一皱,说道,“谁特么敢报警?”

随着许太平的话,那些太亚集团的中高层全部开口呵斥道,“都把手机给我放下来!”

于正这边的人听到这呵斥声,全部都紧张了起来,因为许太平带来的这么一些人,每一个的气势一看都不是普通人的样子。

“你把我儿子打成重伤,还到医院来打我老婆,你不让我报警?你当你是谁?”那最后牌面的中年人黑着脸说道。

“谁让你老婆骂我呢,我这人最见不得别人骂我了,有话做下来好好谈,我是来跟你们和解的,真心实意。”许太平认真的说道。

“和解?和解是不可能和解的,我于抄抄是永远不可能跟你和解的,你就等着坐牢吧!”中年人说道。

“于抄抄?凯信集团的那个副总?”许太平带来的男手下中的一个人开口问道。

中年人,也就是于抄抄愣了一下,随后看向了那说话的男人。

许太平也看向了说话的男人,那人是自己手底下的一个经理,名字叫做刘臣。

“你是…刘总?!”于抄抄惊讶的看着刘臣说道。

“还真是你,我说怎么看着有点眼熟。”刘臣说道。

“你认识这人?”许太平问道。

“这人他们的公司跟咱们的产业有一些合作,我不认识他,但是认识他们的老板,之前一起吃过饭,这人有在桌上,因为名字比较奇特,我记住了长得个名字,但是人不怎么记得住。”刘臣解释道。

“那就好办了,大家都是朋友了嘛!”许太平笑着说道。

“刘总,你…认识这人?”于抄抄小心翼翼的指着许太平问道。

“这是我的老板。”刘臣说道。

于抄抄一听到刘臣这么说,登时愣在了当场。

那一日跟刘臣吃饭过后,于抄抄可是听他的老板说过,这刘臣,是整个江源市的头面人物,而这刘臣的老板,就是江源市江湖的大哥,许太平。

难不成眼前这个三十岁模样的男人,就是许太平?!

于抄抄惊恐的看向了许太平,说道,“这…不知道…不知道您贵姓?”

“许。”许太平说道。

一听许太平说出许字,于抄抄的身体就微微颤抖了一下,随后,于抄抄脸上露出一个艰难的笑容,说道,“原来,你就是许太平,许总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