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五十章 别扭!/校花的全能保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950

“我们现在对寒叶门的具体实力并没有一个直观的了解,所以,我还是希望诸位能够小心!”赵青衫说道。

“我们明白!”在座的几人纷纷说道。

“另外,有关于那许太平加入我华夏武术协会的事情,大家有什么看法?”赵青衫问道。

“那许太平是江湖人士,而武林,也算是江湖中的一部分,他加入,我觉得是好事。听闻这许太平虽然是江湖人士,但是却是侠肝义胆,在其所在的学校,更是对那些学生照拂有加,这样的人,正是我华夏武术协会所需要的。”余观洪说道。

“我听闻那许太平在米国的时候,更是为我华夏武术协会出头,应战脚盆国上门挑战的极端流高手,并且将其击败,保住了我华夏武术的尊严,我也觉得,此人乃 我华夏武术协会需要之人!”陈凌云说道。

“不过我觉得,此人的江湖味太重了,我听说前几天这人还成为了华夏江湖上的蓝旗执旗人,我华夏武术协会虽然也是江湖组织,但是我们却不过问太多的江湖事,那许太平身为江湖枭雄,他的加入,或许,会影响到我们华夏武术协会的声誉!”张元德沉声道。

“他的加入,有好,也有坏,先观察着吧,现如今最重要的事情,是赵老爷子的寿辰,你们可得好好的准备寿礼,莫要丢了你们宗门,咱们华夏武术协会的颜面!”赵青衫说道。

“明白!”众人齐声说道。

京城。

许太平从飞机上走了下来。

此时已经是傍晚的六点多,天空中晚霞遮天,一片火红之色让人心情愉悦。

许太平拉着行李箱走出了机场。

并没有人来接许太平,因为这一次来京城,许太平十分的低调,低调到谁都没有通知。

许太平随手拦下了一辆出租车,然后往京城市中心而去。

在许太平离开后不到五分钟,两个人走出了机场

这两人,一个是年轻貌美的女子,一个是驼背跛脚的瞎眼老头。

这两人不是别人,正是许太平曾经有过一面之缘的胡一菲,真名浅陌,以及浅陌嘴里的寒叶门的门主。

两人走出了机场,一辆黑色的轿车早已经等候在他们的面前。

两人一同上了车,而后消失在了茫茫的车流之中。

许太平坐在车内,让出租车司机去了自己以前来京城都会去的平和酒店。

酒店是五星的,而且是标准的五星,住起来还算是让人满意。

许太平这一次很低调的只是开了一间大床房,住在了酒店八楼的位置。

住下来之后,许太平给老Z打了个电话。

“我已经到京城了。”许太平说道。

“住哪?”老Z问道。

“平和酒店。”许太平说道。

“晚点我过去找你,你把房间号给我吧。”老Z说道。

许太平将自己的房间号告诉给了老Z,随后就挂了电话,然后下到酒店的楼下餐厅吃了一碗面。

吃完面回到房间已经是八点多了,许太平看了一会儿电视,房间门就被敲响了。

许太平起身走到门口,将房门打开。

老Z从门外走了进来。

“你竟然也会住大床房。”老Z笑着说道。

“以前在你手底下训练的时候,猪圈我都住过,大床房怎么就住不了了?”许太平问道。

“我还以为现在的你已经过关了骄奢淫逸的生活了。”老Z说道。

“还好吧。”许太平笑着摇了摇头。

“我时间比较紧,这一次过来找你,也是抽时间过来的,所以我就长话短说了。”老Z说着,坐到床边,看着许太平说道,“我爸的生日,就在下周五,今天是周六,也就是说还有五天的时间,到时候我们会在家里头举办寿宴,这是寿宴的邀请函。”

老Z说着话,打开随身带着的一个包,从包里拿出了一张红色的请柬出来,递给了许太平。

许太平接过邀请函打开看了一下,发现邀请函竟然是手写的,而且还是用的毛笔写的,字看起来十分的娟秀。

“这是独孤莹写的。你见过的。”老Z说道。

“是嘛,寿宴她也会去么?”许太平问道。

“独孤家跟我们赵家是一体的,老爷子平时很疼莹莹的,不然的话这请柬也不至于让莹莹来写,她是肯定会去的!”老Z说道。

“原来如此!”许太平恍然大悟。

“这一次老爷子的寿宴,几乎所有赵家,有老太爷血脉的人,都会回来,老太爷,你应该也见过了吧?”老Z问道。

“嗯!”许太平点了点头,他何止是见过老太爷,他还跟老太爷一起喝酒泡过夜店呢。

“这一次之所以让你来,其实最主要一个目的是,希望你能够劝说老太爷回家。”老Z说道。

“哦?”许太平挑了挑眉毛,说道,“为什么让我去?你们赵家那么多人,不是么?”

“哎,老太爷现在自己一个人住,不让我们靠近,所以,只有你能够劝他。”老Z说道。

“他为什么一个人住?”许太平皱眉问道。

“因为活太久了。”老Z有些惆怅的说道。

“活太久?”许太平愣住了。

“赵家里面,有过太多他的回忆,他的所有妻子,还有一些孩子,都在赵家里面出生,但是,这些人,每一个都相继离他而去,你能想象这样的情景么,你还活着,你的妻子,你的很多孩子都已经离开了这个世界,所以,老太爷就离开了赵家,一个人在外面过。”老Z说道。

“哎,有时候活得久,对于一些人来说,还真的不一定是好事。”许太平感叹道。

“是啊,你是目前为止唯一一个可以接近老太爷,并且老太爷也愿意跟你一块儿玩的人,所以,你适合当这个说客,我也拜托你了,老爷子最大的愿望,就是他的爷爷,老太爷能够回家。”老Z认真的说道。

“我尽力吧。”许太平惆怅的说道,“我其实心里还有一个大坎过不去呢!”

“什么坎?”老Z问道。

“一个曾经跟我一起玩夜店泡妞的老头,竟然突然成为了我爸的爷爷,也就是我的老祖宗,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他。我该怎么叫他我都不清楚!”许太平无奈的说道。

“这你不用担心,老太爷一辈子洒脱,不会计较这些的。”老Z说道。

“那行吧,回头我去找他去,我尽量说,他答不答应,我就没法保证了。”许太平说道。

“能答应就好!”老Z点了点头,说道,“事情就是这样的,这几天你先自己在这儿呆着吧。”

“对了,你们血杀殿堂跟昆仑的战争,怎么样了?”许太平问道。

“目前正在清理昆仑的羽翼,同时还在找昆仑的总部所在,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不会那么快有结果的了,对了,夜莺现在一切安好。”老Z说道。

“我又没问她。”许太平尴尬的说道。

“得了吧,你想什么我还不知道么,整个血杀殿堂里,你唯一在意的一个人估计就是夜莺了,如果不是想要打探夜莺的消息,你根本不会对血杀殿堂与昆仑的战争有任何的兴趣。”老Z说道。

“哈哈哈,你这么聪明,会没朋友的!”许太平笑道。

“我先走了,回头有事的话电话联系!”老Z说着,起身走出了许太平的房间,十分的干脆,跟来的时候一样干脆。

坐在房间内,许太平有些蛋疼,正如他跟老Z说的,他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自己的老祖宗。

老祖宗啊!那可是大了自己将近一个世纪的人物啊,自己之前还跟他一起喝酒泡妞虐菜呢,现在忽然间成了自己的老祖宗,那感觉,隔着老远的时候还不觉得有啥,眼下大家都在京城了,那感觉还真的是很神奇。

许太平就这样低调的在京城住了下来,他没有告诉任何其他人自己来了京城的消息,因为他这一次出来是来避风头来了,如果搞得人尽皆知,那也没啥意思,反正后面如果有参加赵老爷子的寿宴的话,该见到的人总归是能见到的。

至于赵老太爷那边,许太平暂时还没有去见他的打算,因为他还没有准备好,他不知道自己去了是马上认祖归宗呢,还是跟以前一样跟赵老太爷称兄道弟,这很让许太平苦恼。

许太平在这酒店一呆就是三天。

在这三天的时间里,京城几乎所有的五星级酒店,都住进了一批批的权贵,枭雄人物。

这些人有的来自于华夏各地,有的则是来自于国外,其中有华人,也有不少是金发碧眼的老外。

赵老爷子七十大寿,这对于很多人来说,那是天大的事情。

绿旗的执旗人江宏图在周三的时候也住进了许太平的这个平和酒店。

这并不是缘分,而是江宏图提前给许太平打过了电话,知道了许太平住在这里,他才住进来的。

当天晚上,许太平在酒店摆了一桌,算是给江宏图接风洗尘。

江宏图来京城并没有带太多人,其中就有一个许太平之前见过的凤栖。

“凤栖小姐,一段时间不见,真是越来越好看了啊!”许太平在看到凤栖的时候笑着跟凤栖打了个招呼。

凤栖一如我既往的冷漠,根本不鸟许太平。

许太平也不恼,跟江宏图聊了起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