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五十一章 年华易逝/校花的全能保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951

“许老弟,你这可真是了不得啊,在下海市经营了那么久的王爷,说被你干掉,就被你干掉了,现在你在这江湖上的名望,已经不输于我们这些老人了!”江宏图笑着对许太平说道。

此时的江宏图对许太平的态度已经跟上次他对许太平的态度完全不同了,毕竟,上一次的许太平只不过是一个太亚集团的老板,算是比较有名气的江湖大哥,而现在的许太平,那可是蓝旗的执旗人,这身份跟上次完全不在一个层次上,江宏图不得不将许太平当成平辈人,而不是像上次那样的晚辈。

“王爷怎么死的,我可不知道,我这人就是运气好了点,承蒙诸位前辈照顾!”许太平谦虚的说道。

“哈哈哈,你还真是谨慎,难怪你可以走到今天!”江宏图笑道。

“江老大,今天晚上,咱们只喝酒吃饭,不谈这些事情了,谈多了闹心!”许太平拿起酒杯说道。

“行,就依你的,不说这些事情了,来,喝酒!”江宏图同样拿起酒杯,两人都将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

一顿晚饭吃的稀疏平常,吃完之后,两人简单的聊了一会儿天后就各自的回了房间。

江宏图住的可比许太平好的多了,是总统套房。

许太平并不嫉妒,因为他知道自己现在还是低调点好。

周四就这么过去了。

这一次许太平就算想拖着,那也不好意思拖下去了,所以,早上的时候许太平起了个大早,然后出门买了两条烟,再拿上两瓶好酒,打了车就往老头住的方向而去。

半个小时后,载着许太平的出租车停在了老头家的门口。

许太平付了车钱,然后下车走到门口,刚打算敲门呢,许太平又犹豫了起来。

到底该怎么叫他呢?

许太平觉得自己很纠结,叫老祖宗?那不行,虽然人家真是老祖宗,但是他们毕竟一起玩过,喊老祖宗总觉得自己吃亏了? 。

叫老哥?那更不行了,如果许太平跟赵老太爷称兄道弟,那许太平他老子得喊许太平什么?这辈分一下子就完全乱了。

不然叫老头?之前还没什么问题,可眼下要是这么叫的话,未免有点不尊重长辈的意思!

许太平纠结的很,而就在这时,就在许太平面前的门被人从里头推开。

手上拧着个鸟笼的老头,正站在门后打算往外走,结果就看到了门外站着的许太平。

“小子,你怎么来了?!”老头惊讶的看着许太平问道。

“这不是最近来京城了么,所以过来看看你…您…”许太平说道。

“我正打算出去遛鸟呢,你这来的还真是时候,走吧,跟我出去遛遛我们家这八哥,这家伙,可招人喜欢了!”老头笑着说道。

“你这八哥,叫啥名字?”许太平问道。

“叫狗子。”老头说道。

“狗子…好名字。”许太平赶紧称赞道。

“你手上拿的是啥?”老头看了一下许太平的手,问道。

“这不是眼瞅着年刚过么,过年的时候也没来看看您老人家,所以这会儿过来,给您拜个晚年,顺便祝您晚年幸福。”许太平赶紧说道。

“你这晚年可真晚,夏天都要来了。”老头说着,将手往门内一指,说道,“把东西放进去,跟我走吧!”

“好嘞!”许太平点了点头,赶紧将手里的东西放进了院子里,然后跟这老头往外走。

老头一手提着个鸟笼,嘴里吹着口哨,一边走还一边摇的,看的出来心情很好。

许太平跟在身边,有点不知道该怎么搭茬。

就在这时,老头笼子里的八哥忽然嗯嗯啊啊的叫了起来。

这声音那叫一个荡气回肠,那叫一个跌宕起伏,听的路过的人那叫一个面红耳赤的。

“你给我闭嘴!”老头赶紧对着笼子里的狗子叫道。

那狗子似乎通人性,果断的闭上了嘴。

“您这八哥,学舌的功夫还真挺强啊。”许太平笑着说道。

“他就瞎几把学,我隔壁住了一对新婚夫妇,肯定是在他们那学的。”老头说道。

“对对对,肯定的!”许太平点头道。

两人就这么走着,没一会儿就来到了附近的一个公园。

老头将鸟笼往一旁的树枝上一挂,随后在树旁边活动起了手脚。

虽然都是老胳膊老腿的,但是老头的筋骨还真是相当不错,好几个拉伸的动作,年轻人都不一定做的了,但是老头还是十分轻松的都做了出来。

许太平站在一旁,一边看着老头,一边看着鸟笼里的八哥。

就在这时,那八哥又叫了起来。

“啊,老爷爷,你好猛!”

“老爷爷,我还要,你太厉害了。”

周围的人听到这声音,全部看向了老头这边。

老头黑着脸,看着鸟笼里的八哥说道,“你特么再说一遍,今晚我就把你给炖了。”

八哥果断又闭上了嘴。

“这真是只神鸟。”许太平忍不住赞叹道。

“打小养到大的,耳濡目染了太多东西,学的太杂。”老头说道。

“跟我家二蛋一样,我家二蛋也通人性,他是一条狗。”许太平说道。

老头没有搭话,而是继续在那拉伸动作。

等拉伸结束之后,老头当着许太平的面打了一套很简单,朴实无华的太极拳。

这太极拳看不出有什么出彩的地方,跟大部分的普通人打的太极拳一样。

许太平坐在一边,正酝酿着要怎么跟老头说回赵家的事情呢,老头忽然开口道,“如果你是劝我回家,那就免了。”

许太平愣了一下,随即苦笑道,“我听人说,大家都很希望你能回去。”

老头走到许太平的身边,撩起衣服擦了擦脑袋上的汗。

虽然打的是一套很普通的太极拳,但是这似乎也消耗了老头不少的体力。

因为年岁已高的关系,老头身上的皮肤已经松弛了,看过去上面还有不少的老年斑。

许太平并没有去专门了解过眼前的这个男人,但是,就冲着赵家现在在这个世界上的影响力,这个男人,当年一定也是一个枭雄人物,而这样的一个人物,到了现在,却成了一个满身老年斑,皮肤松弛,然后打一套太极拳还流一头汗的老人,这让许太平有一种年华不再的唏嘘感。

任你当年再如何君临天下,老了的时候,也只不过是一个溜着鸟,喝着枸杞泡的水的小老头。

“不愿意回去。”老头摇了摇头,看向天空,说道,“回去了,总会想起一些往事,还是不要想的好。”

许太平沉默了下来,他现在才三十一岁,所以,对于老头此时的心境,他很难有那种感同身受的感觉。

但是,他还是从老头的身上感觉到了落寞。

试想一下,未来某一天,当他也老去了,夏瑾萱,宋佳伶,苏念慈,关荷…这些人一个接着一个的离开人世,那他如果还活着的话,想来,应该也会很落寞吧,更别说还有可能自己的孩子还走在了自己的面前。

一想到这,许太平似乎多少能够体会到老头此时的心情了。

“生老病死,说是自然规律,但是有多少人能够真的看透呢。”老头叹气道。

“您这样其实很好了,我觉得,不管身边的人走了多少,至少你还留在这个世界上,我觉得,他们可以透过你的眼睛,继续看着这个世界,这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许太平说道。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就好了。”老头笑了笑,随后看着许太平说道,“以后你还是喊我老头吧,咱们各交各的,说实话,我对你爸的印象已经很淡了,因为你爸算下来是我的孙子辈的好像,我就记得你爸打小就特别叛逆,除此之外,没有多大印象了。”

“您老人家什么时候知道我跟您有血缘关系的?”许太平问道。

“叫我老头。”老头说道。

“行,老头你什么时候知道我跟你有血缘关系的?”许太平笑着问道。

“什么时候知道的啊?这可就早咯,从你出生那一天开始我就知道了,你要明白,这个世界上的很多事情,是没有办法瞒过一个一百多岁的老头的。”老头笑眯眯的说道。

“所以,许多年前,你我的第一次见面,并不是偶然咯?”许太平问道。

“是偶然。”老头笑着说道,“虽然我很早就知道了你,但是,我也没想到会有一天真的见到你,也没想到,你竟然会这么对老头子我的脾气,说实话,我现在之所以不愿意回去,就是因为他没总是将我当老人看待,我确实年纪大了,一百二三十岁了好像,但是,我不希望他没把我当老人看,总觉得我老了,糊涂了,你不同,你虽然喊我老头,但是你打心眼里就把我当同龄人,这样很好。”

“其实我也觉得你老了,只不过是个老顽童而已,其实,说实话,明天赵定邦,也就是我伯父的生日,你真得回去一趟,免得到时候人家说你已经老的不记事儿了,为了让你回去,老Z还特地让我进了京,也算是非常尽心了。”许太平说道。

“那行吧,明天你跟我一块儿回去吧,不过这事儿你可不能跟他们说,咱们俩自己偷摸的回去。”老头说道。

“成啊,那明天我来接你吧!”许太平说道。

“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