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五十三章 赵家寿宴(二)/校花的全能保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953

“这赵家果然是赵家,你看这桌子上的碗筷,看到了么,白吧?这可是咱们华夏的德化白,看那釉色,仔细看,是不是晶莹透亮,这是德化白中的极品,这种我听朋友说,都是专门内供给领导的,因为原材料稀少,所以每年都从产量都很有限,你看看咱们这,总共七十桌,全部用的这种餐具,这可不是有钱就办的到的啊!”陈胜利蹲在许太平的身边,感叹的说道。

这陈胜利说是四十岁了,但是看样子不过是三十出头的模样,身上穿着打扮都很普通,蹲在许太平的身边就好像是一个街边的小商贩一样。

“这一次寿宴,赵家把我们整个西南地区最好的虫草都给收走了,那才叫一个恐怖!”戴着眼镜斯斯文文的李成欢说道。

“毕竟是华夏的天家,整个华夏,没有任何一个家族可以超越赵家,牛逼牛逼!”陈胜利说道。

“再牛逼,那不也是吃饭拉屎,都一样。”许太平笑着从口袋里掏出了一盒烟,然后将烟分给旁边的陈胜利跟李成欢。

“这里不许抽烟。”陈胜利说道。

“不许抽烟?”许太平愣了一下,说道,“没人跟我说啊。”

“赵老爷子不抽烟,也不喜欢烟味,所以这赵家里头是不允许任何人抽烟的,这是规矩,你把烟收起来吧,免得到时候被人看到了。”陈胜利说道。

许太平赶紧把烟收了起来,抽烟这种东西,如果明言说不让抽,那许太平还是不会抽的,不管他身份再牛逼,毕竟这是个人素质的问题,总不能说你身份牛逼,你就可以随地吐痰,随地大小便吧?

素质还是很重要的。

许太平坐在那,等了许久都没有看到赵钢镚那老头,不免有些担心,这赵钢镚,该不会不来了吧?

就在这时,许太平忽然看到,江宏图带着好几个人走向了自己这边。

这一次那个凤栖没有跟在江宏图的身边了,走在江宏图身边的那些人,许太平虽然都没见过,但是却都知道那些人。

“太平,瞧瞧我给你带谁过来了!”江宏图笑着对许太平说道。

“你先别说,让我来猜一猜。”许太平笑眯眯的看向面前跟江宏图站在一起的几个人,随后指着其中一个粗壮的男子说道,“这一定是腾格乐先生了!”

“哈哈哈,猜中了,我是腾格乐!”那粗壮男子笑着点头道。

“那这位,应该是吉克其依先生!”许太平指向一个脸色黝黑,有些矮小的男子说道。

“嗯,我是吉克其依。”那脸色黝黑的男子点头道。

“怎么另外一个没有在?”许太平好奇的问道。

“他那人不怎么合群,所以就没有跟我们一起过来了!”江宏图解释道。

许太平点了点头,随即站起身,跟腾格乐以及吉克其依握了握手。

“都是久仰大名,一直没机会见到,这一次总算是有这样的一个机会,真是太荣幸了!”许太平笑道。

“哈哈哈,我也是,早就听说长江以南出了一个人杰,一直就想跟你见个面,这次真是亏了赵老爷子了!”腾格乐大笑着说道。

可以很清楚的就感觉得到这腾格乐应该是一个很乐观外向豪迈的人,说话之前都得先笑上两声。

另外那个吉克其依就比较低调了,基本上不怎么说话,只是偶尔说上一两句。

许太平之所以会知道这两个人,其实很简单,因为这两个人,腾格乐是黑旗的执旗人,而吉克其依,则是白旗的执旗人,许太平未来的目标是拿下金旗,所以对于其他五旗的执旗人,都是有所了解的。

几个人简单的聊了几句之后,江宏图他们就先走了。

许太平又坐到了陈胜利喝李成欢两人的身边。

“如果我刚才没看错的话,那个腾格乐,是不是就是号称草原之王的那个腾格乐?”陈胜利低声的问许太平。

“草原之王?不懂啊,不过我知道他在草原上混的还不错。”许太平说道。

“那肯定就是草原之王腾格乐了,这人可了不得,在草原上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手下产业遍布整个草原,咱们华夏有一半的奶牛,就是在他家的牛场里饲养的,他一句话就可以操控整个国内的牛奶价格了,非常厉害!”陈胜利说道。

“你怎么知道的?”许太平问道。

“草原上也有煤啊。”陈胜利说道。

“有理!”许太平恍然大悟道。

“那个吉克其依,是西南边某个少数民族的头人。”李成欢忽然说道。

“哦?你这又是怎么知道的?”许太平问道。

“我家世代住在西南边,做的是草药生意,少不了跟那些少数民族打交道,所以,我见过这个人,在他们的一些重大节日的时候。”李成欢说道。

“小许啊,看来你的朋友圈还真是广嘛,连这样的人物你都有交往!”陈胜利笑着拍着许太平的肩膀说道。

“你没听我们说的么,只是今天第一次见而已。”许太平赶紧解释道。

“是第一次见没错,不过我们可都看到了,是他们主动过来找的你,而不是你去找的他们,这至少证明,在身份上,你跟他们是没什么差别的!”陈胜利说道。

许太平笑着摇了摇头,也懒得去解释什么,反正大家都是瞎聊嘛。

时间转眼就到了十一点,在赵家下人的招呼之下,许太平这些坐在院子边缘的人,都开始动身 去找自己的位置了。

整个院子里总共摆了七十张桌子,跟赵老爷子的岁数刚好一样。

许太平跟着陈胜利李成欢他们在这七十张桌子里找起了自己的牌子。

除了这七十章桌子,在院子最前方的一个正厅里,还摆了一张巨大的圆桌,这圆桌铺着大红色的桌布,在桌子最中央的位置还放着一个寿桃的模型,看样子应该就是主桌了。

正厅的正中央挂着一个巨大的寿字,寿字的两边还有一副对联。

许太平不怎么会写字,但是看字的眼光还会有的,这一个寿字,还有周围的对联,绝对是出自大家之手。

“太平,你给赵老爷子准备了啥贺礼么?”陈胜利忽然问道。

“贺礼?!”许太平愣了一下,随即问道,“要准备贺礼?”

“难道你没准备么?!”陈胜利惊讶的问道。

“这个,忘了。”许太平尴尬的说道,他确实忘了,因为他之前根本就没有打算来参加这什么寿宴,自然就没有想到寿礼的事情。

“哈哈哈,你估计是今天所有参加寿宴的人里头唯一一个没带寿礼的了,哈哈,一会儿大家都要给老寿星祝寿,都得拿东西上去的,难不成你还打算空空手上去啊?”陈胜利笑道。

“这个,那我包个红包吧。”许太平尴尬的挠了挠头,说道。

“红包?哈哈,有创意,至少可以让人记忆深刻!”陈胜利说道。

许太平尴尬的笑了笑,随后跟着陈胜利等人一起找起了自己的位置。

找了许久,陈胜利跟李成欢两人都有了自己的位置,他们的位置在院子中间的位置。

许太平逛了好大一圈,大概知道了赵家是怎么安排座位的,基本上是身份相近的人坐在一起,而且,身份越尊贵的人,就坐距离主桌越近,反之则是越远。

陈胜利跟李成欢两人的位置在中间,也算是在今天这些来的客人里头身份居中了。

许太平主要在最靠近门的位置找自己的牌子,因为这里距离主桌最远,应该是他这类人坐的地方。

很无奈的是,许太平找了好几圈都没有找到自己的位置,然后他又忘中间再去找,还是没找到自己的位置。

“该不会你坐前头吧?”陈胜利小声的问道。

“前头?”许太平眯着眼往前面几排看了一下,前面几排桌子放着的牌子,有好些个许太平很耳熟的名字,比如腾信的马腾,就坐在第三排的位置,然后套宝的马芸,坐在了第一排靠边的位置,除此之外,许太平还见到了几个经常出现在电视上的权贵人士,他们也都坐在了第一排,位置靠中,但是并没有在最中间的位置,最中间位置的几张桌子,桌上放的,都是赵姓的人。

许太平小心翼翼的在前几排也找了一遍,最终还是没有发现写有自己名字的牌子。

这就让许太平觉得很奇怪了,难不成,赵家人也没想到自己会来,所以就没有准备自己的牌子?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就太尴尬了。

就在这时,有人忽然喊了许太平的名字。

许太平循声望去,就看到赵比干从一旁走了过来。

“太平,你怎么会在这里?!”赵比干看到许太平,惊讶的问道。

“我就不能来这里么?”许太平笑着问道。

“是赵太勋邀请你来的吧?”赵比干问道。

“嗯!”许太平点了点头,说道,“不过,好像没有准备我的名牌啊!”

“没有么?”赵比干惊讶的问道。

“没有!”许太平摇了摇头,说道,“我已经找遍了,没有找到。”

“这就奇怪了,按照赵家这边的规定,没有名牌的,都统一坐主桌,难不成,你也坐主桌?!这怎么可能!”赵比干皱眉道。

“主桌?!”许太平的心咯噔了一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