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五十四章 蹭吃蹭喝层关系/校花的全能保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954

“你不可能坐主桌的,主桌都是赵家主脉的人坐的,一般赵家人都坐不上,更别说你还不是赵家人了,应该是哪里出错了,我去查一下宾客名单,再来找你!”赵比干说着,转身离去。

许太平觉得赵比干说的话还是有道理的,主桌是赵家主脉的人坐的,而赵家主脉的人,并不是自己,而是赵定邦那一家子。

所谓的主脉,就是现在谁是家主,那他的孩子就是主脉。

如果赵定邦死了,那赵太勋,赵太极,赵太恒三人,谁是家主,那他的儿子就是主脉的人。

所以,今天能够坐主桌的,就只有赵定邦的后代,其他人是不能坐主桌的。

就算许太平是赵家人,最多最多,许太平能够坐在第一排中间的位置,不过第一排中间位置并没有许太平的牌子。

“太平,刚才那人是赵家人么?”陈胜利走到许太平身边,低声问道。

“嗯!”许太平点头道,“以前是 赵家人,不过后来离开了赵家。”

“难怪你这么牛逼,原来你跟赵家的关系这么亲近啊,人家都认识你!”陈胜利说道。

“整个赵家我也就认识三四个人,不熟。”许太平赶紧摇头道。

许太平这正说着话呢,忽然有人拍了一下许太平的肩膀。

许太平转过身去,看到了一个熟悉的面孔。

独孤莹。

独孤莹正微笑着看着许太平,那笑容就如同是春日里的阳光一样,很容易就会将人融化。

许太平笑着跟独孤莹用手语打了个招呼。

独孤莹笑着跟许太平点了点头,随后拉着许太平的手,指了指主桌的方向。

许太平连连摇头,说道,“那可不是我去的地方。”

独孤莹疑惑的歪着脑袋,看着许太平,也没说话,也没比什么动作,就那么看着许太平,然后一双眼睛开始慢慢的驶去了神采,慢慢的变得空泛了起来。

“又神游去了…”许太平无奈的笑了笑,这独孤莹可以算是他所见到的人力最奇葩的一个了,明明不是哑巴,却不喜欢说话,然后还经常神游。

许太平十分肯定独孤莹不是哑巴,因为哑巴一般来说是听不到声音的,所谓聋哑人,为什么将聋哑放在一起,就是因为说不出话来的人,一般来说也是听不到,正因为他听不到声音,所以他才不知道该怎么发音。

独孤莹能够清楚的听到周围的人说的话,那就证明独孤莹不是聋子,也就不可能是一个哑巴。

当然,这种情况并不绝对,但是在许太平看来,以现在的科学技术,独孤莹只要能听到声音,就一定有一些高科技设备,能够让独孤莹发出声音,而独孤莹始终都没有发出声音,这原因肯定只有一个,她自己不愿意说。

看到独孤莹在那出神,许太平笑着像陈胜利李成欢解释道,“这是我的朋友,独孤莹。她最喜欢干的事情,就是放空自己。”

“独孤?独孤家族的人?厉害了厉害了,这独孤家族可是跟赵家一体的,你独孤家族的人都认识,不得了啊!”陈胜利感慨的说道。

“你再这么说下去,老子我可就要成为今天这里最厉害的人了,哪有那么夸张,只是接触过几次而已。”许太平解释道。

正解释着呢,独孤九和从一旁走到了许太平的面前。

“我听他说,今天你也来了,还以为他是在开玩笑,没想到你真的来了。”独孤九和笑着对许太平说道。

“过来看看,凑个热闹。”许太平说道。

“你坐哪?”独孤九和问道。

“没有我的名牌。”许太平尴尬的说道。

独孤九和脸色微微一变,随后笑着说道,“有意思了…我先带我妹妹走了,回头结束之后再聊。”

说完,独孤九和拉着已经放空了的独孤莹转身离去。

“你看吧,连独孤家的大少爷,独孤九和都过来跟你打招呼了,你再怎么解释都没用了。”陈胜利调侃道。

许太平无奈的笑了笑,他这一次出来是避风头的,要尽量低调,怎么这些人一个个的都找上了自己,这想要低调都难啊!

很快的,整个院子里几乎所有人都找到了自己的位置坐下。

毕竟来到这里的都是有身份的人,谁也不可能说寿宴要开始了还站着,这样多少会有些突兀跟不礼貌。

许太平这时候也坐下了,他厚着脸皮蹭了陈胜利半张椅子。

这是一件很尴尬的事情,因为陈胜利这一桌的人都坐满了,他许太平硬是蹭了人半张椅子,总给人一种来蹭吃蹭喝的感觉。

周围的人都脸色怪异的看着许太平,不明白许太平为什么非要跟人坐一张椅子。

就在许太平寻思着是不是要先跑路的时候,一个抹着发蜡,穿着打扮都十分不俗的年轻人带着一个赵家的下人来到了许太平的身边,指着许太平说道,“就是这个人,我怀疑这个人是偷溜进来的,他连位置都没有。”

那赵家的下人看到许太平似乎也很震惊,虽然在外面,很多宴请都会有蹭次蹭喝的人,但是那是在外面,今天赵家的寿宴每一桌坐着谁那都是订好了的,而且门口还有安检,怎么可能会有人混进来蹭次蹭喝的?

“先生,请问您坐在哪里呢?”赵家的下人问道。

“这个,我还没找到自己的位置。”许太平尴尬的说着,看了一眼领人过来的那个年轻人,这人还真是事儿多啊,这一桌子的人都没人说什么,这人竟然就领了人过来找自己麻烦。

许太平对这人还是有印象的,这人就坐在陈胜利这一桌的旁边,刚才许太平坐在陈胜利边上的时候,这人就盯着他这边看了好久,许太平这人对眼神什么的十分的敏感,所以这人看着他,他就注意到了这人,只不过许太平没想到,这人竟然会这么多管闲事。

“那先生,请出示一下您的请柬好么?”赵家的下人问道。

一说到请柬,许太平就尴尬了。

刚才坐在院子边上的时候,许太平拿请柬垫了屁股,然后等找位置的时候,他就把那请柬给扔了,反正这玩意儿在他进了赵家之后就没用了。

没想到,现在人家竟然找他要请柬,那他可就真拿不出来了。

“请柬我刚才扔了。”许太平指了指不远处的一个垃圾桶,说道,“就扔在那里面。”

“我看就是进来蹭寿宴的人。”那年轻人冷笑一声,说道,“小子,这里可是赵家,不是外面那什么大酒店,你进来这蹭,那可是蹭错了。虽然我不是赵家人,但是,我也不愿意看到有人就这么进来蹭,多大人了,还做这种事,丢人么?”

“太平有请柬的,刚才他确实把请柬扔那垃圾桶了!”陈胜利赶紧帮许太平说道。

那赵家的下人将旁边一人招了过来,然后低声耳语了几句,那人点了点头,走到远处许太平之前指过的垃圾桶边上,将垃圾桶打开看了看,随后走回到了许太平这边说道,“垃圾桶已经清空了,上头有人交代过,垃圾桶必须五分钟清理一次。”

“先生,您没有请柬,这里也没有您的名牌,那我们只能请您跟我们走了。”赵家的下人沉声道。

一听到赵家下人这么说,周围的人纷纷鄙夷的看向了许太平。

在他们看来,许太平的谈吐什么的都还行,应该不是那种愁吃喝的人,那他偷溜进来赵家,那只能是一个目的,为了攀关系。

赵家的每一次宴请,不管是寿宴,还是婚宴,还是其他的,都是一场权贵的盛宴,很多权贵都会受邀参加,而能够参加这样的宴会的人,都是身份上相当不俗的,所以这就出现了这样的情况,有的人身份不够,但是为了认识更多的权贵,就偷溜进赵家,假装自己也是被宴请的人,然后去跟那些权贵套近乎。

有的人还真的用这样的方法攀上了一些关系,没多久就飞黄腾达了,所以这么些年来,为了杜绝这样的情况出现,赵家但凡是有什么宴请,都会对来访的宾客进行严格的身份检查,对于这些被正儿八经邀请的人来说,他们在看着这些偷溜进来的时候,会有一种特别的优越感。

这种优越感,就好像你坐在出租车内,然后看到车外有一大群人在苦苦的等着打车。

就好像你开着保时捷卡宴,然后在路上看到众泰SR9一样。

那种优越感,无法言说,但是却实实在在的存在着。

许太平觉得挺尴尬的,所以他站了起来,说道,“那不好意思了,我想我还是回家吧。”

“这里不是你这种人能够来的。”那年轻人脸上带着倨傲的笑容说道。

许太平这辈子没少见这种充满优越感的人,所以他也懒得跟对方一般见识。

就在这时,一个人影忽然急匆匆的从不远处走了过来。

来人不是别人,赫然是赵太勋,也就是老Z。

这一桌的人,自然都认识赵太勋这个赵家主脉的人,看到赵太勋过来,大家赶紧站了起来,有人还看向了许太平,眼下赵太勋来了,这个来攀关系的人,估计要惨。

“你怎么还在这儿呆着呢?”赵太勋来到这一桌边上,皱眉看着许太平,说道,“赶紧跟我走吧。”

“去哪啊?!”许太平错愕的问道。

“当然是去主桌了,跟我走吧!”赵太勋说着,一把拉着许太平的手往主桌走去。

陈胜利这一桌的人,连带着旁边那个倨傲的年轻人,全部都傻眼了。

(今天有五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