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五十八章 海纳百川的赵家/校花的全能保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958

许太平脸色变了。

他来这么久,不管是尴尬还是不好意思,他的脸色其实都没有太大的变化,可是,在赵老爷子说出认祖归宗的时候,许太平的脸色大变。

他没想到,赵老爷子竟然点出了他的身份!

从赵老爷子喊他太平的时候,他其实就已经知道,赵老爷子知道了他的身份,但是,按照许太平的分析,赵老爷子应该不至于点破他的身份,毕竟,他一直没有在赵家生活,跟赵家的关系也非常的浅,如果赵老爷子点出许太平的身份,那赵家等于就是多承担了一份照应许太平的责任,这是完全没有必要的。

许太平想的很美好,但是,现实却是很残酷。

赵老爷子就这么没有任何阻拦的说出了许太平的身份。

认祖归宗四个字,代表着许太平赵家人的身份,这只要有点脑子的人就能够听的出来。

所有人都被这四个字给镇住了。

赵青衫惊讶的看着许太平,他没想到,这个身体上蕴藏着不少秘密的男人,竟然会是赵家人。

黑白黄绿四旗的执旗人也都愣住了,他们没想到,在他们眼里的晚辈许太平,竟然会是赵家人。

“还记得那一次,江湖追杀了改变成江湖保护令的事情么?当时我就在奇怪,到底是什么贵人帮助了宋佳伶,现在看来,应该是赵家人了。”江宏图说道。

另外三旗的人纷纷点头。

“如果许太平是赵家人,那…是否意味着,赵家,将再次入主江湖,而一旦赵家入住江湖,那已经尘封多年的金旗,是否会被人重新扛起?!”腾格乐脸色严肃的说道。

几个执旗人彼此面面相觑,他们的心,此时都已经被极大的震撼了。

在他们看来,华夏的江湖,应该很快,就会出现大的波浪了。

华夏武术协会这一桌。

张元德长大了嘴巴,在他身边的几个人也都好不到哪里去。

“这下咱们华夏武术协会赚到了!”余观洪笑着低声说道,“这许太平看样子是赵家人没错,而他现在还是我们华夏武术协会的人,这可真是太好了,咱们华夏武术协会跟赵家,总算是连接起了一道桥梁!”

“这许太平,我建议提拔他为委员。”丹心师太说道。

“此事不宜太过着急,先看看再说!”张元德说道。

所有人都看向大厅。

对于这些人来说,今天这一次寿宴,真是太值了。

“老爷子,您这说什么呢,我怎么听不懂啊。”许太平尴尬的说道。

“你父亲定军,是我的堂弟。”赵老爷子说道,“我大了他十几岁,所以,他出生的时候,我就已经有了很深刻的记忆,你父亲是一个很叛逆的人,当年他不愿意过大家族的生活,所以离开了赵家,这件事情并没有什么,但是,如今他已经离世,而你,身为赵家的血脉,却顶着一个许的姓氏,这对于我赵家来说,是不能容忍的,所以,你必须认祖归宗,改回赵氏。就算你不愿意回我赵家生活,你也不能再以许姓生活。”

“我的姓氏,来自于我妈。”许太平脸色认真的说道,“从小到大我都姓许,这是我爸给我的起的名字,是我爸戴在我头顶上的姓氏,老爷子,请您见谅,不管如何,我都不可能姓赵,我许太平这一辈子,只姓许。”

“哦?!”赵老爷子本来和善的面容,陡然间冷了下来,他看着许太平说道,“你可知道,你拒绝的,是这个国家,最为尊贵的一个姓氏?”

“尊贵?我不认同,我觉得姓氏来源于父母,每一个姓氏,因为我们的父母,都弥足尊贵,或许赵家很有钱,很有权,但是这并不能成为我改名换姓的理由,我以我父母给我的这个姓氏为荣,哪怕我穷困潦倒,哪怕我灾病缠身,我都觉得,我的姓氏,跟所有人的姓氏一样尊贵。”许太平笑着说道。

许太平这一番话说的铿锵有力,让在场的很多人都心生认同与敬意。

很多人在面对着赵家这样一个天家的时候,总会不由自主的弯腰,压低自己的身段,而许太平今天,在面对赵家姓氏的时候,却能够挺直腰杆,单凭这一点,他就已经超越在场的很多人了。

赵老爷子盯着许太平,就那么看着许太平。

周围的人都为许太平捏了一把冷汗,如果赵老爷子发飙,那许太平可就完蛋了,许太平再牛逼,他也只是一个人,而赵老爷子所代表的,是整个赵家。

忽然,赵老爷子猛地抬手用力的拍打在了桌子上。

“你好大的胆子,身上流淌着赵家的血脉,却舍弃了赵家的姓氏,你这样如同是叛逆,你明白么?”赵老爷子怒斥道。

随着赵老爷子的怒斥,整个院子里的气氛陡然间就变了,似乎原本还很平静的气氛,一下子变得肃杀了起来。

“许太平,你还不快认错?”一旁的赵太极冷冷的说道。

“认错?我为什么要认错?我爸妈给我起的名字,我必然要带在身上一辈子,如果你觉得我身上流淌着赵家的血脉,我就必须姓赵,那我身上还流淌着炎黄两位老人家的血脉呢,我是不是要姓炎黄?”许太平问道。

“太极,在赵家,如果叛逆,该当何罪?”赵老爷子问道。

“父亲,在赵家,如果叛逆,应由家法处置,轻则关禁闭,重则…”赵太极说到这,笑了笑,说道,“剥夺血脉。”

剥夺血脉?

这四个字听起来很玄幻,但是其实意义很简单,就是杀死。

毕竟眼下是河蟹社会,而且在场的都是大人物,你总不能当着这么多的大人物说你要杀了谁谁谁吧?这不好听,所以,赵太极用了这么一个词语。

一个人要怎么样才能被剥夺血脉,那就是杀死,让他的血液流光,这样自然就剥夺了血脉。

“许太平,我再问你一次,你,是否要认祖归宗?”赵老爷子盯着许太平问道。

“认祖归宗可以,毕竟我就是赵家人,我身上流淌着赵家的血液,但是,让我改姓,不可能。”许太平摇头道。

“如果不改姓,谈何认祖归宗?”赵老爷子问道。

“如果赵家需要用这种方式来维持赵家子孙后代对宗族的认可,那我觉得,这样的赵家,应该也存在不了多久了。”许太平淡淡的说道。

唰的一下,所有有资格参加这一次寿宴的赵家子弟,全部站了起来,所有人都怒视着许太平。

对于赵家人来说,你说赵家存在不了多久,那就是挑战所有赵家人的底线。

“许太平,看来你是真不知道,死这个字,怎么写了。”赵太极冷冷的说道。

“太平,认错吧。”赵太恒说道。

赵太勋皱着眉头,没有说什么。

“来人。”赵老爷子怒斥道。

“是!”一群精壮男子陡然从各处走出,来到了院子里。

这些精壮男子,每一个的太阳穴都高高的鼓胀着,每一个都是练家子,而且看他们身上的气势,非常的彪悍,远非一般的武者可以比拟。

这些人一出现,现场的气氛变得更加的凝重跟肃杀了。

赵老爷子缓慢的从位置上站了起来,然后看着许太平。

周围所有人都紧张的看着赵老爷子,如果赵老爷子当众拿下许太平的话,那这事儿可就闹大了,毕竟,许太平那也是蓝旗的执旗人,江湖上也是有地位的。

“给我把太平的酒杯满上。”老爷子黑着脸说道,“既然他不愿意改我赵姓,那今天他就不是我赵家人,你们给我往死里灌他,让他站着离开这里,算我们赵家失礼!”

赵老爷子的话一出,所有人都愣了一下。

噗的一声。

有人没忍住笑了出来,随后,这笑声就好像会传染一样,瞬间就传遍了整个院子。

赵太勋的眉头终于舒展开来。

赵太极无奈的摸了摸自己的额头。

赵太极笑了笑,似乎他早已经预见到了这一幕。

每个人都忍不住在笑,因为他没怎么也没想到,最后竟然会是这样的一个结果。

强大的赵家,在面对着一个不愿意改回姓氏的后代的时候,竟然是这样一个态度。

“这才是赵家该有的态度,一个家族,能有海纳百川的胸怀,这样的家族,才会在一百多年前,灭掉了罗斯柴尔德家族,成为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家族,成为整个华夏的天家!”江宏图感叹的说道。

“与赵家相比,我们…太渺小了。”周围的几个执旗人纷纷感叹道。

许太平也傻眼了,他本以为自己要跟赵家开战呢,没想到最后竟然是这样的一个结果。

“老爷子,你这…”许太平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我赵家,主脉,支脉,各种远亲,上千人,如果你连你这么个小家伙都容不得,那我赵家,就不是赵家了,坐吧,刚才吓唬你玩的,哈哈。”赵老爷子大笑着坐了下来,随后一摆手,那些精壮男子全部离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