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五十九章 忆往昔/校花的全能保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959

寿宴,总算是有惊无险的开始了。

在经过赵老爷子那么一搞之后,整个寿宴的气氛变得轻松了起来。

酒菜一道道的送了上来。

赵老爷子先用一杯白酒给全桌开了个头,随后,大家就开始吃喝了起来。

别看赵老爷子已经七十岁高龄,但是身子骨还是十分硬朗的,喝起酒来也十分的爽朗。

当然,在场毕竟是有几百号人,他总不能每一个都喝过去,上来敬酒的人,赵老爷子都是点到即止,他没要求人都要喝完,别人也没人敢跟他说要让他干了。

许太平对赵老爷子算是佩服的五体投地了,难怪这人能够当赵家的家主,就这胸怀,不是一般人能够比的。

许太平不是没有见过所谓的世家,但是,世家子弟脾气都大,更别说世家的家主。

赵家,给许太平的感受前所未有的美好,许太平觉得,如果有朝一日自己也生出了一个大家族来,一定也要像赵家一样。

赵家寿宴,酒菜都十分的不错,有山珍,有海味,最让许太平惊讶的是,他一点都感觉不到奢华。

每一道菜做的都十分的接地气,尽管菜的选料都很讲究,但是单说菜品的话,基本上你在平时吃寿宴的时候都能够吃到,比如红烧猪肘子,比如酱香排骨,比如蛋炒饭之类的。

当然,菜品是很接地气,但是做法极为讲究。

不说别的,单说那一道蛋炒饭,许太平就觉得非常不烦,一份蛋炒饭里头竟然一点蛋黄都没有,用的是纯蛋清,米饭粒粒分明,而且芳香四溢,许太平稍微打听了一下,做这一道蛋炒饭的手续超过了三十道。

这绝逼可以算的上是许太平吃过的最讲究的蛋炒饭了。

这一次寿宴的酒,没有茅台,没有五粮液,只有赵家自酿的米酒,米酒醇香,入口绵柔,度数也不高,喝起来口感好,每一桌分配了好几缸,都是用的最地道的陶罐装的,据说有一定年份了,有人曾经想要花十几万从赵家这买一缸,结果硬是没买到。

酒管够,菜又好吃,再加上所有人的热情都已经被之前的一些不是意外的意外给挑动了起来,所以大家都吃的十分舒爽。

许太平看着时候差不多了,端起酒杯走到赵老爷子的身边跟赵老爷子说道,“老爷子,我祝您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叫我伯父。”赵老爷子故意板着脸说道。

“伯…伯父。”许太平有些尴尬的叫了一声,毕竟他这辈子可都没有这么叫过人,而且这个伯父还是一个七十岁高领的老人。

“虽然你不改姓回来,但是你要记住,你身上流淌着的是我赵家血脉,不管如何,你都是我赵家人,我赵家家规,对你同样有约束力。”赵老爷子说道。

“这个,老爷子,我这人不怎么愿意被条条框框给管着。”许太平说道。

“我赵家家规很简单。”赵老爷子说道,“不干jianyin掳掠的勾当,不做祸国殃民的事,我赵家从不会要求任何一个族人成为一个怎样伟大的人,而你不管在什么地方,不管你是否姓赵,我赵家,都会是你最厚,最坚实的靠山!”

许太平愣住了,他没想到,赵家的家规竟然是这样的,他还以为会有一些什么诸如誓死效忠赵家之类的话,结果什么都没有。

意思很简单,不做祸害就可以了。

“这我可以!”许太平拿着酒杯说道,“老爷子,我敬您。”

“哎,如果你爸还活着,该多好。”赵老爷子叹了口气,然后拿起酒杯喝了一大口。

“您老少喝点。”许太平赶紧说道。

赵老爷子喝了一大口米酒,之前也已经喝了不少,所以一张脸此时已经涨得通红了,他抬手拍了拍许太平的肩膀说道,“你爸出生的时候,你不知道,我可难过了。”

一听到赵老爷子这话,许太平的脸色微微变了变,他爸出生,赵老爷子难过?

“我是多么希望能够有一个妹妹啊,结果你爸一出生,特么还是男的,哎!”赵老爷子叹气道。

许太平没忍住,笑了出来。

赵老爷子继续拍着许太平的肩膀,脸上露出回忆的神色,说道,“我是我们这一辈最大的,在我之后,每一个都是男的,你不知道,我多想有个妹妹,我们兄弟好多个,你爸是我们这些人里头最叛逆的一个,每天就想着当个普通人,这不是开玩笑呢么,普通人是那么好当的么?他身上流淌着赵家人的血脉,就注定了他不可能成为一个普通人,结果他还非不信,最后离开了赵家,成为了赵家一百多年历史以来,第一个真正脱离赵家的赵家人,说真的,我当时很生气,因为我是看着他长大的,我跟他爸,也就是你的爷爷,我的叔叔,差没几岁,所以,你爸就跟我自己的孩子一样,他离开赵家,整个赵家最伤心的就是我了!不过,我还身佩服你爸的,你爸就有那种勇气说走就走,赵家的所有东西都不带走,而且一消失就那么多年,音讯全无,就算是赵家的耳目,都没有找到他,太厉害了。只可惜,你爸命不好,早早的就没了。太平啊,你告诉我,你爸是怎么没的?”

“生病。”许太平说道,“在我有记忆以来,我爸的身体就一直很不好,成天生病,后来没几年就病死了,我妈妈因为伤心过度,很快也就跟着我爸一起走了。”

“生病?”赵老爷子皱眉说道,“我们赵家,我不敢保证血统就一定好到什么地步,但是,这么多年,赵家的血脉有上千,但是却没有任何一个人有遗传病,而且普遍身体都不错,你爸当年出走的时候,我可还记得,精壮的跟猴儿一样,怎么可能说病就病了?”

“我也不知道,我只记得我爸在我印象里,很瘦小,干瘦,每天不停的咳嗽,他抽烟抽的很厉害,哪怕一直咳嗽,他也抽烟,妈妈说,我爸的身体就是抽烟抽坏的。或许,是肺部的毛病吧。”许太平说道。

“有查过你爸的死因么?”赵老爷子问道。

“没查过,我爸已经入土了这么多年,我也不想去动他,而且我妈也说过了,我爸这一辈子最希望的就是安安静静的待在一个地方,做一个普通人,所以,不管我将来如何,都不要去打扰我爸。还有她。”许太平说道。

“你妈…许晴芷?”赵老爷子问道。

“嗯。”许太平点头道。

“许晴芷啊许晴芷,如果当年不是这个女人,或许,你爸最终也不会有足够的勇气离开赵家,这个女人,不得了的女人啊。”赵老爷子说道。

“我妈那边,现在还有人么?”许太平问道。

“没什么人了,你妈来自于一个落魄的家族,在你妈认识你爸的时候,那个家族就已经不行了,本来估计是想用你妈来攀附咱们赵家,看能不能起死回生,没想到你妈把你爸给从赵家拐走了,自此那个许家就彻底不行了,十几年前就破产了,许家的人也不知道去了哪里。”赵老爷子说道。

许太平听了赵老爷子的话,觉得有些唏嘘,自己的老娘那边竟然什么亲戚都没有了,这家族说没落就没落了。

“不说了,太平,以后你有什么处理不了的事情,尽管来赵家找我们,所有赵家人,都是你的后盾,对了,还有,雍良的事情,还希望你不要继续极坏在心里,毕竟,按辈分算,他是你的侄子。”赵老爷子说道。

“赵雍良?他还没死?”许太平诧异的问道。

“我儿子, 不会那么容易死的。”赵太极在一旁插话道。

许太平看了一眼赵太极,发现赵太极也在看着他。

“你放心好了,我儿子有错在先,违反了家族的规矩,所以,不管你对他做了什么,我都不会插手,不过很值得高兴的是,雍良到现在还活着,不得不说,我们赵家的血脉,果然是与众不同,雍良这样一个原本一无是处的人,竟然在濒临绝境之后,也能够爆发出那么强大的潜力。”赵太极说道。

许太平看着赵太极,他完全能够感受得到,赵太极说这话是真的。

赵太极不像是那些所谓的富二代的家长,一味只维护自己的小孩,这让许太平觉得这赵太极至少算是没丢赵家人的脸。

“玉不琢不成器,雍良如果不经过打磨,那这辈子就完了。”赵老爷子说道。

“父亲您教训的是!”赵太极赶紧点头道。

“伯父,我去跟我这些堂哥喝两杯,您少喝点!”许太平跟赵老爷子道了声别,随后转身走到了赵太极的身边。

“喝一杯吧,堂哥。”许太平说道。

“你没丢我们赵家的人,很好。”赵太极看着许太平,淡淡的说道。

“我都是为了自己,没想着为赵家什么。”许太平说道。

赵太极扯了扯嘴角,随后拿起桌子上 的酒杯,跟许太平喝了一杯。

许太平没有在赵太极多停留,他跟赵太极喝了一杯之后,就拿着酒杯去找了赵太恒,跟赵太恒也喝了一杯。

等跟这两个太字辈的人喝完之后,许太平走到了赵太勋的身边。

“是赵老太爷暴露我的身份的么?”许太平坐在赵太勋的身边,问道。

“我也不清楚,不过应该是老太爷没错,讲真的,老太爷似乎也希望你能够回归赵姓,不过,可以肯定的一点是,老太爷不会逼迫你,如果他逼迫你的话,今天就不是这样的情况了。”赵太勋说道。

许太平点了点头,刚想说话,忽然,院子里响起了一阵急促的警报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