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六十章 你有什么意见么?/校花的全能保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960

警报声划破了天空,让整个喧闹的院子陡然间安静了下来。

所有人都诧异的听着这警报声,不知道这警报声从何而来。

就在这警报声响起的同事,一群群穿着劲装的男子从院子的四面八方涌了进来。

这些人的总人数大概得有四五十个人左右,他们一出来,立马就守在了院子的各个出入口。

“赵天,怎么回事?!”赵老爷子沉着脸问一旁的管家。

“老爷子,已经让人去查了!”管家低声说道。

正说这话呢,几个人急匆匆的从院子的正门走了进来。

其中一人一边走一边喊道,“不好了,老爷子,赵雍麒被人杀了。”

唰的一下,所有赵家人全部站了起来。

“怎么回事?!”赵老爷子坐在椅子上,脸色阴沉的问道。

“赵雍麒刚才在休息室那边的时候跟人起了口角,被人杀了,杀人者现在已经控制住了!”来人喊道。

“杀人者是谁的手下?”赵老爷子问道。

这一次的寿宴,很多受邀请的人都带着手下随从过来的,这些手下随从自然不可能进到寿宴的现场,所以,他们都被统一安排在了休息室进行休息,眼下赵雍麒被人在休息室杀死,赵老爷子立马就明白,杀死赵雍麒的,很可能就是寿宴现场某些人带来的手下。

赵雍麒,是赵家边缘支脉的一个人,雍字辈,跟赵雍良一辈,但是在家族里的地位跟赵雍良是没的比的,不过,因为是雍字辈的人,在赵家虽然不算什么,但是到了江湖之中,他的身份还是挺不错的。

“是一个穿着华夏武术协会制服的人!”一个下人赶紧说道。

“华夏武术协会制服?!”赵老爷子脸色一沉,看向了赵青衫。

“老爷子,我们一起去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赵青衫说道。

赵老爷子站起身,独孤莹赶紧将赵老爷子扶助。

“你们留在这里,赵家人,跟我一同前往。”赵老爷子说着,在独孤莹的搀扶下往大厅外走去。

一群有资格参加寿宴的赵家人全部跟在了赵老爷子的身后。

“华夏武术协会的人,也跟我走!”赵青衫对不远处的张元德等人喊道。

张元德等人也都起身往走到赵青衫的身边,随后一群人径直朝着院子外走去。

许太平也混在了赵家人之中,他虽然不愿意改性,但是不可否认他也是赵家人,而且他真的很好奇,那个华夏武术协会的人,到底吃了什么熊心豹子胆,竟然敢在赵家里面,杀害赵家雍字辈的人。

这群人离开了院子,赵家的管家立马安排人手安抚起了现场其他宾客的情绪。

这些宾客都是有身份的人,自然不会因为有人被杀了就乱了,只不过,这时候大家都没有了喝酒的心思,他们跟许太平一样,也很好奇,华夏武术协会的那个人,为什么敢在赵家杀害赵家人。

总共大概三四十个人,浩浩荡荡的走出了院子,随后往右侧走去。

院子的最右侧,是一片的宅子,而休息室,就在这些宅子之中。

此时,在宅子外,一群人已经聚集在了这里。

这群人分成了两部分,一部分是被宴请的宾客带来的走下,他们站在了一侧,而另外一部分,则是赵家的人,这一部分赵家的人每一个的脸上都带着杀意,而在这些赵家的人之中,一群穿着华夏武术协会制服的人,被赵家人所控制着,其中有一个人还被按在了地上。

赵老爷子这一群人很快就来到了这波人的面前。

“赵兵,这是怎么回事?!”赵老爷子黑着脸问面前那一群赵家人中的一个。

一个看着大概四十多岁的赵家人咬牙切齿的说道,“禀老爷子,这人刚才在休息室抽烟,被雍麒带人制止,双方起了口角,这人突然对雍麒发起袭击,雍麒心脏被重创,在送去就医的路上就没了。”

说着话,这人将手指向了地上那个被人按住的男人。

地上那被按住的人看着大概三十岁左右,他整个人被死死的按在地上,整个人完全不能动弹。

“这是谁的人?!”赵青衫沉声问道。

“这…这是我的弟子张君行啊,这是怎么回事?!”张元德脸色大变,紧张激动的说道。

“你的弟子?”赵老爷子看向了张元德,冷着脸说道,“张元德,你的弟子,杀了我赵家人,这件事情,你不给我个解释的话,今天,我们赵家,跟你们武当派,没完。”

“君行,你这是怎么回事,你为什么要杀人啊!”张元德跑到那个被按在地上的人的面前,激动的问道。

那人艰难的抬起了头,看着张元德,激动的说道,“师父,你不是说过么,赵家,不过是一个浪得虚名的家族而已,我只是想抽根烟,他竟然就敢阻止我,我当然要杀了他,咱们武当派,千年大派,难不成还怕了这什么狗屁赵家!”

“混账!”张元德怒斥道,“赵家里禁止抽烟,这是赵家的规矩,人家制止你是应该的事情,你竟然敢伤人性命!!从现在起,我武当派,没你这个弟子,我以武当派掌门的身份,驱逐你出武当派!!”

说完这些,张元德转头看向赵老爷子,鞠躬说道,“赵老爷子,此子虽然是我弟子,但是他的所作所为,与我,与武当派均无关系,今天的一切,都是他一个人所为,希望老爷子您能够明鉴!”

“张元德,一句无关系,你就想将今天这件事情从你武当派身上撇开么?”赵老爷子冷冷的说道。

张元德脸上的冷汗都出来了,他躬身抱拳道,“老爷子,是我教徒无方,您想怎么解决今天这个事情,还请您说。”

“既然如此,那就解散你武当派吧。”赵老爷子说道。

“什么?!”张元德瞪大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赵老爷子。

“你武当派的人,杀了我赵家人,让你解散武当派,你有意见?”赵老爷子皱眉问道。

“老爷子,我武当派创派到现在,上千年的时间,虽然不如你赵家势大,但是,我武当派却也不是阿猫阿狗,我武当派乃是华夏武术协会的五大常任理事,门下弟子过万,只是这些弟子中的一个因为一些口角杀了一个你赵家的人,你就要我把武当派解散,是否太当我武当派无人,当我华夏武术协会无人了?”张元德黑着脸问道。

“你不愿意?”赵老爷子看着张元德,面无表情的问道。

“不是愿不愿意的问题,你这根本就是在强人所难!”张元德说道。

“既然如此,那就算了。”赵老爷子说着,对身边的赵太勋说道,“太勋,封杀武当派。”

封杀武当派!

这五个字一说出口,周围除了赵家以外的人,全部被震到了。

一个只有百年历史的家族,竟然要封杀一个有上千年历史的宗派,这赵家,未免有些太霸道了吧?!

“是,父亲!”赵太勋点了点头。

“这件事情,只是武当派中的一人所为,牵扯到武当派,太牵强。武当派乃是华夏武术协会五大常任理事之一,为华夏武林做了不少事情,希望赵家,能够宽大处理。”赵青衫说道。

“你想帮武当派出头?”赵老爷子皱眉看着赵青衫问道。

“如果您要封杀武当派,那华夏武术协会,不会坐视不管。”赵青衫说道。

“太勋,再加一个事情,封杀华夏武术协会。”赵老爷子说道。

“是,父亲!”赵太勋点了点头,他的脸上始终是云淡风轻的表情,似乎封杀华夏武术协会这种事情,是一件非常小的事情一样。

可是,这话听在周围那些人耳朵里,就如同惊雷一般。

这赵家,竟然连华夏武术协会也要封杀?

他有什么能耐,与会员超过十万的华夏武术协会对抗?

一个赵家而已,他凭什么敢夸下海口,封杀在全世界都有非常巨大影响力 的华夏武术协会?

这逼,装的有点太大了吧?

所有赵家以外的人都认为赵老爷子这是喝醉了酒在装逼了,包括许太平其实也是这么认为的,不说华夏武术协会的会员有那么多,单说现在国家的支持,华夏武术协会就不是一般人能够对抗的,毕竟,武术,是华夏的国术,而华夏武术协会是将华夏武术传播到全世界各地的载体,如果他被封杀了,那对华夏武术的影响,是巨大的。

赵家是很厉害,但是说要封杀华夏武术协会,那真是有点吹牛了。

赵青衫眉头紧皱了起来,他说道,“只不过是因口角而起的冲突,造成了一人身死而已,老爷子一定要让这件事情没有退路么?”

“杀我赵家人,有一人,灭一人,有一城,屠一城,有一国,焚一国,这是我赵家老太爷赵铁柱当年说过的话,不管是谁,今天只要接下这个梁子,就是与我赵家作对,谁站出来,谁死,你赵青衫…有什么意见么?”赵老爷子直视着赵青衫,冷冷的说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