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六十二章 给哥哥摸两下吧/校花的全能保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962

因为一个门人杀死了赵家的一个子嗣,武当派从今天开始,要封锁山门以及各大武馆一年,这在别人看来,惩罚似乎太严重了一些,毕竟,武当派可是一个超级大派,封闭山门一年,等于是要在这个世界上消失一年,这对于武当派的影响绝对是巨大的。

但是,毕竟武当派的人杀死的赵家的人,这样的惩罚,似乎也就理所当然了。

武当派,千年大派,在面对赵家的时候,终究还是退让了。

千年底蕴,不如一个百年的赵家。

武当派的人自然很沮丧,而在沮丧之于,他们也很愤怒,因为按照赵老爷子的说法,那杀死赵家人的武当派弟子,是别人安插在武当派之中的,而对方这么做的目的,很有可能,就是为了让武当派被赵家所毁灭。

张元德没有再回寿宴现场,而是直接带着自己的手下,压着那个他的弟子张君行历来了赵家,他必须撬开张君行的嘴,然后在找到那个张君行背后的人。

张元德其实并不愿相信赵老爷子的话,因为这张君行已经跟在他身边很多年了,算是从小被他培养长大的,如果这张君行真的是别人安插在他身边的,那么,那个人得有多大的图谋,才会在那么多年前安插一个张君行在自己的身边?

但是张元德不愿相信也不行,事实就摆在眼前,张君行为了一支烟杀了赵家的一个人,这件事情太诡异了。

事出反常必有妖啊!

华夏武术协会的人也没有在赵家多呆,他们几乎是一同离去的。

赵青衫这一次的表现,在华夏武术协会的人面前,算是第一次丢了颜面了,因为谁也没想到,那么强大的赵青衫,在面对着一个行将就木的老头的时候竟然会被对方给镇住,这要说出去,谁能信呢?

赵老爷子带着手底下的人返回到了寿宴的院子。

因为死了人的关系,赵老爷子回去没多久就先一步离开休息了,而来祝寿的人也都知道死了人,所以都识趣的先一步离去。

本来预计要到下午四五点的寿宴,在三点不到的时候就结束了。

有关于整个事件的全过程,自然是很快的就被这些人所熟知了,当他们听到武当派那么大的门派差点被赵家给封杀了的时候,都是觉得脚心发凉。

赵家,还是当年那个赵家,那样的霸道,不讲道理,又那么的强大。

许太平也打算离去的,但是却是被赵太勋给留了下来,据说是今天晚上还有家宴要参加。

赵家人太多,死人对于赵家来说,还不至于要全族进行悼念,更何况那被杀的人只是非常远的偏脉而已,主脉这边已经着人去对其的家人进行安抚,而赵老爷子今天七十大寿,晚上只属于赵家人的寿宴,是无论如何也要按照计划进行的,这是规矩。

许太平其实挺不喜欢这样的规矩的,那好歹也是个亲戚,论辈分算的话,对方爹喊自己一生叔伯啥的,反正也是沾亲带故的,他就这么死了,这里还要继续庆祝,这未免有些人情冷淡的意思,但是他也知道,千人大家族,这种情况是必不可免的,因为人太多了,总会有远近亲疏,就好像我们普通人,突然有一天有人告诉你,你二姨姥的堂姐死了,你不也照样是该喝酒喝酒,该玩乐玩乐么?

人生就是这样,谁的人生都不会因为离了谁就不完整了,哪怕是再亲的人,时间过去久一些,活着的人不也是照样生活的好好的。

许太平就这样继续在赵家呆了下来。

赵家在下午的寿宴结束之后就变得非常的忙碌了起来,所有人都在忙碌,有的调查刺客的身份,有的在搜捕那个刺客,也有的人在查赵家内部的安保漏洞,还有人在筛查赵家所有人的底细。

整个赵家太大了,赵家本族人上千人,另外还有一些带着赵姓,但是没有赵家血脉,如同赵比干这样的人,也有上千人,同时还有各种佣人,外聘的劳工等等。

看到繁忙的赵家,许太平没来由的想到了皇家。

估摸着古时候的皇家应该也就赵家这阵势了。

许太平在赵家就跟个没事人似的 ,没有谁让他做事,也没有谁来查他,监视他,他一个人就跟野鬼似的坐在赵家的某个宅子的大厅里,而因为要查内鬼的关系,赵家还把这一带的网络信号给屏蔽了,许太平手机连网都上不去,那就更无聊了。

幸好这时候,独孤莹小妹妹出现了。

独孤莹带着如阳光一般温暖的笑容,搬了张凳子坐在了许太平 的身边。

许太平看着独孤莹,发现这小姑娘是真漂亮,长得太精致了,就跟个娃娃似的,而且一双腿老长老长的。

这一双腿如果往腰间上一盘,那绝对是爽翻天的那种,当然,如果再配上丝袜的话就更好了。

呸,许太平你在想什么呢,你这个禽兽,人家可还是个小姑娘啊!

许太平一边看着独孤莹那在自己面前晃荡的大长腿,一边心里暗暗的鄙视自己。

“你为什么不说话呢,我知道,你能说话的。”许太平决定跟独孤莹聊聊天,来转移自己对独孤莹大腿的注意力。

独孤莹看着许太平,露出一个温馨的笑容,然后比划了几下,大概的意思是说,她觉得肢体才是最真实的,肢体不会撒谎,而语言会。

许太平觉得这独孤莹真是个怪胎。

当然,因为她长得好看,而且有大长腿,所以姑且可以称之为长腿美怪胎。

颜值真的是万善之首。

独孤莹长得好看,哪怕一句话不说,她都会让人对她有一种莫大的好感。

许太平将手放在桌子上,弯曲,然后支着自己的脑袋,看着独孤莹。

对于这样一个能说话但是却不愿意说话的人,许太平还真难找到跟对方的共同话题。

独孤莹伴着小凳子,也跟许太平一样,把手放在桌子上,弯曲,然后支着自己大脑袋看着许太平。

两个人就这么四目相对。

许太平忽然露出一个猥琐的笑容,说道,“小莹莹,你说以后娶了你的人得多幸福啊,你这小脸蛋长得,还有这大长腿,要不给哥哥我摸两下吧?”

独孤莹看着许太平,脸上带着阳光般的微笑。

在她的脸上,没有娇羞,没有嗔怒,什么都没有,只有温暖如春。

许太平觉得自己刚才会说出那话实在是太恶心太猥琐了,他酝酿了一下情绪后说道,“不然你这小手给我摸摸也行,粉嫩粉嫩的。”

独孤莹竟然点了点头,然后把自己的另外一只手抬到了许太平的面前。

许太平没想到独孤莹竟然这么实诚,他只是开个玩笑,独孤莹竟然就当真了,那他到底是摸还是不摸呢?

作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许太平认真的思考了许久后,抬起手抓住了独孤莹的手。

独孤莹这手,超乎想象的滑嫩,就如同是热乎的豆花儿一样,摸在上面,你都会害怕稍微用点力,这手就散了。

许太平没想到,独孤莹的手竟然会这么软,按道理来说,独孤莹可是能打能杀的,她的手绝对不可能这么软啊。

“奇了怪了,你这手,不像是一个能打能杀的人的手。”许太平说道。

独孤莹笑眯眯的看着许太平,然后,许太平清楚的看到,自己的影子,在独孤莹的眼睛里一点点的变大,最终消失。

独孤莹保持着微笑,在许太平的面前,又一次的放空了自己。

许太平抓着独孤莹的手,偷摸着又摸了几下,发现独孤莹没什么反应之后,许太平还是把独孤莹的手给放了下来,随后支着脑袋看着独孤莹,也跟着发起了呆。

这边在发呆,赵家外面,整个京城,有关于赵家寿宴上所发生的一切,已经随着宾客的离去,被传到了京城的各个角落,然后再经由这些人的嘴,迅速的往全华夏扩散。

没有人能够想的到,赵家的寿宴上竟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而许太平赵家人的身份,也被很多人所知道。

在许太平出现的时候,很多人都很好奇,这许太平到底是什么来头,他凭什么可以在短时间内上位成为夏江的继任者,然后又在短时间内成为了蓝旗。

现在,许太平是赵家人的事情曝光了,大家自然也就有了猜测。

或许,许太平就是在赵家的帮助之下,才有了如此的成就吧。

又或许,已经退出江湖多年的赵家,又重新有了入江湖的心思了,所以才让许太平作为先头军,进入到了江湖之中,先拿下蓝旗,再之后,或许就是金旗了。

对于江湖人来说,每一次金旗的出现,意味着的,都是一场腥风血雨,因为金旗,必然是要踩着其他的旗而上,才能够成为金旗的,不然他凭什么号令其他的所有旗?

许太平这一趟进京,本是为了避风头,却没想到,他竟然在赵家的寿宴上又出了这么大的一个风头。

这人世间的事情,还真的都是很说不准的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