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六十四章 老祖宗你害我/校花的全能保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964

雷震虎本打算搭乘许太平通往金旗的顺风车,没想到,许太平却是根本连车门都不想给他打开。

这让雷震虎有些郁闷,他看着许太平真挚的面容,觉得许太平应该不像是说假话。

“真有点可惜了。”雷震虎叹气道,在雷震虎看来,许太平这条件真是太得天独厚了,本身就已经是蓝旗的执旗人,而且又是赵家人,虽然没有回归赵家,但是,依旧算的上是背靠赵家这颗大树。

这样的条件不去折下金旗拿在手中,那真是太浪费了。

从包厢出来,已经是下午的三点了。

许太平跟雷震虎道了个别,之后就下了楼。

让许太平惊讶的是,雷佳颖竟然在楼下等他。

看到他出现,雷佳颖赶紧走了过来。

许太平觉得雷佳颖走路的动作都点古怪,双腿是紧紧的夹住的那种,似乎只要一张开,堤坝就要被冲垮一样。

雷佳颖走到许太平的身边,也不管许太平愿不愿意,一把就挽住了许太平的手。

“去我房间,好么?”雷佳颖哀求的看着许太平,问道。

许太平似笑非笑的看着雷佳颖,说道,“我觉得你最好还是不要看到我为好。”

“你给我下了魔咒,我就算不看到你,只要想到你,我就难以控制我自己,这段时间,我真的生不如死。”雷佳颖颤抖着声音说道,可以听的出来,她应该是在一直的控制自己,压抑自己。

许太平笑了笑,说道,“走吧!”

“真的?!”雷佳颖激动的问道。

“不然呢?”许太平问道。

雷佳颖没想到许太平真的答应了,她挽住许太平的手,直接往一旁走去。

上了酒店的套房楼层,雷佳颖迫不及待的打开了自己房间的门,然后拉着许太平走进了房间。

刚一进房间,雷佳颖就抱住了许太平,结果却是被许太平一把推开了。

“你真以为,我上来是为了搞你的么?”许太平问道。

雷佳颖浑身颤抖着看着许太平,说道,“那,那你跟我上来干什么,是为了羞辱我么?”

“我觉得,对你的惩罚,已经够了。”许太平笑着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个小盒子,然后将盒子打开。

盒子里面是各种各样的药丸。

许太平拿出了其中一颗白色的药丸,扔给了雷佳颖。

雷佳颖赶紧将药丸接住,然后问道,“这是什么?!”

“能够让你从眼下这种状况中脱离的东西。”许太平说道。

雷佳颖没有任何犹豫,一口将许太平给的药丸吃了下去。

这颗药丸下肚,雷佳颖只觉得自己的意识一点点的出现了模糊,然后什么就都不知道了。

许太平走到呆立在原地的雷佳颖的身边,然后凑到雷佳颖的耳边说道,“好了,现在,听我的话,从那些不切实际的块感里,清醒过来吧,你之前所感受到的那些,都是假的…”

许太平在雷佳颖的耳边说了很多话,雷佳颖站在原地,完全没有反应。

忽然,许太平伸手在雷佳颖的面前打了个响指。

啪的一声。

雷佳颖整个人剧烈的颤抖了一下,随后,汗水瞬间从雷佳颖的身上冒了出来。

雷佳颖那无神的双眼,一点点的有了神采。

几秒钟 之后,雷佳颖神志恢复。

她看向了许太平。

那种看到许太平之后就忍不住想要扑上去的感觉,此时竟然已经全部消失了。

许太平在她的面前,已经变成了一个完完全全的普通人。

“以后记住,不要用自己的身份去逼迫别人不喜欢的事情,这次只是给你一点教训,如果有下一次,那我会让你一辈子都深陷这种感觉之中,无法自拔。”许太平说着,转身离去。

雷佳颖看着许太平离去,不知道为什么,虽然自己已经不会有那种冲动了,但是却还是觉得一阵阵的失落。

从极度的兴奋感,转为失落感,这之中的落差,实在是有些大,让雷佳颖一时半会都有点接受不了。

许太平走出了雷佳颖的房间,他解除了自己在雷佳颖身上留下的强烈的心理暗示,这种心理暗示的解除其实并不难。

之所以放过雷佳颖,主要还是因为,许太平觉得自己未来并不排除会跟雷家有合作的可能,所以先放过雷佳颖。

当然,还有一方面是因为雷佳颖也算是得到了足够的惩戒了,许太平也不想每次一看到雷佳颖,这女的就好像是要吃了自己一样。

从酒店离开,许太平没去别的地方,直接奔着赵老太爷的那个四合院就去了。

许太平的心里,对赵老太爷,那可是一肚子的怨念。

抵达四合院的时候,是下午的四点钟。

四合院的门虚掩着。

许太平推开门走了进去,发现赵钢镚正躺在摇椅上。

他的耳边放着一个老旧的收音机,收音机里放着咿咿呀呀的京剧。

已经不那么耀眼的阳光,落在赵老太爷的身上,似乎给赵老太爷披上了一件橙红色的毯子。

许太平走到赵钢镚的身边,站在那,居高临下的看着赵钢镚。

“别挡着我晒太阳。”赵钢镚闭着眼睛,看都不看许太平,开口说道。

“老头,你昨天害我害的那么惨,今天还能心安理得的在这晒太阳么?”许太平紧握着拳头,义愤填膺的说道。

“我哪里害你了?”赵钢镚睁开眼,看着许太平问道。

“你哪里没害我?当着那么多的人面,让赵老爷子公布我是你赵家后代的事情,这不是害我么?”许太平恼火的说道。

“嘿,我还真奇怪了,这怎么就是害你了,有多少人希望跟我赵家攀上亲戚的,有多少人希望能够跟我们赵家有一点点关系的,你倒好,竟然不想让人知道你是赵家人!你就这么不走寻常路么?跟你爸当年一样!”赵钢镚说道。

“我现在手上可是还有一个太亚集团,我还要在长江流域混日子,还想着有朝一日可以拿下整个长江流域,然后大杀四方,结果倒好,你这么一曝光,所有人防我就跟防贼一样,我还怎么去弄他们?”许太平问道。

“谁让你是赵家人呢,这是没办法的事情,血脉的东西,改变不了。”赵钢镚说道。

“那你可以别说啊!”许太平说道。

“我就乐意说,你要打我么?”赵钢镚问道。

“我可没那胆子。”许太平说道。

“那就对了,既然没那胆子,就不要来我这跟我吆五喝六的,放宽心,日子该怎么过就怎么过,我们赵家,不就是有很多强敌么?你放心,他们对我赵家本族无可奈何,但是对你这种赵家血脉在外头打拼的人,他们还是很感兴趣的,回头至少你不会像现在这么无聊,给你找点事情做,也是锻炼你不是么?”赵钢镚问道。

“…”许太平无语了。

“对了,今天晚上去哪个场子?”赵钢镚问道。

“去哪个场子?火葬场去不去?”许太平问道。

“你这个不肖子孙,你竟然跟你老祖宗我说去火葬场!”赵钢镚愤怒的说道。

“你这个无良老祖宗,你特么还给我树敌呢,你赵家的敌人,那得是多大的能耐啊,你把我拿出去给他们当靶子,你不就是要我进火葬场么?反正我也不想活了,咱们一起去火葬场!”许太平叫道。

“滚蛋,我赵家人,哪里是那么容易就去火葬场的,太平啊,你现在的高度已经跟所有人都不一样了,站得高,容易摔得惨,你老祖宗我这也是为了你好,让你多多锻炼,你怎么就不明白我的用心良苦呢!”赵钢镚一脸心痛的说道。

“老祖宗,你可别当我傻,你的想法你真以为我看不出来呢,把我竖立起来当靶子,那些对赵家有新仇旧怨的就会来打靶,到时候,你躲在暗处,就可以把这些人全部看个清楚,是不是?”许太平问道。

“不愧是我赵家后人,聪明!”赵钢镚竖起拇指说道。

“除了夸我,您能做点有真正意义的事情么。”许太平问道。

“要不,今天玩啥的酒钱,我来?”赵钢镚问道。

“…”

“好了,跟你开个玩笑,其实这件事情真没你想的那么复杂,当年你爸离开,对于我们赵家而言,是一个遗憾,而你作为你爸唯一的一个儿子,我真的是希望你能够回到赵家,以赵家人的身份生活,让定邦在那么多人面前点出你的名字也是想要让人知道你赵家人的身份,让你就算不回赵家,也必须得以赵家人的身份在这世间行走。”赵钢镚说道。

“您老人家,这是釜底抽薪了,完全不给我考虑的余地啊。”许太平说道。

“我赵家人行事,就是如此。”赵钢镚笑了笑,说道,“给别人余地,就是让自己委屈,所以,我赵家人,通常,不会给别人余地。”

“我也是赵家人…也不给我余地么?”许太平问道。

“你姓赵么?”赵钢镚说道。

“不说了,晚上酒钱你出,另外找小妹的消费,打赏,都你来!”许太平说道。

“行,我打电话订台!”

“好,晚上狠狠搞!”

(眼瞅着要过年了,大家准备的怎么样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