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六十七章 陈年旧事/校花的全能保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967

既然没有办法低调,那就让自己高调到极点。

这是许太平眼下所想的。

成为华夏武术协会的委员,让许太平的身份更加的多样化,尽管许太平知道张元德现在一定对自己恨得牙痒痒的,但是许太平并不担心张元德对自己怎么样,毕竟,自己赵家人的身份已经曝光了,张元德除非脑子有坑,不然他是绝对不会对自己不利的,因为一旦让赵家人知道张元德对自己不利,那武当派可能就不是关闭山门一年那么简单了。

“提名你为委员的事情,我们会在半个月后的例行大会上进行,到时候希望你能够参加会议,一旦你成为了华夏武术协会的委员,那就代表着你与华夏武术协会是密不可分的一体了,也希望你能够尽心维护华夏武术协会。”赵青衫说道。

“一定,一定!”许太平笑着点了点头,随后说道,“当上这个委员,我能有什么好处么?”

“好处?”赵青衫微微笑了笑,说道,“好处很多,不过,这些还得等你当上了之后,再说。”

“是嘛?那我就拭目以待了,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走了。”许太平说道。

“你不坐下来跟大家聊聊天么?”一旁的余观洪说道。

“那还是等我当上委员之后再说吧。”许太平说道。

“那也行,你就先走吧。”赵青衫说道。

许太平点了点头,转身离去。

“张掌门,你手上的那个人,审问的如何了?”赵青衫问道。

“已经有了结果。”张元德点头道,“那人承认,他,来自于寒叶门。而这一次在赵家的行动,正是寒叶门所策划的,目的,就是为了让华夏武术协会成为赵家的敌人,他们试图借用赵家的手来灭掉我华夏武术协会。”

“如今的寒叶门,跟当年的寒叶门,已经不一样了。”赵青衫淡淡的说道,“现在的寒叶门,已经懂得用计谋了,诸位之后行事还是应该多加小心,特别是你们身边的心腹,他们的底细,还是要查清楚的好。”

“我也没想到,寒叶门竟然会在好几年前就开始安排人对我们武当派进行渗透,这一次封锁山门一年,我必定会将武当派内门弟子上下,全部查个一清二楚!”张元德认真说道。

“我们也是!”周围的几个人也纷纷说道。

华武会馆外。

许太平站在华武会馆的门口附近,点了根烟。

他的脸色有些凝重。

这华夏武术协会任命自己为委员,是一件好事,但是他们的目的性也很明确,就是为了利用自己赵家人的身份,让华夏武术协会与赵家有所关联。

这对于许太平来说没什么,让许太平有些心情沉重的,是前几天武当派的人杀了赵家一个子嗣的事情。

这个事情明显是有人在背后搞怪,许太平忽然想到了那一日在华山的脚下,那个叫做胡一菲的女人。

听说,就是那个女人,杀死了武当派张元瑞的儿子,再看今天的这个事情,很明显有一股力量,正在针对武当派,或者说针对华夏武术协会。

这股力量,许太平没有任何头绪,如果自己成为了华夏武术协会的委员,那是否就意味着,这股力量,有可能会找上自己?

这是许太平现在所唯一担心的一个事情,当然了,这种担心,并不能让许太平拒绝成为华夏武术协会的委员,毕竟,当上华夏武术协会的委员,好处也是巨大的,至少在华夏的武林之中,许太平的名望,会得到一个巨大的提升。

许太平将来要拿下金旗,可不仅仅只是靠打打杀杀,还需要有足够的声望。

而他现在最重要的,就是积累声望。

抽完一根烟,许太平刚打算离去。

忽然,一个穿着兜帽卫衣的女子,低着头,走到了许太平的身边。

许太平眉头微微一挑,看向这个女人。

这女人抬头看向了许太平。

当许太平看到这女人的时候,他愣了一下,脱口而出道,“是你?!”

“是我。”这女人对许太平露出了一个笑容,此人不是别人,正是许太平刚才才想起来的那个叫做胡一菲的女人,当然,许太平可以肯定,这人的名字绝对不叫胡一菲。

“你怎么会在这里?”许太平问道。

“我在这里等你。”浅陌说道。

“等我?你是什么人?”许太平问道。

“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浅陌。”浅陌说道,“我,来自于寒叶门。”

“寒叶门?是一个门派?”许太平好奇的问道。

“如果你想知道寒叶门,那就随我来,很多事情,我,或者我们门主,都会告诉你!”浅陌说道。

“带路吧。”许太平说道,他没想到他心里隐隐当做隐患的人竟然会出现在自己的面前,而且很明显对方是故意接近自己的,所以他还是想要搞清楚一下对方的目的是什么。

“请随我来吧!”浅陌说着,转身带着许太平往旁边走去。

走了大概一百多米,一辆车出现在了两人的面前,随后,浅陌坐到了驾驶座上,而许太平则是坐上了副驾驶。

车子发动了起来,随后开向了远方。

大概过了半个小时左右,车子在京城的东南方的位置停了下来。

浅陌跟许太平一起从车上下来,走进了眼前的一幢楼,二楼一直来到了这幢楼的楼顶,也就是八楼的位置。

这幢楼没什么人,八楼的位置一整排的门都是关着的。

浅陌走到其中第三个门的外头,将门打开,然后对许太平说道,“进来吧。”

许太平艺高人胆大,直接跟着浅陌走了进去。

门后,是一个有些昏暗的房间,房间里烟雾缭绕,是那种香的味道。

许太平看向房间最前头的位置,房间最前头竟然放着好几尊神像,如果许太平没记错的话,那应该是道教神像。

在这神像下面,摆放着一个香炉,此时香炉上还插着好几支的香。

此时那些香正在燃烧着,许太平所闻到的味道,就是这些香的味道。

在香炉的正前方,盘腿坐着一个老头。

老头睁着眼睛,但是一双眼睛没有任何的神采,他的身上穿着道袍,身子佝偻着,看起来似乎已经坐化了一般。

许太平记得这个老者,就是上次在机场见到过的,那个一双眼睛虽然看不到,但是却给许太平一种看透一切的感觉的老头。

“来了。”老头说道。

“你就是寒叶门的门主?!”许太平问道。

“正是。”老头点了点头,说道,“在下,张元清。”

张元清?

许太平没有听过这个名字,但是却觉得这名字很耳熟。

张元德,张元瑞,张元祥,这些武当派的高层,每一个都是姓张,而且都是元字辈,眼前这个所谓的寒叶门的门主,竟然也是姓张,然后也叫张元什么?这是巧合么?

“你或许已经注意到了我的名字…你想的没错,我…就是武当派的人。”张元清说道。

“你是武当派的人?!”许太平震惊的说道,“难道寒叶门的背后,是武当派?”

“不是。”张元清摇了摇头,说道,“你先坐下吧,站着,并不是说话的态度。”

许太平并不奇怪对方知道他站着,这老头给许太平一种很奇怪的感觉,他的眼睛是瞎了,但是,这老人却能够用独特的方式看到一切。

许太平找了个蒲团放到老头的面前,然后盘腿坐了下来。

“你们这弄的我有些迷糊,寒叶门跟武当派,没关系么?”许太平问道。

“寒叶门,是很多年以前存在于武林之中的邪门歪道。”张元清说道。

许太平挑了挑眉毛,问道,“邪门歪道?”

“没错,数十年前,寒叶门,确实是邪魔外道,他与整个武林正道为敌,甚至于与普通人为敌,烧杀抢夺,无恶不作,后来,华夏武术协会对寒叶门进行了围剿,最终,寒叶门被几乎全灭,而当年带领华夏武术协会的人对寒叶门进行围剿的,就是在下。”张元清说道。

许太平被张元清的话给震撼到了,眼前这个寒叶门的门主,竟然在数十年前带领华夏武术协会的人对寒叶门进行围剿?那他现在是怎么个情况?怎么又成了寒叶门的门主了?

“我知道,你现在有很多的疑惑,我都会一一为你解答,以此,来换取你我之间的友谊。”张元清说道。

“我们的友谊?你先说清楚,为什么寒叶门被你围剿了,然后你又成了寒叶门的门主?”许太平问道。

“当年,在率领武林豪杰围剿寒叶门的时候,我…被我师弟张元德所害,他设下了圈套,试图将我与我的亲信全部杀死,最终,我依靠假死,躲过了一劫,而我的亲信,则全部身死…我虽然侥幸逃过一劫,但是,我的眼睛也因为重伤的缘故,再也看不见了,我的脚,我的背,都因此出了问题,我不得不躲藏起来…而我师弟,因为我之死,成功的取代了我,成为了武当派的掌门。”张元清说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