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六十八章 敌人的敌人不一定是朋友/校花的全能保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968

张元清的话,就像是给许太平打开了一扇新世界的大门一样。

许太平没想到啊,武当派的掌门张元德,竟然是靠着谋杀自己的师兄上位的,这可真是绝佳的素材啊!

“那你怎么不站出来指证张元德?”许太平问道。

“我受了重伤,修养了许久,而且我的样子也因此伤而发生了巨大的改变,等我终于能够行动的时候,张元德,已经成为了围剿寒叶门的功臣,而我,则是成为了烈士,张元德成为了武当派的掌门,权倾武当派,我就算站出来,又有什么用呢?根本无法与之对抗。”张元清摇头道。

“所以你隐姓埋名是么?那你又怎么跟寒叶门有了联系?”许太平问道。

“当时我身体刚刚恢复,万念俱灰,我本打算自己做个了结,但是,我想到了我那些亲信临死前的样子,我无法就这样什么事情都不做,就下去找他们,所以,我必须活下去,找张元德报仇。”张元清说道。

“然后呢?”许太平问道。

“虽然我的双眼瞎了,但是,在我武当派之中,有一门武林至宝级别的武学,这门武学,需要修习者双眼尽瞎,同时身体经脉错位,才有百分之一的可能性修习成功,而这门功法,我在武当派内的时候,我曾经看到过,并且记住了修行的方法,也许是我太上道尊的眷顾,我竟然真的将这一门功法练到了大成,就算我无法看到周围的一切,我也可以轻易的通过气流的感知,感觉到我周围的一切,甚至于,站在我周围的人的样貌,我都能够感知到。那时候的我已经变得非常强大,可就算这样,我也不可能是张元德的对手,因为张元德已经将武当派完全掌握在了他的手中,要打败张元德,我就必须打倒武当派,所以,我找到了当年寒叶门还活下来的那些人,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尽管当初我带队围剿了寒叶门,但是,共同的目标,还是让我们站在了一起,我们重新组建了寒叶门,并且经过了数十年的发展,将寒叶门发展到了如今的规模,如今的寒叶门,虽然不显山不露水,但是,寒叶门的实力,早已经超越了当年!”张元清说道。

“那你现在找到我是干什么?”许太平问道。

“当日,天下群雄大会的时候,一个李寻欢,震惊世人,李寻欢试图揭露张元德跟武当派的丑恶嘴脸,虽然没有成功,但是他的目的,跟我们寒叶门是一样的,所以,从那时候开始,我就发动人手寻找李寻欢,但是却一无所获,直到最近,我才知道,原来,那日的李寻欢,竟然就是现在的许太平,所以,我让浅陌找到了你。我相信,华夏武术协会的人,一定会邀请你去华武会馆,我就让阡陌在外面等,果然不出我所料!”张元清说道。

“所以你想联合我一起对付武当派么?”许太平问道。

“没错!武当派是一个名门大派,那日就算是赵家,也只能说封杀武当派,而不是灭掉武当派,这就证明,武当派依旧非常强大,而寒叶门虽然也很强大,但是他毕竟身处于暗处,一旦我们袭击武当派,那武当派甚至于可以与当地政府一起,对我们形成围剿,这对我们来说,非常不利,可如果你成为了我们的盟友,那至少,以你赵家人的身份,你足以让政府保持中立,到时候,我们将有更大的把握,灭掉张元德,灭掉武当派!”张元清认真的说道。

“想法不错!”许太平笑着点了点头,说道,“我也跟你们一样,想要灭掉张元德,想要灭掉武当派!”

张元清跟浅陌都露出了笑容,在他们看来,既然有共同的目的,那就好办了。

“只不过,我还有一个问题。”许太平忽然问道。

“什么问题?”张元清问道。

“那个杀死赵家人的张元德的弟子,是你们安排的么?”许太平问道。

“没错,那人就是我们安插在张元德身边的耳目!”张元清点头道。

“那事情就简单了。”许太平笑了笑,站起身,说道,“今天,你们邀请我来谈事情,所以,我不想跟你们动手,我给你们一天的时间,让你们滚出京城,一天之后,但凡让我再看到你们,我会亲手把你们拿下,然后交给赵家。”

说完,许太平转身往外走。

“你什么意思?”张元清眉头紧皱,说道,“难道你要为赵家出头?我可是听说,你宁死都不愿意改姓赵。”

“我不愿意姓赵,是因为我的姓氏来自于我妈,但是不管我姓什么,我的体内都流淌着赵家的血液,你跟张元德,跟武当派之间的仇怨,我不管,但是,你杀死赵家人,这件事情,我不知道还好,我知道了,就不能不管,你放心,你们的事情,我不会跟赵家说,我会用我的方法,为那冤死的赵家人报仇的。”许太平淡淡的说道。

“我本以为你是一个可造之材,没想到,你也是如此迂腐之人,什么血脉,都是假的,只有利益,才是真的,当初的我,是武当派的未来,所有人都尊重我,都看好我,可当那些人知道我死了之后,他们立马投入了张元德的怀抱之中,他们没有任何一个人怀疑我的死因,他们没有任何一个人挂念着跟我的情谊,你也一样,就算你帮冤死的赵家人报仇了,又怎么样,没有人会记得你的好,你觉得单凭你一个人,你就能搬到张元德,搬倒武当派么?”张元清问道。

“或许凭我一个人做不到,但是我会努力去做,至少,我不会让无辜的人为我自己的目的搭上性命。”许太平说完,推开门走了出去。

“你给我站住!”浅陌大声呵斥道。

许太平站住脚,转头看向浅陌,淡淡的说道,“怎么?想留住我?”

“你走吧。”张元清摆了摆手,说道,“我们不会留住你,尽管我们无法合作,但是我们的目的是一样的,多一个人对付张元德,张元德就要多分出一部分精力,我倒是很好奇,会是你先搬倒张元德,还是我们寒叶门。”

“那你就拭目以待吧。”许太平说着,往前走去,最终消失在了浅陌的面前。

“门主,此人,或许会成为我们的隐患啊!你怎么不让我把他留在这里!”浅陌皱眉说道。

“你留不住他,只有我才能留住他,但是,没有必要。”张元清摇了摇头,说道,“我刚才说过了,虽然我们不是盟友,但是,我们的目的是一样的,这人的身份背景十分的复杂,他对付张元德,就等同于我们的助力,所以,让他走,比留下他,好。”

“我留不住他?”浅陌皱眉道,“这人的实力,有那么强么?”

“虽然此人没有什么表现,但是,我能够感觉到,他的体内,好似有一头嗜血猛兽,一旦你激发起了他的兽性,那我可以肯定,你…一定会被他撕成粉碎。”张元清说道。

浅陌惊讶的看着张元清,张元清可是肯定过她的实力的,说是年轻一代中也没几个是她的对手,但是眼下,那许太平也就大她几岁的样子,她竟然不是对方的对手?这怎么可能。

“浅陌,华夏大地上,年轻俊杰,人才辈出,永远不要以为自己天下无敌,当你以为自己天下无敌的时候,就是你倒下的时候。当年的我,就是这样的。”张元清有些惆怅的说道。

“知道了,门主!”浅陌点了点头,随后说道,“对了,门主,副门主已经成功离开京城了。”

“嗯,我们也差不多要给华夏武术协会留下点礼物了。”张元清站起身,说道,“走吧。”

“是,门主。”

许太平走出了大楼,打了一辆车,往自己入住的酒店而去。

今天张元清所说的一切,许太平虽然不尽信,但是多少还是相信了一部分。

如果张元清所说的都是真的,那张元德这人的人品还真是烂到了极点啊,为了上位,竟然连自己的师兄都给坑杀了。

坐在车内,许太平长长的呼出了一口气。

虽然刚才走的是很潇洒,但是许太平还真是有点小担心,因为他摸不清那个张元清的深浅。

张元清给许太平的感觉,就跟他看到赵青衫一样。

如果张元清也是赵青衫一样的绝世高手,那许太平在张元清跟浅陌的联手之下,要想从容离去,那还真有点不太可能。

当然,许太平从根子上觉得张元清不可能出手留自己,毕竟,他们的目的是一样的,都是搬到张元德跟武当派,就算不是盟友,那也能够成为彼此的助力嘛。

“妈蛋,忘了问后来那个袭击者的事情了!”许太平忽然一拍脑袋,懊恼的说道。

刚才许太平走的急,忘了去问那个后来用出阴阳指的那个人的身份,那人同样也是一个超级高手,如果许太平没走那么急,或许还可以多从张元清这里知道点消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