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六十九章 赵家有趣的人/校花的全能保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969

许太平回到了酒店,他如同他之前所说的,并没有将张元清的事情告诉给赵家人。

第二天,许太平又去了一趟跟浅陌张元清他们见面的地方,结果发现这里已经没有了人,整个房间空空荡荡的,什么东西都没有,地上只留下一些香灰。

既然人已经走了,许太平也就懒得再去追。

许太平有一种直觉,再过不了多久,他就会和这些人再见。

当许太平从这里离开,回到酒店的时候,一个来自于老Z的电话,打进了许太平的手机。

“怎么了,老Z。”许太平问道。

“余观洪,死了。”电话那头的老Z沉声说道。

“余观洪死了?!”许太平震惊的问道,“什么情况?怎么死的?”

“就在刚才,余观洪被人发现死在了酒店的房间里,现场有打斗的痕迹,但是并不重,可以看的出来,余观洪,是被人以压倒性的优势直接灭杀的。”老Z说道。

“怎么会这样…难道是江湖仇杀?”许太平皱眉问道。

“我也不知道,我也是刚得到这个消息,你现在不是华夏武术协会的会员么?你可以去打听一下。”老Z说道。

“行吧,我去打听一下。”许太平说着,挂掉了电话,然后直接打车去了华武会馆。

按照之前服务生所说的,赵青衫他们都住在华武会馆。

不过,遗憾的是,许太平抵达华武会馆的时候,赵青衫他们都不在。

许太平跟华夏武术协会的那些高层没有一个是熟的,自然也就无从得知他们现在去了哪里,许太平只得无奈的回到了酒店,然后让自己手底下的人去打听具体的情况。

有关于余观洪死亡的一些情报,一点点的传送到了许太平这里。

余观洪昨晚并不是死在华武会馆里,他本来也是住在华武会馆的,但是昨天晚上他跟人在酒店里私会,结果就被杀死在了酒店里。

现场并没有留下太多的线索,不过据说发现了一块铁制的树叶,据说,这铁制的树叶,是一个叫寒叶门的门派的信物。

寒叶门?

许太平在接到手下传来的情报的时候,眉头紧皱了起来。

寒叶门的人,为什么要杀余观洪?

寒叶门难道不应该是只以武当派张元德为目标么?

他们有那个时间去杀余观洪,怎么不去把张元德给杀了?

许太平十分的疑惑,只可惜,这时候他已经找不到浅陌跟张元清,这个疑惑,注定要存在许太平心里很久很久了。

余观洪身死的消息,惊动了政府。

整个京城的军警都联动了起来,全城搜捕凶手,不过,他们注定要失望了,因为寒叶门的人早已经消失无踪。

没有任何人找的到寒叶门的人,他们就如同是人间蒸发了一般。

在余观洪发现被杀的当晚。

老Z打了个电话给许太平,让许太平去赵家开会。

许太平赶紧打了车,直奔赵家。

赵家内。

某个大厅里。

来自于赵家主脉支脉的很多头人,都坐在了这里。

这是赵家的内部会议,许太平姓许,但是因为身上流淌着赵家的血脉,而且又自己在外有一番事业,所以他是有资格参加这一次会议的。

会议不是由赵老爷子主持,从这一点就可以看出,这并不是什么非常大的大事。

主持会议的,是赵老爷子的大儿子,赵太恒。

会议上只谈到了一个事情,就是寒叶门。

据说是张元德那边已经审出了东西,他的那个弟子,是寒叶门安插在他身边的人,目的就是有朝一日能够发挥出作用,而这一次,就是他发挥作用的时候。

这一次这人的作用有两个,一个是引起赵家跟武当派之间的战争,借赵家的手,将武当派给灭了,另外一个,则是吸引赵老爷子出现,然后再让藏在暗处的另外一个刺客出手,击杀赵老爷子。

如果赵老爷子被杀,那么,不管那个刺客是不是真的华夏武术协会的人,赵家跟华夏武术协会,必然会陷入死战,这是毋庸置疑的,哪怕知道这是别人设下的陷阱,赵家也必然要干掉华夏武术协会,因为那个刺客,是跟华夏武术协会的人一起进来的。

幸运的是,老爷子没有被杀,而赵老爷子在那个时刻意识到了一些可能的问题,也放弃了对武当派的封杀,将惩罚改成让武当派封锁一年山门跟所有武馆。

本来今天晚上不至于要开会的,因为在赵家人看来,寒叶门,那算什么鬼?分分钟就能灭掉的那种,可是,在余观洪被杀之后,赵家的人忽然意识到,这寒叶门并不是如他们所想的那么弱,而且,这寒叶门的所图,似乎非常之巨大。

于是,才有了今天晚上的这个会议。

许太平站在靠墙的位置,打着酱油。

赵太恒作为主持会议的人,将他所掌握的有关于寒叶门的一些情况详细的说了出来。

许太平站在一边,多少有些惊叹,这赵家的情报能力还真是强,这么短时间就已经查出了很多的东西,其中就包括那个刺杀赵老爷子的人。

那个人确实易容了,但是赵家依靠着强大的情报力量,查清楚了对方的身份。

那个人的名字很普通,叫做刘民,今年四十岁左右,据说练习过阴阳指,但是练到什么程度,不得而知。

这人在大概十年前忽然就消失了,其家属还报过警,但是最终还是没找到这人,没想到时隔十年,这人再一次出现,竟然就是在赵老爷子的寿宴上,而且,他的阴阳指,竟然已经大成。

这人从赵家离开后的所有行动轨迹,都被赵家清楚的调查了出来,但是很无奈的是,这人在极短的时间内就离开了京城,赵家也只不过查到了对方离开京城的线索,但是具体去了哪里,还不得而知。

会议开了得有两个多小时。

许太平什么都没说,就在那听,赵家的人各抒己见,基本上万变不离其宗,就是要灭掉寒叶门。

这是整个赵家的共识,不仅是因为寒叶门安排了人杀了赵家的人,而且寒叶门的人还试图袭击赵老爷子。

这是罪大恶极,不容许有任何宽恕的那种。

赵家这样一个庞大的机器,随着今天晚上的这一次会议,快速的运转了起来。

可想而知,未来,寒叶门的日子应该不会好过。

许太平总算是明白,为什么寒叶门会那么急切的想要拉拢自己,因为如果拉拢自己的话,那自己就等于是他们安插在赵家的一颗钉子,可以让他们随时掌握赵家的动向。

晚上十点多,许太平离开了赵家返回了酒店。

接下去的几天,许太平并没有参与到任何赵家的行动当中,他深刻的记得自己来京城的目的,他是避风头来的,不是来绽放光彩的。

这几天的时间里,许太平基本上每天都是在各种各样的饭局之中度过,今天是江宏图的饭局,明天是独孤家的饭局,后天又是某个赵家人的饭局。

许太平自从赵家人的身份曝光之后,社会地位明显的水涨船高了许多,像是什么赵家人的饭局,那以前许太平是想都别想,现在却变得理所当然,毕竟他自己也是赵家人。

在这几天的时间里许太平结实了不少赵家人,而其中最让许太平印象深刻的,就是一个叫做赵香芦的女人。

这人,是许太平在某次与赵家人的聚餐之中认识的。

赵香芦,芳龄十八,并不是赵家血统的人,她自幼就被赵家收养,跟赵比干一样,被赐予了赵姓,然后以赵家人的身份生活,并且注定了一辈子要为赵家死后而已。

赵家吸收了很多的孤儿,这些孤儿被赵家所培养,然后将来长大后进入到赵家的各大产业之中,用各种各样的方式来为赵家奉献。

许太平之所以对赵香芦印象深刻,自然不是因为对方头顶着不知道多少的博士学位,也不是因为对方长相跟狐狸精似的,他对赵香芦印象深刻,主要是因为这个名字。

李白有过一首诗,叫做望庐山瀑布,其中有一句就是日照香炉生紫烟。

许太平不知道是谁给赵香芦起了这么个名字,但是他可以肯定的是,这个人一定是有着某种恶趣味的。

另外一个让许太平对赵香芦印象深刻的,就是赵香芦跟独孤莹不对付。

这似乎很神奇,但是又不神奇,毕竟两个人都年纪差不多,而且都很好看,独孤莹是那种邻家小姐姐的感觉,而赵香芦则是那种妖艳无比的类型,两个人的风格完全不同,赵香芦也不知道为啥就看独孤莹不顺眼,在她的嘴里,独孤莹完全就是一个弱智加痴呆。

许太平第一次听赵香芦这么说的时候,十分震惊,毕竟,赵香芦虽然姓赵,但是却只是赵家收养的人,而独孤莹那可是根正苗红的独孤家的女子,赵香芦竟然敢这么说她,那可真是吃了豹子胆。

后来许太平从被人的嘴里听说,这赵香芦,在赵家竟然就是属于一个诈弹一样的角色,基本上只要她看不顺眼的人,她都敢跟对方炸毛。

所以,赵香芦有一个外号,叫做赵诈弹。

这何其有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