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九十四章 赵雍良归来/校花的全能保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994

在赵太勋说赵雍良在赵家人缘很不错的时候 ,许太平表示了很大的怀疑,因为就赵雍良在江源大学那鸟样,在赵家怎么可能就会人缘不错呢?

为此许太平特地给赵香芦发了个微信询问了一下,没想到赵香芦那边竟然也认可了赵太勋的说法,说赵雍良在赵家的人缘确实很不错。

这许太平就有些诧异了,当然,诧异也只是一会儿,许太平这人聪明,而且能琢磨,还没见到赵雍良呢,他就琢磨出了一些东西来。

这赵雍良,从他不惜铤而走险制贩毒也要获得他爸的认可这件事就可以看的出来,这人应该是有不小的野心的。

这野心,往小了说,可能是继承他老子的位置,往大了说,那将来可是有可能要冲击赵家家主之位的,在这样的情况下,赵雍良在赵家里面必然就需要有一个好的人缘,如果他在赵家像是在江源大学一样飞扬跋扈的,那在赵家这样的一个氛围之下,他要想继承赵家家主之位,那可就难了。

虽然赵家眼下平静祥和,但是在许太平看来,那主要是因为赵老爷子这个家主在,如果哪天赵老爷子不在了,那他下面的三个儿子,甚至于 赵老爷子那些兄弟下面的后代,都是有可能站出来争夺赵家家主的位置的,这样一来的话,或许,赵家就不会如眼下这般平静了。

许太平没在赵家待过很长时间,对赵家的了解也很片面,所以他眼下只能自己得出这样一个结论,至于赵家之后到底会不会发展为一群人争夺家主的局面,那还真是说不准。

许太平跟着赵太勋一起来到了赵家的议事大厅里头。

赵雍良回来 的事情算是大事,所以除了赵太勋来了,很多赵家的人也都来了,当然,来的都是一些年轻的,跟赵雍良关系还行的那些,至于老一辈的,没来几个人。

“你也想来见雍良么?”赵香芦走到许太平的身边,低声问道。

“过来看看。”许太平笑道。

“雍良人还是挺不错的,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被送出去了那么久的时间,而且音讯全无。”赵香芦说道。

“谁知道呢。”许太平笑着耸了耸肩。

就在这时,许太平忽然看到独孤莹从议事大厅外走了进来。

看到独孤莹,赵香芦眼神不屑的撇了撇嘴,对许太平说道,“那个戏精又来了,我先走了,祝你们聊的开心!”

说完,赵香芦转身离去。

独孤莹并不是一个人来,独孤九和也来了,兄妹俩人走进议事大厅,很多人都跟他们俩打了招呼,可以看的出来,他们两人在赵家的人缘也很不错。

“太平!”独孤九和在跟其他人打过招呼之后,走到许太平身前,跟许太平打了个招呼。

“你跟那赵雍良,也是朋友?”许太平问道。

“什么朋友不朋友的,他是赵家人,而我们独孤家跟赵家是一体的,不能说朋友,说亲人更恰当一些吧。”独孤九和笑着说道。

看独孤九和说话的语气,许太平估摸着独孤九和应该也不知道自己跟赵雍良之间的一些旧怨。

“小莹莹,几天不见了,想我了么?”许太平看向独孤九和身边的独孤莹,问道。

独孤莹笑眯眯的对许太平点了点头,随后用手比了一个想你的手势出来。

“我也想你,只可惜过几天我就要离开了!”许太平叹了口气。

独孤莹疑惑的看着许太平,比划手势问道,“去哪里?”

“去一个很远的地方,你可不能忘了我!”许太平认真说道。

独孤莹认真的点了点头。

几个人正说着话呢,忽然议事大厅外传来了一阵嘈杂声,随后就看到一群人从议事大厅外走了进来。

这群人都是赵家人,他们围在了一个人的身边,七嘴八舌的说着什么,而被围在中间的那个人面带着微笑回应着。

这个被围着的人不是别人,正是赵雍良。

接近一年未见,许太平发现赵雍良变了。

此时的赵雍良,身上没有任何一点当初的纨绔子弟的气息,他的眉宇变得如剑一样锋利,他的皮肤变得十分的黝黑,之前白净柔和的脸,此时看上去隐约带着一股锐意。

他走路的动作神态,跟之前也完全不像,之前赵雍良走起路来虽然也算是正常,但是可以明显感觉到脚下虚浮,可是现在,赵雍良走起路来脚步却十分的沉稳,呼吸也十分的浑厚,太阳穴更是高高的鼓起,一看竟然有一种武林高手的感觉。

许太平这时候才真的确定,赵雍良这是真的变了,而且是翻天覆地的变化。

赵雍良跟一群人一边聊着天一边走进了议事大厅,大厅里很多等在这里的人都围了过去,跟赵雍良打招呼。

赵雍良笑着跟周围的人打着招呼,然后顺便往四周看去。

当赵雍良看到许太平的时候,赵雍良的脸色猛然一下子僵硬住了!

“你怎么会在这里!?”赵雍良看着许太平,身上的杀意瞬间爆发了出来!

“杀意还算及格。”许太平靠在墙上,笑着看着赵雍良,说道,“出去几个月,也算是脱胎换骨了,赵家的基因果然与众不同。”

“这人怎么会在咱们家?!”赵雍良冷着脸,问周围的人。

“雍良,你不知道吧,他虽然叫许太平,但是其实也是咱们赵家的人,是咱们赵家太字辈的,跟你爸同辈!”赵香芦解释道。

“怎么可能?!”赵雍良一脸震惊的看着许太平,叫道,“你怎么可能是我们赵家人,别以为你名字里带着一个太字你就是太字辈的了,香芦,这人到底是说了什么东西,你们才会以为他是咱们赵家人的?”

“他真是咱们赵家人,这是老爷子亲口说的!”赵香芦说道。

“爷爷亲口说的?!”赵雍良瞪大了眼睛,他难以消化这样的一个消息,也不愿意相信许太平就是赵家人,可是,事实摆在眼前,他的爷爷都说许太平是赵家人,那许太平就真的是赵家人了。

“对的,我听说,当年太平的父亲,就是从咱们赵家出走的,虽说是不在赵家内生活,但是这血脉却是做不了假的!”赵香芦说道。

“赵雍良,按照辈分算的话,你得喊我一声叔叔。”许太平说道。

“你做梦!”赵雍良冷冷的看着许太平,说道,“就算你是赵家人,我也不可能承认你是我叔!我也绝对不可能让你对我指手画脚!许太平,我现在已经不是当日的我了,我要挑战你,一雪前耻!”

赵雍良的话,让在场的人都愣住了,虽然听赵雍良的口气似乎跟许太平有过什么嫌隙,但是大家其实也没想太多,眼下赵雍良这么一说,大家就都明白过来了,这许太平跟赵雍良之间看来不只是嫌隙那么简单啊,这看着像是有血海深仇啊。

“挑战我?你确定么?”许太平似笑非笑的问道。

“当然确定,呵!”赵雍良忽然怒吼一声,整个人猛的往前一跃,竟然直接就从人群的中间翻到了人群外,而后,赵雍良双脚猛地用力踩在了地上。

砰的一声,赵雍良就如同炮弹一样直接飞向了许太平,而在赵雍良发力的那个地方,地上的砖头,竟然出现了裂痕,可见赵雍良这一脚下去用了多大的力!

看着冲向了自己的赵雍良,许太平双手放在身前,五指交叉在一起,活动了一下,而后,许太平淡淡的说道,“在赵家,作为晚辈,对长辈动手,这被视为大不敬,所以,就算我现在打了你,你爸,也无话可说。”

赵雍良双眼几乎要冒出火光来,他的速度已经提升到了极致,这接近一年来,他屡次陷入濒死的绝境,屡次又活了过来,实力得到了巨大的提升,为的,就是能够一雪前耻,他本打算回赵家后就去江源市找许太平,没想到许太平现在就在这里,此时的他根本就管不了许太平的辈分了,他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打倒眼前这个带给他巨大屈辱的男人。

眨眼之间,赵雍良已经来到了许太平的面前。

在这不到半秒钟的时间里,赵雍良已经对许太平全身上下进行了分析,他预判了接下去所有可能出现的情况,并且在大脑之中已经模拟出了对抗的画面。

“许太平,这一次,必定让你…”赵雍良的内心独白还未说完,忽然,一个沙包大的拳头,如同瞬移一般出现在了赵雍良的脸侧。

赵雍良计算了无数,但是却没有想到,许太平的拳头,竟然会这么快!

快到已经完全超出了他的反应范围!

砰!

许太平的拳头,重重的从侧面打在了赵雍良的侧脸上。

赵雍良本来如同雷霆一般冲向出太平,而此时,却又像是炮弹一样,整个人迅猛的横飞了出去。

轰!

一声巨响!

赵雍良整个人撞在了议事大厅的墙壁上。

这已经有上百年历史的议事大厅,剧烈的颤抖了一下。

墙壁上那不知道用什么木头做成的墙板,竟然没有被赵雍良给砸碎,赵雍良的身体重重的撞在了墙板上,然后反弹而出,吧唧一声,赵雍良整个人倒在了地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