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九十五章 赵雍良的锐变/校花的全能保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995

“混蛋,你们这是干什么?!”赵香芦激动的大叫道,“家族内部绝对严禁私斗,你们这是公然违反家规!!”

“是他先出的手,香芦,你没看到么?”许太平问道。

“但是你下手也别这么重啊,人都飞了!”赵香芦说道。

“我没事。”赵雍良双手撑地,从地上爬了起来。

他被许太平打中的左脸,此时已经完全红肿了起来,嘴角更是带着一丝丝的血迹。

“你确定没事么?”许太平调侃的问道。

“香芦,我跟他是老相识,这,只是我们习惯的打招呼方式…许太平,你说是么?”赵雍良盯着许太平问道。

听到赵雍良这句话,许太平对赵雍良的评价瞬间高了好几个层次。

“确实,这只是我们习惯的打招呼方式,并不是私斗。”许太平笑眯眯的说道。

“雍良,你们…到底有什么仇怨?!”赵香芦皱眉说道。

“没什么仇怨,什么事都没有。”赵雍良摇了摇头,随后往议事大厅外走去。

“你去哪?”赵香芦问道。

“我学艺不精,所以打算再出门学习,深造,如果你们看到我的父亲,就请跟他说,我又出去了。”赵雍良说完,头都不回的走出了议事大厅,转眼间就消失在了众人的面前。

周围的人都蒙圈了,不知道为什么会忽然变成这样子。

“赵雍良,是真的变了。”许太平感叹道。

“这才是我赵家儿郎该有的样子。怕是以后会成为你的劲敌啊!”赵太勋说道。

“我能打败他一次,两次,就能打败他一万次。”许太平笑了笑,说道,“我倒是希望他变得更强一些,就跟刚才一样,打起来有手感!”

赵太勋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我也不知道该说你们什么呢,你好歹也是长辈,哎!”

“恩怨面前,无所谓长辈。”许太平摇了摇头,随后也不跟赵香芦他们告别,兀自转身离去。

对于赵雍良的表现,许太平起身没什么太大的想法,如果非得要说有,那最大的想法就是满意。

真的,许太平对赵雍良的表现十分的满意。

兴许是身份发生了变化,此时的许太平看赵雍良,已经不觉得赵雍良那么面目可憎了,甚至于赵雍良以前所做的那些事情在许太平看来,也已经不算是什么事情了,许太平现在看赵雍良,更多的是以一种长辈看晚辈的眼光去看的,而如果只是单纯的以这种眼光去看,赵雍良的表现无疑是非常好的。

正所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赵雍良被自己从江源大学赶走,肯沉下心来提高自己,这本身就是一件非常不错的事情,而且从刚才的表现来看,他提高的幅度非常之大,另外,赵雍良被自己打败之后,也不会试图去找外援,这里这么多人,如果赵雍良呼喊一生,必然会有很多人站在他这一边,但是他没有这么做,他被打之后甚至于连利用家族族规报复许太平的举动都没有,他直接转头就走去继续提高自己,这样的举动,不管放在哪一个年轻人身上,都是极好的。

“难怪赵家能够屹立百年而不倒,赵家人,都是那么的恐怖!”许太平忍不住感叹了一声,而后离开了赵家,回到了酒店。

与此同时,在京城某CBD的高层之中。

赵太极正在处理手头上的文件。

一个手下走到了赵太极的身边,低声耳语了几句。

“雍良对许太平出手,被许太平一拳打倒之后,又离开赵家去训练了?”赵太极皱眉问道。

“是的!”手下点头道。

赵太极沉默了良久,随后露出一个笑容,说道,“果然,不愧是我的儿子。”

“老板,是否,要继续提供药剂给少爷?”手下问道。

“嗯…记住,不要走漏任何的风声。”赵太极说道。

“知道!”手下点了点头,随后转身离去。

看着手底下的人离去,赵太极双手捂在了脸上,用力的揉搓了几下。

就在这时,赵太极面前的电话忽然响了起来。

赵太极接起了电话。

电话那头传来一个低沉的男人的声音。

“许太平,到底什么时候能死?”

赵太极嘴角带起戏谑的笑容,说道,“我从没拦着你,你自己杀不死他,来找我干什么?”

“你别忘了,他抢走的崇明花,金钱草,可都是组织研究需要的,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组织,不像你,你只顾着你的那个儿子,组织内仅有的一点成品,全部被你拿走给了你的儿子,如果你不能杀了许太平,那我不介向组织建议,将你从创世者之中,清理出去!”电话那头的人咬牙切齿的说道。

“如果你有那个能力说服其他人将我从创世者之中清除,那请自便。不过,我想应该没有人会被你说服,毕竟,创世者的运营资金,有超过三分之二,是我给的。”赵太极脸上带着淡然的笑容说道。

“不管怎么样,那许太平,必须得死。”电话那头的人说道。

“他死不死,与我无关。”赵太极说道。

“现在他是你赵家人,而且已经亮明了身份,如果没有你的帮助,我怎么可能那么容易杀死他!”电话那头的人说道。

赵太极沉默了片刻,说道,“我隐约得到一些消息,许太平,将在三天后进入罪恶之岛。”

“罪恶之岛?他进去那鬼地方干什么?”电话那头的人问道。

“具体我也不知道,如果你想杀他,或许,那是一个机会,你可以自己去尝试,但是别试图拉上我,我们赵家人,从来不会自己人杀自己人。”赵太极淡淡的说道。

“你把他的行踪泄露给我,这不算是自己人杀自己人么?”电话那头调侃的说道。

赵太极没有说话,而是将电话给挂断。

诺达的办公室里,只有赵太极一个人。

赵太极闭着眼睛,将身子靠在老板椅诺达的椅背上,也不知道再想什么。

第二天下午两点。

许太平准时抵达了京城警察局。

在经过了重重的搜身安检之后,许太平被带进了一个独立的审讯室。

审讯室里,刘克仇跟许太平两人之间隔着一道铁栅栏。

刘克仇的双手被铁链牢牢的锁住,双脚也同样被铁链锁住。

从这不难看出,京城警方还是十分重视刘克仇的。

许太平坐在刘克仇的对面,沉默了几秒钟后,说道,“杀够了么?”

“没够。”刘克仇摇了摇头。

“要不要换个地方继续杀?”许太平问道。

刘克仇看着许太平,说道,“我出的去?”

“如果你愿意跟我换个地方继续杀,我能把你弄出来。”许太平说道。

“可以。”刘克仇点了点头,说道。

“你也不问问去什么地方?”许太平问道。

“只要能杀人,就可以了。”刘克仇说道。

许太平笑了笑,说道,“两天后再见。”

说完,许太平站起身,转身离去。

两天后,黄昏。

一辆黑色的商务车,从京城市局开出。

这辆车穿过了大半个京城,最终离开了京城的地界。

又开了两个小时,这辆黑色的商务车停在了某军驻地的机场。

全程刘克仇都被戴着黑色的头套,所以,刘克仇并不知道他被带去了哪里。

当车子停稳之后,刘克仇听到了螺旋桨的声音,也感觉到了一阵阵的风。

有人将刘克仇的头套给取了下来。

血红色的阳光照在刘克仇的脸上,让刘克仇觉得自己的世界都变成了血红色。

在刘克仇的面前,是一架小型运输机,而在运输机的边上,站着一群人。

这群人刘克仇只认识一个,那就是许太平。

此时的许太平,身上穿着一套十分普通的迷彩服,除此之外什么东西都没有。

“去换衣服吧。”许太平说着,扔了一个袋子给刘克仇。

刘克仇打开袋子看了一下,发现袋子里是一套跟许太平一样的迷彩服。

他抬起手,看了一下自己手上的手铐。

旁边负责押送的一个警察走了过来,将刘克仇手上的手铐跟脚上的脚镣都给去了。

刘克仇也没去别的地方,就站在原地,将身上的衣服给脱了去,然后换上了迷彩服。

另外一边,一个挂着少将军衔的*在许太平的面前,沉声说道,“此次任务凶险万分,祝你们一切顺利!”

“嗯!”许太平点了点头,他并不认识眼前这个少将,此人是这个驻地的一个高级官员,算是来给他们布置任务跟送行的。

任务其实许太平早就已经了然于胸,所以也用不着对方多讲。

当希望完全消失不见的时候,许太平跟刘克仇两人一起上了运输机,随后,这架微型运输机载着许太平跟刘克仇两人离开了驻地。

飞机上。

刘克仇看了看机舱周围,许久之后说道,“什么都没有?”

“什么都没有。”许太平说道。

“冷兵器呢?”刘克仇问道。

“也没有。”许太平摇头道。

“就这样什么都没有就去执行任务?”刘克仇皱眉问道。

“嗯!”许太平点了点头。

“去什么地方?”刘克仇问道。

“罪恶之岛。”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