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三十五章 给你清醒一下/校花的全能保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1035

苏熙然一只手捂着头,摇摇晃晃的从洗手间里走了出来。

洗手间外头就是一个台阶,苏熙然好似没有注意到那个台阶,直接一脚踩空,然后朝着许太平的方向撞了过来。

按照苏熙然的剧本,这一下她应该刚好撞进许太平的怀里,然后许太平刚好抱住她。

眼看着就要撞入许太平的怀中,许太平一个漂亮的转身,将苏熙然躲过。

砰的一声,苏熙然一头撞在了许太平旁边的墙上。

这一下可真是撞的苏熙然头冒金星的,苏熙然顺势往后酿跄了一步,再一次朝着许太平的身体撞去。

许太平冷笑一声,再一次施展出过人神技,将苏熙然给躲了过去,这一次苏熙然没有撞墙了,她猛地一脚踩在地上,让自己的身体定了下来。

“头晕。”苏熙然捂着头,醉眼朦胧的看着许太平说道,“许哥,我头晕。”

“头晕?你喝多了么?”许太平问道。

“嗯,可能是喝多了吧,我好晕,我不想喝了,许哥,你能送我回家么?我家离这不远,我自己一个人住,我得早点回去,不然晚了我就断片了,回不去了。”苏熙然说道。

“没事,你休息一会儿,我跟丽梅还要聊会儿天呢,等我们聊完了,再让她送你回去。”许太平说道。

“不行,我头太晕了,我受不了了。”苏熙然紧闭着眼睛,捂着头说道。

“那你等一下。”许太平说道。

苏熙然心中一喜,说道,“好,好的。”

许太平看了苏熙然一眼,走到了洗手池前头,将水龙头打开,然后双手并拢,接了一把的水,走到苏熙然的面前,说道,“你头晕是嘛?”

“是的!”苏熙然闭着眼睛说道,心里也同时在呐喊着,“快扶我,快扶我!”

就在这时,哗啦一声,一股凉意,瞬间就从苏熙然的脸上传遍了全身。

苏熙然猛地睁开了眼睛。

水,从她的脸上往下滴淌,她脸上的妆花了一大半。

“现在清醒了么?”许太平笑着问道。

“你!!”苏熙然瞪大眼睛叫道,“你干什么呢你!”

“你不是头晕么?头晕的话,用凉水泼一下,很快就不晕了,你看你现在,是不是就不晕了?立竿见影的效果啊!”许太平感叹道。

“你这个混蛋!”苏熙然哪里不知道自己被许太平给耍了,她本来今天是打算来勾搭许太平的,没想到许太平不仅不被她勾搭,还用水泼她!

苏熙然愤怒的跺了跺脚,随后转身离去。

“你这是干什么呢,你这不是马上就头不晕了么?你怎么还生气了呢,真是的!”许太平笑着喊道。

苏熙然加快了脚步,转眼间就消失在了许太平的面前。

“小丑。”许太平笑着摇了摇头,随后走出洗手间回到了自己的位置。

“你看到熙然了么?她也去上厕所了。”吴丽梅说道。

“看到了,她说她醉了,头晕,所以先回去了,没关系的。”许太平说道。

“醉了?那没事吧?”吴丽梅关切的问道。

“你那么关心她做啥?你忘了她是怎么羞辱你的么?”许太平问道。

“那不都是过去的事情了么,而且她还跟我道歉了呢。”吴丽梅说道。

“你这心胸还真是够宽广的!”许太平无奈的摇了摇头。

“我只是不喜欢抓着过去的事情不放。”吴丽梅说道。

“洒脱。”许太平说道。

“还好吧。”吴丽梅羞涩的笑了笑。

没有了苏熙然,许太平跟吴丽梅两人竟然都觉得更轻松了,两人天南海北的聊了起来。

许太平还是很愿意跟吴丽梅这样他不会有任何想法的姑娘聊天的,因为这样可以很单纯的聊天。

当然,这并非是说吴丽梅不好看,事实上,吴丽梅皮肤很好,而且脸蛋圆圆的,是那种老一辈嘴里旺夫的脸,身高一米六左右,体重绝对不过百,对于很多人来说是非常不错的结婚的对象,不过,许太平这人还是喜欢那种祸国殃民的姑娘,他觉得自己非常的俗,俗不可耐的那种。

“你说你刚毕业就在外闯荡,家里没让你回去么?”许太平问道。

“我才不想回去呢,家里头阴森森的。”吴丽梅摇头道。

“家里头阴森森的?”许太平诧异的问道,“你家里怎么会阴森森的?”

“因为我爸是个法医,所以家里头有很多的器官标本,而且我爸这人吧,不怎么喜欢说话,就愿意跟那些器官什么的在一起,所以在我没上大学的时候我就已经做了决定,只要毕业了,就出去外头闯荡,逢年过节了再回家!”吴丽梅说道。

“你爸是法医?”许太平眼睛一亮,说道,“厉害么?”

“当然厉害,我爸十几岁就跟着他的师父参加工作了,他的师父,当年可是号称鬼手神医,任何尸体,哪怕已经变成骨头了,他师父看一眼都能够看出个大概来!我爸今年五十多岁,参加工作将近四十年了,获得一等功一次,二等功五次,三等功八次!破了不知道多少疑难杂案,在我们那块儿,他绝对是高手中的高手!”吴丽梅说道。

“刚才听你说你爸,我还以为你不喜欢你爸呢,现在看来,你也很崇拜你爸的嘛!”许太平笑道。

“我不是不喜欢我爸,我只是不喜欢我们家里,太阴森,像我这样的向日葵,就需要活在阳光明媚的地方!”吴丽梅笑着把手放在脸下张开,看着倒也真的是阳光明媚。

“你爸接私活么?”许太平问道。

“私活?”吴丽梅愣了一下,问道,“什么私活啊?”

“我想拜托他,帮我查查一个人的死因。”许太平说道。

“什么人?”吴丽梅问道。

“我爸。”许太平说道。

“你爸?!”吴丽梅惊讶的说道,“叔叔…去世了?”

“走了很多年了,二十多年了,不过是土葬的,骨头应该还在,我想让你爸帮我看看,我爸,到底是因为什么死的。”许太平沉声道。

“这个…要不我现在打个电话问问他吧。”吴丽梅说道。

“那行,拜托你 了!”许太平说道。

“嗯!”吴丽梅点了点头,随后拿起手机走到了一旁。

大概过了十分钟左右,吴丽梅才回到许太平的身边。

“我给我爸打过电话了,他说可以,不过你得等下周。因为这周他都没空。”吴丽梅说道。

“那太谢谢叔叔了!”许太平认真的说道,“只要叔叔能来,什么时候来,我都等!”

“许大哥,你是不是怀疑,你爸是被害死的啊?”吴丽梅小声问道。

“我没怀疑什么,只不过家里头有长辈让我查一查。”许太平解释道。

“哦,是这样啊!那许大哥您可真了不起,父亲去世那么久,你妈妈一个人把你带大,你竟然能够有如此大的成就!”吴丽梅感叹的说道。

“我妈也死了。”许太平说道。

“啊?阿姨也?”吴丽梅惊讶的问道。

“嗯,我爸走后不久我妈也走了。”许太平说着,笑了笑,说道,“老实说,我对他们的印象其实也不是很深。”

“许大哥,我忽然间有点同情你了,从小一个人长大,还取得现在这么大的成就,你肯定付出了比别人要多的多的努力!”吴丽梅说道。

“还好吧。”许太平笑着摇了摇头。

就在这时,一个熟悉的声音忽然从旁边传来。

“许主任!”

许太平愣了一下,随后转头看去。

只见不远处,穿着一身服务员的衣服的孙建永,正端着个盘子,惊讶的看着自己。

“孙建永?你怎么会在这里?”许太平惊讶的问道。

“真是许主任啊!”孙建永激动的走到了许太平的面前说道,“许主任,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来吃饭啊,还我怎么会在这里,倒是你,你在这里打工么?”许太平问道。

“嗯嗯,学校里的事情我都做完了,这里是我兼职的地方,每天晚上七点到凌晨一点,工资还不错!”孙建永说着,看了一下许太平身边的吴丽梅,吴丽梅也看着孙建永。

两人这一对视,坐在一旁的许太平似乎感觉到,有一股电流,在他们两人之间猛然传导了一下。

“这位是?”孙建永忍不住问道。

“这是吴丽梅,我的朋友,丽梅,这是江源大学的孙建永,法律系的,忘了跟你说,我是江源大学保卫部的主任。”许太平说道。

“孙建永?你,你好,我,我叫吴丽梅,我…是今年刚毕业的。”吴丽梅有些紧张的说道。

“哦,我今年也大四了,快,快毕业了。”孙建永同样有些紧张的说道。

许太平作为过来人,立马就知道,眼前这两人,估摸着是真来电了。

“建永,你有那么缺钱么?晚上还出来兼职?”许太平问道。

“这个…我妈妈刚做完手术,也不能干活,我们家就没有人赚钱了,所以我得多做点活儿,这样我妈才能安心在家里修养。”孙建永说道。

“你爸呢?”许太平问道。

“我爸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孙建永说道。

“原来如此,你还真是个孝顺的孩子,丽梅啊,像建永这么孝顺的年轻人,很少了,对了,建永每年还拿我们学校的全额奖学金呢!”许太平说道。

“是,是嘛,这么,这么厉害啊!”吴丽梅微微红着脸说道。

“那可不,要不,你们俩留个微信,加深一下了解?”许太平问道。

“那多不好意思啊。”

“许大哥,哪里能刚认识就加微信的!”

孙建永跟吴丽梅俩人赶紧摇头道。

“这特么整的老子跟个老鸨子似的,这俩人还都矜持上了!”

许太平恼火的瞪了俩人一眼,随后不由分说,强行让两人加了微信,至于两人能不能成,那许太平就不晓得了,反正他这红线是已经帮他们牵起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