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三十九章 比窦娥冤的许太平/校花的全能保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1039

“人家美么?”楚恬醉眼朦胧的看着近在咫尺的许太平的脸,问道。

“你喝多了。”许太平说道。

“你快说,人家美么?”楚恬问道。

“美美美,非常美。”许太平赶紧说道。

楚恬柔媚的笑了笑,忽然撅起嘴巴说道,“亲我。”

“你喝醉了,你特么的。”许太平恼火的说道。

“快亲我嘛,亲人家!”楚恬一边说着,一边用力的将许太平的脖子往自己这边拉。

许太平的力气那是没话说的,楚恬肯定拉不动,眼见着拉不动许太平,楚恬竟然一用力,将自己的上半身往上提,然后直接朝着许太平的嘴就亲了过去。

“吗个蛋,酒品真差!”许太平恼火的抬起自己的一只手,对着楚恬的脖子就是一个手刀下去。

啪的一声,楚恬双手一软,直接昏倒在地。

许太平松了口气,他倒不是什么正人君子,只不过眼下楚恬明显喝多了,他还真不会对喝多的女人出手,这样显得他很low。

眼下楚恬睡了许太平的帐篷,那许太平自然不可能进帐篷睡了,他将帐篷的拉链给拉上,防止蚊虫跑进帐篷里,随后转身回到了那个小山坡上。

小山坡上还剩几瓶酒,许太平全部给喝了,然后躺在了草地上,闭上了眼睛。

说来也奇怪,许太平身上穿的衣服并不多,有很多都裸露在外头,但是却没有任何蚊虫叮咬许太平。

一夜无话。

第二天八点,许太平就起来了。

按照计划,他们所有人九点要出发,前往下一个目的地。

许太平回到了自己的帐篷边上,拉开帐篷。

帐篷里满是酒精的味道,许太平将身子探进帐篷里,因为他的牙刷毛巾什么的全部放在帐篷的深处,而楚恬又直挺挺的躺在帐篷里,所以他只能一只手撑在楚恬的身边,然后尽量让自己的身体往帐篷内延伸。

好不容易拿到了毛巾牙刷,许太平身下的楚恬,忽然睁开了眼睛。

楚恬一睁开眼,就看到了许太平在自己的上面,正面对着自己,距离自己大概有三十公分左右。

三十公分,很近,所以楚恬甚至于可以看到许太平的鼻毛。

楚恬愣住了,许太平察觉到动静,往下一看,看到楚恬醒了,他笑着说道,“你醒啦!”

“你…你怎么会在我的帐篷里,我…我昨晚喝那么多,我失忆了…你该不会,啊!!!”楚恬忽然大声尖叫了起来。

“我操,你叫什么啊,你喝多了我把你送进我帐篷睡觉了,我在外头呆了一个晚上!”许太平赶紧解释道。

楚恬猛地闭上嘴,然后盯着许太平说道,“那你现在干嘛?你是想趁着我早上还没睡醒,对我干点什么么?”

“有没有脑子,我要干什么的话昨晚就干了,至于等到现在么?”许太平问道。

“那你的意思是说你昨晚干了?啊!!”楚恬再一次尖叫了起来。

许太平无奈的捂住了脑门,说道,“是不是傻,你不会自己感觉一下么,昨晚有没有被侵犯。”

“我怎么感觉啊我!”楚恬激动的说道。

“你是雏儿么?”许太平问道。

“什么意思?”楚恬问道。

“就是处,你是不是处?”许太平问道。

“我…我是啊,你干嘛问这个问题啊,你是不是变态啊!”楚恬激动的说道。

“既然是处,那你感觉一下你裤裆,会不会疼?”许太平问道。

“裤裆?不,不疼啊,但是,但是我喉咙跟脖子疼啊,啊,你该不会是对我脖子做了什么吧?”楚恬紧张的问道。

“我能对你脖子做什么?”许太平问道。

“电视上不是演过么,男人可以把他们的东西放进女人的嘴里…啊,该不会昨晚你就这么做的吧?不然的话我脖子跟喉咙怎么会疼!”楚恬叫道。

“你特么不去写小说真是可惜了,懒得搭理你。”许太平说着,拿起自己的牙刷跟毛巾,刚打算从帐篷退出去,楚恬忽然叫道,“你昨晚到底对我做了什么,你别想走,我就觉得你最近有点奇怪,你是不是真的侵犯我了?!”

一边叫着,楚恬还一边去伸手抓许太平,试图不让许太平退出帐篷。

此时许太平是一只手撑地,本就不是很稳当,被楚恬这么一抓,许太平的身子竟然一下子失去了平衡,朝着楚恬的身上砸了下去。

啪的一声,许太平整个人都压在了楚恬的身上。

“啊!!”楚恬直接惊叫了起来,而这时候,之前已经被楚恬第一声惊叫声给吵醒的很多人,已经都走出了帐篷,等楚恬这一声尖叫响起的时候,人们循着声音全部跑了过来。

从帐篷外看去,可以清楚的看到,许太平压在了楚恬的身上,整个身体都紧贴着楚恬。

“我的天,这是怎么回事?!”

“上帝啊,这个许主任对可爱的楚老师做了什么?!”人群里传来一阵阵的惊呼声。

“妈蛋!”许太平怒吼一声,单手猛地一拍地面,整个人弹射而起,直接将那帐篷都给撞碎了!

“楚恬,你有毛病啊!”许太平愤恨的叫道,“老子什么都没做,你非得老子对你做点什么你才开心是么?”

楚恬躺在地上,一脸无辜跟委屈的看着许太平,加上昨晚她晚睡,一双眼睛红红的,头发也乱糟糟的,看上去十分的可怜。

“许主任,你这是要对楚老师用强么?!”韦恩严肃的看着许太平问道。

“用个鸡儿强。”许太平翻了个白眼说道,“昨晚她在我帐篷睡的觉,我在外头睡的觉,我怎么用强了?”

“您昨晚在外面睡觉?一个人?”韦恩惊讶的问道。

“不然呢?难道你陪我睡?”许太平问道。

“可是,你的身上,为什么一个蚊子叮过的痕迹都没有啊,哪怕一个点都没有!”韦恩疑惑的问道。

所有人看向许太平裸露在外的四肢,果然白白净净的,什么包啊点啊都没有。

此时是夏天,一个人在野外睡觉,是绝对不可能没有被蚊虫叮咬的!

所有人全部带着怀疑的眼光看向了许太平。

许太平那叫一个恼火啊,这韦恩还真是阴魂不散,这个时候竟然给自己来了这么一手,现在自己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他不招蚊子,这是一直以来的事情,但是这事儿你怎么去解释呢?

“你们不要乱猜了,我,我没什么事,许主任,应该不是那种人。”楚恬从地上爬了起来,说道。

“楚老师,许主任刚才都那样了,你没必要为他开脱!”韦恩赶紧说道,他好不容找到一个抹黑许太平的机会,哪里会这么放过。

“我相信许主任不是那种会占人便宜的人,刚才他只是进帐篷拿东西,是我不小心拽到他,他才倒在我身上的,我被吓到了,我才叫出来的,你们不用怀疑他了!”楚恬说道。

眼看着楚恬这么为许太平开脱,众人也就没有再多说什么了,毕竟,被侵犯这种事情还得是受害者愿意追究,你要不愿意追究,那别人做什么都没有用。

不过,就算这样,大家还都是很怀疑许太平,毕竟,许太平在学校里可是号称校花杀手,夏瑾萱,宋佳伶,艾玛这样的绝世美女,一个都逃不出他的手掌心,还有更早之前卧底在学校的警花苏念慈,据说也跟许太平关系匪浅,就这样一个色中恶鬼,说他对楚恬什么都没做,那大家是绝对不愿意相信的。

许太平最怕的就是这种情况,就是大家都觉得你是怎么怎么样,但是大家都心照不宣的不说,然后你还不能去解释,因为你越解释大家就越觉得你是心虚。

“楚老师,昨晚你不是跟我睡的么?怎么会跑到这里来?”安迪打着哈欠从一旁走过来问道。

“昨晚我睡不着,所以跟许主任喝了点酒,然后喝多了就…”楚恬有些尴尬的说道。

喝多了?

周围的人更加坚定了他们的想法了,这许主任肯定是趁着人家喝醉了对人家做了什么。

没想到啊,许主任竟然会是一个人面兽心的人!

众人对许太平纷纷投来鄙视的目光,然后气愤为啥昨晚跟楚恬喝酒的不是他们,如果是面对着楚恬这样的美女,那有时候人面兽心一下,也不是不可以的嘛!

许太平觉得自己比窦娥还冤了。

就在这时,卡戴珊忽然从一旁走了过来,她一边走一边说道,“去可以为许主任作证,我今天早上六点多就醒了,我看到许主任留在那边山坡上睡觉,如果你们现在过去看,应该还能看到那里有许主任压出的痕迹。”

真是亲人啊!

许太平激动的看着卡戴珊,恨不能立马就对卡戴珊以身相许,来报答她为自己开解的恩情。

“是嘛?那看来是大家错怪了许主任了!”安迪在一旁说道。

“不多说了,公道自在人心,大家收拾一下,准备出发吧!”许太平说着,深深的看了楚恬一眼,叹了口气,摇了摇头,随后转身离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