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五十四章 该不会是喜欢上我了吧/校花的全能保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1054

詹妮弗很少来华夏,就算是在米国去华夏餐馆吃饭,也从没有吃过内脏,因为华夏在外国的餐馆几乎不做内脏,没什么市场,所以詹妮弗对动物内脏并没有一个很直观的感受,而眼下这第一口的腰子,就彻底的覆灭了詹妮弗对内脏的一切期待。

“很难想像,为什么这种有尿骚味的东西,你们竟然能够吃的下去!”詹妮弗擦着嘴走到许太平面前,疑惑的问道。

“那是你不懂吃。”许太平笑着夹了块腰花放进嘴里,说道,“这腰子吃的就是这个味儿,还有这股嫩劲儿,还有猪肝,猪肝没什么味道,但是猪肝做的好的话,嫩的就如同是少女的舌头一样,当然了,最好吃的还属大肠,红烧的,卤水的,油炸的,干煸的,椒盐的,什么样的做法都有,而 真正好吃的大肠,不管怎么做,都得有一股子的屎味,这样吃起来才够爽!”

“屎味…”詹妮弗脸色惨白的看着许太平,说道,“不敢相信,你们华夏人,竟然这么重口味。”

“真的很好吃!”许太平认真说道,“如果你真想了解华夏美食,这些东西,你必须得吃,因为这些东西在八大菜系里,有着各种各样的做法,基本上在华夏的饮食里,内脏是必不可缺的东西!”

“不不不,我不吃,我不会吃的!”詹妮弗摇头道。

许太平严肃的盯着詹妮弗,夹起一块猪腰子,说道,“再吃一口,不要去想那个味道,干瘦腰子的美味,相信我!”

“不!”詹妮弗用力的摇头道,“我宁愿去跟M国的毒枭聊一个小时的天,也绝对不吃这种东西!”

“记者不应该有更多的求知探索的yuwang么?你连这个都不敢尝试,那以后如果有人说起吃内脏的事情,你岂不是一点发言权都没有了么?”许太平问道。

“不不不,你别再说了,我不会吃这些的,许,晚上出来,我只是想跟你聊聊天,吃的事情就不用再多说了!”詹妮弗说道。

“那好吧。”许太平放弃了让詹妮弗吃内脏的打算,他把筷子往桌子上一放,拿起酒瓶子说道,“走一个。”

詹妮弗拿起酒瓶跟许太平碰了一下,喝了一口后说道,“许,最近在华夏怎么样?”

“还行吧,也就那样,每天忙各种事情,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忙什么。你呢?”许太平笑着问道。

“我也一样,生活很平淡,你离开贝克恩市之后,似乎整个贝克恩市都变得宁静了,我还是喜欢你留在贝克恩市,只要你在,似乎就有无尽的新闻。”詹妮弗说道。

“每一条新闻意味着一件麻烦事,我可不想有那么多的麻烦事。”许太平摇头道。

“对了,关于后天的采访,你有什么计划么?”詹妮弗问道。

“计划?没有计划,到时候再看吧,我会带你们去,然后你们看对谁有兴趣,我再带你们去找那些人,尽量让你们多采访一些东西,对了,应该有人跟你说过了吧,关于导向性的东西?”许太平问道。

“有人提了一些,不过,我这人没有任何的政治立场,所以,你们可以不用担心!”詹妮弗说道。

“我不担心你,我只是担心你会被有心之人利用,毕竟,两个国家体制不同,看问题的出发点不同,同一件事情,有可能会被曲解出很多不同的含义,所以,从拍摄,到后期剪辑,我希望你都能够亲自把关,不要出什么问题。”许太平认真说道。

“所以你今天晚上约我出来,最主要的目的就是跟我说着个么?”詹妮弗问道。

“一旦导向出了问题,或者你被人利用了,那有可能你就会被我们这边封杀,我可不想你上黑名单。”许太平说道。

“你的意思是说,你想我经常来华夏是么?”詹妮弗眨着那漂亮的眼睛看着许太平问道。

“华夏地大物博,不管是人文还是地理,都有无尽的美好,我希望能够有人将这些美好带出去,让外面更多的人知道。”许太平认真的说道。

“你是华夏官方的人?”詹妮弗问道。

“不是。”许太平摇了摇头。

“那你为什么要去想这些事情?这根本不是你应该考虑的吧?”詹妮弗问道。

“怎么说呢,说起来可能有些矫情,因为我是一个华夏人。”许太平笑了笑,喝了口啤酒说道,“我在国外待过很多年,我见过很多别国势力在国际上是如何抹黑华夏的,以前我没有渠道,我也没有那个时间去跟人解释,现在我有时间了,我也认识了很多人,所以我觉得,条件允许的话,还是要做一些事情。”

“你是个爱国青年!”詹妮弗笑着说道,“如果华夏有多一些你这样,又爱国,又有能力的人,华夏肯定会更强大的。”

“我这样的人很多。”许太平笑着说道,“就是因为有很多我这样的人,这个国家才会以一个让你们国家都震惊的速度发展,只不过你来华夏的时间不长,接触的人少而已。”

“我能保证,让我的片子保持纯粹!”詹妮弗诚恳的看着许太平说道,“但是我也希望,我能够看到真正的华夏武林,我 要拍的,不是随处可见的宣传片!”

“我尽量!”许太平笑着说道,“事情已经谈完了,喝酒吧。”

“我最多只能喝两瓶,明天我要跟我们摄制组的人开会!”詹妮弗歉意的说道。

“没事,两瓶也是感情,走一个!”许太平笑着说道。

说是喝两瓶,其实到了最后,詹妮弗还是喝了四五瓶下去,毕竟,许太平能说会道,詹妮弗总能够在许太平身上发现一些新的闪光点,而且能够跟许太平聊到很多共同话题,这一聊一口渴,就得多喝一点。

当四五瓶啤酒下肚之后,詹妮弗发现竟然已经到了半夜十二点。

“我得回去休息了!”詹妮弗站起身对许太平说道,“要不要送我一程?”

许太平的眉毛微微挑了挑,随后起身说道,“我送你回酒店。”

“嗯!”詹妮弗点了点头,随后两人一起并肩往酒店的方向走去。

走着走着,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詹妮弗瞧瞧的挽住了许太平的手臂,然后将身子微微的靠在了许太平的身上。

“对了,那个小花,也是你的情人么?”詹妮弗忽然问道。

“她是我一个朋友的女儿,也算是我的朋友。”许太平说道。

“是么?那你为她做的事情还真不少。”詹妮弗说道。

“对朋友,应该的!”许太平笑道。

“你们上过床么?”詹妮弗问道。

“没有。”许太平摇了摇头。

“那我赢了。”詹妮弗满意的笑道。

许太平哑然失笑,有时候真搞不懂这些女人的脑子里装的是什么。

没多久,许太平就将詹妮弗送到了酒店的大堂里。

“要不要上去?”詹妮弗凑到许太平的耳边低声问道。

“既然你都到酒店了,那我也就放心了,你明天要开会,我要上班,都得早休息,先这样了!”许太平说着,把手从詹妮弗的手臂里抽了出来,然后跟詹妮弗挥了挥手。

詹妮弗有些恼火,不过还是保持着该有的风度,跟许太平挥了挥手,然后往电梯的方向走去。

许太平对詹妮弗没有意思么?这是不可能的,许太平这人有一半的大脑都在裤裆里,对于詹妮弗这样的女人许太平不可能不感兴趣,不过,许太平这人就是奇怪,他有着别人难以理解的自尊,只要伤到一次他的自尊,哪怕只是非常轻微的伤害,许太平也会记住很久很久。

许太平看着詹妮弗消失在电梯口,随后笑了笑,转身打算往酒店外走去,结果这一转身,许太平就看到了在他身后正目瞪口呆的看着他的楚恬。

怎么到哪里都有这个女人?!

许太平几乎要怀疑楚恬是不是在他身上装了什么跟踪定位装置了。

“你…刚才那个女人?!”楚恬惊骇的看着许太平,几乎说不出话来。

“我跟她可是很清白的!”许太平赶紧解释道,虽然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跟楚恬解释,但是解释一下,总比什么都不解释要好一些吧。

“但是我看到她挽着你的手臂…”楚恬说道。

“咳咳,你知道,外国人都比较开放。”许太平说道。

“你别解释了…”楚恬摆了摆手说道,“这些都是你的私生活,跟我其实没什么关系,但是,我还是得说一下,外国女人,都比较乱,你…要自己注意一下,别,别染了病,然后回去传给你的那些女朋友,那样,那样就不好了。”

“你才染病呢…”许太平恼火的说道。

“我说的都是实话,你爱听不听吧!”楚恬说道。

“你别说我,大晚上的,你在这儿干什么呢?”许太平问道。

“我送朋友来的,不行么?反正我又不是来开房的。”楚恬说道。

“你这话里带刺儿啊,小恬恬,你该不会是喜欢上我了,所以吃醋吧?”许太平问道。

许太平的话让楚恬脸色一变,楚恬刚打算辩解一下呢,许太平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许太平示意楚恬别说话,随后拿起手机走到了一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