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五十六章 尸检结果/校花的全能保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1056

这一个晚上,是属于许太平跟苏念慈的晚上,两个人相拥而眠,虽然没有做什么其他的事情,但是却也显得非常的温馨。

一夜无话,第二天苏念慈七点就起了床,许太平自然也是跟着一起起床,然后洗漱了一下后,许太平先送苏念慈去了市局,自己则是返回了江源大学。

今天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吴大军那里应该就会出尸检结果了,许太平心里有点激动跟紧张,说实话,他已经很久没有这么激动跟紧张了,一整个早上他都有点坐立不安。

他很想给吴大军打个电话问问进展,但是又觉得这样未免有点太沉不住气了。

就这么一直煎熬着,时间来到了中午十一点。

许太平接到了来自吴大军的电话。

“尸检结果出来了。”吴大军说道。

“结果怎么样?”许太平深吸一口气,问道。

“很诡异。”吴大军说道。

“诡异?”许太平愣了一下,他想到了很多答案,但是却没有诡异这一个选项。

“嗯,确实很诡异,具体的情况,我不知道该怎么说,如果你有空,可以过来找我,我可以仔细的跟你说一说,如果你没空,我可以发一份传真给你,把我所检测出来的一些东西都写在上面。”吴大军说道。

“您在哪?”许太平问道。

“我在下海市。”吴大军说道。

“行,我现在就过去,我觉得面谈或许比较好。”许太平说道。

“好的,那我等你,我在下海市洛河新路32号。”吴大军说道。

“好!”

许太平挂了电话,直接找人要了一辆车就往下海市而去。

一个多小时后,许太平将车停在了下海市洛河新路32号外头。

洛河新路32号是一幢十分古朴的三层小楼。

许太平站在门外敲了敲门,没多久,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将门打开。

“我找吴大军先生。”许太平说道。

“请跟我来!”年轻人说着,让开身子让许太平进门,等许太平进门后,年轻人将门给关上,而后带着许太平上到了三楼。

三楼,是一个很大的实验室,里面放着各种各样的器材。

吴大军正在看着仪器上的数据,听到门口传来脚步声,吴大军头都不回的说道,“你先坐一会儿,我必须把这一组数据看完才能休息。”

“好的!”许太平点了点头,随后走到一旁找了张椅子坐了下来。

大概过了十几分钟,吴大军伸手将面前的仪器给关掉,随后搬了张椅子,走到了许太平的面前。

“吴先生,您可以说了。”许太平说道。

“嗯,那我也就直说了吧,你父亲,是被人害死的。”吴大军说道。

许太平瞳孔微微一缩,说道,“下毒么?”

“下毒并不准确,因为我在你父亲的尸骨上所检测到的一些元素,并非是毒素,这些元素的种类非常多,我都很难想像是谁将这些元素混杂在一起的,而这些元素混杂在一起能够发生什么样的反应,我也不知道,但是我可以肯定的一点是,在这么多元素的作用下,你的父亲的生命力,被一点点的吞噬,所以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父亲,应该是经历了好几年的身体状况不佳,最终才去世的,是么?”吴大军说道。

“是的,从我记事开始,我爸的身体就一直不好,经常咳嗽。”许太平说道。

“那就没错了,简单理解的话,就是有人长期的,给你父亲的身体注射某种东西,这种东西,并不足以让你的父亲在短时间内丧命,这有点类似于*,但是却又不是毒药,所以我说很诡异。而更让我诧异的是,在你父亲的尸骨上,有不少元素,我是无法检测出来的。”吴大军说道。

“我明白了!”许太平沉声道,“不管是不是*,反正,我父亲是被人害死的,是这样没错吧?”

“对的,另外我还有一些事情要跟你了解一下!”吴大军说道。

“请说!”

“你们一家人,是不是独居?”吴大军问道。

“是!”许太平点头道。

“那可有什么人会跟你们一起吃饭?经常性的。”吴大军问道。

“不会!”许太平摇头道,“我们家吃饭永远都 是一家三口。”

“那这就有点解释不通了。”吴大军皱眉说道。

“什么解释不通?”许太平问道。

“一般来说,要达到长期给一个人下毒的目的,那只能是从对方的饮食之中着手,可是你说了,你们家一直都是一家人一起吃饭,饮食都是一样的,为什么你父亲最终死了,而你却一点事都没有?”吴大军说道。

“会出现这种情况,那只有两种可能。”许太平脸色难看的说道。

“两种可能?哪两种?”吴大军问道。

“一种,就是我爸是故意自己吃下毒药的。”许太平说道。

“有可能,另外一种呢?”吴大军问答。

“另外一种就是,毒,是被单独下在我爸吃的米饭里的,因为只有米饭,才不会大家一起吃。而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能够下毒的,就只有能够接触到饭的人,也就是从来都是为我跟我爸打饭的…我妈。”许太平说到这的时候,脸色已经难看到了无法用言语形容的地步。

磅礴的杀意,让吴大军只觉得自己整个人仿佛待在一个冰窖里一样。

“我更倾向于后一种可能。”吴大军深吸一口气说道,“我们曾经有过一个类似的案子,妻子与外人偷情,然后在餐食里给丈夫下十分微量的毒药,日积月累,最终成功的毒死了丈夫,而她本人跟她的孩子却一点事情都没有。”

“我妈,很爱我爸。”许太平说道。

“或许那时候你还小,有些事情,你并不清楚。”吴大军说道。

“我说了,我妈,很爱我爸,她不可能是伤害我爸!”许太平 眼睛微微发红,嘴里发出低沉的声音,就如同野兽在嘶吼一样。

吴大军叹了口气,没有再多说什么。

“不好意思,吴先生。”许太平在沉默了良久后,歉意的说道。

“没事没事,我能理解你的心情。”吴大军说道。

“麻烦吴先生把您的检测结果打印一份给我带走吧,我存个底。”许太平说道。

“好的!”吴大军点了点头,随后吩咐手底下的人去打印了一份检测报告出来给许太平。

许太平取了报告之后,跟吴大军告了个别,离开了吴大军的办公室,返回了江源市。

回到江源市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

许太平给刘克仇打了个电话,约刘克仇吃午饭。

“出租车运营的资格弄好了么?”许太平坐在餐桌上,问刘克仇。

“还在弄,这东西比我想的要麻烦的多,而且,个人基本上是没有办法弄运营资格的,只能找公司,或者找那些有资格的人租。”刘克仇说道。

“既然还没弄好,能不能先帮我办一件事情。”许太平脸色严肃的问道。

“什么事情你尽管说吧。”刘克仇说道。

“帮我去找一个人,我只有这个人的名字,我没有她的照片,甚至于不知道这个名字是不是真的。”许太平说道。

刘克仇皱眉说道,“这很难查。”

“所以我需要你帮我查。”许太平说道。

“行吧,告诉我你所知道的一切。”刘克仇说道。

“这人,叫做许晴芷,是我妈。”许太平说道。

“你妈?你妈不是早就去世了么?”刘克仇惊讶的问道。

“她有可能还活着,也有可能已经死了,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她今年应该五十一岁了,因为她在二十岁左右的时候有了我,她当初嫁给我爸,在赵家里面应该对她的家族有所记录,所以你可以先去一趟京城,我帮你跟赵家的人打个招呼,让他们把我妈家族的相关资料给你,你可以从他们家族着手。”许太平说道。

“嗯!”刘克仇点了点头,然后扒拉了几口饭,站起身,说道,“事不宜迟,我直接走了。”

“你…要注意安全,我怀疑这里面会有什么天大的阴谋,之所以我不让别人去找,也是因为我担心其他人的能力不够,我也担心会打草惊蛇,现在加上你在内只有三个人知道我爸妈的事情,我不想让第四个人知道。”许太平说道。

“嗯!”刘克仇点头道,“我又不是第一次干这种事情,放心。”

“需要任何支持,可以跟我说。”许太平说道。

“明白,我先走了。”刘克仇说着,转身往外走去,很快就消失在了许太平的面前。

许太平将午饭吃完,随后从口袋里拿出了一样东西。

这是一张几乎看不到人脸的照片。

这张照片,是许太平从墓碑上拿下来的。

看着这张照片,许太平试图去回想自己母亲的样子,但是不管怎么回想,都只是模糊的一团人影。

似乎是因为时间真的太久的关系,许太平已经忘了他母亲长什么样子了,又或者是,某些心理因素,在抑制着许太平想起他的母亲的样子。

反正不管怎么说,许太平第一次发现,自己的记忆力,似乎并不如想象中的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