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五十七章 孙大师打架/校花的全能保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1057

生活还是要继续。

想要查清楚当年事情的真相,唯一的一个办法就是找到消失的许晴芷,也就是许太平的母亲。

这件事情许太平交给了刘克仇,也只交给了刘克仇,因为许太平不相信有任何其他人可以在不引起别人注意的情况下去查这个事情,刘克仇虽然是佣兵,但是在情报收集调查上,也拥有超强的能力,将这件事情交给刘克仇,许太平放心。

原本算的上是悠闲悠哉的许太平,自从去了一趟下海市之后,心里就压上了一块石头。

他不知道这块石头什么时候能搬掉,但是可以肯定的一点是,这块石头,不仅压在他的心上,更是已经在他的心上留下了深深的印记,哪怕有一天这块石头被搬走,这个印记,或许也会陪伴他一辈子。

下午,许太平接到了市电视台的电话,他们要跟詹妮弗的摄制组一起前往江源市的意合流大师的家里头进行采访,问许太平要不要一起。

许太平昨天其实就已经答应了今天要去,尽管今天出了这么一档子事,但是许太平还是没有爽约,双方约了,在早更鱼市碰头。

早更鱼市,就位于江源市的早更码头边上,每天一大早,鱼贩们会到早更码头收购渔民们新鲜采买的渔获,然后直接拉到不远处的早更鱼市卖给普通市民,而这个意合流的大师,就是早更鱼市上的一个鱼贩!

在许太平第一次听市电视台的人说意合流大师是鱼贩的时候,他都有些不敢相信,毕竟,如果真的是意合流大师,那就算是在华夏武术协会里也绝对可以是非常高层的人物,怎么着也得是个委员,怎么可能会在鱼市上卖鱼呢?

许太平早早的就打了车来到了鱼市的入口。

浓重的鱼腥味,从鱼市里面传出。

许太平喜欢吃海鲜,但是真心不喜欢鱼腥味。

没多久,市电视台,还有詹妮弗的摄制组一行十个人左右坐着大面包车也来到了鱼市入口。

詹妮弗第一个从车上走了下来,这一走下来,许太平的眼睛登时就是一亮。

今天的詹妮弗,竟然身穿着一件深蓝色画凤旗袍!

这旗袍的裙摆很短,也就到膝盖左右,一旁的开口几乎开到了大腿根部,还好詹妮弗的屁股有够大,将整个裙子撑的满满的,不然这随便一走动,似乎就会走光一般。

旗袍的上半身十分的修身,将詹妮弗完美的身材给衬托了出来。

鱼市门口几个往来的买家与鱼贩,全部都不由自主的站住了脚,盯着詹妮弗看。

“好看么?”詹妮弗在许太平的面前转了个圈问道,这一身衣服可是她特地准备的,为此她还专门去网上查了一下华夏男人最喜欢的衣服排行榜,其中旗袍排在了第三,至于第一,很奇怪,是脚盆国的女生校服,这詹妮弗就有点不理解了,而且她也穿不了。

“好看是好看,但是你不应该穿布鞋。”许太平说道。

“为什么?旗袍不是应该配你们华夏的布鞋的么?”詹妮弗问道。

“因为这是鱼市,里面到处都是污水,布鞋的防水性能不好,更别说你这平底布鞋了,你应该穿个跟高一点的鞋子。”许太平说道。

“好吧,我不知道,只能先这样了!”詹妮弗无奈的说道。

“詹妮弗,咱们可以进去了么?如果不赶紧进去,我怕一会儿门口要堵起来了。”摄像师指着不远处慢慢聚集起来的人群说道。

不远处的人群自然都是被詹妮弗的美貌所吸引的,再加上詹妮弗这边还有摄像机什么的,很多人都好奇的看着这边。

“走吧走吧!先在门口取景一下!”詹妮弗说着,从助手的手上拿过了一个话筒,然后十分专业的往 鱼市的门口一站说道,“今天是我们华夏武术探秘之旅的第一站,早更鱼市,据说这里隐藏着一位华夏的意合流武术大师,接下来就请观众朋友们瞪大你们的眼睛,我,詹妮弗,将为你们带来神奇的…华夏武术!”

说完,詹妮弗把话筒一收,然后走到许太平的面前,挽住许太平的手腕说道,“走吧!”

“你不怕被人看到么?这么亲密?”许太平问道。

“怕什么?这是很正常的举动好么?”詹妮弗说着,拉着许太平往鱼市里走去,周围围观的人好一阵的羡慕嫉妒恨啊,能够被詹妮弗这样的大美女挽着手,那回去一年不洗手都没问题啊!

与此同时,在江源大学。

楚恬站在保卫室的门口,有些犹豫跟纠结。

经过一个晚上加一个早晨的思考,楚恬觉得自己最近这两天对许太平的态度有些过分了,毕竟,她跟许太平清清白白的,顶多了算是同事,许太平的私生活怎么样,她是无权管太多的,所以,她下午来保卫室,要来跟许太平道歉,可是,道歉这种事情,楚恬干的并不多,一想到一会儿许太平可能会嘚瑟无比,楚恬又忽然间不想跟许太平道歉了。

“楚老师,你在这儿站着干什么呢?”陈文从保卫室里走出来,刚好看到楚恬,不由问道。

“那个,没什么,刚好路过,对了,许主任在里头么?”楚恬装作很随意的问道。

“不在啊,许主任下午请假了。听说是去给一个外国来的节目组当导游。”陈文说道。

“外国来的节目组?是不是有一个非常漂亮的外国女人?”楚恬问道。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不过,能够让咱们的许主任特地请假,想来,应该是有吧!”陈文笑道。

“这个家伙!!”楚恬愤恨的跺了跺脚,随后决定不跟许太平道歉,直接转身离去。

“楚老师这莫名其妙的发什么火啊?!”陈文疑惑的看着楚恬的背影自语道。

此时,早更鱼市。

在市电视台的人的带领下,许太平一行人走进了早更鱼市,然后往早更鱼市的深处走去。

走没多久,许太平忽然发现,周围的很多人竟然都朝着某个方向跑去,一边跑还一边招呼着什么。

“你们这是去干什么?!”许太平拉住一个人问道。

“有人跟孙老头在打架呢,我们过去看看!你别拉着我。”那人说道。

“孙老头?”许太平惊讶的问道,“那是谁?”

“孙老头你不知道?那可是我们早更鱼市第一快刀,杀鱼的速度之快,鱼还没死呢,就被掏空了!你被拉着我去,去晚了没看头了!”那人激动的说道。

许太平放开手,随后看向一旁市电视台的人问道,“你知道什么孙老头么?”

“这个,咱们要去拜访的那个意合流的大师,姓孙。”市电视台的人说道。

“那肯定就是这个打架的孙老头了,詹妮弗,让你的人把摄像机打开,这可是意合流实战的场面,很难得的!赶紧跟我来!”许太平说着,朝着人群前进的方向跑了过去。

詹妮弗跟他的摄制组赶紧跟在了许太平的身后。

一群人跑了大概一分钟左右,在他们的面前出现了一大群的人。

这群人将路给完全挡住,许太平他们根本就没有办法看到前面的情况。

就在这时,人群里传来一阵惊呼声,随后就听到砰砰砰一阵阵脆响,远处的一个临时搭建起来的棚子,忽然倒塌了下来,随后,许太平就听到远处传来了一个生硬的声音。

“意合流,不过如此,太让我失望了。”

许太平瞳孔微微一缩,随后往前冲去,直接推开了面前的人群,然后来到了人群的最里面。

这时候,许太平总算是看到了眼前的情况。

在他的面前是一个倒塌的棚子,而在棚子边上倒着一个人,那人大概六十多岁的样子,头上已经没什么头发了,身上穿着一件白色的老旧的背心,脚上踩着一双人字拖,看着就像是家门口经常坐着的下棋的老头。

此时,这个老头已经被人给扶着了,但是似乎是受了伤的缘故,他始终没有站起来,而在老头正对面大概十几米远的地方,一个人正穿过人群往外走。

这时候,詹妮弗也带着摄制团队的人来到了许太平的身边。

“把摄像机关了。”许太平看到詹妮弗手下的摄像师还开着摄像机,沉声说道。

“不是说实战么?怎么没有,人呢?那个倒着的老人是谁?该不会就是孙大师吧?!”詹妮弗惊讶的问道。

“让你手下的人把摄像机关了,别拍了。”许太平说道。

“把摄像机关了。”詹妮弗对摄像师说道。

摄像师点了点头,将摄像机给关了。

就在这时,负责给许太平他们带队的那个人激动的对许太平说道,“那个倒在地上的就是意合流的大师,孙大师。”

许太平眉毛微微一挑,随后赶紧走到了孙大师的身边,蹲下身仔细的看了看孙大师的脸色。

孙大师脸色很难看,微微有些红。

许太平似乎明白了什么,抬起手在孙大师的胸口猛地一拍。

孙大师整个人猛地颤抖了一下,随后长长的呼出一口气,整个人的脸色,也一下子变好了许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