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五十八章 受害者上门/校花的全能保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1058

“格老子的,差点一口气没提上来死过去!”孙大师心有余悸的说着,看向许太平说道,“这位小兄弟手法不错啊!”

“只是普通手法而已。”许太平摇了摇头,随后跟着旁人一起将孙大师给扶了起来。

“孙大师,您刚才是怎么了?是被人打败了么?”市电视台的那个人火急火燎的走过来,问道。

“小李,你怎么来了?”孙大师问道。

“台里有任务,国外有摄制组过来,要了解华夏武术,所以我就带过来找您了,没想到您竟然被人打败了。”市电视台的人说道。

“哎,胜败乃是兵家常事,技不如人啊,给老祖宗丢人了!”孙大师感叹道。

“孙大师,刚才跟您打的,是谁?”许太平皱眉问道。

“是泡菜国的一个人,我也不认识,一来就说他挑战了多少高手,然后要挑战我,也不等我准备就开打了,不过他确实厉害,我不是他的对手。”孙大师说道。

“孙大师,您都不是对手?那泡菜国的人得多厉害啊!”小李激动的说道。

“不是他有多厉害,而是我并不厉害。”孙大师说道。

“那咱们这节目是拍呢,还是不拍呢?”小李疑惑的问道。

“没啥好拍的,我就是一个鱼市里卖鱼的老头而已,刚还被外国人打败了,没什么可拍的,不拍!”孙大师说着,摆了摆手,有些意兴阑珊的转身离去。

“这…”詹妮弗皱眉说道,“难不成我们下午就要这么结束我们的行程了么?小李,你之前跟我说这个人有多厉害多厉害,你看现在,被一个泡菜国的人打败了,我们这次来,是要回国宣传华夏武术的厉害的,而不是宣传你们被人打败的事情,知道么?”

“詹妮弗,你这么说就错了,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一种武术是可以称霸武林的,华夏习武之人百万计,一个人被打败,不代表华夏武术就不行,而且,没有人可以一直赢,因为人都会变老,你刚才也看到了,孙大师至少六十多岁了,身体条件肯定不如年轻,跟年轻人打本就会吃亏,输,不代表什么!”许太平认真说道。

“那我下午总得拍点什么吧?”詹妮弗说道。

“这样吧,你去人民公园,人民公园每天傍晚都有很多人在那锻炼,有的也练武,你拍摄华夏武术,可以从华夏武术基础开始拍,而公园,就是华夏武术的基础,是华夏武术的群众基础,你不一定马上就要拍那些厉害的武术家,明白么?”许太平说道。

“你这么一说,倒是让我有了一个新思路,确实,武术,是要普及到全民的,这样吧,我们现在就去人民广场!”詹妮弗说道。

“那走吧!”小李说道。

一行人离开了早更鱼市,然后前往了人民广场。

没多久,一行人就抵达了人民广场,此时的人民广场上有不少人,有的在做操,有的在器械上锻炼,也有的人在打拳,耍剑。

“随便拍,这就是华夏武术的民众基础,我就不跟你们去了,我还得回学校一下!”许太平说道。

“那好吧,明天咱们几点出发?”詹妮弗问道。

“明早六点半出发吧,会议是在八点召开,我们最好七点半就到达会议现场,然后我先跟他们沟通一下!”许太平说道。

“那好,明天六点半,不见不散!”詹妮弗说道。

“不见不散!”

许太平跟詹妮弗告了个别之后就离开了人民广场,不过许太平并没有回江源大学,而是前往了一家花店,买了一束花,之后,许太平就坐车前往了江源市警察局。

今天下午苏念慈四点就能下班,许太平已经跟苏念慈约好了去接她,之后再一起去吃晚饭。

抵达江源市警察局的时候是三点五十分,许太平惊讶的发现,江源市警察局门口,竟然聚集着不少的人,其中还有一些采访车。

好些个镜头都对准了警察局大楼。

许太平走到一个围观群众的身边,低声问道,“哥们,这是怎么了?”

“不知道了吧?有人被诈骗犯骗了钱,结果警察反而把受害者给拘留了,你说着天底下还有没有王法了!”围观群众义愤填膺的说道。

“哦?你们怎么知道的?”许太平问道。

“这网上都曝光了,受害者今天早上跳楼了!!你说这警察是不是太过分了!你就算不作为,那就不作为了,干嘛还要拘留人家啊,这一拘留,人家跳楼了,事情闹大了吧!”围观群众说道。

“死了么?”许太平问道。

“没死,从三楼往下跳的,摔断了脚,你看那边那个,被人包围着的,坐在轮椅上的,就是受害者了!”围观群众指着不远处的一群人说道。

许太平顺着这人手指的方向看去,果然看到有人坐在了轮椅上,而那个坐在轮椅上的,赫然就是昨天自己见到过的那个死活要给骗子转钱的人。

“你知道内情么?就跟着人来这围观?”许太平问道。

“什么内情啊?警察把受害者拘留了,这可是实打实的,能有什么内情?肯定是警察跟诈骗犯勾结,一起骗别人的钱,不然你说,为什么诈骗犯死活抓不到?是不是?”围观群众说道。

许太平被这人强悍的逻辑给折服了,所以果断的溜走,然后从后门进入了市局。

市局的办公大厅里,气压有些低,很多人都正襟危坐的。

许太平抱着一束花出现在市局办公大厅里,看着有点怪异。

“苏念慈呢?”许太平走到一个警察身边,问道。

“刚被叫去局长办公室。”那个警察认识许太平,所以如实回答道。

“多谢了!”许太平道了个谢,随后上了楼,来到了欧阳靖宇的办公室外。

许太平并没有敲门,而是小心翼翼的站在门口,听里面传出来的声音。

此时,在欧阳靖宇的办公室里。

“小苏啊小苏,你还是觉悟不够啊,你怎么能拘留那几个人呢!!”欧阳靖宇痛心疾首的问道。

“他们打砸我们的办公设备,涉嫌妨碍公务,我怎么就不能拘留他们了?”苏念慈问道。

“那你也得结合当时的情况啊,人家是受害者,受害者心里有委屈,有愤怒这是肯定的,你要疏导,知道么,尽量的疏导,你可以口头教育嘛,你把他们都给拘留了,结果好了,人家今天受害者直接跳楼了,舆论现在是一边倒在指责咱们,外面那么多人看到了么?社会影响多恶劣?”欧阳靖宇问道。

“那个女人在咱们警局里闹的全过程,咱们都有监控,咱们直接把他们曝光了不就可以了么?谁对谁错不就一目了然了?”苏念慈说道。

“有时候对和错,真的没有那么重要,公众也不是想看谁对谁错,在他们的眼里,昨天到今天的事情就是一句话,有人被骗钱,然后这人还被拘留了,最后这人跳楼了。这就是全过程,而这个过程也确实没有任何的毛病,你可能会觉得委屈,但是,警务工作之中,难免会碰到这样那样的委屈,我们确实应该依法办事,但是,很多时候,在依法办事的过程中,是否也能够有一些变通的手段呢?念慈啊,你这人,什么都好,但是就是太死板了。”欧阳靖宇叹气道。

苏念慈沉默了。

“昨天那个事情,你没错,受害者也可以理解,只需要你手段稍微变通一下,有可能就是不一样的结果,回头相关的视频,我们都会公布的,至少还你,还咱们警局一个清白,但是,对你的批评,还是必要的,当然,批评不是记录档案的批评,内部严肃批评吧。”欧阳靖宇说道。

“我知道了,局长。”苏念慈点了点头。

欧阳靖宇本来都已经做好了面对苏念慈强烈反弹的准备了,没想到苏念慈竟然不反弹了,这倒是让欧阳靖宇有些诧异,因为这根本不像苏念慈的性格。

“另外,最近咱们市的电信诈骗案确实有点多了,你多组织同志进行一下攻坚,争取尽快的破案!”欧阳靖宇说道。

“知道了,局长。”苏念慈说道。

“没什么事了,你先下去吧。”欧阳靖宇摆了摆手。

苏念慈点了点头,随后转身走出了欧阳靖宇的办公室。

刚走出办公室,苏念慈就看到了手捧着鲜花的许太平。

“太平。”苏念慈轻唤了一声,然后走到许太平的面前。

“送你的。”许太平将花送给了苏念慈。

“你都听到了么?”苏念慈问道。

“嗯,你变成熟了,不再是以前那个执着于对错的小警官了,变得更有大局观了!”许太平笑着说道。

“屁咧,我气的要死,我依法办事,反而还得被批评!不过没办法啊,有些委屈就得承受着,毕竟,最终引起不好的社会反响的是我,过程没有那么重要,最重要的是这个结果。不说了,我下班了,咱们走吧。”苏念慈笑着挽住许太平的手臂说道。

“嗯!”许太平点了点头,跟苏念慈一起下了楼。

“咱们走后门吧。”苏念慈说道。

“不,走前门。”许太平笑了笑,说道,“我许太平的女人,没有谁有资格让她避让。”

说完,许太平带着苏念慈往正门的方向走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