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六十二章 不会是来凑数的吧/校花的全能保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1062

华夏武术协会的委员会议,一年大概会开个五六次的样子。

会议是不对外开放的,基本上会上讨论的内容都是华夏武术协会比较核心的一些东西,虽然算不上秘密,但是因为有可能涉及到华夏武术协会未来的布局,所以官方上是不允许有人在会议现场进行录像之类的行为的。

许太平作为华夏武术协会的 新人,自然不知道这样的规矩,而且说真的,他并没有带詹妮弗他们进现场拍摄的意思,他只不过是 想给詹妮弗他们牵线搭桥,认识一下华夏武术协会的高层什么的,然后再通过高层的关系,再找一些可以拍的东西出来拍。

眼下李君聪忽然这么大声一说,登时就让所有人都误会了许太平,他们都以为许太平是要带着这么一个摄制组去拍会议内容,有的人脸上露出了讥讽的表情,也有的人则是面露敌意。

本来许太平带着这么大阵仗来,很多人心里就多少有点不爽,结果现在李君聪这么一说,很多人心里的不爽就更重了。

“喂,新来的,委员会议是禁止录像的,这是规矩,你不懂么?”有人呵斥道。

“不就一个候补委员么,带这么多人来是干嘛?见证你成为委员的一刻?装什么逼!?”有人鄙夷的说道。

许太平没想到,李君聪的一句话竟然会在现场引起这么大的反应,他有心想要解释点什么吧,就在这时,面前的门忽然被打开了。

一个人站在门口喊道,“所有委员跟候补委员请进场,会议马上就要开始了!”

“会议要开始了,里面说是不能拍摄,所以你们就在外头等着我,我一会儿出来了给你们引荐几个人!”许太平说道。

“我倒是想看看,你能引荐的了谁。”李君聪傲然的一笑,随后转身跟随着大部队走进了会场。

“你为什么要跟他说,我有主了?”詹妮弗疑惑的问许太平。

“因为这人不怀好意!”许太平说道,“没事打扮的那么骚气,看着就不像好人!”

詹妮弗脸上露出一个玩味的笑容,凑到许太平的耳边低声说道,“你刚才,是在宣誓你对我的主权么?”

“我不喜欢别的男人当着我的面勾搭我身边的女人。”许太平说道。

“那如果没当着你的面呢?”詹妮弗问道。

“那我管不着。”许太平耸了耸肩,随后往前走去,结果詹妮弗竟然也跟在许太平的身边一起走进了会场。

“你过来干什么?”许太平问道。

“我不录像,我跟进来旁听可以吧?你看,人家也没拦着我啊!”詹妮弗说道。

“好吧。”许太平看了一眼现场的工作人员,发现他们确实没有拦着詹妮弗,也就懒得管了。

带着詹妮弗走进会场,许太平选了一个比较角落的位置坐了下来,詹妮弗也挨着许太平坐了下来。

会场并不大,也就两百多平的样子,前方是组席台,总共摆了六张牌子,分别是五大常任理事,以及一个赵青衫。

许太平跟詹妮弗坐下后,周围的人也都陆陆续续的坐好。

许太平发现,他跟詹妮弗的身边竟然没有一个人,似乎大家都有意无意的避开他。

或许就是因为刚才李君聪的那一番话吧,让很多人都对许太平有了排斥心理。

坐了没一会儿,许太平就看到赵青衫等人走入了会场。

现场响起了一阵阵的掌声,在掌声的之中,赵青衫一行人走上了组席台。

许太平发现,崆峒派位置坐了一个他并不认识的人,长得比较年轻,看样子跟之前的余观洪有几分相似,或许是余观洪的后代。

余观洪死在了京城,一直到现在,华夏武术协会都没有任何寒叶门的消息,这多多少少对华夏武术协会来说是一个打击。

赵青衫坐在最中间的位置,环顾了一下在场的所有人,淡淡的说道,“会议,开始吧,首先先进入第一项议题,有关于候补委员递升为委员的相关事宜,这一次的候补委员总共有十人,在这十人之中,将会有五人晋升委员,届时将采取投票制度,获得票数最高的五个人将成为新的委员,按照惯例,首先对十个候补委员的个人资料进行一下展播。”

赵青衫说完这些,看向了一旁的一个工作人员。

那人点了点头,随后按下了投影仪的按钮。

投影仪上立马出现了一个人,这人看着四五十岁的样子,穿着唐装,在这个人的旁边 有姓名,身高,体重,所学武学等资料,等所有人都看的差不多了之后,投影仪上立马就出现了视频,视频里还是这个人,正在打着他最熟悉的拳法,打起来虎虎生威,气势上十分的不俗,打到精妙处的时候,现场还响起了一阵阵的掌声和欢呼声。

现场大概用了十分钟左右来展示这个人,这个人展示结束之后,就轮到了第二个人,大概也用了十分钟。

许太平简单的算了一下,如果一个人十分钟的话,十个人就是一百分钟。

难怪这个会要从早上八点开始开,单单放这些东西就得用掉一个多小时了。

许太平对这些人其实没啥兴趣,整个华夏武术协会他感兴趣的也就赵青衫一个人而已,所以他看了一会儿之后就趴在桌子上打起了瞌睡,反倒是一旁的詹妮弗看的十分认真,而且竟然还偷偷的拿起手机拍了起来。

许太平正睡得迷迷糊糊呢,忽然听到旁边传来一个呵斥声。

“那个女的,谁让你录像的?!”

许太平猛地惊醒,随后看向一旁。

只见几个华夏武术协会的官方工作人员正一脸怒容的朝着詹妮弗这边走来。

詹妮弗赶紧把手机给收了起来。

“你刚才在录像了?”许太平赶紧问道。

“嗯嗯,你快帮我 !”詹妮弗小声的说道。

说话间,那几个华夏武术协会的人就来到了近前,而此时,因为这几个人的呵斥,很多正在看投影的人也都看向了这边,很多人的脸上都露出了厌烦跟鄙夷的表情。

“不好意思各位,我朋友不知道规矩,我马上让她把视频删了!”许太平看到那几个华夏武术协会的人来到近前,赶紧说道,毕竟人家有规定现场不准录像,他们也算是理亏在前。

“赶紧删了!”其中一人说道。

“赶紧把视频删了!”许太平说道。

“啊?真要删啊?”詹妮弗委屈的问道。

“删了,人家这是有规矩在前的!”许太平说道。

詹妮弗无奈的叹了口气,随后拿起手机,当着几个华夏武术协会的人的面,将视频给删除了。

“现场不允许做任何视频记录,如果再被我们发现,直接驱逐出场!”那几个华夏武术协会的人严肃警告了一下詹妮弗,随后转身离去。

“好凶啊!”詹妮弗低声说道。

“习武之人,谁没点脾气呢,你也真是的,人家规定了不能拍你还拍,这些人有什么好拍的,连委员都不是,回头我找前头组席台的那些人给你拍不是更好?”许太平问道。

“真的?”詹妮弗问道。

“真的!”许太平点了点头。

“许老弟,你这吹牛的功夫,也是没谁了,哈哈哈!”坐在不远处的李君聪听到许太平的话,低声笑道。

周围听到许太平话的人也都露出了嘲讽的笑容,在他们看来,许太平确实在吹牛,五大常任理事跟华夏武术协会的会长,哪里是谁想拍就能拍的?

“保持安静!”丹心师太沉声呵斥道。

现场恢复了安静,随后,投影仪上继续投放候补委员的资料。

一个接着一个的候补委员的资料被展示了出来,一个多小时后,九个候补委员的资料就都展示完毕了,这九个人之中没有许太平,那自然而然的,许太平就是这第十个了。

果不其然,第十个展示的,果然就是许太平。

投影幕上出现了许太平的照片,然后有一些许太平的资料,姓名体重身高什么的。

在许太平的资料出现的时候,现场陡然响起了一阵喧哗声,因为很多人看到,在许太平所会武术的那一行赫然写着杂学。

所谓杂学,就是学的东西很多很杂,没有哪一样武学可以代表这个人,所以叫做杂学。

一般来说,杂学并不是什么好事,因为华夏武术博大精深,要学会一样很简单,但是要精通,非常难,有的人穷其一生也没有办法精通一样,更别说精通好几个了。

学而不精是武学的大忌,而杂学,就是典型的学而不精。

许太平有些尴尬的挠了挠头,这杂学两个字虽然说的还挺准确的,但是周围这么多人鄙夷的看着他,还是让他多少有些不好意思,他很想告诉大家,他虽然是杂学,但是每一样都学的通透,都无比的牛逼,不是大家想的那种半桶水水准,不过,眼下看情况他也没机会说了。

在基础的资料展示结束之后,投影直接就关闭了。

现场又是一阵喧哗,因为其他九个候补委员可都有展示自身武技的视频,唯独这个叫许太平的人没有。

这个叫许太平的人,该不会是被拉来凑数的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