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不一样的历史/大唐之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少爷,你的伤势刚刚开始恢复,应该多休息才是。”很快,一位穿着兽皮的汉子推开了篱笆的小门,他手里提着一副中药和一只野鸡,看着站在小院中的宇文哲,责怪般的说道。

“放心吧,林叔,我已经没什么大碍了,只是好像遗忘了一些记忆。”宇文哲咧嘴一笑,只是眼神里略微显得有些迷茫。

林叔的原名叫林平,就是把宇文哲带到了贺兰山隐居,宇文化及的那一位亲信,他一直与宇文哲生活在一起,已经在贺兰山脉里生活了十六年。

“之前曹大人派来的大夫说过,你头部受到了重创,也许会出现这种情况,等到伤势痊愈后会恢复的,我先去把药煎上,你要是感觉累了就到屋里休息吧。

对了,再过三个月就是怜馨小姐的生辰,到时候曹大人会把当年的那个约定公布于众,到底何去何从,还要你自己做决定。”林平颠了颠手里的草药,转身向着木屋里走去,走到门口后又转过身来,对着宇文哲说道。

“嗯。我知道了,我会考虑清楚的,不过,在此之前我想去被那一根断木砸到的地方看一下。”宇文哲沉默了一段时间,就像是一直在回忆有关于曹大人和这位怜馨小姐有关的记忆,直到林平转过身去走到了小屋之内时,才开口说道。

“好的,明天我就带少爷去看一看。”林平的声音夹杂着药材倒进水里溅起的水花声,在木屋里传了出来,显得异样的沉重。

“曹铭,单于都护府的大都护,这是从二品官员,乃是封疆大吏,可是在我所知的大唐历史中根本就没有曹铭这个人。那根断木又是怎么掉下来的,怎么这么巧就砸到了我的脑袋?”

宇文哲嘴角上的苦涩之意渐渐收敛,在身体的最深处迸发出了一阵阵冰冷的杀意,就仿佛那一位特种兵出身,敢于独身与数十位毒贩生死搏斗的梅天郎,真的已经完全的融入到了这个身体内。

晚上,宇文哲眉头一皱不皱的喝下了那一碗看上去黑漆漆的中药,丝毫也没有理会摆在了床头上的那一堆书籍,就躺在了床上闭目沉思了起来。

林平看着躺在床上的宇文哲,眼神里难得的流露出了一些疑惑,但林平并没有说些什么,只是以为宇文哲今天有些疲惫,所以就走出了木屋里间的卧室,在厨房里的一张木床上躺了下来。

要知道,宇文哲因为还是婴儿的时候就跋山涉水的来到了贺兰山,这一路的风波导致了他的身体一直比较孱弱,所以除了去都护府设立的私塾学习之外,基本不会外出,不是在都护府内,就是回到自己隐藏在山脉里的这处木屋里看书,而且看书渐渐的已经成为了宇文哲的习惯,也幸亏曹大人会不定时的派人送来一些书籍,才让他总是有新书看,今天晚上恐怕是宇文哲在身体允许的情况下,唯一一次用餐后就躺在了床上。

宇文哲没有像林平以为的那样睡着,而是一直在回忆着这具身体原本的记忆,他发现这些记忆就像是被动的隐藏在他的体内,直到接触到有关的人或物时才会出现,尤其是当听到林平说道那位曹家小姐的时候,心中的那种悸动和震颤是他从来都未曾经历过的。

第二天一早,天刚蒙蒙亮,宇文哲就起床来到了小屋的外面,呼吸着新鲜的空气,做起了前世最基本的广播体操运动,因为特种兵出身的他最了解人的身体,更是清楚的知道现在自己这具身体的孱弱,再加上受到的伤势,做出这一套在学生时期锻炼身体的第八套广播体操已经是能够承受的极限了。

直到天色大亮,林平才在山里回来,手里还提着两只野兔,这是两人这一整天的食物。

“少爷,你这是在干什么,你的身体还没有痊愈,蹦蹦跳跳的怎么行。”林平回到小院后,正赶上宇文哲做完跳跃运动,他看着满头大汗的宇文哲,不满的说道。

“放心吧,林叔,我有分寸,我一直在等你回来,也该出发了。”宇文哲听到了林平的声音后停了下来,弯着腰喘了老半天,这才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道。

“嗯。”林平点了点头,但神色很凝重,他提着野兔走进了木屋内,再次出来时手中的野兔已经换成了一把巨大的砍柴刀,后背上还背着一柄黄木硬弓,一马当先的走在了前面。

宇文哲静静地跟在林平身后,看着林平的身影,眼神里渐渐的显露出了一些疑惑,现在的宇文哲和以前不同,他的灵魂可是特种兵出身,又在毒贩窝里卧底了三年的梅天郎,那种观察力绝对不可小觑,眼前的林平一定知道些什么,只是不知为何要压抑着自己的情绪,隐瞒下了一些事实。

两人一前一后的行走着,林平没有照顾宇文哲的意思,脚步没有放缓,宇文哲很快就开始脸色苍白,气喘吁吁起来,但是脚步却没有凌乱,眼神平静的就像是一潭死水。

整整过了两个时辰,两人来到了一根直径大约两米的巨树旁,这里是宇文哲在外面回木屋时最平坦的一条路,也是最长走的一条路,林平这才停下来,转身看向宇文哲,露出了一丝欣慰的笑容,“少爷,你累了吧,我们已经到了,就是这根木头砸到了你的脑袋。”

林平真的很兴奋,宇文哲因为小时候长途跋涉的原因,身体一直显得很孱弱,所不能涉足武道,而且对于军事方面毫无兴趣,也没有展现过多么坚强的意志,林平一直很遗憾,宇文哲毕竟是宇文化及唯一活下来的儿子,这样总会有些遗憾。直到刚才,林平看到了宇文哲的眼神,心中震动中带着些欣慰,眼前的宇文哲真的有些不同了。

这还是宇文哲醒来后第一次看到林平露出笑容,而且是那种欣慰的笑意。他摇了摇头,蹲下身来仔细的观察起了这一根断木,虽说他的胸口在剧烈的起伏,但是给人的感觉却像是存在了无数岁月的山脉,说不出的坚毅、沉稳。

这根断木足足有碗口粗细,是旁边这根大树的枝干,在这么高的树上掉落下来砸到了脑袋上,即便是直接砸死也很正常。而且这根枝干断裂的地方十分光滑,一看就是被人锯断的,这么毫不掩饰的陷阱只能说明两点,那就是设置陷阱的人根本不怕被人追查,或者说没人敢追查。

“林叔,这不是巧合,是有人想杀了我,你应该早就知道的,更知道这个人是谁,但是却一直在强行忍耐着,是吧。”宇文哲冷漠的看着林平,脸上露出了一丝冰冷之意,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