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闪电貂/大唐之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宇文哲看着曹怜馨跑出了小院,紧跟着走了出来,对着等候在外面的林平点了点头,林平同样点头示意,跟着曹怜馨主仆二人一同向着山下走去。

夜,贺兰山的夜晚很是清澈,点点的繁星就像是点缀在黑幕中的明珠,美得让人心眩神迷。

宇文哲坐在小院里,在星光的映衬下,正在努力的编织着一个大网,这个大网用纤细的麻绳,编的又密又结实,看上去就给人一种坚韧的无所不破的感觉。

“少爷,你这是在干什么,这山里虽说也有一些溪流,但是想抓鱼的话,也用不到这么大的网啊!”林平回来后,视线直接就落在了宇文哲编的这张大网上,惊奇的问道。

“呼,总算是完成了,林叔,已经把馨儿送回去了吧,我以为你最少也要快天亮的时候才能赶回来。”宇文哲这才抬起头,长呼一口气,答非所问道。

“馨儿小姐的马车就停在山脚下,曹府的管家一直在山下等着,我把他们送到都护府城后骑着马赶回来的,所以很快就回来了。对了,少爷,你这一次出去了七天,回来后也没有带回猎物,明天我进山一趟吧。”林平解释完后,想了想,道。

“林叔,明天你和我一起去,这一次我发现了一个好东西,我追了它七天愣是没抓着,我想把它抓住,在馨儿生日的那一天作为礼物送给她。”宇文哲眯着眼睛,兴奋地说道。

“什么东西?”林平闻言,表情顿时变得严肃了起来,当初宇文哲第一次提出要去山林里锻炼自己的时候,他根本不同意,最后实在架不住宇文哲的倔强,才想出了一个办法,那就是他在后面跟着,随时准备救援。

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林平发现宇文哲对于山林的熟悉,在山林里生存的能力,比他都要强,对于危险的感知比最老的猎户都敏锐,甚至自己遇到的麻烦都是靠着宇文哲的帮助才能转危为安的。

直到有一次,他在远处亲眼看到宇文哲凭借自己一个人,利用周边的环境,杀死了一只老虎,所以今后才不再担心宇文哲在山林里的安危状况,可是如今竟然有宇文哲追了七天都没有追到的东西,所以才会如此惊讶。

“是传说中的闪电貂,这一次我一定要抓住它。”宇文哲咧嘴一笑,眼神里的兴奋怎么都掩盖不住,道。

“以吃食毒物为生,认主后却忠诚无比的闪电貂?”林平的声音同样的兴奋了起来,但脸色却越发的凝重。

“据说闪电貂洁白如雪,快如闪电,体内的毒素乃是与幽魂草、鹤顶红并列的三大奇毒,但是血液却有解除天下万毒的奇效,这可是传说中的异种啊,少爷,你不会认错吧。”

闪电貂确实是异种,而且是世所罕见的那一种,可是捕捉闪电貂无异于与死神近距离的接触,若是被闪电貂咬上一口,甚至只被它的爪子划破了一层皮,那也没救了。

“当然不会认错,之前曹伯伯送来的书里就有一本描写天下间的异兽,虽然我当时不感兴趣,只是随意的浏览了一下,但是对于这么可爱的小家伙,我的印象还是非常深刻的。”宇文哲肯定的点了点头,手中的大网已经被整齐的叠了起来。

“呼,那好,馨儿小姐值得我们去冒这个险!”林平深深的呼了口气,流露出了欣慰的笑意。

第二天,林平的后背上背负着黄木硬弓,手里拿着一柄长刀,和宇文哲全副武装的进入到贺兰山脉的深处。

贺兰山号称死山,死在山上的人不计其数,这些尸体有一大部分就腐烂在了山里,或是被野兽当成了食物,或是成为了植被的养料,所以山上的树木极为繁盛,而且散发着阴森的味道。

两个人披荆斩棘,走了整整一天的山路,才来到宇文哲之前遇到闪电貂的地方,在这一路上,两人遇到了很多大型野兽的尸体,像野兔、野鸡什么的更是数不胜数。

“少爷,这只闪电貂是想要要宣布领土吗,这分明是在大开杀戒嘛!”林平看着死在眼前的这一只猎豹,声音阴沉的说道,这个当年跟着宇文化及见惯了生死的汉子,看着这一路上全都是散发着乌黑光泽的尸体,已经产生了心寒的感觉。

“也许是在向它的对手宣布主权,但是更大的可能是受到了威胁,它这样是在向着它的敌人展示自己武器,也就是说,这里有着足以威胁到它的东西。”宇文哲的神色同样变得凝重,他并不知道威胁到闪电貂的到底是什么,既然能威胁到闪电貂,那么就说明同样具有极大的破坏力,而且这种未知才是更加令人恐惧的。

“少爷,你看,那里有一具尸体。”就在宇文哲陷入沉思的时候,林平身上的寒意更重,两三步就走到了一处灌木旁,腰间的长刀出鞘,把灌木丛劈开。

渐渐的,在灌木深处露出了一具尸体,这具尸体身穿着毛皮衣,满脸的络腮胡,脸色乌黑的已经看不出来原来的模样,在他的勃颈上有一个明显的咬伤,一股股恶臭的气味在尸体上不停地传了出来,而且诡异的是,这么臭的气味竟然没有一只苍蝇蚊虫敢接近这里。

“少爷,这是突厥人,突厥人的哨兵。”林平看着尸体旁边的弯道和包裹,眉头越皱越深。

“突厥人的哨兵怎么会跑到贺兰山里来,而且来到了距离都护府只有两天的路程的地方,难道……”宇文哲也来到了林平的身边,他看着脚下的尸体,心中突兀的涌现出了一种久违的熟悉感,那便是战争。

在玄武门之变后,突厥人趁着大唐政局不稳,撕毁盟约侵入大唐,在极短的时间内就侵入到了距离长安只有四十里的泾阳,逼迫大唐签下了所谓的渭水之盟,虽说这个盟约在历史上有很高的评价,被称为大唐与突厥强弱的转折点,但是宇文哲知道,大唐的百姓在这一过程中受到了怎样的蹂躏,突厥人在这一路上几乎夺走了所有能带走的东西,就像是过境的蝗灾,所过之处寸草不生。

“如果是哨兵的话绝对不会独自行动,而且就这一个哨兵也不会让闪电貂发怒成这个样子,林叔,我们顺着痕迹摸上去,打探一下虚实。”宇文哲看着突厥哨兵倒地的方向,把右手伸进了自己的怀里,掏出了一柄铭刻着血槽的匕首,插在了腰间最顺手的地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