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侯小波的谋划/大唐之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什么办法,像那种用药、强迫、生米煮成熟饭的办法你连说都别说,怎么说曹怜馨的父亲也是从二品的大员,只比我爷爷低了一级,最重要的是夫人还住在曹府,若是夫人发怒,就连我爷爷也救不了我,我可不想死!”

李业诩看了侯小波一眼便转过头去,隐藏起了眼底深处的那一抹不屑之意,道。

“嘿嘿,李哥,我怎么会用这么低级的手法,这可不是我侯小波的性格,我的手段可多着呢!”侯小波嘿嘿一笑,仿佛并没有看到李业诩流露出的眼神,道。

“那你还卖什么关子,还不快说!”

“明天晚上就是曹怜馨的生日,原本这没什么,毕竟曹怜馨只是小辈,过个生日也算不得什么大事,可是曹府偏偏就给整个府城有头有脸的人全都发了请帖,随后传出了婚约的消息,作为曹铭的独女,这就说的过去了,所以到时候整个府城有头有脸的人物都会前往,李哥你只要当场挑战宇文哲,在各个方面把他比下去,那不就成了!”

“放屁,就算我把他比下去又如何,曹铭会因此改变注意吗,那林哲可是在曹府长大的,我就不信曹铭没见过比林哲还要优秀的年轻人,怎么没看他把曹怜馨嫁给别人,谁知道林哲和曹铭是什么样的关系!”李业诩心中怒意涌现,狠狠的喝骂道。

“李哥,这些当然不是做给曹铭看的,这些是做给夫人看的,只要让夫人觉得你比那小子优秀就可以了,只要让夫人在曹铭提起婚约这件事之前,能为你做主指婚,就算是曹铭也不敢阻拦了,这件事最关键的有两点,那就是夫人出面,然后把那小子狠狠的踩在脚下。”侯小波对于李业诩的暴怒无所谓的摇了摇头,随即露出了一丝阴狠的笑意,道。

“可是要怎么比呢?”李业诩沉默了很长时间,也觉得这个方法可行,终于露出了一副即将得逞的笑意,急忙追问道。

“当然是比文、比武了,比文的话就比一些诗词歌赋,比武的话直接比刀枪剑戟,诗词歌赋我会找人先做好准备,也会收买一些参加明晚晚宴的文流之辈,比武的话,那林哲只不过是一个文弱书生,而李哥却在军队长大,自不必说,现在就看李哥能不能说动夫人了。”

侯小波一口气说完后,得意的看着李业诩。

“好!小波,只要这件事能成,绝对少不了你的好处,我知道侯君集大将军一直想拜我爷爷为师,我会在爷爷面前为侯大将军美言几句的!”李业诩再也顾不得留在来凤楼,说完后急匆匆的离开桌子,向着门外走去。

“那就多谢李哥了!”

侯小波闻言顿时眉开眼笑,其实他之所以做这么多,不光是为了在那位夫人面前露一面,更大的原因还是因为李业诩是军神李靖的孙子,就像李业诩说的,侯君集一直想要拜李靖为师,只是李靖一直避而不谈,如果能在李业诩身上找到突破口,那么不管失去什么也不重要。

“对了,还有一件事,最近流传的那首清平调,作者却一直没人知道是谁,你去打听一下,把作者找出来,然后把他的嘴封住,我要让整个府城都知道,这首清平调是我为了曹怜馨所创的!”

李业诩走到门口前突然停了下来,转过身来对着侯小波叮嘱道,说完后才推开木质的小门,哼着小调离开了凤来楼,仿佛忘记了自己被宇文哲散发出的杀意差点吓傻的事情,没有怀疑过宇文哲真的还是那位体弱多病,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吗。

“哼,哗啦!”直到李业诩离开了很久,侯小波才猛然间站起身来,把整张桌子都掀了起来,浓郁的香气随着被掀翻的桌子充满了整个空间,屋子变得一片狼藉。

“李业诩,我知道你看不起我,如果你不是李靖那老家伙的孙子,如果不是为了我大伯,我一定让你死在这里!”侯小波的眼神里流露出择人而噬的光芒,看着李业诩离开的方向就像是一直盯着猎物的恶狼,恶狠狠的说道。

李业诩离开风来楼之后骑着快马直奔曹府而来,一路上不知撞翻了多少商贩的小摊,引发的多少混乱,只不过李业诩丝毫没有在意这些事,因为此刻他的心里已经完全被曹怜馨的身影充斥着,甚至在幻想曹怜馨被自己压在身下后那楚楚可怜的样子,侯小波说的对,只要夫人开口赐婚,那么就算是曹铭也无法阻止。

很快,李业诩就回到了曹府,他翻身下马,直奔曹府的后院,经过了那条石子小路后来到了一处极为幽寂淡雅的小院,这处小院的周围是一片片花圃,芳香的味道充斥在这片空间里,是一处十分适合修身养性的居所。

“嘟嘟嘟!”李业诩走到这处院落的门外,用双手揉了揉自己的脸,做出了一副悲痛欲绝的样子后,才往前踏了一步,在门上轻轻的敲了敲。

“咯吱。”不大一会,木质门轴发出那种特有的摩擦声,李业诩的脸色顿时变得更加的伤心,但眼神深处却流露出了一丝兴奋的神色。

“原来是李大人,不知李大人有何要事,红儿好去禀告夫人。”小门打开了一道缝隙,一位丫鬟打扮的女孩在门缝里探出头来,看着眼前哭丧着脸的李业诩,低声问道。

“红儿姑娘,我来是请夫人做主的,若是夫人不肯见我,那我就只有跪死在这了!”李业诩跪在在了地上,使劲挤出了一滴眼泪,道。

“那李大人请稍后,红儿去去就回。”李业诩一开口,那满嘴的酒臭味就随着他的声音喷了出来,红儿皱着眉头连忙退了两步,连小院的门都没有关上,就转身离开了。

红儿离开后,李业诩顺着小门的缝隙使劲往里瞅,直到再次隐约看到红儿的身影后,才显露出一丝笑意。

“李大人,夫人说让你进来,你随红儿来吧!”木质的小门被打开,露出了一个娇俏可爱的女孩,女孩看上去十四五岁的年纪,引领着李业诩向着院落里面走去。

这座院落并不大,进门之后一眼就能看到卧室起居的地方,红儿把李业诩领到了外间的客堂,便进了入了客堂的里间。

很快,红儿搀扶着一位雍容华贵的妇人走了出来,说她是妇人是因为她有一个十三四岁的女儿跟她一起在里面出来,这位妇人国色天香,若是看她的容貌肌肤也就像二十岁出头,只是脸色有些郁结,心情并不是很好的样子。

“扑通!夫人给业诩做主啊!”李业诩看到少妇出来,再次跪倒在了地上,仿佛受了天大的委屈般哭喊道,这一跪可谓是下足了本钱,膝盖与地面撞击的闷响声,清晰的在屋子里扩散了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