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返回银川/大唐之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银川城,李靖此时正在城主府的大堂,脸色很难看,现在城内已经有四分之一的士兵倒下了,而且为了城外的那些百姓,每天都会把大量的食物投下来,城内的物资已经告急,再这样下去,也只能把支援百姓的物资节省下来,总之,形势严峻到了极点。

若不是李绩和程咬金相继派兵传来消息,还有几天的时间就能带兵赶到,恐怕停止供应百姓物资的命令就已经下达了。

对于李靖来说,对此真是伤透了脑筋,毕竟现在是在和瘟疫抗争,他是将军,会指挥士兵作战,而且从来没有失败过,可是对于瘟疫真的是束手无策,不过他很明确的一件事,便是决不能让百姓越过银川城,不能让瘟疫扩散至全国的范围,即便为此要对自己应该守护的百姓冷漠旁观,也在所不惜。

李靖此时还留在银川城才真的是抱着必死的决心,之前不管形势多么严峻,他都不认为突厥人有杀死自己的能力,可是现在不同,这也是他第一次没有信心自己能够活着回到长安。

“爷爷,李绩将军和程将军的大军已经到了距离银川不到十里的地方,现在大军就地驻扎,两位将军带着亲兵到了城下了,请求入城!”李靖正坐在城主府的大堂,还在考虑如何分配物资的时候,韩守将匆匆忙忙的跑了进来,兴奋地说道。

“终于来了,本将亲自前往,你去通知张大人,让他赶紧配置一些抵御瘟疫的药,送到城门处。”李靖霍然起身,在吩咐了韩守将之后,向着聚集着百姓的另一侧的城门走去。这道城门的后方就是大唐的腹地,是将士们拼死守护的地方。

“哈哈哈,药师,从来没见过你这么忧愁的模样,以前不管是多么危急的时刻,你可都是一副风轻云淡的模样啊!”

“这也怪不得二哥变成这样,要是老程我遇到这样的情况,早就带着兵马回长安了,带兵打仗我老程不含糊,这疫病我可是有多远躲多远!”

李靖刚刚来到城门,把城门打开,就听到一声大笑声和一道粗犷的声音,随即,有两位身穿甲胄的将军走了进来。

“李绩兄,知节,你们二人就不要再挖苦与我了,幸亏你们及时来援,不然的话城里的物资马上就要用尽,我就只能采取最极端的办法了!”李靖面容苦涩的摇了摇头,道。

“我说二哥,我和李绩老哥那么老远跑来支援,你不说把我们请进城休息一番,怎么还把老程我堵在大门这了?”

陈咬金捋了捋脸上沾满尘土的胡须,看着站在大门中心却根本没有让路的李靖,不满的嘟囔道。

“知节,这一次的瘟疫来的很凶猛,必要的防备还是要有的,我已经让张大人配置了草药,虽说不能根治这疫病,但是多少有些防御的作用,吃了药在进城吧!”

李靖看着眼前的程咬金无奈的摇了摇头,这个程咬金就是个混世魔王,要是不把他安抚住,还不知道要闹出什么乱子,整个大唐也就只有李世民能够真正的治住他而已。

“知节,就听药师兄的吧,这疫病不比其他,药师兄又不会害你,等一等吧!”

李绩同样安抚道,随着李绩的声音落下,整个城门处都陷入到了寂静之中,三位大唐数一数二的大将军站在城门内,气氛越发显得压抑。

另一方面,宇文哲怀里抱着那个小女孩,和林平、王大虎离开了那里,寻找到了留在路边的马匹,向着银川城的方向赶了回来。

这一路上稀稀落落的尽是遇到一些尸体,这些尸体全都朝向银川城的方向,无人收敛,无人理会,瘟疫就是这样,在没人治理的时候只会越来越严重。

就连宇文哲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就在他把那个小女孩抱在怀里的那一刻,小女孩的病情就开始慢慢的减弱,到了第二天甚至清醒了过来,虽说还是全身无力一副病怏怏的样子,但是已经能吃进一些食物,喝一些水,一切都仿佛在向好的地方发展。

因为有了这个小女孩的牵绊,来时用了三天的路程,回去的时候整整用了五天,在这五天内,小女孩的病情也没有再次减轻,好像能够清醒过来,能够吃些食物就已经到达了极限,她双眼浑浊,连话也说不出来,只知道待在宇文哲的怀里。

在回来的路上,林平和王大虎也曾想接过小女孩的身体,可每当这个时候,小女孩都仿佛回光返照般死死的拉扯着宇文哲的衣服,甚至连两只稚嫩的小手上都出现了带血的划痕,林平和王大虎见状只得作罢。所以这五天来她根本就没有离开过宇文哲的怀抱,仿佛宇文哲就是她活下去的唯一原因。

银川城前聚集的百姓越来越多,随着时间的推移,没有人再去拍打城门,或许是失去了希望,他们每天只会坐在地上,眼睛注视着那两扇通往生路的大门,希望它们会被打开,即便明知这是奢望,也依然坚持着,只有每天城墙上向着下面扔下食物的时候,才会引起一些骚动。

宇文哲也没想到,他只是离开了十天,就有这么多的百姓聚集在了银川的城下,他们奋力的挤到城墙边缘,看着紧闭的大门脸色沉重无比。

“少爷,现在怎么办,城门是绝对不会打开的,这些百姓若是看不到希望还好,若是城门打开后,引得他们不顾一切的冲击银川城,那可就糟了!”林平看了看周围病怏怏的人群,脸色难堪的说道。

宇文哲很清楚林平说的话,自古以来老百姓就是最强大的力量,这股力量若是爆发,足以摧毁任何挡在他们身前的东西,银川城内也有疫情,但是在他离开前就得到了控制,感染疫病的将士都被隔离在医疗营地。

而且那些将士都是见过血的军人,即便是明知身染重疾时日无多,也不会闹出什么大乱子,可是这些百姓不一样,当人面临死亡时往往会变得无比疯狂,会卸下一切的伪装,银川城不可失,李靖不会冒这样的危险,最重要的是,银川城内根本就没有那么大的地方安置这些百姓。

长安派来支援疫情的队伍还没有到来,在这段时间内提供一些吃食给这些百姓已经是难能可贵了,这也是生活在这个时代的悲哀,任何人面对天灾都会产生这种无力、绝望的感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